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編年史網站被封鎖,引發對審查的恐懼

新聞來源:New York Times《紐約時報》; 作者:保羅•莫祖爾(Paul Mozur)和亞倫•克羅里克(Aaron Krolik); 發佈時間:2021年1月11日

翻譯/簡評:helloworld;校對:SilverSpurs7;審核:萬人往;Page:拱卒

簡評:

這是一篇來自左翼媒體《紐約時報》的文章。香港警察或香港當局採取手段對付香港編年史網站,使通過移動運營商的網絡訪問時出現錯誤的DNS服務回包,從而達到屏蔽網站的效果。這個手段曾經被用於過從中共國訪問Google等眾多公司時,因內地網民對真相和自由的強烈訴求引發翻牆技術更新而逐漸升級,直至現在的DNS搶答、敏感詞識別、Referer識別、服務器名稱指示(SNI)識別、機器學習協議識別、刺探、可疑流量阻止、流量QoS封鎖、通過控制的根證書提供商偽造加密證書,甚至主動DDoS攻擊阻斷特定網站等無所不用其極的邪惡技術。

文章所說的技術層面的內容有誤,香港編年史之所以能夠只封鎖DNS而不封鎖IP地址,是因為網站使用了CDN服務提供商Cloudflare的服務,旗下的IP地址均可對應眾多網站(整個互聯網中約三分之一的網站),對其封鎖約等於切斷整個網絡連接。就算在中共國,Cloudflare的IP地址也不是被全部封鎖的。而訪問香港編年史使用加密連接,除非像中共國一樣部署SNI屏蔽,否則無法切斷網站訪問,這並不能說明審查制度不及中共國防火長城。

(最新消息,港警已封鎖了其連帶的Cloudflare服務器地址)

雖然網絡公司等無法輕易無視其被控於香港的沉沒成本,但中共當局真正動手,雖然只是對一個小網站,也讓它們感受到了被全面審查封鎖言論自由所帶來的恐懼。當真正觸及利益時,這些願與中共沆瀣一氣的網絡公司也將最終倒戈,成為斥責和追討中共的強大力量。

原文翻譯:

一家香港網站被封鎖,引發對審查的恐懼

主要移動運營商的用戶將無法再訪問記錄港警詳細個人信息的服務,這可能表明該城市正在轉向使用中共國大陸的戰術。

香港編年史網站

香港最大的數家移動電信公司似乎切斷了一個列出港警個人信息網站的訪問權限。這引發了人們對當局可能會利用新的國安法,採用已在中共國大陸廣泛使用的審查策略的擔憂。

據網站的擁有者,18歲高中生NaomiChan稱,香港編年史用戶在周三晚上嘗試用移動設備訪問該網站時,發現了這次中斷。她說,這次中斷事件沒有任何的預警和解釋。

《紐約時報》的分析證實,該網站的中斷問題來自電信服務提供商。至少一些香港人士仍可通過其家庭或公司寬帶連接訪問該站點。

香港警方拒絕對此事發表評論,但堅稱,根據新的《國家安全法》,他們有權力阻止對在線信息的訪問。警方在一份聲明中說,他們“可以要求服務提供商採取限制行動對數字平台上的信息採取限制措施,這些信息可能構成危害國家安全罪或煽動國家安全罪”。

這次中斷帶來了一種前景,這座曾為網絡自由堡壘的城市,可能會開始落入將中共國網絡和世界其他網絡空間分隔開的嚴密審查系統的陰影之下。在香港的社交媒體上,很多人擔心,當局最終會全面終止該城市對開放互聯網的訪問。

香港中文大學助理教授,線上交流問題專家Lokman Tsui說:“他們的觀點一直是,《國安法》只會針對一小部分人。”

但是,自從該法律於夏季生效以來,香港當局引用該法律逮捕了越來越多的民主運動人士、政客和知名報紙出版商。

“實踐中,該法律並不局限於一小部分人,”Tsui先生說,“我擔心的是,互聯網審查同樣不會局限於一小部分網站。”

賦予港警權力使用審查和使用侵入性監視戰術的國家安全法,已經開始限製香港的在線生活。警察在一個著名政客屋外懸掛了一個攝像頭,侵入了另一政客的Facebook賬戶,並要求被他們逮捕的人提供密碼和指紋用以訪問他們的手機。

處於用戶和港警間,像谷歌這樣的大型美國科技公司表示,它們不再接受香港當局對用戶數據的要求,儘管該法律可能會因此懲罰員工入獄。許多香港人士已經轉向加密聊天應用,並清理了社交帳戶中可能引起港警注意的內容。

