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快訊】南極人“造假”,股價遇閃崩

喜馬拉雅-國內新聞組/素材:鷹(文言) 校對:聖鬥士(沙加)

澎湃網1月16日轉載中國新聞網報道,自2021年以來南極人深陷“財務造假”風波,股價一路下跌,較2020年7月10日24.41元的最高股價縮水一半,截至1月15日收盤,僅10.48元/股。

南極人成立于1997年,是中國最早的內衣企業之一,采用産銷一體化經營模式。但在08年金融危機後,將生産和銷售外包,開啓品牌授權模式。憑借這一“吊牌”模式,南極人迅速發展壯大,産品涉及內衣、母嬰、服裝、床品、布藝、廚品、鞋品、服飾配件、戶外、家電等9大品類的55大類目産品線。截至19年底,南極人合作供應商1113家,合作經銷商4513家,授權店鋪達5800家。

2015年南極人上市深交所,更名爲南極電商,將貼牌生産和電商服務結合,授權供應商、經銷商品牌生産經營權,毛利率急劇擴大,常年毛利達92%以上。2016年南極電商成交總額72.06億元(營業成本爲6655萬元),到2019年成交額增至305.59億元(營業成本達24.03億元)。2017年11月,收購時間互聯,涉足移動端廣告營銷業務,但受制于時間互聯業務模式“增收不增利”(需要大量現金購買流量,且有大量應收賬款),南極人現金流開始惡化。

2018年因時間互聯導致南極電商預付賬款從幾近于0變爲5.53億元,2019年應收賬款和票據增至8.63億元,而18、19年公司的經營性現金流淨額爲5.51億、12.55億元,在2020年三季度末應收賬款和票據更是高達12.84億元, 同比增加28%。

由于南極電商品牌授權的經營模式,不涉及生産和采購,所以不可避免的出現質量監管不力問題。2018年南極人品牌的蠶絲被、內衣、童裝、卷發器、按摩棒等産品被國家質監部門和地方消協列入不合格黑名單14次;2019年因産品缺陷召回取暖器;2020年7月,彩棉和服三件套、嬰幼兒內衣産品被北京市場監督局通報不合格;消費者投訴平台“黑貓投訴”上,南極人的投訴量高達上百條,且南極電商涉及侵害商標權糾紛、著作權權屬、侵權糾紛、肖像權糾紛等衆多案件,截至21年1月8日,公司開庭公告55起,裁判文書96條。

除了經營模式出現重大産品質量隱患外,南極電商的“吊牌”模式更被業內質疑“財務造假”。

1)淨利潤過高:南極電商毛利潤常年92%以上,2019年營收爲39.07億元,淨利潤爲12.06億元,毛利率高達93.36%(其中貼牌業務收入13.06億元,占總收入的33.4%,但毛利潤貢獻卻高達81.15%),而同期茅台毛利91.37%,要知道茅台可是習家的根兒紅苗兒正,但淨利潤上卻比不過一個私營的南極人。

2)前五大客戶與前五大供應商高度重疊,多家南極人重量級店鋪不停更換經營者,或者店鋪經營者注冊地址和名稱不斷變更,供貨商和經銷商之間有一場資金往來和人事變動。這一典型的“體外循環造假”特征卻被簡單辯解爲“前店後廠”和生産經營商均爲公司客戶。

3)經營規模翻倍,但員工數量反而下降:2019年南極電商在各電商渠道的成交金額增速達49%,而實際各大電商平台增速放緩,阿裏巴巴同期增速僅爲19%,而且相比于過半的增速,南極電商本部員工數量卻從18年的401變爲393。

除了飽受市場和輿論質疑外,南極電商更被證監會重點監控,並被要求審計財務報告。

南極人從迅速發家再到短時間“脆斷”,除了其經營模式的弊端外,還有因刷單被爆後的信任喪失,一下子從明星品牌墮爲“假冒僞劣”,但歸結起來源頭還在于中共控制下的“計劃市場”,完全以國企、央企霸占市場重要資源,並逐步將更具競爭力的私企蠶食殆盡。再者就是中共以假治國,無論各行各業都充斥著假、騙、偷,在中共體制內唯假盛行,最終只能自咽“造假”苦果,難逃被吞厄運。

文章僅代表個人觀點。

新聞來源:
吊牌之王被質疑造假!萬物皆可南極人不靈了?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0809713
南極電商股價閃崩之下:“財務造假”傳聞發酵,兩大商業模式引質疑
https://finance.sina.com.cn/tech/2021-01-14/doc-ikftssan5954622.shtml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国内新闻组

坚定信念,坚守信仰,誓死灭共! 知非即捨,信此信彼,信仰自由! 1月 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