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佩奥国务卿在国家新闻俱乐部讲话: 伊朗-基地组织轴心

翻译: 莫黎,青青草原

校对: 莫黎,pv0

图片: AP

谢谢,王希悦(音译),谢谢你非常友好的介绍和非凡的话语,我们很幸运今天有你在这里。就像你说的,很多人真的很努力地把你送回家。 美国永不放弃, 我们从不屈服, 我们从不放弃任何人。

我们每天、每时每刻都在努力,我们将继续这样做,把在伊朗和世界各地被扣为人质的每一个美国人带回他们的家人身边。 如果我们不将美国人放在第一位,就不能把美国放在第一位。

今天在座的有许多尊贵的来宾。 特别感谢来自不同国家的大使、杰出的学者和伊朗裔美国人社区的成员的到来,并感谢国家新闻俱乐部的盛情接待。

我知道这个俱乐部的许多成员做了执着的报道,让美国人了解国际事务,以及新闻自由是健康民主的支柱。 更多的言论是重要的,我不能说我总是赞同所有写出来的内容,但写出来的东西是被阅读的。 而且它很重要,把它写好,写出真相,美国就会繁荣。

在今天的发言中,我想先讲一个简短的故事。

在座的很多人可能知道阿布-穆罕默德-马斯里这个名字,他也叫阿卜杜拉-艾哈迈德-阿卜杜拉。

他是基地组织的二号头目,并因在1998年肯尼亚和坦桑尼亚爆炸案中残杀我国国务院成员而被列入联邦调查局的通缉名单。 超过200多人,包括12名美国人,在那些袭击中丧生。

《纽约时报》11月报道说,马斯里在德黑兰街头被枪杀。今天,我可以首次证实,他的死亡时间是去年8月7日。

《泰晤士报》写道:”他一直生活在伊朗,实在令人惊讶,因为伊朗和基地组织是死敌。”

这真的是错得不能再错了。 这一点也不 “令人惊讶”,更重要的是,他们并不是敌人。

马斯里曾藏匿在伊朗境内这一事实说明了我们今天在这里的原因。 这就是我在发言中要谈的问题。

基地组织有了一个新的大本营:那就是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因此,本-拉登的邪恶创造势必获得力量和能力。

我们无视伊朗与基地组织的这种关系,会给自己带来危险。

我们必须认识到它(伊朗与基地组织关系)的存在,我们必须正视它。事实上,我们必须打败它。

此时,我知道这个消息会让许多美国人感到惊讶。

在9/11事件后,由于我们勇敢的士兵、情报官员、外交官、北约盟友以及其他许多为捍卫自由而不懈努力的人们,我们曾使基地组织陷入困境。 今天,阿富汗境内的基地组织成员比几十年来少得多,这仍是事实。

这是对美国人的决心、聪明才智、领导能力、以及坦率地说,美国原始军事实力的巨大赞誉。

这一努力促使基地组织寻找更安全的避难所,他们找到了-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是他们的最佳选择。事实上,基地组织与德黑兰的关系已经持续了近30年,9/11委员会明确了这一点。

90年代初,基地组织人员前往伊朗和黎巴嫩贝卡谷地-真主党的中心地带,进行爆炸物训练。

在9/11事件前,伊朗政权曾告知边境检查员,当基地组织成员进出伊朗时,不要在他们往返阿富汗时的护照上盖章。 这是为了帮助他们在返回本国时避免被怀疑。

虽然没有证据表明伊朗帮助策划或预知9/11袭击事件,但至少有8名9/11劫机者在2000年10月至2001年2月期间经过伊朗。

事实上,2011年,纽约的一名联邦法官根据伊朗在推进基地组织成员计划中所扮演的角色,裁定伊朗为9/11袭击提供了支持。

当然,在9/11事件后,数百名基地组织恐怖分子及其家人为逃避美国的正义复仇,在伊朗境内避难。

海豹突击队在阿伯塔巴德突击行动中发现的本-拉登的一封信,很好地总结了9/11以来的这一关系。用他自己的话说:”伊朗是我们资金、人员和通讯的主要动脉…… 没有必要与伊朗作战,除非你们是被迫的。” 这是本-拉登自己说的关于他本人以及基地组织与伊朗伊斯兰共和国之间的的关系。

