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飛飛:令人疑惑的早年經歷

撰稿:Gradient Boost

審稿:Jenny

圖片製作:澳喜農場©森森

去年五月,曾經執掌穀歌AI中國團隊的李飛飛加入推特董事會一事曾經受到廣泛議論,部分批評者當時就認為,李飛飛的加入很可能將推特的言論審查推向一個新的高潮,因為她似乎與中共國勢力有著某種密不可分的聯繫:比如與中共國軍方資助的清華AI團隊合作,擔任中共國未來論壇科學委員會委員,以及加入了由統戰部所管轄的“歐美同學會”等等。

甚至推特上還有評論人士指出數李飛飛的祖父曾經到延安參加過革命,後任瀘州專員,由當時四川省省委書記李井泉領導。而餓死四川上千萬人的罪魁禍首李井泉本人其實就是李飛飛祖父的說法也在網路中流傳。真可謂是撲朔迷離真假難辨。

不過就她的行動或多或少都反應著中共的部分意志這一點而言,我想多數人應該是沒有什麼反對意見的。尤其到現在,該觀點似乎已得到了某種驗證——川普總統及追隨他的愛國者在推特平臺被完全禁聲,而中共官媒與外交戰狼們的推特帳號卻依然能夠肆意宣傳著頗具中南坑特色的有毒言論。

2017年年底,李飛飛在上海宣佈了穀歌AI中國團隊正式成立,現在在互聯網上進行搜索,依然能夠找到大量中共國牆內媒體進行的報導,幾乎全是一邊倒的正面評價,而且字裡行間透露著一種“大國崛起”的自豪感。李飛飛在那次開發者大會上也十分配合,可以說是給足了中共國領導面子,既是“不忘初心”,又是“中國早已覺醒”、“成為世界領導”之類的奉承,看架勢大概是讓台下的圍觀群眾反復高潮了好幾次。

而從2017年底到2018年夏天,約莫也就半年多的時間,網路上便開始流傳穀歌準備通過“閹割版”的搜索類APP重返中共國市場(2019年穀歌自稱已經中止該計畫),這就難免讓人懷疑穀歌AI中國的成立事實上就是穀歌為回到中共國而做的鋪墊,通過某些條件(比如說與軍方背景的清華AI合作等技術支持)換取在牆內重新開張的許可。而負責穀歌AI中國團隊的李飛飛,在其中自然有可能飾演某種重要的溝通和公關角色。

上述事件離現在其實並不遙遠,不過三五年的時間而已,這也是筆者最容易在網路上搜索到關於李飛飛在中共國牆內的報導和資訊。筆者在牆內媒體搜索到的李飛飛的形象,大多都與人工智慧科技領域相掛鉤,例如“AI女神”、“矽谷華人女神”、“AI領域首席科學家”等等。然而唯有一篇大約二十年前的報導(2000年7月),將李飛飛描述成一位“從美國飛回的女孩”,而文章內容與人工智慧、機器學習、AI等等也毫不掛鉤,卻與藏傳醫藥相關。

其實如果你查看李飛飛的生平事蹟,你看到的大致來說是一條完美的名校學術生涯晉升路線,然而1999年卻是一個例外,因為那一年她從普林斯頓大學本科畢業之後,前往西藏進行了一年的藏傳藥物的研究。據說那時物理學位畢業的她,為了前往西藏甚至還婉拒了高盛公司等金融機構的合約,一年之後從西藏回到美國後,依然沒有選擇進入金融行業就職,而是選擇了繼續深造,開始攻讀當時還較為冷門的人工智慧和電腦神經科學。在此之後,李飛飛的學術以及職業生涯才正式與AI兩個字母相掛鉤。

物理學學士拒絕了金融機構的邀請前往西藏研究當地醫藥,一年後返美進修,攻讀人工智慧……這一切都發生在世紀之交短短一年左右的時間內,讓筆者有種說不出的乖戾感。不符合常理的地方倒不是說金融機構為什麼要聘請一個物理學畢業生,畢竟李飛飛當時似乎還是有一些電腦數學知識的,這些知識在金融領域或許是有用的。

最讓筆者想不明白的地方,主要還是去西藏研究藏傳醫藥這一行為,如果你說是為了拿到兩萬美金的獎學金(筆者查到當普林斯頓畢業生畢業後如果進行獨立研究專案,是有機會從學校拿到一筆資金的),那麼為什麼不去高盛找個全職工作賺錢呢?更何況那時李飛飛家庭好像也不富裕,可能正是需要有收入的時候。如果你說是興趣變了想轉專業(筆者其實也聽說過親戚朋友當中有原來學商科後來改學美術這種高跨度的),可是從西藏返美之後李飛飛也沒有繼續進修醫藥學碩士或者博士呀?