“今天封殺香港編年史,那明天會是外國媒體還是本地媒體?”監視香港數字權力的非政府組織“鍵盤戰線”的Glacier Kwong說。“Telegram和Signal軟件會是下一個嗎?根據《國安法》,政府可以為所欲為,不費吹灰之力將香港變成被’防火長城’阻隔的、另一個中共國城市。”

香港編年史受到了2019年民主抗議運動的啟發。該運動震驚了香港當局,並促使中共國大陸官員最終鎮壓。隨著港警暴力行為的圖片在全世界傳播,許多港警停止佩戴識別標記。

作為應對,抗議者開始在線共享港警信息以識別並有時騷擾他們。香港編年史列出了約1500名港警和另外1000名北京當局支持者的個人信息。

《紐約時報》試圖通過三家不同的香港互聯網服務提供商訪問香港編年史官網hkchronicles.com,每次嘗試都失敗了,但失敗方式有所不同。

在專家看來,這表示封鎖是故意的。如果是配置失誤,無論何種訪問佢道,中斷看起來應該是相同的。

對域名系統(DNS,即用於將域名解析為可訪問IP地址的服務)有專業知識的互聯網安全公司FarsightSecurity首席技術官BenApril說:“這些都不是配置的錯誤,沒有哪種失誤能導致這樣的結果。”

中國移動香港公司作為該網站互聯網服務提供商之一,斷開鏈接(即所謂的丟包行為)表示,電信公司進行了直接介入。“丟包行為是DNS防火牆環境中一種能被特別配置的環節。這不是網站主能夠有意或無意配置(網站DNS配置只能配置為解析或不解析即找不到結果這兩種應答,不能實現數據包錯誤或有去無回的效果)的東西。”

中國移動香港是中共國國有企業中國移動的子公司,他們拒絕對此事置評。另外兩家被《紐約時報》用於測試的,由當地企業集團控制的運營商:SmarTone與和記電訊,沒有回應通過電子郵件發出的置評請求。

而另一家當地控制的電信運營商,電訊盈科的用戶告訴《紐約時報》,它們也被禁止訪問該網站。一位該公司發言人拒絕了對此事的置評。

乍看之下,對該網站的封鎖類似於與中共國大陸的互聯網審查,但其手法與中共國複雜系統截然不同。

通過中國移動(香港)、SmarTone和和記電訊,將網站名稱(域名)與計算機用於尋找服務器的系列數字(IP地址)連接起來的過程(DNS查找)被中斷了。這種做法類似於在電話簿某人名下記錄錯誤的電話號碼。若你知道對方正確的電話號碼,你仍然可以呼叫對方。

相比之下,在中共國大陸,眾所周知的北京當局的過濾和阻攔系統:防火長城的硬件會主動切斷鍊接。用電話簿做比喻,相當於就算你有了正確的電話號碼,呼叫也無法通過。

Tsui教授接著說,香港的封鎖是“非常容易規避和笨拙的”。當局可能仍不希望像北京當局一樣緊密地控制互聯網,因為擔心會嚇跑以香港為亞洲總部的全球銀行和國際公司。

他說:“他們希望這座城市能夠帶來錢財和資金流,而互聯網對這點非常重要,因此他們不得不小心地平衡使用審查和監視權力。”

香港編年史的運營者陳女士認為,政府正在測試切斷網站訪問的新方法。

陳女士說,儘管她不熱衷於技術,但她正出於可能成為香港互聯網歷史性轉變的事件中心。她在2019年抗議活動組織過程中學習了基本的網站管理技能,並決定使用這些技術製作這個易於搜索的網站。在她建立網站時,抗議者提供了資金和所需知識,而她現在已能獨立運營該網站。

“網站頁面遊覽量並不高,且知名度也無法與主流媒體和大型網站相比,”她說,“這就是為什麼我(的網站)是一個合理的目標。”

不過,在她看來,事情會變得更糟。

“就像《國安法》的範圍不斷擴大,”她說,“越來越多的人被捕,我認為港警將使用這一手段封殺越來越多的網站,直至類似防火長城這樣的東西成型為止。”

Lin Qiqing為本研究做出了貢獻

保羅·莫祖爾(Paul Mozur)是一名技術通訊員,專注於技術與亞洲地緣政治。他曾兩次入圍普利策獎決賽。推特鏈接:@paulmozur

這篇文章的印刷版本出現於《紐約時報》2021年1月10日,A版的第11頁。標題為:列出港警信息的香港網站被封鎖。

原文鏈接

點擊閱讀英國倫敦喜莊園在G-News 的更多精彩文章

點擊觀看英國倫敦喜莊園在G-TV的精彩視頻

歡迎加入【英國倫敦喜莊園】Discord官方群

編輯:【英國倫敦喜莊園編輯部】-點擊spark adobe版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1月 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