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 Room 645 總結

  • 編輯:Ranting
  • 作者:Jenny Ball

目前,我們正處於美國歷史上非常危險的時期。在處理眼前發生的事情時,我們需要非常謹慎和細致,我們經歷的是對自由的重大鎮壓。

班農先生:關於播客,我想說的是,精彩的內容將吸引觀眾。沒有人可以關閉精彩的內容。追求這些內容的人們終會找到其來源。我們每天的責任是提供豐富的內容,我們要做的事:如果觀眾您喜歡它,就成為其中的力量,加倍傳播發揮作用。

米奇:推特禁令的規定真是太離譜了。我鼓勵人們都去看它們的內容,但是對我來說,最瘋狂的部分是,他們實際上說:“使用美國愛國者這個詞來形容他的支持者,也被解釋為支持在國會大廈實施暴力行為的人。”

傑克·麥克西(Jack Maxey):令人震驚的是,他們正在把我們的美德說成是惡習,好的說成是壞的,壞的說成是好的,把和平說成是暴力,把愛說成是恨,完全顛覆認知。

班農先生:我們知道他們的劇本,這就是我們要改變的。這是正義,憤慨和決心的考驗。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將於周壹提出彈劾法案。為什麽?因為如果彈劾審判中被判有罪,以後就不能再競選總統。

朱利安尼市長:她這就是政變,我們將證明所有其他人,本質上同樣具有法律意義的犯罪。我壹直認為,應該起訴他們五年的陰謀來加害無罪的人,2016年11月9日淩晨川普贏得勝利的那壹刻起,他們就開始了廢除他總統職位的陰謀。如果我主持審判,我將使用Rico對他們進行起訴,並對其進行大規模調查,實際上是對其中的20來個人提出起訴。

這很容易理解,看他的支持率之高,如果他不受歡迎,他們才不會如此全力以赴。美國人民選舉他為美國總統兼總司令,他的工作是:讓經濟蓬勃發展,維護我們的和平,而且我們要與中共對抗。我壹生都是律師,我會用訴訟黑手黨,納粹分子的方式,起訴華爾街。結果比我們想象的還要糟糕。

政治理論家和企業家達倫·比蒂(Darren Beattie):我要說的是,就其所具有的負面作用而言,它實際展示了我們國家權力結構的性質。壹個有趣的對比,您是著名的中共批評家,而且我相信,您已經深度討論過馬雲(Jack Ma)的問題。馬雲是中國大型企業家,他在批評中共後就神秘地消失了。

在美國的情況恰恰與此相反,在中國,政府完全有能力鎮壓壹家批評政府的大型公司,而在這裏,壹些公司,主要是那些能夠審查和刪除平臺的大型高科技公司,能夠鎮壓美國總統。

在中國,國家掌控媒體。在美國,媒體操控著國家。它們實際上都是最高級別的,區別僅是技術和形式上的不同。我們實際是大型企業部門之間的完全協作,包括大型科技公司和美國的安全機構。

這種令人不安的趨勢是,美國國家安全機構正廣泛地在重新調整方向,並在國內重新部署,以消滅任何與川普有關的力量。這就是您所說的,甚至在國會大廈事件發生後的幾天,看到的就是他們正在努力推出《國內恐怖法案》。美國政府近乎將7000萬愛國主義的川普支持者標記為潛在的國內恐怖分子。這是非常危險的未來趨勢。

這些難題的核心是兩個怪物:我們自己創造的國家安全機構和大公司機構。右翼人士或愛國者,不得不重新評估傳統的意識形態對大企業的認知,把它們僅僅看成私營企業與政府的競爭。

我們已經看到,所有這些名義上屬於私人公司的龐然大物,這些龐然大物實際上已在最高層整合到政府結構中,美國安全機構與私營部門之間已經沒有區別,但我們的意識形態卻固守舊的認知。

我認為Twitter審查川普使用“愛國者”壹詞是非常有趣和恰當的例子,所以,我認為我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需要對它們審視,當美國安全機構的每個部門都被啟動來鎮壓愛國者,實際上意味著他們實際是反對美國人民,或者至少是反對投票支持川普的7000萬美國人民。

這是壹個非常困難的情況,但是我們必須了解它的本質。我們不是社會主義,不是左派,所有那些極端分子用來政治化描述反對派的流行語,都是腐敗的美國全球主義政權的權力結構,而腐敗的美國全球政權即將對七千萬美國愛國者施加打擊,最終將他們標記為國內恐怖分子,這是非常危險的情況。

這壹切都始於奧巴馬政府,當時的國務院部門和國家安全委員會官員改組為科技公司,並實際上構成了科技公司中的影子政府。因此,您會發現,借助諸如俄羅斯誤導信息之類的審查詞,情報界的信息術語,都是國家安全機構全力處理。像詹姆斯·克拉珀(James Clapper),邁克爾·海登(Michael Hayden),萊昂·潘妮塔(Leon Panetta),約翰·布倫南(John Brennan),約翰·麥克勞林(John Mclaughlin),邁克爾·莫雷爾(Michael Morell),邁克·維克斯(Mike Vickers),這些都是操控我們國家安全機構的大人物。

他們的指控是荒謬的,因為沒有任何互動,更不用說總統煽動鬧事了。這是媒體用來證明他們陰謀完全錯誤的虛假敘述。當然,他們早已經在醞釀,只需要借口和媒體,因為媒體是腐敗的全球主義政權的宣傳部門,他們顛倒黑白擴大敘事,為主子的利益服務。

2020年川普競選活動的約翰·伊士曼(John Eastman)檢察官:顯然他們試圖阻止任何其他聲音,試圖阻止讓選舉的真相大白。真的太荒謬!

邁克·彭斯(Mike Pence)在周三早上的信中,對總統對他的要求極度不誠實,沒有要求他單方面宣布總統連任,僅僅要求他,允許立法機構繼續進行選舉舞弊調查工作,以確定各州的選舉認證是否違反了每個州法律和憲法。

國會大廈事件,取消了12個小時至24個小時的證據辯論,那將是人們第壹次看到這種選舉欺詐的壓倒性證據。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