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亡於無神論

撰稿:愛你們

審稿:Gradient Boost

圖片製作:澳喜農場©Xiangbei-Liangwanball

中西方人及所謂的專家都沒意識到,中共國統治下的大陸一直是一個軍國主義國家。所謂改革開放、三個代表、建設小康等等,既是為今天這場末日之戰積蓄實力,更是麻痹世界的煙霧彈。俺是聽了遲浩田部長的講話才醒悟到。不談靈界的約定,從三維看,中共一直為今日之戰在做佈局。所謂沉船論也是煙霧,其行事風格很似常換馬甲的陰謀家族。

由此判斷出發,以基辛格主義、中共所謂的民族主義或皇權思想為角度看待問題都無法準確地探查究竟——有些是在帶方向,有些則是被帶方向——還是毛時代的國際共產主義最為貼近。他們很好地將自己的腐敗與通過腐敗戰勝世界結合在一起。用自己的墮落拉整個人類墮落,符合撒旦使命。不實現這初心就無法面對背叛與禍害華夏之罪,他們陷的太深。

撒旦是墮落天使。第一次在學說上發揚光大是迎接彌賽亞運動。該教義說,既然彌賽亞再來的條件是,要麼人類已成聖賢,要麼已墮落到無可救藥。那麼既然人類無法都成聖賢,那就加速墮落便是,即沙巴蒂的法蘭克主義。後來秘密組織找到馬克思攢了一套更晦澀更可操作的理論,並成立了共產國際。中國人就這樣上當了。

無神論的唯物者以財產、肉體及思想公有之名,將本該私有的一切交給獨裁者支配。我們人類為何能夠容忍這樣的行為?使其偽裝成正義,用無底限暴力限制人類自由並大行其道百餘年之久呢?為何沒能將其視作與戀童醜行一樣的存在呢?也許人類真的好奇想看看接著墮落下的結果會如何?筆者認為更大的可能還是:分離幻象的恐懼頻率讓人渴望依賴強權,並且最終選擇放棄自由。

其實中共與朝鮮一樣,都是先軍政治,即一切都為今天的戰爭而準備。只是中共與朝鮮的戰略戰術不同,畢竟綁架了一個大國的盤子。權貴子女放在西方固然留下了一條後路,但絕不是百姓認為的對本國毫無信心。他們把西方視為即將全拿下的白區,只是對內鬥沒有把握而已。他們與當年的德日一樣不懂美國人的戰略高度,他們亡在無神論上。這是他們與古代打天下坐天下但敬畏天地祖宗的皇帝們根本的不同之處,也是不斷折騰老百姓的原因。

(本文純屬個人觀點)

澳喜文章

歡迎加入澳喜農場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Himalaya Australia

One Team One Family 共同的梦想把我们团结 在一起,澳喜一家人。 1月 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