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小說:Mama

作者:文兵賢弟
滅共英雄,千辛萬苦娘生下。
忠孝仁義,節衣縮食娘養大。
斬妖除魔,驚心動魄娘害怕。
龍頭慶功,百感交集兒瘦啦。

僅以此書獻給偉大的中國母親。

前言
爲什麽“你”的眼中常含淚水?
因爲“你”總是在等別人來拯救。
自古以來,商鞅五術讓“你”遍體鱗傷,而“你”唯一做的就是盼明君。
“你”盼不來明君,又盼賢相,盼不來賢相,“你”又盼青天大老爺。
總之“你”永遠把拯救自己苦難的責任,寄托在別人身上。
在五四運動中,“你”雖然也是戰勝國,但是並沒有得到戰勝國的待遇,而“你”卻想靠馬列主義,爲“你”主持公道。
毛澤東死後,你的文化、信仰全部被摧毀,而“你”卻希望青天鄧大人,爲“你”撥亂反正。
八九六四中,“你”的學生被抓捕、被碾壓,而“你”卻希望美國人,爲“你”送來自由、民主。
香港危機中,“你”的孩子被強奸、被輪奸,而“你”卻希望美國人,爲“你”打正義之戰。
五千年來,“你”也曾前仆後繼,五千年來,“你”也曾忠肝義膽。
“你”是那樣勇敢,“你”是那樣睿智。
爲什麽“你”不能睜開“你”的眼睛,救救“你”自己呢?

目錄
1 精子紅旗
2 神犬識途
3 英雄戰艦
4 請君入甕
5 神秘怪人
6 地獄系統
7 回光返照
8 箭無回頭
9 光速飛船
10 聖經啓示
11 戰犯往事
12 超限武器
13 鋼鐵燕子
14 Mama
15 聖像鐵淚
16 婀娜貴婦
17 狂風暴雨
18夕陽之約

