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德社》精選主題專欄:劍指中共網路攻擊,文貴先生打贏律師事務所

《路德社》精選主題專欄組出品

擅長替人打瀆職官司的華盛頓克拉克. 希爾律師事務所, 2021年1月12日在爆料革命贊助者郭文貴先生提起的瀆職訴訟中,被華盛頓特區法院裁定必須向郭文貴先生提供2017年網路攻擊取證報告以及與該網路攻擊有關的其他檔。 這家號稱取得2021年聯邦及地方最佳排名的律師事務所,被人告上法庭已經顏面盡失,還被勒令交出所有相關客戶資料,那真是被釜底抽薪,雪上加霜。 明星大狀碰到郭文貴先生的真金不怕火煉團隊,只能認慫,可謂強中更有強中手,一山還有一山高。

路透社1月13日的報導,華盛頓特區地方法官詹姆士·博阿斯伯格(James Boasberg)1月12日批准了郭文貴先生對克拉克·希爾(Clark Hill)的一項公開調查報告的訴訟,以強迫該律師事務所提供取證報告以及與該公司2017年網路攻擊有關的其他檔,該文件來自該公司計算機伺服器。 克拉克希爾律師事務所曾堅持該調查報告是其諮詢公司Duff&Phelps法律代理中使用的工作相關材料,受律師-客戶特權的保護,但是這一論點被法官駁回。

這項公開調查報告的糾紛源自郭文貴先生提起的一項瀆職訴訟,該訴訟是在克拉克·希爾(Clark Hill)律師事務所2017年被駭客入侵並在網上公開文貴先生個人資訊后發起的。 據布隆伯格法律網站2020年2月22日的報導,郭文貴先生2016年聘請了克拉克希爾律師事務所,著手進行政治庇護申請,文貴先生曾警告克拉克·希爾(Clark Hill)”他和他的同事們經歷了持續不斷的網路攻擊,”並且他們”應該受到複雜的網路攻擊”。 該公司同意”採取特別預防措施,以防止不當披露原告的敏感機密資訊。 “

但是在2017年9月,該公司的計算機系統遭到駭客攻擊後,有關文貴先生及其妻子的個人資訊(包括持不同政見者的庇護申請的內容)都被發佈在在網上。 文貴先生稱克拉克公司”作不實陳述”以確保他為客戶,但未遵循”應予保證的程式來充分保護機密資訊”。 其資訊處理不當和隨後的網路攻擊對文貴先生造成了損害。 華盛頓特區地方法院2020年2月21日裁決,同意郭文貴先生針對克拉克·希爾 (Clark Hill) 律師事務所的瀆職行為進行起訴,指控其辦理郭政治庇護過程中”不當處理個人資訊,以及在隨後的網路攻擊中洩露原告敏感機密資訊”。

據路德社的信息,當時克拉克公司500台電腦遭黑,無法啟動,克拉克公司之前為了不得罪中共,做出的調查報告裡避開了罪魁禍首中共。 因此文貴先生堅持讓律師事務所公佈所有被駭客的資料,出示其針對性網路公司的取證調查報告,強制要求被告對其事件的調查提供更完整的答案。

文貴先生是中共目前傾舉國之力打擊的物件,駭客入侵提供了中共政治迫害的證據。 就在律師所被駭客,被迫退出文貴先生代理后不久,2017年10月4日,原定在華盛頓哈德遜研究所舉行的文貴先生記者會,也因為哈德遜網站遭到來自上海的駭客攻擊,而臨時取消。 同一天,中國公安部長郭聲琨在華盛頓與美國司法部長塞申斯以及代理國土安全部長杜克(Elaine Duke)會晤,討論議題是”逃犯遣返、打擊毒梟、網路犯罪”等領域的合作。 在美國的土地上,中共執法高層與美國高層共商打擊網路犯罪的同時,卻從上海發動對美國網站的攻擊,這樣明修棧道,暗度陳倉的諷刺大戲,真是用盡世間所有惡毒的語言都不能形容中共的下流和無恥。

因此公開500台律所被黑電腦裡,涉及襲擊所有的相關客戶資訊; 以及涉及駭客襲擊原因的調查報告,都將矛頭直指中共。 今次法庭定案,認同了文貴先生有權力知道網路攻擊相關的客戶資訊。 因為「這些資訊」顯然是相關的,適當的修改可以減輕任何特權或隱私方面的顧慮。 “路德社評論,這將迫使克拉克律所將中共駭客的實情上報美國政府,從而為美國定性中共流氓恐怖政權,反擊中共侵犯美國主權再添實證。

克拉克希爾律師事務所作為全美數一數二的大律師事務所,與白宮和國會大廈,同處一條賓夕法尼亞大道上。 在美國最高權力中心眼皮底下受到的中共網路如此攻擊和威脅,可想而知其他的美國公司受到的中共威脅只會有過之,而無不及,加之中共干預美國大選,造成的全美上下同仇敵愾的氣勢,鼓勵美國人民站起來,勇敢指證中共的侵犯和各種霸凌將成為潮流,最終這股潮流會凝聚成復仇的熊熊烈焰,將中共燒成灰燼。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援引原文
援引原文2

本文作者:sherryok水雲間
審核校對:玫瑰天空
上傳排版:糖果兒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路德社精选

路德社精选栏目-喜马拉雅新西兰奥克兰伊甸农场新闻组 有意加入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的战友们,请使用官方discord 链接 https://discord.gg/nyPUqYj 并附上您的挺郭经历及法治基金捐款凭证。谢谢大家🥰 1月 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