而李飛飛自己,好像並沒有對當時自己的動機有過任何回憶,在面對CNN記者的提問時,她只是說了些類似於“逐夢”、“挖掘潛能”以及“培養社會責任感”等空話,這根本就沒有辦法解釋1999年她暫停學業前往西藏這一舉動。就比如培養社會責任感,在美國找一個養老院當義工就不可以嗎?再比如說“挖掘潛能”,攀岩、學畫畫、學音樂都可以挖掘潛能,為什麼會想到去西藏?

好吧,也許筆者是以小人之心在揣度君子之腹,畢竟人年輕的時候總是會有一些奇怪的想法。筆者曾經也頭腦發熱跑到歐洲去當過一段時間義工,當時周遭朋友也都完全不理解,就連筆者現在也時不時會思考自己那時為何會做出如此決定……不過筆者還是相當樂意談起自己在歐洲做義工的那段日子的,然而李飛飛在西藏的那一年究竟做了什麼,在網路上卻找不到太多的線索。從普林斯頓大學1999年的公報來看,李飛飛研究的專案標題是《探尋藏傳藥物,一種未開發的資源》,但這是在過於寬泛,等於什麼也沒說,也不知道具體研究的是哪種藥物。

至於她本人似乎也沒有什麼像樣的回憶,或許是因為西藏問題對中共國來說較為敏感,凡是與西藏掛鉤的內容還是少說為妙;或許是對於如今“AI女神”來講,當年的有關藏傳藥物的研究活動早就不值一提;亦或許有什麼難言之隱,如今這個時間點不方便透露也說不定。筆者現在能夠找到的,就是之前提及到的中國新聞社在2000年7月17日的一篇報導《聚焦藏醫藥:美國飛回的女孩》。這篇文章從內容基調上來講基本上就是一篇描述華僑與藏族同胞友善親密的正能量宣傳報導,不過我們卻從中發現了幾個問題:

  1. 既然中共國官媒當年對李飛飛就有過報導,那麼李飛飛回到中共國到西藏做研究這件事顯然是相當惹人注意的,很難說是否也吸引了來自統戰部的人員。
  2. 報導中提到了李飛飛的學歷背景,要知道那個年代留學海歸就算天之驕子了,更何況普林斯頓這種名校呢?顯然如果能夠籠絡李飛飛,對於那時的中共國來說應該是相當有價值的。
  3. 報導中似乎刻意回避了李飛飛身為物理學士卻來到中國研究藏傳醫藥的動機,甚至將李飛飛的物理學士寫成了生物工程學士(這樣研究醫藥似乎就更合理了),當然也可能只是撰稿人的調查失誤。
  4. 那個時候報導中的李飛飛似乎就已經初步具備一個紅色代言人的形象了,明明是美國人的她在稱呼中國時使用了“祖國”,煞有一種身在曹營心在漢的感覺。文章還有一段李飛飛獲取獎學金時候的心理細節和語言描寫,什麼“作為一個中國人,李飛飛說:‘舍我其誰?’”也不知道這是中新社小編的意淫還是李飛飛真就這麼說過。但看樣子李飛飛至少是默許了這樣的記載內容,不然我們如今也看不到這些“精彩瞬間”了。
  5. 李飛飛應該並不是只到過一次西藏,然後在研究調查結束後就返回美國的。根據中新社這篇報導的記載,李飛飛當時應該多次往返于中共國和美國之間,而那時李飛飛就已經開始攻讀碩博學位。

除上述報導之外,筆者還在網上找到兩張疑似李飛飛在西藏期間的照片,一張彩色和一張黑白。為了避免版權問題,筆者會把這兩張照片的連結放到本文末尾處。但從這兩張照片來看,筆者並未發覺任何蹊蹺,歡迎各位高手來探查究竟。

(本文純屬個人觀點)

參考連結:

阿波羅新聞網

CNN對李飛飛的採訪(含李飛飛在西藏的照片(彩色))

大紀元

觀察者網(中共國牆內網站)

普林斯頓大學1999年3月公報(含李飛飛在西藏的照片(黑白))

搜狐網(中共國牆內網站)

維琪百科穀歌退出中共國事件及重返中國

維琪百科李飛飛生平(中)

維琪百科李飛飛生平(英)

知乎網(中共國牆內網站)

中國女性網(中共國牆內網站)

中國新聞網2000年對李飛飛的報導

澳喜文章

歡迎加入澳喜農場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Himalaya Australia

One Team One Family 共同的梦想把我们团结 在一起,澳喜一家人。 1月 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