第一章、精子紅旗
“昨晚監獄停屍房丟了一具屍體,我需要你幫我把它找回來。”
大羽問道:“你是什麽人?”
靜靜姐說道:“我是新中國聯邦的檢察官,正在負責調查一起監獄腐敗案件。”
大羽好奇地問道:“你既然是檢察官,何必要花錢來雇賞金獵人呢?”
靜靜姐說道:“這件事關系到我女兒的身世,絕不能告訴任何人,你要答應我不將這件事說出去。”
大羽看著靜靜姐的眼睛許久,然後舉起右手,發誓道:“上天爲證,今天的事,天知地知,絕不說于第三人知。”
靜靜姐說道:“共産黨倒台前,啓動了精子紅旗計劃,而死者就是計劃的負責人。我心裏總是不踏實,擔心這裏面有什麽陰謀,所以必須把屍體找回來。”
大羽問道:“精子紅旗計劃?”
靜靜姐交給大羽一份文件,大羽一邊看著文件裏的照片,一邊聽靜靜姐講述事情的來龍去脈。
2015年,哈佛大學在華爾街資金的支持下,研制出了一種技術,這種技術能夠用鴕鳥蛋來爲人類代孕。
美國奧巴馬家族僅僅收了共産黨1000萬美金的賄賂,就秘密將這項技術變相賣個了共産黨。
2021年,在郭文貴先生帶領的爆料革命下,共産黨靠從美國股市騙錢,來維持生命的供血管道被徹底切斷,共産黨立即因爲美元的枯竭而滅亡。
共産黨臨死前,啓動向人類反撲的終極計劃——精子紅旗計劃。
共産黨得到“鴕鳥蛋代孕技術”後,選擇了1000個長相貌美的中國女孩,用她們的卵子和共産黨權貴的精子配對組成受精卵,再利用“鴕鳥蛋代孕技術”大量地複制這些受精卵。
“精子紅旗計劃”就是將複制出的嬰兒地毯式地扔到美國各個角落,共産黨企圖利用美國人的善良來收養這些嬰兒。
如果美國人不不收養這嬰兒,那麽美國人的價值觀就會被徹底顛覆,美國就完蛋了。
如果美國人收養這些嬰兒,當這些“流水線”上的嬰兒長大以後,一定會慢慢控制美國的各個行業,最終美國也完蛋了。
但是共産黨萬萬沒有想到它的滅亡竟是那樣迅速,以至于整個計劃還處在試驗階段。
新中國聯邦情報局收到准確的情報,確定了“精子紅旗計劃”實驗室的具體地址,就在八九六四醫院(前身是北京大學人民醫院)。
靜靜姐是新中國聯邦情報局行動隊的隊長,這一天她剛准備下班,突然接到緊急命令,要她立即帶隊突襲該醫院。
靜靜姐帶隊控制了八九六四醫院,探員們打開夜視儀全副武裝進入了漆黑的地下室。
走到地下五層,終于到了“精子紅旗計劃”實驗室的核心區域,探員們用小型炸藥炸開了地下室的石門。
石門剛被炸開,就聽見裏面怪獸的嘶叫聲,爆炸引發的煙塵讓探員們根本看不清裏面的情況。
靜靜姐雖然受過嚴格的訓練、身經百戰,但是也被嚇壞了,靜靜姐立即下令開火。
一陣掃射之後,裏面的怪獸停止了嘶叫。
探員們在地下室門口端著槍,緊張地瞄著裏面。
等煙塵散去之後,靜靜姐再看這地下室:
地下室地上被厚厚的黑色粘液覆蓋著,正中間有一只在不停排卵的巨型母蟲,它渾身留著血,一動不動地躺在黑色的粘液上。母蟲周圍有成千上萬的“鴕鳥蛋”已被剛才一陣掃射全部打爛了。
而蛋裏竟全都是幾個月大的人類胎兒,有的年輕探員看到這個場面當場嘔吐不止。
靜靜姐看到這一地被自己下令屠殺的胎兒,心中萬分悲痛,她拔出了手槍含在嘴裏,准備自殺,但是被同事攔了下來。
就在靜靜姐和同事爭執的時候,母蟲又將體內的最後一顆蛋排了出來。
靜靜姐看到這枚蛋後,打消了自殺的念頭,靜靜姐決定,培養這顆蛋裏的胎兒幸福長大,彌補自己的罪孽。
靜靜姐把槍扔在地上,脫下外套,輕輕地把黏糊糊的鴕鳥蛋包住,又將它小心翼翼地抱在懷裏,生怕鴕鳥蛋著半點涼。
重生再造恩,豈圖後人福?
但爲滴滴情,來化世間苦。

第二章、神犬識途
大羽聽完整個人都傻了,他呆呆地愣在那裏,久久才回過神來。
靜靜姐說道:“我永遠不能忘記那屬于地獄的景象,這一幕絕不能在人間再次發生。”
大羽深呼一口氣說道:“大嬸,我會幫你把屍體找回來的。”
大羽是一名成功的賞金獵人,大羽覺得在死者生前生活的地方,或許會留下了什麽線索,他和靜靜姐來到監獄,調取了監獄近一個月的所有監控,但是很多監控錄像已經被刪除了,二人並沒有找到任何線索。
二人在離開監獄的時候,大羽無意中發現監獄門衛養的狗沒精打采地趴在地上。
大羽問警衛:“這條狗是不是生病了?”
警衛說道:“唉,它從星期六就不吃東西了,看了幾個獸醫,都檢察不出是什麽原因,估計快不行了。”
大羽一算日子,星期六正好是死者死後第二天。
大羽突然想起,在監控裏,死者生前每天都會從食堂帶一個包子,拿去餵這條狗。
大羽問道:“這條狗嗅覺如何?”
警衛回答道:“警犬旺旺是我見過嗅覺最好的狗。”
大羽突然心裏有了主意,對警衛說道:“你把狗交給我,我有辦法讓它恢複食欲。”
大羽帶著旺旺到了一家獸醫店,讓獸醫給旺旺皮下植入了一個微型全球定位芯片,又將旺旺帶到市中心。
找了個停車場,把車停好,將旺旺領下車,松開了它脖子上的鏈子。
旺旺突然恢複了精神,鑽入人群中,消失不見了。
大羽看天色已經晚了,隨便吃了點東西,便回家睡覺了。
第二天早上,大羽起來,拿起手機,打開定位軟件,發現信號停在青島的“川普公園”不動了。
大羽猜想:“可能是屍體被扔到了公園某個角落,而旺旺又一直守在屍體身邊,所以信號不動了。”
大羽找到靜靜姐,告訴靜靜姐屍體可能已經找到了。
靜靜姐立即拿著證件和大羽來到機場,買了機票,坐上了去青島的飛機。
二人坐在飛機上,突然飛機遇到一股氣流,飛機晃了一下,坐在靜靜姐前面的一位母親立即緊緊地抱住身邊的小男孩。
飛機再次平穩運行後,男孩問媽媽:“我剛寫的作文哪去了?”
男孩的媽媽在座位附近到處尋找著。
靜靜姐低下頭發現腳邊有一張廢紙,撿起一看,上面寫道:
“我的媽媽是世界上最好的媽媽了;最用心;最溫暖,媽媽最好。媽媽一天只讓我一次動畫片,媽媽是世上最好的媽媽了。”
靜靜姐將作文交還給了小男孩,男孩的媽媽謝過了靜靜姐,然後繼續給小男孩修改作文裏的病句。
靜靜姐幸福地看著飛機舷窗外的天空,想起了自己女兒小時候,也寫過類似的作文,想著想著就睡著了。

