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墻之後,我們能解鎖那些“隱秘的角落”嗎?

原創作者:暴力的善人(京都富士會)

審核校對:招財娘娘

編輯發布:山頂之風

去年有一部網絡短劇成了中國影視圈的黑馬。其中演員、導演、演技和一些臺詞,一度很長時間占據社交媒體的熱門位置。它就是《隱秘的角落》。

這部短劇,由原著《壞小孩》改編。大致劇情爲,一個品學兼優、性格孤僻的初中生男孩朱朝陽,在暑假的某天,被兩位不速之客登門求助。其中一位是他曾經的好友嚴良,另一位是從福利院逃出想凑三十萬元給領養的弟弟手術的普普。朱朝陽出于友情接納了他們,幷同意給予幫助。某天他們邀約去爬山,在拍攝視頻時無意拍到了一個人把兩位老人推下山的畫面。後發現原來是朱朝陽在少年宮的數學老師張東升。于是三個小孩决定以此視頻勒索張東升,後續劇情便由三個小孩如何勒索、談判、隱瞞、欺騙而展開。

當時看完這部劇,朋友圈都在極力點贊,小演員如何如何好,拍攝如何如何高級,臺詞如何如何經典,還有那首歌曲《小白船》等等。說實話,我只有一個觀後感——陰暗。整部劇都在看三個小孩如何偷摸拐騙,導致我絕對不想再看第二遍,也不想再聽到那首歌。但就在昨天,《隱秘的角落》推出了番外篇,不到一天時間話題閱讀量達4.7億次。足見影響同樣很大。目前,熱度仍未消减,但我看後只有一個感覺,這是給“陰暗”又重重的描上了一層精神枷鎖。

如果一部這樣教小孩如何變壞的電視短劇成爲中國意識形態傳播的主流,那是極其危險的。青少年會去效仿動作、表情、以及對事情的處理方式。整部劇的呈現都是把人的心理“往極致的角落裏逼迫”。特別對于抑鬱症、精神衰弱、有某些社會病態心理的人群來說,不亞于是一種“精神誘殺”,稱爲“殺人誅心”也不爲過。

打個比方,秋天的落葉,隨時間和風力自然落下,本可安安靜靜地等落入泥土,埋入大地。這時,來了一個人把他們全部掃進了一個水泥的角落,堆放在了一起,這就是禁錮了它們的自然物理循環。這部劇,給我那種“生硬”又“陰暗”的感受,便是如此。

還記得2004年風靡全國的“馬加爵事件”嗎?雲南大學高材生馬加爵因一件小事用極殘忍的手段殺害了4名同學。看似都是高智商的學生,同樣會使出意料不到的暴力。在他的心裏,積壓的仇恨、自卑、怨念。和不爲人知的成長經歷,最終由一件小事而爆發。

“隱秘的角落”,每個人心裏都有,每個城市的角落都有。那些被隱藏與欺瞞的一切。從信息到技術,從作假到詐騙,毒奶粉、假疫苗、地溝油、地下工廠、暗箱操作、人口販賣等等等等。我們已經在中國這片土地看到了太多的虛僞和可怕的野心,這些都是百害而無一利。

破墻之後,這些“隱秘的角落”會見得到光明嗎?如美國“通俄門”、“奧巴馬門”,或是“三個硬盤”,他們會被一一解密嗎?世界不會沒有秘密,而我們只是期待世界之光亮,能更加誠實,善意而自由。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 日本京都富士会

京都富士会(隶属于全球喜马拉雅农场) 使命:推翻中国共产党,拥护新中国联邦,遵守新中国联邦宣言和喜马拉雅联盟章程,实现中国法治,民主,自由,爱好和平,成为新中国联邦与国际社会沟通的桥梁。 点击链接,欢迎加入日本富士会 https://www.g-farm.org/contact 1月 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