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的美國冠狀病毒來源調查組專家認為病毒來自武漢實驗室泄漏或是中共軍方生物武器

  • 編輯:文順
  • 翻譯:Victor Torres

更多真相,請關註 GtvGnews

西班牙2021年1月15日電/西喜社——比爾·格茨13日於《華盛頓郵報》刊文表示,據熟悉專案組內部爭執的人士透露,70%的專家希望公開報告,疫情背後的病毒是從武漢病毒研究所的高安全性醫學研究實驗室意外泄露的。另外,估計有7%的專案組成員認為該病毒(正式名稱為SARS-CoV-2)是由中共國軍方制造的,作為壹種工程生物武器。

文章稱,實驗室泄漏起源理論,直到最近才由白宮副國家安全顧問馬特·波廷格(Matt Pottinger)首次披露,他最近告訴英國立法者:“有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實驗室很可能是最可信的病毒來源。”

原文鏈接:https://amp.washingtontimes.com/news/2021/jan/13/coronavirus-origin-divides-task-force/

原文翻譯:

壹個由科學家和醫學專家組成的研究冠狀病毒來源的跨機構小組,在川普政府執政的尾聲中,就如何報告他們的結論陷入僵局。

據熟悉專案組內部爭執的人士透露,70%的專家希望公開報告,疫情背後的病毒是從武漢病毒研究所的高安全性醫學研究實驗室意外泄露的。盡管中國科學家拒絕合作研究病毒的基因構成,拒絕解釋病毒的來源,但這壹結論還是得到了支持。

中國政府還發布虛假信息,包括謊稱美軍將病毒帶到中國。

這場幕後辯論已經進行了三周,包括壹些直言不諱的反川普的科學家。

爭論的焦點是,美國政府是否可以正式指定中共國為COVID-19爆發的原因,並追究北京的責任。中共國在全球範圍內發起了壹場公關活動,以轉移對其處理和欺騙相關疫情的批評。

特別工作組的分歧反映了這個問題的極端政治化,許多人認為這是壹個緊急的國家安全優先事項,值得兩黨支持。

反對實驗室逃逸結論的是壹個團體,他們堅持認為病毒是自然發生的人畜共患事件,從蝙蝠開始到中間動物宿主,然後到人類。約有15%的專案組成員主張這個結論。

第三種觀點,也是得到情報界和軍控界越來越多支持的觀點,他們希望專案組的最終報告能夠斷言,該病毒(正式名稱為SARS-CoV-2)是由中共國軍方制造的,作為壹種工程生物武器。估計有7%的專案組成員同意這壹觀點。

這壹立場最早是由流亡的中國病毒學家閆麗夢披露的,她曾在中國實驗室工作,並表示她確信冠狀病毒是在中國實驗室制造的。閆女士發表了壹份廣泛的科學研究報告來支持她的說法。

其余8%的專案組專家未作決定,他們希望得到進壹步的數據,而中共國拒絕提供這些數據。

據有關人士透露,專案組包括壹些反川普的專家和科學懷疑論者。

該小組內部的僵局意味著,其調查結果不太可能在川普總統1月20日離任前公布。這意味著,預計即將上任的拜登政府將對中共采取更加和解的政策,將不願意最終公布專案組的結論。

專案組的工作因中共國政府的阻撓而受阻。北京官員拒絕合作研究病毒的來源,並繼續堅持認為病毒始於武漢的壹個 “不受監管的海鮮市場”—壹年多前,該市場已被消毒,並清除了所有可能證明疾病爆發地點的證據。

疫情發生後進行的中國研究稱,2019年12月在武漢首次發現病毒,已經排除了海鮮市場作為原因的可能性。試圖報告海鮮市場來源異常的中國科學家,都被政府打壓。

中共國政府也開始將疫情的責任從市場轉移到質疑的說法上,即病毒起源於南歐,由海外工人傳播到中國。

世界衛生組織正在對病毒的中心起點進行調查。北京起初阻止考察組入境,但中共國政府本周宣布,考察組已獲準進入中國,並於周四前往武漢。

實驗室泄漏起源理論,直到最近才由白宮副國家安全顧問馬特·波廷格(Matt Pottinger)首次披露。

“有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實驗室很可能是最可信的病毒來源,”他最近告訴英國立法者。

衛生與公眾服務部發言人將問題轉給了國務院。

國務院的壹位官員說。”國務院最近召集了壹個外部專家小組,討論冠狀病毒的可能來源。雖然我們不透露私人談話的內容,但討論加強了我們的觀點,即中共國需要透明化,並對武漢發生的事情進行全面徹底的說明。”

壹位消息人士說,預計中共國將繼續在病毒來源問題上進行搪塞,希望新政府放棄進壹步調查的必要。

如果該病毒是壹種生物武器,這是壹個對國家安全有重大影響的結果,聯邦政府壹直無法確定,也無法確定來源和發起人。消息人士說,因此,美國很容易受到未來生物武器攻擊的影響,因為美國無法發展必要的基礎設施,進行必要的情報工作,以確定武器的類型和來源。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