第三章、英雄戰艦

“大嬸,該下飛機了。”
靜靜姐從睡夢中被大羽叫醒,生氣地說道:“別大嬸大嬸的,我還不到四十,比你大不了幾歲。”
靜靜姐醒來後和大羽坐車來到了川普公園門口。
二人進了公園,直奔信號方向,來到一個博物館門口。
二人剛要進去的時候,被一個女人攔住。
大羽問女人:“什麽事?”
女人回答道:“要進去得買票。”
大羽問:“多少錢?”
女人回答道:“每人1個G幣。”
大羽瞪大眼睛問道:“什麽破地方要這麽多錢?”
女人回答道:“博物館裏陳列的是瓦良格號。”
大羽詫異地問道:“瓦良格號?”
女人回答道:“瓦良格號是冷戰時期蘇聯制造的,後來蘇聯解體了,共産黨用金錢和美女腐蝕烏克蘭政客,烏克蘭最終將它賣給了共産黨,改裝成了遼甯艦。”
大羽說道:“這些我都知道。”
女人繼續說道:“2021年,共産黨企圖利用生化武器控制美國,眼看就要得手。就在這時,遼甯號全艦起義,在艦上升起了新中國聯邦的國旗。艦上的殲15戰機帶彈起飛,炸平了共産黨的宣傳機構和軍事指揮中心,五大戰區和火箭軍也紛紛倒戈,加入新中國聯邦,最終消滅了共産黨。”
大羽笑著說道:“這些我也知道。”
女人說道:“瓦良格號退役後,爲了紀念遼甯艦上起義的英雄們,香港大富豪——騰哥,將瓦良格號買下,拆卸運到這裏,然後又重新組裝起來,改造成了爆料革命紀念館。”
大羽見售票的女人長得漂亮,就沒完沒了地挑逗著她。
靜靜姐站在後面一根煙都抽完了,看兩個人還在閑扯,心裏實在是著急,于是掏出2個G幣給了售票員,拉著大羽就進去了。
售票的女人見二人匆忙進去了,在後面喊道:“船艙裏還在維修,不能下去。”
靜靜姐和大羽進入博物館大廳,大廳正中央陳列著雄偉的戰艦,戰艦四周是盤旋上升的電動扶梯。
二人乘坐著電動扶梯緩慢地上升,近距離地瞻仰著這艘英雄戰艦。
不久扶梯將二人送到了軍艦甲板上。
靜靜姐和大羽來到船艙入口處,入口處立著一個牌子——正在維修。
二人趁其他遊客沒注意的時候,悄悄下了船艙。
船艙裏一片漆黑,大羽從身後背包裏拿出手電,朝著信號不斷前進,最終二人來到了一個空蕩蕩的船艙,船艙中間放一個大箱子,信號就是從箱子裏發出來的。
靜靜姐問道:“你對這條狗有把握嗎?”
大羽心裏也沒有十足的把握,不安地答道:“但願這只狗能通人性。”
二人搬開箱子蓋,裏面只有一只大綠色的天線寶寶。
大羽拿起天線寶寶仔細地研究。
“我最喜歡別人摸我的頭了。”
天線寶寶突然啓動,把大羽嚇得手一縮,天線寶寶掉到了地上,摔成了好幾塊。
從摔碎的天線寶寶裏,掉出了一張紙條。
大羽蹲下身,撿起紙條。
紙條上寫著四個大字:請君入甕。
落款處粘著大羽植入警犬旺旺體內的微型定位器。
落款下面是日期:2039年3月8日。
大羽看到竟然是今天,心中暗想:“中計了。”
就在這時,船艙的門被反鎖住了,被摔壞的天線寶寶內突然冒出了一股白煙,奇臭無比,大羽立即從包裏拿出一根針,插入自己的手掌中。但是大羽還沒來得及感覺疼,他和靜靜姐就暈了過去。

