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來源真相正在逐步被揭示

俄羅斯莫斯科喀秋莎農場 紅珊瑚

編輯上傳 星河

progorodnsk

據《每日郵報》報導,川普政府將提供“重大新證據”,證明導致COVID-19的病毒從武漢一家實驗室洩漏出來,並補充說即將卸任的國務卿邁克·龐培將發表一個“重磅炸彈”宣布SARS-CoV -2並非自然通過中間物種從蝙蝠傳播人類-而是由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科學家進行培養的。多年來,中外專家都警告過生物病毒的不安全性。

同時,英國政府(《每日郵報》(Daily Mail)及其他公司)最先反駁了這一聲明,稱“所有可靠的科學證據並沒有表明實驗室有洩漏”。

這顯然是錯誤的,因為幾位著名的微生物學家-包括在武漢實驗室工作的一位微生物學家-說它很可能是實驗室製造的,並且有可能洩漏。兩週前,美國國家安全顧問馬修·波廷格(Matthew Pottinger)表示,“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該實驗室可能是最可信的病毒來源”,而法國情報部門警告稱,該實驗室可能會發生“災難性洩漏” 因為在疫情爆發的前幾年,生物安全措施一直很差。

該實驗室的最高安全級別“ P4”是在法國的幫助下,由英國退歐談判代表Michel Barnier簽署協議建立的。但在2015年開放後,由於法國特遣隊需要駐紮兒當地被中共軍方趕出。

同時,中共對武漢病毒研究所進行的300多項研究,整理了“數百頁信息”,其中一些研究討論了從動物到人類的疾病傳播。我們確信,這是完全正常的研究。

蓬佩奧還援引該研究所與中共之間的緊密聯繫。

他指出,其最高安全部門始終具有軍事和民用目的的“雙重用途”。

他還將指控世界衛生組織拒絕探究該實驗室的其他用途,從而協助中共進行掩蓋病毒來源真相。

由十人負責調查大流行起源的調查小組,將於1月14日抵達武漢,但武漢病毒實驗室官方並未公佈該消息。

 “我們不知道這種病毒是自然的還是人為製造的,如果它是來自實驗室的,這是偶然的還是故意的。 任何形式的掩蓋行為都是不道德和愚蠢的,”前英國退歐秘書戴維·戴維斯(David Davis)補充說,世衛組織團隊進行調查是“至關重要的”。

他補充說:“如果發現病毒確實來自實驗室,中共國將成為世界的公敵。”

一直在調查流行病起源的麻省理工學院/哈佛大學的醫生阿麗娜·陳(Alina Chan)認為,世衛組織不適合進行任何調查。

Chan說:“我們必須採取必要的措施進行調查,根據現有的信息,我認為世衛組織無法完成任務。”斯坦福大學微生物學教授戴維·雷爾曼(David Relman)同時表達了武漢病毒實驗室正在對天然病毒進行基因工程改造以使其更易於傳播的擔憂,曾在11月寫道:“如果SARS-CoV-2從實驗室洩漏造成流行疾病,了解事件過程並防止這種情況再次發生,這將變得至關重要。”

亨利·傑克遜學會智囊團的中國專家薩姆·阿姆特隆格說:“全球公眾有權確切地知道這種致命流行病毒發生之前的事情。這個問題不能迴避。”

正如愛德華·盧卡斯(Edward Lucas)在郵件中寫道:“所有證據都掩蓋了……(但真相永遠無法隱藏),機密、謊言和暴行是中共政權的標誌。在這毀滅性的武漢病毒之謎中,將這三種標誌結合在一起。證明犯罪最有力的證據就是掩蓋。中共當局已經證實了這一點。為防止對病毒的起源進行國際調查,他們做了大量的鬥爭。他們一再阻礙世界衛生組織的實況調查,甚至激怒了人們進行抗議。即使到了現在,世衛組織的調查人員也被阻止進入武漢至關重要的實驗室,而這可能是美國指控的核心。

一年來,專家一直質疑中共當局對事件的表述。現在看來,國務卿蓬佩奧將直接提出指控。

難道這種病毒真的有這種可能,就是它專門設有一個研究實驗室,專門研究世界上最危險的病毒,並且僅僅在中國的一座城市感染了人類?

這與英國最機密的生物防禦研究機構在威爾特郡的波頓唐(Porton Down)周圍出現的新疾病一樣奇怪。

迄今為止,科學家一直未能找到確實發生這種突變的動物來支持病毒是武漢“海鮮市場”中出現突變的理論,這個說法並不讓人信服。

官方解釋是,該新病毒與在中共國南部雲南省發現的蝙蝠病毒RaTG13具有96%的同一性。

但是正如中共國教授蕭博濤在2月份一篇論文中指出的那樣,武漢海鮮市場上沒有出售這種蝙蝠。他們居住的洞穴距離哪裡有數百英里。

那篇論文從互聯網上消失了。蕭先生—也許被中共封殺了。

許多科學家認為通過實驗室故障釋放的人造病毒,至少看起來像經過一系列天然基因突變的病毒一樣。

畢竟,綽號“蝙蝠女俠”的中共國科學家石正麗是這些洞穴的常客。當病毒開始爆發時,她最初擔心自己研究所洩漏是罪魁禍首。

僅憑這種想法,就應該引發全面的搜索性調查。取而代之的是,中共教育部發出了一份命令:“任何追踪病毒起源的論文都必須受到嚴格和嚴格的管理。”

但是,即使中共也無法永遠阻止真相。在過去的十二個月中,獨立研究,官方洩密和新聞報導加強了實驗室洩漏的假設。

2月,台灣教授方志泰強調了該病毒遺傳密碼的一個奇怪特徵,它將使其更有效地攻擊目標細胞。他認為,這不可能是自然突變的結果。

許多科學研究都涉及修改病毒以了解其功能。許多年來,許多觀察者一直擔心,這種實驗的風險沒有得到適當控制。

實驗室安全程序中充斥著潛在的漏洞和缺陷:破損,被動物咬傷,設備故障或簡單的錯誤標籤都可能導致致命的病原體到達其第一位人類受害者。如果是這樣的話,這種粗心大意現在已經使數千萬人喪生。

但是我們應該清楚。中共當局是殘忍的。但即使他們也不會發動全球性的災難。

只有在陰謀理論家的狂熱想像中,北京才刻意發動西方的生物戰。

矛盾的是,由川普總統的前顧問 史蒂夫·班農等人推動的這種假設,可能會使實驗室釋放理論披上種族主義和政治的標籤,從而阻礙了對真相的追尋。

今年2月,科學家在英國政治正確的醫學雜誌《柳葉刀》上發表了一封公開信,譴責“陰謀論和謠言”,敦促與中共國同事團結。

然而,正是那些同事們,在中共瘋狂地試圖掩蓋疫情的真相上發揮了首當其衝的作用。

中共最優先考慮的是維護其政權,其次才是真理和中國人民以及世界人民的健康。目前,世界聚焦中共病毒就是來自中共軍方實驗室,中共向全世界發動了生物武器超限戰,真相正在一步步的被揭示。

參考鏈接:https://www.zerohedge.com/covid-19/final-act-trump-admin-present-bombshell-findings-blaming-wuhan-lab-covid-19-who-cover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