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心虛清除武漢實驗室的關鍵數據

編撰:JAY, WJMG
復核:MY

來自鏈接文內圖片

最近媒體消息傳出世衛組織即將去中國考察,同時有人指控中共官員們刪除了關於武漢病毒學研究所的關鍵在線數據–這個有爭議的實驗室被懷疑是COVID-19大流行病的起源。

據《每日郵報》報道,”數百頁的信息 “涵蓋了武漢病毒所進行的300多項研究,其中包括一些討論將疾病從動物傳給人類的研究–這些數據由國營的中國國家自然科學基金(NSFC)在線發表,現在已經無法獲得。

關鍵證據的刪除再次引發了人們的擔憂,即中國正試圖掩飾對該病毒起源的調查。

此前,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上周阻止世界衛生組織的調查人員進入中國,此舉引起國際社會的譴責。與此同時,中共的媒體發表了很多報道,聲稱病毒根本不是來自武漢市。

作為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清理網上研究的一部分,它已經刪除了所有關於武漢病毒學家石正麗所進行的研究,石正麗因在蝙蝠洞中采集樣本而獲得了 “蝙蝠女 “的綽號。

對任何調查病毒來源的關鍵研究,包括一項關於蝙蝠與SARS類冠狀病毒跨物種感染風險的研究,以及另一項關於蝙蝠攜帶的人類病原體的研究,也已經消失。

石正麗在2015年因她有爭議的 “功能增益 “研究創造出旨在感染人類的嵌合蝙蝠病毒而受到抨擊(但認為一種與蝙蝠冠狀病毒相似度超過96%的新出現的冠狀病毒可能從石正麗的實驗室中逃逸出來是一種陰謀論)。

據英國前保守黨領袖伊恩-鄧肯-史密斯(Iain Duncan Smith)–各國議會間中國問題聯盟的成員所講,這些揭露是中國掩蓋事實的又一個例子。

他說:”中共顯然是在試圖隱藏證據。”他補充說:”對發生的事情進行徹底調查至關重要,但中共似乎在竭盡全力阻止這種情況的發生。我們不知道那個實驗室裏發生了什麽。很可能是他們玩弄蝙蝠冠狀病毒,犯了某種錯誤。除非中國敞開大門接受審查,否則全世界都會認為他們有什麽可隱瞞的。”

來自鏈接文內圖片

《每日郵報》指出,這並不是該病毒組織第一次被指責壓制有關病毒來源的關鍵證據。2019年12月,在世衛組織接到武漢爆發類似SARS肺炎病例的警報前幾天,武漢病毒學研究所開始改變其病毒病原體數據庫。野生動物病毒病原體數據庫是獨一無二的,因為它包括了其他野生動物的病毒變種信息。

專家們認為,這些改動是為了讓調查人員望塵莫及,其中,”野生動物 “或 “野生動物 “等關鍵詞被刪除。

標題由野生動物傳播的病毒病原體數據庫改為蝙蝠和嚙齒動物傳播的病毒病原體數據庫。野生動物 “一詞被替換為 “蝙蝠和嚙齒動物 “或 “蝙蝠和老鼠”。

值得註意的是,據報道,在基因測序實驗室被湖北省衛計委勒令銷毀新病樣本並扣留資料的兩天前,發生了這一改動。

據報導,這些改動–在12月30日晚進行–是實質性的,發生在中共向世界衛生組織通報武漢爆發肺炎病例群的前一天。

數據庫的主要聯系人正是石正麗–2019年底,她在上海參加一個會議,被傳喚回武漢處理疫情時,發現了兩名肺炎患者。在連夜趕回武漢的火車上,數據庫被篡改。

“這看起來像是一個匆忙的、不一致的努力,通過重塑品牌來使該項目與疫情脫鉤。”發現這些改動的英國情報分析人員稱。”在被告知新型冠狀病毒爆發的幾個小時內,這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如果WIV從動物媒介中發現了蝙蝠病毒RaTG13和SARS-CoV-2[導致COVID-19的冠狀病毒]之間缺失的聯系,那麽它就會出現在石正麗的數據庫中,”他補充道。

時至今日,全世界感染CCP病毒人數達到9100萬,死亡195萬。

面對美國和世界對CCP病毒的追責,中共心虛進一步刪除數據和記錄。如此舉動,不可謂不荒唐和兒戲,中共制造病毒並掩蓋病毒真相的險惡用心對全球造成巨大的破壞,一旦病毒真相大白於天下,美國和所有CCP病毒受害國對病毒追罪的行動將會如排山倒海般湧向中共。

參考鏈接:
https://www.zerohedge.com/covid-19/china-scrubs-critical-wuhan-lab-data-deletes-300-studies-including-research-batwoman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