第四章、請君入甕
大羽醒過來的時候,自己已經被綁在一艘帆船的桅杆上,而靜靜姐被綁在另一根桅杆上。
帆船此時正在茫茫大海上航行,大羽擡頭望天,烈日炎炎,沒有半片雲彩遮擋。
大羽被曬得口渴難耐,他見賣票的女人正穿著比基尼帶著墨鏡,披散著頭發,躺在躺椅上。女人正看著大海上的風景,躺椅後面還有一把粉紅花邊的遮陽大傘。
躺椅旁邊,警犬旺旺正食欲旺盛地吃著飯盆裏的牛肉,還不時地用舌頭舔一下嘴角。
大羽迷迷糊糊得叫道:“水…”
女人從躺椅上坐了起來,回身看看大羽,忍不住笑了。
女人坐了起來,拿起躺椅旁邊小桌子上的飲料,向著大羽走去。
大羽擡頭看女人模樣,但見:
面若桃花,卻目光淩厲。
身材甜美,反攝人心魄。
長發飄飄,露殺氣騰騰。
步態輕輕,似下山猛虎。
女人走到大羽身邊,喝了一口飲料,趁大羽不注意,突然將嘴裏的飲料,嘴對嘴地餵進了大羽嘴裏,然後女人笑著問:“還想要嗎?”
沒想到大羽竟將嘴了的飲料吐了出來,女人氣得照著大羽臉上就是一巴掌,連眼鏡一起被打飛在地,女人一腳將眼鏡踢到了海裏。
女人打完還覺得不過瘾,又抽出大羽的皮帶,照著大羽一頓狠抽。
女人打了幾十下,打得胳膊都酸了,大羽依然低著頭,一聲不吭。
但是大羽畢竟是血肉之驅,且他本來就被曬得有點脫水了,哪裏經得住這一頓毒打。
“哈……”
女人回頭一看,原來是旺旺正衝著她無聊地打哈氣。
此時女人也覺得打得沒意思了,往大羽臉上唾了一口吐沫,走到靜靜姐身旁,舉起皮帶,准備抽靜靜姐。
大羽爲了保護靜靜姐,硬撐著說道:“小寶貝,活不錯嘛,怎麽就停了。”
女人被大羽的話一激,氣得火冒三丈,又回去給大羽一頓皮鞭,把大羽打得沒了半條命。
膽是铮铮英雄膽,
腸是悠悠熱心腸。
心是昭昭中國心,
人是堂堂聯邦人。
靜靜姐在一邊看著,忍不住低著頭哽咽起來,女人聽到靜靜姐哭泣的聲音,走到靜靜姐面前,用手輕輕地幫靜靜姐擦拭著眼淚,安慰靜靜姐道:“我又沒打他的小雞巴,你哭什麽?”
靜靜姐瞪著女人問道:“你到底是誰?”
女人大笑一聲答道:“聽清楚了,我叫鐵燕子。”
第五章、神秘怪人
帆船漸漸地靠近一座島嶼,船艙裏走出一個人,身穿藏蘭色披風,頭上戴著和披風連成一體的連衣帽,連衣帽遮住了這個人的臉,她對著鐵燕子說道:“別玩了,船靠岸了。”
鐵燕子聽見神秘人的命令,便把皮帶往旁邊一扔,控制著帆船靠了岸,又穿上衣服、靴子,扶著神秘人上岸去了。
女人和神秘人上岸之後,大羽睜開眼睛,拔出了插在手心裏的針,撬開手铐,然後又過去給靜靜姐打開了手铐。
大羽朝著靜靜姐笑了一下說道:“我們快追上去,悄悄跟在後面,看看他們到底想幹什麽。”
靜靜姐剛要問大羽的傷勢,大羽便暈倒在了甲板上。
靜靜姐趕忙扶住大羽,背著他在船艙裏找了個臥室,將他扶到床上躺下。
靜靜姐用手摸摸大羽的額頭,發現大羽發起了高燒。
靜靜姐趕忙在船上給大羽尋找著退燒藥。
靜靜姐搜尋了船上每一個角落,最終她在一間臥室的櫃子裏,找到了一個藥箱,打開藥箱,裏面有兩只針管和幾卷繃帶,針管上面的標簽上寫著退燒針。
靜靜姐迅速拿著藥箱回到臥室,聽見大羽正在說胡話。
靜靜姐立即解開大羽上衣,先給大羽清理了傷口,又拿出了繃帶將傷口包紮好。
靜靜姐給大羽打了一針退燒針,倒了一杯水,放在床頭櫃上。
安置完大羽後,靜靜姐把警犬旺旺用鐵鏈子拴在桅杆上,下了帆船,沿著二人的足迹來到了一個山洞門口,靜姐心想:“當年母蟲就是藏在醫院地下室的最底層,這個山洞一定就是她們重啓‘精子紅旗’計劃的地方。”
靜靜姐拔出手槍,進入了山洞,山洞裏是一個長長的隧道,但隧道卻有完善的照明系統,將隧道照得燈火通明。
靜靜姐小心翼翼地走到隧道盡頭,隧道盡頭有一個牆梯,靜靜姐輕輕地順著牆梯,一層一層地爬了上去。
靜靜姐感覺每上一層,空間都比下面一層更爲狹小。隨著空間越來越小,靜靜姐感覺離母蟲也越來越近了。
“把槍扔到牆梯下面去。”
第六章、地獄系統

