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專題】 「赤色政治」重創香港司法獨立(四上)政治凌駕法治 法官難守獨立

蒐集:天滅中共

編撰:天滅中共

覆核:卡西歐

上傳:文粵

一個能夠獨立行使職權的法官是維護司法獨立最重要的核心部分。法官需要保持中立,對外,不受國家機關、政治勢力、社會輿論、上級授意之幹擾;對內,不受宗教信仰、政治立場、倫理價值、個人好惡之左右,做到不被外界的輿論操縱,超越自我的主觀意識,依據憲法及法律,對法庭認定的事實和證據,獨立的做出判斷。

 (圖片來自:香港終審法院維基百科)

1857年1月,香港發生一宗嚴重的集體中毒案件,數百名外籍人士在當天用完早餐後中毒,受害者之中不乏顯赫的高官名人,包括時任港督戴維斯的夫人。所幸,送院診治後均無恙。

警方相信這起案件是針對在港的外籍人士,並且很快發現這些受害者們的共同點是在早餐時吃過同一款由“義盛”供應的麵包,而麵包店負責人張亞林又正是在案發當天結業,舉家搬離香港,警方由此鎖定張亞林為此次案件的嫌犯。幾天後,張亞林在澳門被拘捕,隨即被遞解返港受審。

2月2日,案件在高等法院開庭審理,由首席法官休姆主審,律政司親自檢控,張亞林由兩名外籍大律師代表,法院公眾席座無虛設,包括陪審團在內,除了張亞林全為外籍人士。

控方一一列舉證據,認為證據確鑿,法庭必須聲張正義,而辯方,張亞林的代表律師則提出張亞林的女兒也在當天吃過麵包,主張張亞林被人陷害,根據疑點利益歸於被告的原則,應獲判無罪。

首席法官休姆聽完控辯雙方的陳詞之後,引導陪審團時指出:儘管我與律政司同樣深切地認為落毒者必須受到法律制裁,以伸張正義,但是,如果將一名無辜者定罪就難以彰顯公義。

最後,陪審團以五比一裁定張亞林罪名不成立。但最難得的是,其實這宗案件的主審法官、張亞林的代表律師、陪審團全部都是該起案件的受害者。

圖片:香城公民媒體

法院的判決,凸顯了一個能獨立行使職權的法官的可貴。在審判過程中,不受外在環境幹擾,不為主觀意識所動,僅就事實依法做出判斷。法官獨立之境界無非如此。

從中共把釋法寫進《基本法》那日起,赤色政治就在香港法治裡有了角色,到1999年中共第一次釋法,推翻終審法院,把自己的角色懸於法官之上,到2014年發布「法官必須愛黨」白皮書,中共要對法官進行角色定義,再到2016年第五次釋法,中共為正在審理中的案件作判決,把政治置於法律之前。

最後,2019年強推送中惡法、2020年設立《港區國安法》,法治精神被政治正確所取代,迫使民眾揭竿而起、律師走上街頭、議會變成戰場。

香港社會開始撕裂,國際社會開始警覺,中共得不償失,法庭因此被推上風口,是淪為中共打擊報復的工具,還是維護公義的最後一個希望,法官不得不面臨考驗。

法官義務規定:法官有義務避免做出任何影響民眾對司法獨立信賴之行為。

2019年8月,一名男子自稱因不滿反送中運動令他失去收入來源,而攜兩刀在將軍澳連儂牆隧道內斬傷三人,致一名年輕女記者重傷,一度命危。

2020年4月24日,區域法院法官郭偉健負責審理此案,他批評反送中社會運動剝奪被告的工作權,形容持刀斬人的被告才是「奄奄一息、滿身鮮血的受害者」,願意接受懲罰是「情操高尚」。

被告攜刀致人重傷,犯罪意圖無異於謀殺,但最終卻僅被判監45個月。在判詞中,郭違健法官提出的依據是「本席肯定,被告帶著兩把刀前往該隧道,斬傷人之前,完全沒有想過用刀傷人」。

圖片:【立場新聞】連儂隧道斬人導遊求情:不幸事因社運官讚情操高尚同情減刑囚45 月狂轟示威者

對社會運動作是非判斷,對施暴者作正面評論,把政治立場作為審判的考量依據,明顯違背了法官判案時不能以個人看法作判案基礎的基本守則。

法官保持中立,獨立行使職權是維護司法獨立最核心的部分,即超越自我的主觀意識,不受宗教信仰、政治立場、倫理價值、個人好惡之左右,依據憲法及法律,對法庭認定的事實和證據,獨立的做出判斷。

過去的一年(2020年),像郭違健法官這樣,被政治正確所主導而作出判決的有很多很多,傷透了一向對法律正當性期望甚高的香港人,筆者亦不忍心再多做列舉。反而,想藉這個機會,向在大是大非面前,仍然勇於為社會公義,謹守法治,維持獨立的法官留一塊地方,致以敬意。

【香港專題】 「赤色政治」重創香港司法獨立

【香港專題】「赤色政治」重創香港司法獨立(一)50年太久,只爭朝夕

【香港專題】「赤色政治」重創香港司法獨立(二)建立,從堅持開始;破壞,從釋法開始

【香港專題】「赤色政治」重創香港司法獨立(三)煤礦中的金絲雀,法律界遊行示警

以上觀點僅代表筆者

信息來源:

1、參考書籍:《香港法概論》第三版 第一章(作者:陳文敏)

2、參考書籍:憲法之基本原理 (作者:許慶雄)

(未完,見「赤色政治」重創香港司法獨立(四)下)

待續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