当然,还有更多的证据。 2013年,加拿大政府挫败了基地组织针对一列连接多伦多和纽约的客运列车的阴谋。 加拿大政府表示,策划者得到了,来自居住在伊朗境内的基地组织成员的 “指示和指导”。

不,《纽约时报》,这并不惊讶。

伊朗逮捕学生、宗教少数派和环保人士,却不逮捕基地组织的圣战分子杀人犯。

然而,尽管哈梅内伊政权向基地组织提供了各种援助,德黑兰实际上在一段时间内对基地组织在伊朗境内的活动人员实行了严格的限制。该政权对基地组织成员进行了非常严密的监视,实际上是将他们软禁起来。他们掌控着一切。 本-拉登本人认为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境内的基地组织成员其实是人质,伊朗人控制着这些基地组织领导人。

但美国政府不曾认为伊朗授权基地组织发动恐怖袭击。 但我今天不得不说,情况并非如此。

事实上,一切都在2015年发生了变化,同年,奥巴马政府和E3 – 法国、德国以及英国正在敲定《联合全面行动计划》。伊朗-基地组织轴心内部那时发生了巨大变化。

让我向你们介绍一些今天向公众公布的全新信息:

伊朗曾决定允许基地组织建立一个新的行动总部,但条件是基地组织人员必须遵守伊朗政权关于基地组织在伊朗境内停留的规定。 机构和控制。

自2015年以来,伊朗还给予了基地组织领导人更大的行动自由,在他们的监督下在伊朗境内活动。

伊朗情报和安全部以及伊斯兰革命卫队提供了安全避难所和后勤支持,如旅行证件、身份证、护照等,使基地组织得以开展活动。由于这种援助,基地组织将其领导权集中在德黑兰境内。 艾曼-扎瓦希里的副手今天就在那里,坦白说,他们过着正常的基地组织生活。

基地组织恐怖分子如赛义夫·阿德尔和已死的阿布·穆罕默德·马斯里已能够将新的重点放在全球行动上,并在世界各地策划袭击。

德黑兰允许基地组织筹集资金,与世界各地的基地组织成员自由联系,并履行许多其他职能,而这些职能之前是由阿富汗或巴基斯坦指挥的。

基地组织现在有了时间,因为他们在伊朗境内,他们可以获得资金,他们有伊朗一系列的支持,他们现在有新的可以制造恐怖的工具。

世界上最大的恐怖主义国家赞助者-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作为基地组织的大本营。他们是在恐怖主义上的伙伴,是在仇恨上的伙伴。

这一轴心关系对各国的安全以及美国本土构成了严重威胁。我想说,伊朗作为基地组织的关键地理中心确实是新的阿富汗,但实际上更糟。与在阿富汗不同的是,当时基地组织躲在山里面,而今天的基地组织是在伊朗政权保护的硬壳下进行活动。而美国对现在基地组织的能力和活动的了解远不如之前基地组织在托拉博拉甚至在巴基斯坦山区活动时了解。

9/11事件后,美国能够释放火力打击阿富汗的基地组织,以至于我们不再需要在那里大量驻军。今天,我们必须在必要时动用我们的军事力量对付也门的基地组织人员行动。

我们今天没有同样的选择,因为这些基地组织的暴徒都深藏在伊朗境内。 而如果我们真的有这个选择,我们选择这样做,其执行起来的风险要大得多。

伊朗-基地组织轴心关系也同样威胁到《亚伯拉罕协议》的进展。

如果基地组织利用该地区的恐怖袭击来要挟各国不要加入与以色列的和平,那么我们就会面临代代相传的中东和平势头陷入停顿的风险,我们面临认识到伊朗威胁的中东国家会日益有限的风险。但最重要的是,每个国家都必须认识到,这种邪恶的勾结正在急剧增加对其人民实施恐怖袭击的风险。

由于伊朗允许基地组织与国外的仇恨传播者们自由交流,像法国这样的国家更容易受到如卑劣的 “查理-希伯德 “屠杀那样的基地组织的袭击。

由于伊朗向基地组织提供护照等旅行证件,德国这样的国家会成为像在9/11袭击中起指导作用的汉堡恐怖小组那样的再生场所。

随着伊朗允许基地组织领导人自由前往叙利亚,世界上最大的人道主义危机之一将持续肆虐,饱受贫困的叙利亚人将继续被引诱成为圣战分子。

如果伊朗允许基地组织领导人给青年党汇款和接收其资金,西方国家就有可能面临如9/11前的阿富汗那样的恐怖袭击,一个从索马里萌芽的基地。我们面临失去对战略航道的控制的风险。

