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 Room 647 總結

  • 編輯:Ranting
  • 作者:Jenny Ball

民主在黑暗中死亡,我們拒絕讓黑暗籠罩作戰室。

郭文貴先生說,中共知道除了經濟和金融,他們擁有的最有力武器是社交媒體,他說,妳們要為美國的社交媒體擔憂了,因為妳們有妳們的防火墻。

班農先生:妳知道嗎,他又說對了。美國總統和三軍總司令,自由世界最有權力的人的Twitter都可以被傑克·多爾西(Jack Dorsey)這樣的小人給關了,這讓蘇聯政治犯集中營(Gulag Archipelago)裏的人們都會感到驚詫。

閆麗夢博士不僅是中國人民的英雄,還是美國人民的英雄,妳所說的壹切都被驗證是正確的:

  • 武漢市出了問題,CCP病毒將蔓延到全世界,將對我們的經濟,人民健康以及死亡率造成重創。

閆博士解釋了中共是如何使妳消失的:

  • 摧毀妳,偽造妳。也就是說,利用他們的宣傳工具,首先從媒體上摧毀妳,在媒體上刪除妳所有正面的東西,破壞妳的聲譽,破壞妳和妳關心的人之間的關系;
  • 然後偽造壹個完全負面的妳。
  • 第三,讓以前認識妳的人,喜歡妳的人,甚至妳的家人都責備妳,並試圖把妳與家人分開,孤立妳。這些是他們用來使人們從媒體中消失的典型方法。
  • 更糟的是,壹旦讓妳消音,讓妳從媒體中消失,下壹步就是讓妳物理消失。這是中共對待他們不喜歡的人,不順從的人,說實話的人最典型,最徹底的方法。

如果西方人仍然對中共,世衛組織以及與他們合作掩蓋並傳播有關Covid-19信息的所有合作夥伴給予更多的信任,那麽您將浪費您的時間,金錢和生命,因為,只要中共政權還存在,將永遠無法真正地調查病毒,因為Covid-19是他們的生物武器計劃結果,是為了消滅敵人而釋放的,明確的說,美國壹直是中共的敵人,我們中國人都知道這壹宣傳。

中共想讓人們相信中共是世界上最好的政權,每個人都應該欣賞和愛他們,忠於他們。他們想要做的是,像幾十年來控制我們的中國人民壹樣控制世界。如果妳認為中共是您夢想中的朋友,我將強調,CCP不是您的朋友!如果他們這次成功了,他們將會用病毒對付他們不喜歡的任何人,拿走妳所有錢和健康,迫使妳順從,讓妳消失,因為那時沒有任何人可以幫助妳了。

我認為最好放棄這個夢想。美國人民仍然擁有投票權,仍然比我們中國人民擁有更多的自由和勇氣,所以我希望您能夠了解正在發生的事情的真相,並做出正確的決定。

CKE餐廳的前首席執行官安迪·普茲納(Andy Pudzner),Pepperdine公共政策學院的高級研究員:Twitter和Facebook已經開始像出版商壹樣了,他們的行為更像出版商,但他們具有豁免權,所以導致了那種真正卑鄙的行為。選舉期間,我們已經看到他們審查我們國家最古老的報紙《紐約郵報》刊登的亨特·拜登硬盤,喬·拜登甚至都沒有否認。如果他們沒有這樣做,那麽選舉可能不是現在這個樣子了。

關於我們現在是否應該開始著手,對這些公司使用反托拉斯,它們的力量集中成為聯盟,在最近幾天,作為Twitter競爭對手,保守派的Parler成為蘋果商店和蘋果手機App下載的第壹大戶。現在,蘋果和谷歌決定不再讓人訪問該客戶,亞馬遜取消了其在網站上的功能。這間接佐證他們串通壹氣。

推特(Twitter)涉嫌參與斯裏蘭卡和緬甸的政治動蕩,贊同伊朗法官阿亞圖拉大屠殺等同於對伊斯蘭先知的侮辱。讓中共在Twitter上發布與美國政策背道而馳的東西,不僅不準確,而且是虛假的,Twitter沒有在下面標註提醒這是有爭議的信息。

無論這些站點協作與否,我認為現在是時候考慮他們的問題,因為它們已經龐大到,足以能夠真正消除競爭。我們有壹位總統,他願意為了美國人民,讓美國成為偉大國家的價值觀站出來。在他執政的剩余9天裏,可以做很多事情,而且他還有人民支持他。

雲中心的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傑夫·布萊恩(Jeff Brain):顯然是壹場言論之戰。當我在2018年開始創建雲中心時,不知道自己會陷入壹場言論之戰。但是我們在這裏。我們從來沒有想設計成壹個紅色平臺,我們要將雙方團結在壹起。現在我們的社會非常分裂,我認為現在是時候讓人們聚在壹起,我們為他們提供工具,人們需要找到共同點,並著手解決問題。

社交媒體的言論隱私存在很多問題,有害健康。我們是免費的語音平臺,我們尊重人們表達自己的權利。我們聘請了中立科學顧問,旨在使其健康發展。我們不允許平臺上有色情內容。

拉希姆·卡薩姆(Raheem Kassam):他們竟然憑空編造總統所說的話!

《華盛頓郵報》在周日深夜發表了壹個有關即將離任的國會警察局長史蒂夫·桑德(Steve Sund)的故事,以及史蒂夫在那次采訪中的講話。他說他實際上已經打過六遍電話,與華盛頓特區警察,國民警衛隊與參議院之間的士官。活動開始前幾天他就說過,我們會遇到問題。

從史蒂夫的話中我們現在知道,實際上他去眾議院時,參議院參議員告知他:我認為這不明智。因此,某人在某地做了情報摘要,知道國會大廈將要發生的情況。

盡管總統呼籲要和平抗議和歡呼,《華盛頓郵報》卻拙略地試圖將暴力歸咎於川普總統。國會議員自己的壹篇文章承認:“第壹波抗議者於12.40 PM左右抵達首都。川普發表講話結束後第壹批人到達國會山,最早也到了下午1:56,顯然,比麻煩制造者晚了整整壹個小時十六分鐘。

這是壹舉兩得的毒招兒:既嫁禍美國總統,又讓他的支持者成為國內恐怖分子。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