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疫情“中共造”——可能的政治意圖

喜馬拉雅-國內新聞組:庚子 校對:老螞蟻666

1月2日至1月14日,河北省累計報告本土確診病例523例。這是距中共將武漢解封後全國最大的一次“疫情爆發”。

中共掩蓋疫情真相已是不爭的事實,對武漢疫情的掩蓋尤甚。疫情對中共來說只有政治上的需要,每一次所謂的“疫情爆發”背後都有中共潛在的政治意圖。中共故意讓新發地、天津、大連、青島四地本有的疫情曝光就緣于同一個目的,就是將民衆的視野轉向到境外輸入。潛移默化中使民衆相信武漢起初的病毒來源于境外,引導牆內不知真相的民衆將怨恨轉嫁于西方世界。中共妄圖擺脫其制造此生物武器並用來荼毒中國及全世界人民的犯罪嫌疑。

本輪河北疫情的“爆發”亦不例外,同樣有其政治意圖,但與前幾次不同,這次“表演”卻顯得格外異常。事出反常必有妖。

異常一:

1月2日,石家莊藁城區新增一例中共病毒感染確診病例;1月3日,石家莊即宣布進入戰時狀態;1月5日河北省進入戰時狀態;1月6日各地開始封閉狀態,封村、封路、封小區。

可以看出河北的反應不僅僅只是迅速,而是超速過度。全國各地每時每刻都有零星的確診病例出現,但從未像河北這樣反應強烈,迅速進入“戰時狀態”,似乎中共預知接下來疫情要大爆發一般。

異常二:

1月8日,日最高檢測樣本量達100萬份的“火眼”實驗室,在河北體育館的網球館建成投用;1月6日,中共國務院副總理,中共政治局委員孫春蘭抵達河北調研,同時中共疾控中心主任高福也已抵達河北。

相對于中共制造天津,大連,青島三地的“疫情爆發”,中共似乎更加著重在強調河北“疫情”的嚴重性,以及彰顯高層的重視程度。

異常三:

1月11日,中共開始對疫情爆發地藁城區增村鎮12個村莊的2萬多名村民,全部進行異地集中隔離觀察,運輸工具是上百輛的大巴車。

農村相對于城市居住狀態是比較分散的,本地居家隔離應是更有效和適宜的隔離方式。利用大巴車運輸,是最容易增加民衆相互交叉感染的風險。這些愚蠢舉動極爲反常。

異常四:

1月12日,河北省政府確定在正定縣與藁城區交界處的黃莊村建設隔離場。它占地510畝,有3000間集成房。

中共一反常態,以往都是極力掩蓋疫情的手法,這次似乎要將疫情“做大做強”,讓全民皆知。

以上這些異常舉動可看出,中共此次搞大疫情、大肆渲染,勢必對每一個人産生一種極大的心理衝擊——病毒恐懼症。時間飛逝,中共在過去一年中都在最大限度的淡化疫情的嚴重程度,不明真相的牆內民衆幾乎忘掉了病毒的存在,在中共的刻意隱瞞下回歸常態,重新步入了正常工作和生活。但中共突然制造了這次河北疫情,讓人們剛松弛的神經又重新繃緊,拉回到精神緊張恐懼的狀態。病毒成了威脅恐嚇老百姓的工具。

當一個正常人面對病毒而內心極度恐懼時,首先想到就是禁足,呆在原地,不接觸人群。時值春運和即將到來的返鄉潮,人流密集又是最容易導致病毒交叉感染的。于是中共開始極力倡議“就地過年”,這一切顯得如此的順理成章,似乎中共很關心老百姓的健康福祉。結果病毒又成了禁锢管控老百姓的工具。

曆史血的教訓,都驗證中共口蜜腹劍,它從來沒有關心老百姓的健康生命權。50年代,毛賊東提倡人海戰術,趕英超美,鼓勵大家生生生,後來人口過度膨脹,相對物質匮乏,導致民不聊生。如果中共匪首一拍腦袋就上馬,一拍大腿就坡下驢的國策是英明正確,就不會有後來慘絕人寰30年的計劃生育悲劇,其中4億新生兒因此被扼殺掉,也不會有大躍進餓死近億人的慘劇。曆史證明了中共唯一關心的只有它的統治權。


這次疫情大突襲,中共真實的政治意圖究竟是什麽呢?

可以看到這次河北“疫情爆發”與以往任何一次都截然相反。首先,爆發地並不在人口密集的城市,而是人口稀疏的農村地區;其次,爆發地沒有任何港口,很難與“境外輸入”挂鈎。
很顯然,甩鍋給“境外輸入”並不是中共此次制造疫情的意圖。否則中共一定不會選在農村作爲“爆發地”,但中共既然選擇了農村作爲“爆發地”,那麽它的政治意圖一定跟農村有關。

春節日趨臨近,大量的外出務工人員即將返回農村過年。屆時城市中的各行各業,例如家政、保潔、環衛、工地,還有各類工廠都將面臨停工、半停工狀態。由于爆料革命傳播的普及,我們知道病毒的爆發在今冬和明春將尤爲猛烈。面對即將到來的糧食危機以及病毒肆虐,呆在農村相對是最安全的。如果外出務工人員全部返鄉,春節過後複工之前病毒開始肆虐,農民工將會困守家中不再外出打工。如此以來,城市將面臨癱瘓,中共的經濟必將瞬間崩潰,統治權也將岌岌可危。

2020年年初,中共爲了鼓勵複工複産“煞費苦心”,取消過路費,稅收減免,農民工返工不要求做核酸檢測,迅速關閉武漢全部方艙醫院打消務工人員對病毒的恐懼。中共絕對不想再經曆第二次推動複工複産的“艱難曆程”。

中共將河北疫情加大力度的渲染,以及多省份近日出台的一系列苛刻的回鄉“隔離政策”,會將每一個務工人員“釘死”在工作崗位上,從而保住中共來年的經濟,進而穩住政權。

穩經濟,保政權,這大概才是中共制造“河北疫情”背後的政治意圖。

增村鎮,這個緊鄰交通中心–正定國際機場的村莊成爲制造“疫情爆發”的完美選擇。中共明白的告訴你農村很不安全,交通工具很不安全,千萬不要返鄉。

面對病毒和即將到來的糧食危機。所有的農民工兄弟請記住:農村相對于城市是再安全不過了,不要被黨忽悠,保住生命就保住了一切。共産黨唯一想的只有他的政權,絕不會關心任何老百姓的生死,切記!切記!

文章僅代表個人觀點。

新聞來源:
http://news.stnn.cc/china/2021/0115/821889.shtml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国内新闻组

坚定信念,坚守信仰,誓死灭共! 知非即捨,信此信彼,信仰自由! 1月 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