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從來如此,便對麼?

作者:生活不簡單

編輯:翼族

圖片來源:Bilibili

著名作家王小波在《沉默的大多數》中細數了在他所處年代裡感受到的種種黑色幽默。我想如果小波先生還在世的話,他會感受到這沉默的群體更龐大了,沉默的力量更可怕了。除了沉默,當下國人意識之中還被深深地植入了健忘的染色體。

大多數人不會記得100年前的1920年,魯迅先生讀《共產黨宣言》並盛讚譯者,由此奠定了魯迅被共產黨定義為偉大的民主戰士的基礎,魯迅先生無心,共產黨有意。毛澤東曾評價:“魯迅的方向,就是中華民族新文化的方向。”當時的共產黨找對了方向,利用了魯迅的批判性思維,百年來一直鞭撻著民國政權。除思想家、文學家之外,共產黨還給魯迅冠以“民主戰士”的標籤。如果“民主戰士”這個詞是個褒獎,那麼在共產中國統治下的今天已無人可能再被授予此頭銜,唯有等到共產黨在中國崩塌的那一天。如果魯迅在當下中國復活,除非被藍金黃,否則他一定想被重新抬進墳墓。萬一魯迅先生復活成為一位醫生,大概率也會和李文亮醫生一樣在被警察訓誡後英勇犧牲。

曾幾何時,但凡有人談民主、探真相即會被當局扣上別有用心、被人蠱惑、製造恐慌甚至顛覆政權的罪名。牆內敢說出真相的人都被送進了監獄或墳墓,或者說,極權之下,只有瀕死之人或準備殉道者才有可能說出真相。大疫當前,唯一的真相是“一個健康的社會不該只有一種聲音”,而這也是吹哨者李文亮死前最後的聲音,亦或是唯一被刻意報導出的聲音。畢竟《財新》在報導死人的事情上是出了名的,王健在死前只說了聲“腳疼”。

世界如此紛亂,海航王健之死早已被遺忘。這場冠狀病毒正在全世界愈演愈烈,李文亮醫生的名字和他留下的話還會被多少國人記起呢?李文亮醫生的同事們和其他千千萬萬的醫療工作者們,他們當中很多人甚至沒能留下一句讓國人記住的話便離開了這個世界,他們有機會成為英雄烈士,可這世上終究不存在從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而無論凡人還是英雄,終究都逃不開被遺忘的宿命。真正推動人類文明進程的,總是那些被遺忘的凡人們。

2019年恰逢因“六四”下台的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先生的百歲冥壽,而到了2020庚子年,中華民族又面對百年未有之瘟疫,歷史在用這驚人的方式懲罰我們這個“選擇性遺忘”的民族。如今還有多國少人記得當年被民眾譽為“要吃糧,找紫陽”的總書記呢?一位晚年被囚禁、逝後難以下葬的前國家元首,一段過去三十年仍不能被正視的歷史,一場真相不知在何時能還原的冠狀病毒,相信都能在這辛丑年裡被還原真相。

趙紫陽先生家人在19年10月發表的祭文中發出了對我們整個民族的質詢:我們希望改變中國,希望改變世界,為什麼我們不能改變一下自己呢?這是趙紫陽先生在被軟禁前對共產黨人發出的最後拷問。倘若趙紫陽先生活到今天,他一定會是“爆料革命”的秘密戰友。在這場自媒體革命的影響下,有越來越多人的價值觀發生了改變,恰逢其時的這場瘟疫戰爭也在不同程度上影響著牆內同胞的意識形態;“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生活觀在災難面前是絕對的糟粕。截止北京時間2021年1月13日,全球感染新冠病毒人數已突破9000萬,照目前的情況發展,這場瘟疫勢必會在辛丑年更加醜陋。

人類文明的進步源於個體思想的昇華,這場瘟疫的無限蔓延來自於人禍。在筆者看來第三次世界大戰已經開始,這場生化戰爭對於人類肉體的毀滅最終換來的會是人類價值取向的重生。病毒不僅長眼,最終還會誅心,誅殺罪惡人類的貪婪之心、自私之心、無畏之心。它在真正的提醒人類以史為鑑,教人們在歷史面前學會自我否定,它想讓我們停下腳步問問自己:“從來如此,便對麼”?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是新中国联邦在澳洲的驻地之一, 期待战友们的加入, 来共同建设我们的雅典娜家园: https://discord.gg/aaqJrdY 🌹欢迎大家订阅GTV频道: https://gtv.org/user/5f72f8f60cd82c6bb6a248a6 1月 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