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知名時政評論家批:宵禁違反《權利與自由憲章》

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硫酸羥氯喹64

校對 上傳 小鷗

圖片來自 montreal.ctvnews.ca

加拿大主要獨立自由媒體TRUE NORTH發表知名時事政治評論作家Leo Knight於1月11日的文章指出,目前魁北克省和安大略省以“中共病毒”失控蔓延為藉口,不惜以違背憲法中明確賦予公民的人權和自由為代價,效仿邪惡卑鄙的共產主義獨裁政權,實行各項包括宵禁,封鎖等做法是徹底剝奪加拿大所有公民基本權利的極端統治措施。

該文引經據典地闡釋了加拿大《權利與自由憲章》的具體條款內容,準確而清晰地指出當權政府所採取的這些極端手段的嚴重不合法性,對本國人民和國家未來所將造成無可挽回的嚴重危害。

這充分宣洩了一位覺醒的良知對當局政府恣意踐踏國家憲法的憤慨,深刻表達了一位正義公民心底對尊重人權和自由的無盡吶喊。

作者更用其曾經的親身經歷來證明,自由和人權之花是由正義的鮮血澆注而成!

全文如下:

50年前,我還是一個正在蒙特利爾成長的少年。當時的魁北克解放陣線(FLQ)煽動了企圖分裂之火。他們先綁架了英國高級專員詹姆斯·克羅斯,並在幾天后又綁架了魁北克省長皮埃爾·拉波特。一周後,在聖休伯特機場的一輛汽車後備箱中發現了該省長的屍體。

時任國家總理皮埃爾·特魯多(Pierre Trudeau)隨即頒布了《戰爭措施法》,該法讓他能夠直接將軍隊部署到蒙特利爾的街頭,並擁有特別的拘留權。

我記得附近的一些年齡較大的青少年,僅僅因為在市中心的俱樂部喝雞尾酒就被捕。在另一起事件中,炸彈摧毀了我所住街道拐角處的郵箱,從而引發了軍隊的反應和介入。那真是一個令人恐懼的時刻。

本週末實施宵禁時,在觀看了被封鎖的蒙特利爾街頭的影像後,立即觸發了我的很多往日回憶。那些剛剛走上街頭的人們僅因在公共場所喝著咖啡或試圖在市中心搭乘出租車就被捕。

和50年前因恐怖暴力而實施的戒嚴法相比,今天宵禁的最大區別在於,沒有觸發任何類似《戰爭措施法》的東西,該法可以合法地中止當時1960年頒布的《加拿大權利法案》。今天,魁北克政府只是在沒有任何法律授權的情況下做他們正在做的事情。

這是非常令人不安的,這個國家的任何一個政府都可以隨心所欲地中止《權利和自由憲章》。

我最擔心的是,公民們似乎已經轉向到任由政府為所欲為。

我們在這個國家應享有基本人權,這是由成千上萬在數次戰爭中為加拿大獲得自由而犧牲的年輕人的鮮血所贏得的。面對當前如此的惡況,他們的在天之靈又何得以安歇?

自由不是一個模糊的概念,它允許你去你想去的地方,在你想去的時候,並且不受阻礙,如果你在這個過程中沒有做任何違法的事情。

魁北克政府已決定在沒有法律授權的情況下剝奪公眾的自由權,安省政府也正在考慮採取同樣荒謬和無法理喻的劣行。他們此舉意欲為何! ?

我不是律師,但是在引入介紹《憲章》內容後,我們發現《憲章》中的內涵與作為警務人員的違憲舉止相衝突而引發的後果,讓所有人印象深刻。

例如,《憲章》第2條,第7條和第15條授予所有加拿大公民絕對的人權,任何政府都不能無故侵犯它。第2條:信仰和宗教的自由,思想和見解的自由以及集會的自由。第7條:生命權,自由權和安全權以及除依照基本正義原則外其他不得被剝奪的權利。第15條:每個人在法律面前和法律之下都是平等的,都有權不受歧視地獲得法律的平等保護和平等利益。

需要注意的是,如果政府確實違反了《憲章》,則其所有違憲政策將應受到“合理的限制”。當權政府必須在法院證明其違反《憲章》的措施確實達到了“緊迫而實質的目標”。而且政府必須要證明其違憲行為所導致的危害是最小的,所有違憲法規所造成的利益要大於其負面影響。

但很難想像魁北克政府目前所採取的宵禁規定,在這個國家的任何法院會被判是合法的。現實是,蒙特利爾的所有大街小巷都已被清空,那些違規者將被立刻逮捕或處以最高6000加元的罰款。如果有充分的證據表明戒嚴或類似的封鎖措施會對病毒瘟疫的蔓延有任何的影響也好,但目前我還沒有看到這方面的任何跡象。

魁北克政府絕然實施如此極端的宵禁措施,就像所有極權獨裁者的所作所為一樣,這是非常卑鄙的!

如果安省省長道格·福特(Doug Ford)也走這條路(實施宵禁),那麼在下次選舉中他將不得不面臨被其選民徹底拋棄的結局。 (全文完)

就在本文發表之後的第二天,即1月12日,安省省長道格·福特(Doug Ford)還是效仿了魁省政府的宵禁措施,對外公佈了更加嚴厲的全天24小時,在全省範圍內的封鎖禁足法令。該戒嚴法將在本週四,1月14日凌晨的零點一分生效執行。

正是:

中共病毒疫紛紛,戒嚴宵禁慾斷魂。

人權自由何處求?灰飛煙滅中南坑!

相關鏈接: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