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農戰斗室WARROOM精選 640期 班農再次確認川普總統演講中沒有任何煽動暴力的言論 川普總統發推不會參加1月20日就職典禮

供稿:班農戰鬥室譯制組

我認爲他們的公開觀點是:哦 只有12天了 對吧 而彈劾是個大動作 第25號修正案可以立即生效 不是一個漫長的過程 所以我認爲這就是他們會說的 我認爲現實只剩下12天了 逃離且不必再見到唐納德·川普 即使我們坐在辦公室裏 暴民被鼓動衝入國會 宣布截至昨晚深夜的一名國會警察喪生 加上其他人員 顯然 一名女士被槍殺 然後我們要坐在這裏說:咳 讓我們再忍12天吧 不 讓我們表明立場 是的 讓我們表明立場 我想再問你一次 瑪姬 你在場 當時有任何鼓動衝擊國會山的發言嗎? 有任何一位演講者這麽說了嗎? 從頭到尾都沒有 你是事件的見證者 有人那麽說過嗎 沒有 絕對沒有 我鼓勵媒體人回去看看川普的演講 你們不會聽到一句鼓動的話 這是如此可恥 他們審查他呼籲和平的視頻 然後將其標記爲”煽動暴力” 然後完全改變敘述方式 並聲稱是川普總統號召大家這樣做的 他不是說實際上 他不是說 我知道你們當時在場 我想確認一下 他是不是用了”和平的”這個詞 是的 他說了 他實際上說:去進行和平的抗議 是的 和平的 演講最後他告訴人們:我希望大家保持和平 這就是爲什麽媒體根本沒播放他的演講視頻 那爲什麽CNN和MCNBC在說是他煽動叛亂分子?政治演說是完全不同的演講 你可以用政治演講讓人熱血沸騰 那可不是一個讓人沸騰的演講 那是在寒冬中的演講 對嗎?是 實際上 作爲總統我覺得用”溫和 溫順”更准確我們要說一下最新消息嗎 哦對 瑪姬說吧 這是個大新聞 插播一條最新消息 川普總統在推特上說:應所有人的要求 我不會參加1月20日就職典禮 那好 我們之前已經說過了 對吧 不會承認敗選 也不會參加就職典禮 他絕對不應該去 絕對不應該去什麽就職典禮 我想這就是加菲爾德昨天晚上說的 不可能用虛假的東西來彌合國家的裂痕 這個國家已經分裂了 國家分裂了 這是一個分裂的國家 本·薩斯(Ben Sasse)的老家在哪? 也許我們應該談談 請說說本·薩塞的事情 有他的推文嗎? 他的想提起訴訟 用彈劾法案 女士們 先生們 他們之所以要這樣做 想確保你們了解發生了什麽 不只是要毒死他 他是唯一被彈劾兩次的總統 他們想再搞他一次 參議院有很多人在摩拳擦掌 有很多建制派 很多親共團體 一個很大的捐助團體 這些人想競選總統 這樣他們就會在聽證會上被善待 他們可以在他離職後再這樣做 爲什麽? 因爲這能阻止他再次競選 這就是他們對川普的恐懼 這就他們對川普主義的恐懼 這就是他們對你們的恐懼 對吧 他們想解決掉 他們想立即解決問題 他們認爲現在時機已到 傑克 薩塞說:我會考慮衆議院提出的 任何能讓川普總統走人的條款 因爲正如我告訴你的那樣 我相信總統無視他的任職誓言 川普總統 我正在看我們的現場直播 我在看推特話題#WarRoomPandemic 您的追隨者 那些相信您的人 現在最需要的就是您打開那些文件 解密吧 讓我們看看發生了什麽 朱利安尼市長之前說過一個更重要的觀點 大部分文件會令人尴尬 記住布拉德利·曼甯(Bradley Manning維基機密餵料者) 公開了國務院數百萬條電報後 最令人震驚的是成千上萬的政府雇員在上班時間閑逛 聊他們的假期 這就像……如果這是一家公司,它早就破産了。這就是爲什麽他們不想……

Bannon

噢,我不認爲在解密這方面僅僅是事關丟臉的問題。

Maxey

噢,當然。那將是一個大事件

Bannon

那確實將是個大事件。那將會談及事情是如何組織的。從一開始事情是如何發生的。我稱之爲“取消”項目。他們想取消2016年總統大選。他們不希望特朗普當總統。我還想談談米歇爾·奧巴馬的事。

Raheem

那不是就職典禮,因爲那根本不是選舉,好嗎? 讓我們記住這一點。人們今天會談論它的。人們會談論它,並提醒自己:我爲什麽要去? 這根本不是就職典禮,因爲沒有選舉。選舉是各州法律冊上的內容,而這些州的選舉並沒有像樣進行。因此,這不是選舉。這更像是一個鬧著玩的數東西(選票)的遊戲。這更像是一項問卷調查。 對不對?這是一項被操縱的問卷調查。但這不是選舉。

Bannon

爲什麽呢?您認爲這不是選舉的邏輯是因爲沒有合法舉行?對嗎?選民欺詐,選票欺詐,選舉欺詐都是非法的,然後我們還有憲法問題……這就是爲什麽從賓州到喬治亞州甚至在亞利桑那州,他們都希收回選舉人。他們希望至少進行10天的進一步調查。然後我相信他們會取消他們的選舉人資格。這就是一些當時要求取消資格的人跟我說的。這將被稱爲“臨時應急”選舉。我在9月份就談到了這一點。“臨時選舉”基本上就是說11月3日沒有發生選舉。那個選舉不能算數。因爲它有太多的不合規定之處,所以我們不能指望那時的選舉,我們必須通過設立衆議院進行臨時選舉。那才是我們今天應該在做的事。那才是我們今天本應該爭論的事,前提是如果麥克·彭斯(Mike Pence)…

Bannon

他們試圖提高麥克·彭斯(Mike Pence)的地位,以鼓勵主流媒體和福克斯。他們不會得逞的。原因在這裏:加菲曾經說對了。“讓美國再次強大”的這幫共和黨人不是草根。他們閱讀了所有信息。他們去所有的站點考查。實際上,他們帶給了我們驚人的信息。您可以嘗試當前打著麥克·彭斯Mike Pence的個人招牌,但那不會奏效的。他(彭斯)做出了決定。沒問題。他是美國副總統。他是參議院的副總理。那是他的角色。他做出了決定。他將不得不爲之負責。或許從現在起100年後,共和黨人民將能夠談論這件事。談論那個決定在曆史上的意義。好的。我們將進行短暫的廣告休息。之後我們有伊士曼教授。我想在這裏談談米歇爾·奧巴馬的廢話,她說要拿下特朗普。記得嗎?特朗普總統在社交媒體平台上的一系列事情,才是她們真正害怕的。他們不希望他能夠越過主流媒體。而這正是川普在15和16年崛起的原因。他不需要主流媒體。他可以借由社交媒體的這些新工具進行傳播。他們現在要打擊他的這一能力了。這就是爲什麽他們要付出巨大的努力,試圖以各種可能的方式阻止特朗普上社交媒體,包括他頗具影響力的Twitter帳戶。好。短暫的廣告休息。接下來,我們將與John Eastman教授一起回來。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