想象一下,如果伊朗政权决定投入大量国家资金为基地组织的目标服务,那么基地组织可能实施的破坏。

想象一下,如果伊朗让基地组织进入其卫星网络,我们将会有多脆弱。 这是一个深埋在一个具有先进能力的民族国家的恐怖组织。如果你考虑到该政权对真主党、胡塞武装、伊拉克什叶派民兵以及哈马斯和巴勒斯坦伊斯兰圣战组织等逊尼派恐怖组织的支持,而这一切都有充分的先例。

想象一下这对美国的威胁,对以色列的威胁,以及对沙特阿拉伯的威胁。

想象一下,在利比亚、也门和马格里布的基地组织已建立起来的情况下,这些脆弱地区的局势被完全颠覆的潜在性,或者基地组织小组在孟加拉国等地发动袭击所加剧的动荡。

想象一下,基地组织开始在伊朗的要求下进行袭击,即使其控制并不完美。 谁能说这不是下一种向各国施压,迫使它们重新达成核协议的讹诈形式?

你不必是前中情局局长就能看出伊朗-基地组织轴心是全世界庞大的邪恶力量。

但现在是美国和所有自由国家粉碎伊朗-基地组织轴心的时候了,而川普政府实际上已经取得了进展。

我们不要容忍伊朗给基地组织带来的第二次趋势。我们不要淡化逊尼派和什叶派合作实施恐怖的危险。我们不要对美国人民撒谎说伊朗的温和,假装绥靖会奏效。三十年的合作表明了伊朗和基地组织的神学分歧,抵不过其趋同的仇恨。 这就是现实。

下面这些也是现实: 根据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第1267号决议,各国有义务制裁与基地组织有关联的实体。我们已经通过制裁伊朗情报和安全部以及伊斯兰革命卫队行使了美国的领导权,我们敦促联合国以及所有国家也这样做。

今天,我宣布以下行动: 我们将宣布对总部设在伊朗的基地组织领导人苏丹·优素福·哈桑·阿里夫和穆罕默德·阿巴巴伊实施制裁。 他也被称为Abd al-Rahman al-Maghrebi。我还宣布界定基地组织库尔德营的三名领导人,库尔德营是一个在伊朗和伊拉克边境活动与基地组织有关联的团体。

在一项相关的行动中,我宣布根据国务院的“正义奖赏”计划,对提供马格里比下落或身份的线索悬赏达700万美元,我们要把他带回美国接受正义的审判。

最后,我想谈回到1983年,那是我在美国军事学院大二时的秋天。我记得拿起报纸看到,一辆装满炸药的卡车撞向黎巴嫩贝鲁特的美国海军陆战队营房,241名美国战士丧生。

从那以后,我的生活就不再一样了。 作为一名年轻的士兵,那次袭击使我思考国家安全的重大问题,以及美国在中东和世界的角色。

对于不记得那次袭击的,那些杀害了我们美国同胞的恐怖分子是在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支持下的真主党早期化身的一部分。

我并没有忘记。

在领导中央情报局的四年后和现在的国务院,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清楚地认识到来自基地组织-伊朗轴心的威胁。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为这个恐怖网络提供了一个新的行动总部,它的手上沾满了美国人的鲜血,甚至在我发言的同时,这些人正从德黑兰策划新的暴行。

我们不能无视这个事实,就像我们对待其他可怕政权一样,比如中国的政权,川普政府将以其本质对待它,而不是我们所希望的那样。

我们看清了伊朗政权的真实面目,我们拒绝姑息它。我们说出了伊朗与基地组织关系的本质,并已经采取了重大行动来粉碎它。

我们敦促每个国家为了本国人民的利益和世界的安全、稳定和繁荣,也这样做。

自由世界打击恐怖主义的斗争将继续下去,愿美国始终领导这场斗争。

谢谢。

愿上帝保佑你们所有人。愿上帝保佑美国,谢谢大家。

来源: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巴黎七星农场

欢迎战友加入我们: https://discord.gg/mM4pXyJJAx 1月 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