靜靜姐還是被鐵燕子發現了。
靜靜姐聽出了是鐵燕子的聲音,知道自己被抓住了,于是將槍順著牆梯扔了下去,然後將雙手舉在頭頂靠在牆邊上。
鐵燕子把靜靜姐雙手背綁,用手铐铐在牆上的水管上。
鐵燕子笑著說道:“你本事真大,居然跑到這裏來了,怎麽沒見你的‘小雞巴’?”
靜靜姐回答道:“他沒事,現在就在樓梯下面。”
鐵燕子心裏知道大羽快不行了,也知道她在虛張聲勢,于是笑著舉起手槍,瞄准了靜靜姐的頭,說道:“是嗎,那就看他怎麽來這裏救你?”
“終于要啓動了”,在一旁操作系統的神秘人說道。
靜靜姐感覺時間越來越緊迫了,如果讓她們啓動了精子紅旗計劃,那麽她一定下不了手去銷毀那些孕育人類胚胎的鴕鳥蛋,如果不銷毀,這成千上萬的胎兒又會讓整個社會崩潰。
就在這時,操作台旁邊的神秘人閉上眼,用手輕輕地撫摸著啓動按鈕,摸著摸著,眼淚便從她眼角流了出來。
神秘人慢慢地平複了心情,深深地吸了口氣,將手高高舉起,然後大喊一聲:“華爾街,還我女兒命來!”
靜靜姐眼看著神秘人就要啓動系統了,她害怕悲劇再次發生,但自己又被綁在暖氣管上動彈不得。
就在情急之下,靜靜姐突然對著神秘人說道:
“我的媽媽是世界上最好的媽媽了;最用心;最溫暖,媽媽最好。媽媽一天只讓我一次動畫片,媽媽是世上最好的媽媽了。”

