華融附重組業務遭億陽集團”反水” 最高院:合同有效

編撰:peacelv  ;審核:WJMG

附重組業務,其資產總額與收入佔據了AMC不良債權經營的半壁江山。 但這部分業務的債務人在無力償還后卻常常以附重組業務與AMC的經營範圍不符為由將AMC反訴。 為何?

2020年12月30日,華融雲南分公司收購虛構的債權實則借貸的案件被最高院認定《債權轉讓協定》無效而引起業內譁然。 詳見文章《最高院:AMC收購虛構的不良債權變相借貸,合同無效!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近日華融又有一筆附重組業務被提起上訴。

2020年12月14日,裁判文書網公佈了最高院終審的一起類似案例,債務人為備受資本圈關注的億陽集團,億陽集團旗下億陽紙業與華融黑龍江分公司簽訂了《債權轉讓協定》后,因無法按期償還,被華融黑龍江分公司強執擔保資產,億陽集團”反水”稱,華融名為附重組,實則放貸,並稱華融主導虛構債權債務關係,上訴至最高院要求認定《債權轉讓協定》無效。 但這回,最高院判決支持華融黑龍江分公司。 案件經過如下:

一、華融收購億陽1.5億債權”踩雷”

早在2016年3月31日,億陽紙業因資金問題與母公司億陽集團約定借款金額2億元,隨後雙方簽訂了一份《債權確認協定》。 大致內容為,億陽集團分六次轉給了億陽紙業2億元,但億陽紙業公司因暫時性資金緊張尚未償還全部借款本金,雙方確認上述借款2億元債權真實、合法、有效,無任何異議。

2016年12月13日,億陽集團公司與華融黑龍江公司、億陽紙業公司簽訂合同編號黑龍江Y08160060-1號《債權轉讓協定》,約定億陽集團公司將對億陽紙業公司享有的1.5億元債權轉讓給華融黑龍江公司,轉讓價款為1.5億元。

在簽訂《債權主讓協定》后的兩日內,華融黑龍江公司通過銀行轉帳向億陽集團公司給付債權轉讓價款1.5億元。 同日,華融黑龍江公司與億陽紙業公司、億陽集團公司簽訂《還款協定》,約定:”華融黑龍江公司同意給予億陽紙業公司12個月的還款寬限期,並追加億陽集團公司為共同債務人,但因為佔用了華融黑龍江公司的資金,億陽紙業公司除須向華融黑龍江公司償還全部債務之外,還需向華融黑龍江公司支付重組寬限補償金。 寬限補償金的利率為12%,但如果億陽紙業逾期未還,那麼華融黑龍江分公司有權將利率提高至15%。

但億陽紙業還款935萬后,無力支付剩餘款項。 2019年億陽集團破產,華融黑龍江分公司提起訴訟要求執行億陽集團抵押的185套油氣水井資產,並按照15%的利率支付違約金。 一審華融勝訴。

但億陽集團不服判決,上訴至最高院。

二、億陽上訴稱華融主導虛構債務關係

億陽集團上訴至最高院,要求撤銷一審判決,依法改判億陽集團公司僅返還本金,對華融黑龍江公司要求的補償金及違約金不予支援,理由為:本案在一審立案時即將案由確定為借款合同糾紛,在最高人民法院對管轄權異議糾紛二審時也認定本案案由為借款合同糾紛,包括華融黑龍江公司在證據目錄中也承認《債權轉讓協定》實際上是借款合同,雙方對揭開債權轉讓、 資產重組外衣,還原雙方真實的法律關係是借貸關係應無爭議。

一審判決關於《債權轉讓協定》效力的認定,適用法律錯誤。 華融黑龍江公司超範圍經營,違反法律禁止性規定,《債權轉讓協定》為無效協定。 《還款協定》的成立依附於《債權轉讓協定》,屬於從合同,在主合同無效的情況下,從合同無效。

華融黑龍江公司的工商登記信息顯示,其是在中國銀行監督管理委員會批准的範圍內,在總公司的授權下開展商務活動。 在華融黑龍江公司提供的總公司授權書中,該公司的業務審批業務中無貸款類業務,因此華融黑龍江公司向億陽集團公司借款屬於超範圍經營。

此外,億陽集團還稱,案涉基礎債權系在華融黑龍江公司指導下虛構的債權債務關係,存在以合法形式掩蓋非法目的的情形,進而主張前述合同均無效。

三、最高院判決支持華融

最高院最終判決稱,華融黑龍江公司收購債權的行為,未超過其經營範圍,案涉合同系各方當事人真實意思表示,不存在違反法律、行政法規強制性規定的情形,合同有效。 億陽集團公司雖否認與億陽紙業公司之間借款關係的真實性,但並未提供證據證明,其以本案一審立案時及管轄異議時的案由反推雙方之間的法律關係為借款合同關係,亦無法律依據。

