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一個國家的年輕人失去夢想的時刻便是這個國家消亡之時

作者:不言

近日拼多多又有員工“死亡”,1月9日,拼多多公司接到家屬通知,公司員工譚某林在其家鄉湖南省長沙市家中跳樓不幸身故。

其父親在與公司聯繫時表示,1月8日下午於長沙機場接譚某林至家中,9日中午12時30分左右,譚某林從長沙27樓家中跳樓,當場離世,法醫到場勘驗後確認自殺。

而此事件前一周,拼多多一98年女員工加班至凌晨一點半,在回家途中猝死。據拼多多的通報,該名員工為男性,在拼多多擔任技術工程師,2020年7月8日入職拼多多,未婚。跳樓前一天的1月8日,是其6個月試用期正式結束的日子。有不少網友質疑該名員工跳樓的原因或為試用期未通過,對此,拼多多方面回應稱,譚某林已通過公司試用期,並於2020年12月30日完成轉正流程。公司係統顯示,譚某林績效平均分80分左右(100分制)。

與這些網友對拼多多的指責我有不同的看法,這些“自殺”、“猝死”的中國人死因都源於中共無形之中給予的壓力所致。中共從小“教育”我們要大公無私,要無我的去奉獻等等。可是中共確完全說一套做一套,我不去說什麼貪官巨富,就拿此前不久報導的煙草公司18.7萬元工資說起。

根據《煙草專賣法》和《煙草專賣法實施條例》,1982年成立的中國煙草總公司和1984年成立的國家煙草專賣局一套機構、兩塊牌子,對煙草實行國家專營,集中統一管理“人財物、產供銷、內外貿”。所以別看市面上有數以百計的香煙牌子,數以萬計的香煙銷售點,但都是中國煙草總公司的子子孫孫。不知你們有沒有註意到,網上已經無所不賣,但就是不賣香煙,電子煙一度可以買到,但很快下架,這都是因為煙草專賣制度。就是因為壟斷所以中共國煙草總公司51.6萬名在崗職工平均工資可以高達18.7萬元。

對比全國51個行業的薪資情況。排名第一的“基金/證券/期貨/投資”行業平均月薪1.2286萬元,折合年薪14.74萬元,為煙草行業的79%。基金證券行業這種自帶光環的行業竟然不是煙草行業的對手。

2019年中國煙草總公司上繳財政11770億元。 2019年中央財政總收人(含稅收、基金、國有資本三項收入)94981億元。這意味著中央財政每八塊錢收入,就有一塊錢來自煙草總公司。這就是中共要絕對壟斷的根源所在。

同時具有行政壟斷屬性的行業還有不少,典型如金融業。相比煙草業,中國金融業的利潤也不甘示弱,僅中農工建交五大銀行,2019年的利潤之和就高達10557億元,超過全國近40萬家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利潤總和的六分之一,後者2019年的總利潤為61996億元。金融是為實體經濟服務的,但實體經濟卻成了為金融業和中共打工仔,實屬是一種悲哀。

無形之中,中共創造了一個新“貴族”,就是共產黨控制下的企事業單位的職員和公務員。所有的社會福利資源都在努力圍繞這個只有8%人口的群體服務。當這個群體之外的普通人,就如拼多多的這些職員,正在在這種不公平的環境下生存,中共給予的無形的壓力才是殺死它們的元兇。

也正是這種壓力之下,眾多的年輕人踏上成為“貴族”(公務員)之路。去年的中共中中央機關及其直屬機構公務員招考,報名人數已連續12年在百萬以上,此次國考共有79個部門、23個直屬機構參加,計劃招錄規模達到25726人。而報名共有143.7萬人通過了資格審查,通過資格審查人數與錄用計劃數之比達到60:1。
  
北京大學的數據顯示,2019年該校本部2822名畢業生有49.8%的比例去了黨政機關和事業單位,去國有企業的又有27.14%。兩者合計,共佔76.94%。也就說,2019屆北京大學選擇就業的畢業生中,共有四分之三以上選擇了“穩定”的工作。

清華大學畢業生的就業情況。 2019屆清華大學畢業生簽訂三方協議的畢業生共有2674人,佔畢業生總數的39.4%。在簽訂三方協議的畢業生中,10.2%選擇了黨政機關(公務員),19.7%選擇了事業單位,31.3%選擇了國有企業。三者合計共佔61.2%,接近三分之二。

這就是這個國家年輕人的現狀,最優秀的“人才”都想著去當官而不是去想著搞科研,而普通年輕人活在誠惶誠恐之中,無力負擔的房價、出不起彩禮的婚姻、養不起的孩子、住不起的醫院、無人承擔的養老、高過房價的墓地。這所有的一切都是中共一手策劃的“疲民”國策,每一項剝削百姓的手段都和共產黨高官家族有直接的關係。因為我們在共產黨眼裡根本不是人,只是一顆顆“韭菜”而已。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