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專題】 「赤色政治」重創香港司法獨立(四下)生於亂世 有種責任

蒐集:天滅中共

編撰:天滅中共

覆核:卡西歐

上傳:文粵

一個能夠獨立行使職權的法官是維護司法獨立最重要的核心部分。法官需要保持中立,對外,不受國家機關、政治勢力、社會輿論、上級授意之幹擾;對內,不受宗教信仰、政治立場、倫理價值、個人好惡之左右,做到不被外界的輿論操縱,超越自我的主觀意識,依據憲法及法律,對法庭認定的事實和證據,獨立的做出判斷。

(圖片來自:香港終審法院維基百科)

當人與人之間,或個人與政府之間,就大家的權利和義務發生爭執時,就會將這個爭執交由獨立、公正的司法機關:法院來處理。所以,一套能讓公義昭然若揭的司法制度,一個能為人信服,客觀公正的法庭,以及一位能作出公平審判的法官是任何一個文明社會的民意所向。而一個能夠獨立行使職權的法官更是這其中最重要的核心。

法官義務規定:(1)法官有義務遵守憲法、法律進行審判。

             (2)法官有避免影響司法獨立及其他法官獨立行使職權之義務。

 (林子勤法官 圖片來自:立場新聞)

2020年6月19日,一名男子因在2019年6.12金鐘示威現場搬動一個鐵馬,而被控一項非法集結罪,裁判官林子勤判其即時入獄兩週,律政司對刑期不滿,申請司法覆核,被林子勤裁判官拒絕,他給出的依據是「被告只是搬動了一個鐵馬,沒有導致任何人或財物受損,有什麼理由要再施予重判?」

同日,林子勤裁判官還對控方就一宗襲警案申請涉案警員匿名令予以拒絕,他給出的理由是「控方無實質證據證實警員身份如何會被起底,又與案件有何關聯,反而如果刻意隱密警員身份,不符合公眾利益。」

2020年9月18日,4 名19~25歲的年輕男子被指元旦大遊行時襲擊一名便衣男警,裁判官林子勤詳細看完監控路像,結合控辯雙方的證詞後,認為「警方存心推搪及誇大供詞,首被告不但沒有反抗掙扎,反遭警員打至重傷,警員使用武力不合比例,第四被告和警員對視時間只有一至兩秒,不具辨認質素,故裁定兩人罪名不成立。唯第二、三被告,由於招認協助在場人士逃脫,即履行把風角色,裁定襲警罪名成立。」

不僅如此,林官還曾裁定輕度智障的「佔旺女村長」畢慧芬被控在醫院內普通襲警及阻差辦公罪名不成立,同時寄語警員及保安在處理殘障案件時應給予包容和耐性。

為此,他受到了黨媒喉舌《大公報》、《東方日報》、《點新聞》等輪番轟炸,承受了巨大的政治壓力。不久,司法機構為平息此事,發表聲明將林子勤裁判官調任淫褻物品審裁處主審裁判官。

相比林子勤裁判官,受到政治欺壓最嚴重的當屬何俊堯裁判官,不但被中聯辦喉舌、黨媒、保皇黨議員連番點名誣衊,還遭到不少親共激進分子(港稱:藍絲)用粗話(污辱性語言)寫大字報問候。

(何俊堯法官 圖片來自:立場新聞)

2020年8月12日,現任東區區議員仇栩欣被控2019年8月11日,以社區主任身份在英皇道直播時襲警,裁判官何俊堯在當日的裁決時指出「兩名涉案警員的證供完全不合理及不符邏輯,供詞不盡不實,砌詞狡辯,回答關鍵問題時顧左右而言他,答非所問,故認為兩人「大話冚大話」(譯:意為用一個謊話去掩蓋另一個謊話),最終仇栩欣被裁定襲警罪不成立。

正是因為這句「大話冚大話」,保皇黨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葛珮帆和周浩鼎不僅去信投訴何俊堯裁判官,甚至拍片數臭他。

一向怕踩線香港大律師公會都看不下去發文聲援,指出法官在裁決的過程中,只要有足夠的理據,有權裁定證人不誠實。最後還呼籲部分公眾應克制,尊重法院的裁決,以免干預司法機構行使《基本法》下所保障的獨立司法權。

此外,在2019年立法會《國歌條例草案》公聽會期間,三名年輕人被控示威抗議,擾亂秩序,何俊堯裁判官判三人罪成,罰款1000元。他的判詞是「立法會是莊嚴的地方,不應有衝向官員、叫喊等行為,但三名被告不是因一己私利,而在立法會內作出上述行為,故可輕判」最後他還寄語說三位被告都是大學生,是社會棟樑,應留下有用之軀思考為社會做何實事。 」

對此,黨媒批評他立場偏頗,輕判暴徒,但被告方面亦對判決表示失望,認為自己應無罪。可見何俊堯裁判官的判決未有偏幫之嫌。

同樣,不久之後,司法機關就發聲明指將何俊堯裁判官委任為高等法院副司法常務官,主要負責處理高等法院刑事案件的排期及程序事宜。

有法律界人士表示,難以推測司法機構將兩位法官調職的舉動是「罰」還是「保」,但相信對於有抱負的法官而言,如此調遷難免鬱鬱不得志。

今天的香港,被中共赤色政治的陰霾籠罩,社會嚴重撕裂,法庭被推上風口浪尖,是淪為政治打擊的工具,還是成為維護公義的希望,法官面臨巨大考驗。

所幸,香港還有像林子勤、何俊堯這樣勇於捍衛社會公義,堅持司法獨立的好官,筆者特意在司法獨立的專題之下,為這樣的勇氣留下這篇篇幅,以表達對他們最崇高的敬意。

生於亂世,有種責任,良知法官未棄,司法獨立未亡,香港法治未死。

【香港專題】 「赤色政治」重創香港司法獨立

【香港專題】「赤色政治」重創香港司法獨立(一)50年太久,只爭朝夕

【香港專題】「赤色政治」重創香港司法獨立(二)建立,從堅持開始;破壞,從釋法開始

【香港專題】「赤色政治」重創香港司法獨立(三)煤礦中的金絲雀,法律界遊行示警

【香港專題】「赤色政治」重創香港司法獨立(四上)政治凌駕法治 法官難守獨立

以上觀點僅代表筆者

信息來源:

1、參考書籍:《香港法概論》第三版 第一章(作者:陳文敏)

2、參考書籍:憲法之基本原理 (作者:許慶雄)

(完)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