最高院最終認定一審判決有效,維持原判,且為最終裁判。

上述案件看起來與華融雲南分公司敗訴的案例都屬於AMC的附重組業務範疇。

2014年之前,AMC附重組的業務量非常大。 時至今日,也佔據其營收的半壁江山。

信達2020年中報顯示,新增收購不良資產債權中,收購重組類303.425億元,佔比70.3%,其年化收益達到9.2%,整體收益達到91.328億元,佔比59.1%。

華融2020年中報顯示,新增不良資產債權中,收購類重組佔比高達74.6%,整體收益達到16.636億元,佔比高達79.5%。

業務比重大,但不良率也高。

信達中報顯示,已收購的類重組業務資產凈值191.534億元,資產減值比例3.53%,資產減值撥備14.217億。 華融中報顯示,重組類業務資產總值360.225億元,資產減值撥備18.366億,撥備比5.1%。

四、債務人總拿AMC營業範圍說事是怎麼回事?

上述案件看起來與華融雲南分公司敗訴的案例有些相似。 都是附重組業務,但債務人都稱華融名為債權收購,實則放貸。 不同的是,華融雲南分公司案件被判確實是虛構債權債務變相放貸,而華融黑龍江分公司被判是真正的債權收購。

為何債務人違約后總是拿AMC放貸說事?

銀行業監管法第十九條規定:”未經國務院銀行業監督管理機構批准,任何單位或者個人不得設立銀行業金融機構或者從事銀行業金融機構的商務活動。 “金融資產管理公司和非銀行金融機構,其經營範圍不包括貸款業務。

不可否認,2014年AMC的附重組業務中確實有相當一部分是借收購不良債權名義為企業提供融資。 但2015年,銀保監下發《金融資產管理公司開展非金融機構不良資產業務管理辦法》(財金[2015]56號),其中第十二條規定,”資產公司要以非金融機構存量不良資產為對象開展業務,不得借收購不良資產名義為企業或專案提供融資,不得收購無實際對應資產和無真實交易背景的債權資產,不得收購非金融機構的正常資產。 “於是AMC這部分業務開始收縮。 加之監管嚴格,處罰力度大。 AMC也對此非常謹慎。

五,華融等資產管理公司處置管理的壞賬誰來買單?

縱觀兩起案件,債務人按期還款,兩廂安好最為妥當,如果未能如期還款,AMC一旦要求強執,債務人就有可能拿AMC的營業範圍說事”反水”。 既然最高法明文禁止AMC提供放貸業務,但像華融此類公司卻屢次訴訟成功呢,這就需要瞭解一下華融等公司的前世今生了。

1999年開始,信達、華融等四家資產管理公司奉命處理四大商業銀行上萬億不良資產,(東方資產管理公司對應接收中國銀行不良資產,信達資產管理公司 對應接收中國建設銀行國家開發銀行部分,華融資產管理公司 對應接收中國工商銀行部分,長城資產管理公司 對應接收中國農業銀行的不良資產。 )

總結”壞賬銀行”過去十年,明顯特點就是在上萬億國有銀行不良資產處置上”成效不大”,壞賬只是挪了窩但錢並沒清算。 更為嚴重的是,AMC在十年運營中本身又再不斷產生新的欠帳。 據統計,包括四家AMC在成立初期以及2005年再度剝離不良資產,央行提供給AMC的再貸款高達1.2萬億;AMC向四家銀行發行的8110億元債券10年後也無法償還。

2010年,國務院批複信達與財政部共設”共管帳戶”,將歷史上形成的2000多億元巨額掛賬損失剝離至此帳戶,存續時間初定為十年。 這些壞賬隱藏在中國的GDP效益中,真正成為中國經濟的泡沫。 僅以「共管帳戶」剝離剩餘壞賬的做法匡算,如果後來的長城、東方都仿照信達、華融的方式操作,未來十年近萬億不良資產還是處理不掉,最後的結果分攤到全民每個人需要為此掏出將近1000元。

凡是資本運作,必定有群體為此支付代價。 央行與財政部不是創利企業,總的來說,起初的銀行不良資產經過AMC處置后並沒有減少,如今通過市場化改革又再塞回財政體系,壞賬在被轉移、被延期支付的同時仍然在被放大、被惡化,最終接盤的只能是全體納稅人。

而中共盜國賊的利益卻一分沒少,反而增加不知道多少倍。 這也是為什麼中國人民勤勤懇懇,卻總是忙忙碌碌竹籃打水一場空的根本原因。 而貧富差距也在與日劇增地擴大中。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