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述評:中共對孩子的三重圍獵

喜馬拉雅-國內新聞組:Y.M.O 素材:HK小螞蟻 校對:文迹~見證神迹

日前,安徽省安慶市河鎮初中的一名女生,因爲考試取得好成績,成爲全年級第1名,其中一科更考獲100分,但被班主任質疑事前買考卷作弊,約談後要求補考。考100分的該科,在補考後雖然也考了98分的好成績,但該女生受此事刺激,在QQ發文“考試正常發揮,考得好怪我喽?”,隔天溺斃身亡,陳屍池塘。

對此,該校的校長堅持沒有質疑學生作弊,也否認要求補考。目前家屬已和潛山教育局達成協議,一共補償60萬元,但該班主任並未道歉,正常授課。

其實這件事已經過去了好幾天,之所以到現在才寫這篇文章,一是在牆內這樣的事例數量太多,並且過程大致相似,對這位女生的死亡筆者除了難過,內心還有一種無力感。二是這樣的死亡也凸顯出一個不爭的事實,就是中國的孩子普遍不被當人看待,不僅是在學校裏,在家庭中甚至整個社會上,都是這樣。

中共的極權統治,最害怕的一件事就是民衆的開智,而民衆當中最有可能開智的就是孩子們,他們就是單純、善良、未來這些名詞的代言人。所以中共對孩子們設下了三重防線,決心要把他們圈在獵場之中,變成了幾個“法外之地”的交集受害者。

首先,中國孩子在家裏就不算人。

中共把幾千年以來的家長制拿到手中,並往一個個家庭灌輸這樣的思路:在家裏,風可進,雨可進,法律不可進。在很多判例裏,虐待、打傷甚至打死自己孩子所受到的懲罰,比虐待、打傷或者打死陌生人低多了。孩子本身就是家庭暴力的主要受害者,親父母虐待孩子,不殘暴到一定地步,根本就不算犯法。甚至有些就算故意弄死了,都直接按意外算,不追查法律責任。這樣的判例只會讓更多的孩子繼續遭受摧殘。

其次,中共把教師這個職業過分神化,孩子是直接受害者。

在中共國,教師不被認爲是一個普通職業,而是被樹立成一個道德楷模,擁有天然的道德優勢。孩子不是人,教師卻是神。很多家長甚至會用撒謊、隱瞞的方法,來幫助孩子樹立“老師都是大好人”的錯誤觀念,以保證教師的絕對權威。實際上教師隊伍裏什麽人都有,這個行業的道德水准並不高于其他行業。

但是因爲教師被中共給予了超然地位,其對孩子的很多侮辱性、低素質行爲,都可以隱藏在“爲你好”“嚴師出高徒”的包裝下,變得合理化,甚至崇高化。很多家長在孩子和老師之間,會首先選擇相信老師。其實絕大部分的羞辱行爲並沒有什麽高明的教育目的,只不過是教師個人情緒的發泄,是教育無能的表現,以及無需承擔後果的任性行爲。

在學校裏,教師對于孩子有巨大的權力優勢。教師可以直接決定一個孩子在班上的處境,而孩子又是未成年人。教師本來就不應該是一個肆無忌憚的職業,甚至應該受到遠高于普通職業的行爲約束。但是中共刻意淡化教師對孩子的天然巨大權力優勢,而且用極個別的例子把孩子渲染成無法無天的強勢群體。

第三,在整個社會範圍內,孩子不被當做一個人來看待。

在中共的洗腦宣傳之下,眼裏只剩中國夢的社會當然不拿孩子當回事。孩子更多情況下是被當成寵物,父母私屬品。除了打罵之類的問題外,在牆內社會,當面對孩子評頭論足是家常便飯,家長不需要對孩子守信用,騙小孩子不算騙人,逗弄孩子是很多大人表示友善的方式。同樣的糟糕行爲他們是不敢對其他大人做的,因爲這些全是本質上特別糟糕的行爲,這不就是中共只能自上而下的統治思維的一種體現麽?

同時,允許孩子撒潑、不守規矩,也是不把孩子當人的一種表現。孩子在公共場合不守規矩由來已久,這是另一種的不被尊重的表現。很多人不肯正視問題根源,只往周圍肆意發難。這也是中共治國的一種方法:讓民衆永遠處于應激反應狀態,在大家互相防禦的時候,中共自然坐收漁翁之利。

寫得和答案差不多就是抄,在你們眼裏,我不會一鳴驚人,超出你們想象的成績不會是我自己的,我受夠了!我真的很煎熬,我一直都想過自殺,但沒有一件事迫使我去,現在我真的扛不住了。 2021年的第一天,也算好,別說我對不起任何人。

就是因爲這種不把孩子當人的風氣,普通民衆終于被中共改造成功,不認爲孩子應該講理,推崇傻孩子爲美,認爲孩子不應該思考,這樣才天真可愛。而這種風氣,也導致家長普遍不信任自己的孩子。

在英文裏說一個孩子“成熟”是絕對的褒義,而中文裏卻另有一個微妙的詞彙,用來形容表現出一定思想的孩子:早熟。認爲孩子擁有自己的想法是不純潔的表現,畢竟中共是容不得任何異端人士存在的,特別是孩子。

與其說中國人討厭有思想的小孩,不如說中共設下家庭、學校、社會這三重包圍圈,層層扼殺,防止有思想的小孩出現,以最大限度地阻止民衆開智、覺醒,動搖其得以奴役十四億人民的根基。

文章僅代表個人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国内新闻组

坚定信念,坚守信仰,誓死灭共! 知非即捨,信此信彼,信仰自由! 1月 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