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歷史倒車:特魯多政府計劃立法限制言論自由

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Revelation119熙攘
校對 晨熹 發稿 雲起時

圖片來源:beincrypto.com

據《多倫多太陽報》(Toronto Sun)洛裏·戈德斯坦(Lorrie Goldstein)1月15日報道,聯邦遺產部部長史蒂芬·吉爾伯特(Steven Guilbeault)計劃今年制定壹個所謂的在加拿大人使用社交媒體時“在線保護加拿大人”的法規,此舉讓很多加拿大人感到恐慌。

聯邦遺產部的壹份簡報指出,自由黨政府將會在2021年初提交壹項適用於各個社交媒體平臺(Twitter,Facebook,Instagram等)的法規。這個法規將采用綜合方法對社交媒體平臺上的言論進行審查,以保障在線環境更安全、更具包容性。該簡報所引述的理由是:社交媒體平臺可以被用來威脅、恐嚇、欺淩和騷擾人民,或被用來宣傳針對不同社區的種族主義、反猶太主義、仇視穆斯林及厭惡女性和同性戀的觀點,使人們處於危險之中,並破壞加拿大的社會凝聚力和民主制度。其他的政府文件以網絡兒童色情為由,也表示支持該建議。

但正如《布萊克洛克》(Blacklock)的記者在對該問題報道中指出的那樣,加拿大已經制定了反對仇恨言論、兒童色情、騷擾和口頭威脅的刑事法律,以及針對誹謗的民事法律。

加拿大總理賈斯汀·特魯多(Justin Trudeau)2019年5月曾明確表明,言論自由對作為民主國家的加拿大至關重要,針對社交媒體平臺,問題的解決並不能依靠政府大力控制互聯網這樣的公共空間。他警告說,盡管民主政府可能認為此類立法對於保護公民並確保人們在社交媒體平臺上做出負責任的言行有用處,但在沒有這方面法律傳統的國家,這類立法可能成為壓迫公民、控制或攻擊言論自由的工具。特魯多當時還表示,這類立法只有在不得已的情況下才應該被使用。

這就引出壹個問題,為什麽特魯多的選舉平臺,在其做出上述言論僅四個月後的2019年9月就改變了說法。該平臺宣稱特魯多政府將針對網上仇恨言論、剝削和騷擾采取更多措施以保護仇恨言論的受害者。特魯多的選舉平臺還說,盡管社交媒體有積極的作用,但是它也可以被用來威脅、恐嚇、欺淩和騷擾人民,或被用來宣傳針對社區的種族主義、反猶太主義、仇視穆斯林及厭惡女性和同性戀的觀點,使人們處於危險之中,還會破壞加拿大對多樣化的長期承諾。它也提到了與恐怖主義相關的社交平臺言論。特魯多的選舉平臺借此宣稱,自由黨聯邦政府將推動針對社交媒體平臺的新規定,要求所有平臺在24小時內刪除包括仇恨言論在內的“非法”內容,否則將面臨重大處罰。

鑒於加拿大已經擁有處理這些問題的刑法和民法,自由黨政府真正想針對的是他們認為“破壞加拿大對多樣化的長期承諾”的言論,也就是冒犯自由黨理念的言論。可笑的是,這個要求社交媒體公司在24小時內刪除所謂涉嫌破壞了自由黨對“多樣化”定義的“非法”帖子,否則就面臨著“重大處罰”(如果不是刑事起訴的話)的潛在法規,居然沒有提到如何處理發布“非法”帖子的人或該帖子的評論人士。

加拿大最高法院在2008年的壹項決定中擴大了對公正評論的法律辯護,使其與《憲章》中的言論自由條款相壹致。2013年,聯邦保守黨政府廢除了《加拿大人權法》第13條,許多自由黨人士都同意該條款因對仇恨言論的定義過於寬泛而十分危險。2015年,安大略省自由黨政府通過了反對關於公眾參與的戰略訴訟(anti-SLAPP)的立法,以保護公眾在公共利益問題上言論自由權,不被陷入實力強大的對手所發起的恐嚇性法律訴訟中。

現在,在2021年,特魯多政府卻希望在言論自由方面開歷史倒車。

評:與美國的“小政府”相比,加拿大自由黨”大政府“及其衍生的社會運行模式(如:高稅率、全民醫保、少數大企業集團占主導的商業模式等)使得政府及其關聯利益集團更多地控制著加拿大人和他們生活的方方面面。

在加拿大人感到很多方面已經被限制,不再那麽自由的情況下,特魯多政府還要從言論表達上更加嚴密的管控整個社會。可謂“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加拿大政府及社會各方面都與中共聯系的過於緊密,以至於加拿大被稱為“中共國加拿大省”,中共滲透之深,不言而喻。其接受中共的意識型態,向中共學習”馭民”經驗,也似乎變得順理成章。

趁目前加拿大人還擁有免於因遭受審查和迫害而恐懼,以及可以自由批評政府,表達個人意見的權力之機,希望加拿大人能夠早日盡快覺醒,保護好“言論自由”這個彌足珍貴的天賦人權。

原文鏈接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