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奇博士,你出來解釋一下

原創作者:輕杯過海(京都富士會)

審核校對:招財娘娘

編輯排版:山頂之風

“因此,HCQ既能治病又能當作疫苗。就是說,它是治療冠狀病毒的神藥。”

—— NIH 2005

北京時間1月15日上午,英雄科學家閆麗夢轉推了一條新澤西州參議員候選人Tricia Flanagan女士的推文,[ 參見https://flanaganforsenate.org/ ],Tricia Flanagan女士具有生物醫學背景,以及跨國藥企(包括輝瑞,施貴寶等)的工作經驗。推文寫道“福奇博士有很多解釋要做(Dr. Fauci has much more explaining to do…)”。

2005年8月22日,病毒學雜志發布了一條“重磅”研究,”氯喹是SARS冠狀病毒感染和傳播的有效抑制劑”,文中指出“我們報告……氯喹對SARS冠狀病毒感染或對原代細胞有强大的抗病毒作用。當細胞在暴露于病毒之前或之後用該藥處理時,可觀察到這些抑制作用,這表明預防和治療都有好處。”

美國病毒學雜志在33種“病毒學”類期刊中排名第五,它成立于1967年,其2015年的影響因子爲4.606, 是一個Fauci博士所在的NIH(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的官方出版物,雙周同行評審,涵蓋了病毒學的所有方面的研究。

當然,這意味著Fauci博士15年來一直知道氯喹,及其更溫和的衍生物羥氯喹(HCQ),不僅可以治療已經被感染的冠狀病毒病例(”治療性用藥”),而且可以預防未來的病例(”預防性用藥”)。

“因此,HCQ既能治病又能當疫苗用。就是說,它是治療冠狀病毒的神藥。”

Faucl博士的研究人員接著補充了劑量學的信息:”10μM的濃度完全抑制SARS-CoV的感染,氯喹可以有效地减少感染發生和SARS-CoV的傳播”。

讀到這裏我們就清晰了,那就是,福奇博士自病毒爆發以來對HCQ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有意製造病毒大流行。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 日本京都富士会

京都富士会(隶属于全球喜马拉雅农场) 使命:推翻中国共产党,拥护新中国联邦,遵守新中国联邦宣言和喜马拉雅联盟章程,实现中国法治,民主,自由,爱好和平,成为新中国联邦与国际社会沟通的桥梁。 点击链接,欢迎加入日本富士会 https://www.g-farm.org/contact 1月 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