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派對勝地果阿因中共病毒虧損嚴重

  • 編輯:Victor Torres

更多真相,請關註 GtvGnews

西班牙2021年1月13日電/西喜社——每天傍晚,太陽的金色光芒落在果阿光滑的沙灘上,壹如既往地神奇,卻又奇異地安靜和寂寞。這個假期,很少有遊客在印度派對勝地享受慶祝的日落。

對中共病毒不言而喻的恐懼,正在蠶食著果阿充滿活力的海灘小屋和喧鬧的酒吧的命脈。

在1961年之前,這個印度西部的州壹直是葡萄牙的殖民地,通常在12月和1月的時候就會熱鬧起來,其以旅遊業為主導的經濟蓬勃發展,外國遊客和包機帶來了大批的度假者。

在過去的十年裏,果阿壹直在從嬉皮士背包客和富有的度假者的季節性聖地轉變為印度中產階級的第二家園目的地。建築業蓬勃發展,引起了人們對脆弱環境影響的擔憂。俯瞰大海、河邊或被森林包圍的公寓需求量很大。

大流行病和隨之而來的旅行限制改變了壹切,可能是永遠的改變。

沿著北果阿的熱門海灘,從坎多林到卡蘭古特再到莫吉姆,許多地標性的咖啡店、紋身店和帶日光浴床的小木屋酒吧已經永久關閉。流行派對中心的夜生活已消亡。

37歲的西瑪·拉格加(Seema Rajgarh)是南果阿近乎荒蕪的Utorda海灘上壹個孤獨的身影,她的藍色紗麗襯托著廣闊的阿拉伯海,她在兜售由珠子和寶石制成的首飾。少數國內遊客沒有壹個人有興趣購買。

在節假日的好日子裏,這位三個女孩的母親(最小的還不到兩歲)說,她過去能賺2000盧比(27美元)。

現在,日子過得很慘淡。

“有些日子,我幾乎賺不到200盧比(2.7美元),甚至不夠給孩子們買牛奶和食物,”她說。

拉格加的丈夫是壹名廚師,在3月份為遏制中共病毒感染蔓延而實施的全國性封鎖中失去了工作。他現在仍然沒有工作。

孩子們的學費遲遲沒有著落。房租已經拖欠了三個月。

“這種病毒摧毀了我們的生活。”拉傑加爾說。

2019年,超過800萬遊客到訪果阿,其中包括超過93萬名外國遊客。根據國家旅遊部門的數據,約有800架包機從俄羅斯、烏克蘭、英國和日本等國家抵達。

截至8月,只有110萬人次到訪,其中外國遊客只有28萬多人次。

12月發布的壹份關於中共病毒對果阿影響的官方報告估計,由於4-5月的封鎖,旅遊業損失近10億美元。潛在的工作損失預計在35%到58%之間。果阿160萬人口中,有超過1/3的人從事旅遊業。

在印度報告的1000多萬中共病毒病例中,果阿占了5.1萬多例,死亡749人。經濟活動突然中斷的後遺癥已經迫使許多企業主叫停。

去年夏天封鎖期間,設計師蘇曼·巴特(Suman Bhat)坐在家裏,他的奢侈品牌 “Lola by SumanB″以其流動的懸垂剪影在寶萊塢名人中很受歡迎,在是否關閉她在果阿首府潘吉姆的品牌旗艦店或等待銷售的低迷上掙紮。

巴特設法留住了她的工人,但不得不放棄她心愛的零售空間,在8月搬到了壹個成本較低的地方。

“對我來說,這是壹次艱難的告別。妳投入了這麽多錢來創造客戶體驗—而這壹切都被完全奪走了。沒有辦法再讓人看到、摸到和感受到妳的產品,”她說。

巴特說,她的工人被日常消毒、測試和擔心弄得筋疲力盡。由於疫情的終結仍未到來,未來仍不確定。

“當沒有晚宴可以去的時候,我的衣服能成為晚裝嗎?當大家都在努力攢錢的時候,還要大家出那麽多錢,公平嗎?”她問自己。

“大家就是累死了。妳不知道什麽時候壹個工人會說他發燒了。妳該怎麽辦?關掉壹切?叫大家去檢測,消毒,噴灑壹切?妳壹直處於解決問題的模式,”她說。

在封鎖開始緩解的幾個月後,果阿正在顯示出生命的跡象。年終假期期間,國內遊客數量激增。賭場已經重新開放,遊客不再需要出示陰性的中共病毒檢測報告,這與印度其他大多數邦不同。

但事情很難恢復正常。

瑜伽老師莎蘭雅·納拉亞南(Sharanya Narayanan)正在努力理解已經失去的東西。

34歲的納拉亞南於2008年從孟買來到果阿,在壹家俱樂部進行空中雜技表演,並壹直堅持把這裏當成自己的家。

她曾在多個地點進行教學,但在封鎖期間不得不改用虛擬課程。當健康中心在8月被允許重新開放時,她只有壹項工作回來了—她自己的私人課程。

“疫情改變了每個人的生活—包括我的生活,”她說。

“我懷念之前在果阿享受的匿名感。每次我同不同的壹組人見面,它總是在變化,發展,所以我能夠重新創造自己,沒有停滯感,”她說。”正是事物的短暫性,才是果阿的魅力所在。”

新聞來源:https://apnews.com/article/travel-india-coronavirus-pandemic-holidays-economy-71bf5c56ef2ccbbbc2472371de0b22ed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