第七章、回光返照
聽到靜靜姐的話,神秘人和鐵燕子都像丟了魂兒一樣瞪著眼睛、愣在了那裏。
就在這時,一聲槍響,鐵燕子手中的槍被子彈打飛了。
靜靜姐回頭一看,原來是大羽。
大羽迅速將神秘人和鐵燕子制服,用手铐铐好,又解開了靜靜姐的手铐。
靜靜姐抱住大羽,熱淚盈眶地問道:“你的傷怎麽樣了?”
大羽說道:“你給我打完退燒針後,沒多長時間,我就能正常活動了。”
靜靜姐走過去,揭下了神秘人的帽子,神秘人露出了她的臉。
靜靜姐看著神秘人的臉,把她嚇得魂都丟了。
神秘人慘白的臉上,沒有半分血色,嘴唇黑得嚇人,瞳孔也與活人不同。
靜靜姐問道:“你不是已經死了嗎?”
神秘人笑著說道:“隊長,別來無恙?”
大羽也走過來,伸出顫抖著的手,試探性地摸著神秘人的脖子。
大羽剛摸上去,嚇得立即把手縮了回來,大羽心想:“她怎麽身體是涼的?”
神秘人笑著對大羽說道:“你打的不是退燒針,而是回光針。共産黨當年就是用這種藥來給死人續命的,我也是打的這種藥才活過來的。”
靜靜姐環顧四周,這裏已經是建築的最頂層了,但並沒有母蟲的蹤迹。
靜靜姐問道:“母蟲在哪?”
神秘人沒有回答,只是一言不發地低著頭。
靜靜姐知道再問也問不出什麽,便先押著神秘人和鐵燕子回到了船上,將兩個人分別铐在船艙的兩個椅子上。
靜靜姐負責看守這兩個人,大羽則在甲板上控制帆船,准備返回新中國聯邦。
在船艙裏,靜靜姐不斷地逼問著母蟲的下落。
神秘人不耐煩地說道:“我不知道什麽母蟲?”
靜靜姐反問道:“母蟲就是你造的,你會不知道它在哪?”
神秘人說道:“我從來沒有造過你所說的母蟲。”
靜靜姐將八九六四醫院地下室發生的事,給神秘人從頭講述了一遍。
神秘人仰著頭哈哈大笑,感慨道:“往事如煙呐。共産黨偷了我的技術,就是爲了幹這種下賤的事。真是龍生龍,鳳生鳳,共産黨的逼崽子,專門學老鼠,打地洞。”
說完神秘人又陷入了沈思。
靜靜姐接著追問,但是什麽都沒有問出來。

第八章、箭無回頭
大羽駕駛著帆船在大海上航行,突然大海上起了狂風暴雨。
靜靜姐在船艙裏看守鐵燕子和神秘人。
鐵燕子趁靜靜姐出去抽煙的空隙,對正對面的神秘人用唇語說道:“我已經用小拇指的指甲把手铐撬開了,一會那個女人回來,我找機會,從後面偷襲她,然後咱們再去奪取帆船。”
神秘人看了看鐵燕子,皺褶眉頭半晌才說道:“算了!”
鐵燕子驚訝地問道:“您說什麽算了?”
神秘人低著頭說道:“我上次仰望星空的時候,還是一個小女孩,我以爲我知道了一切。但我忘記了一件事,那就是這個世界是神創造的。我的技術造了這麽多的孽,我不想再繼續下去了,我女兒的死也許就是在替我贖罪。”
鐵燕子看著神秘人,然後情緒失控地大喊道:“你說算了就算了?憑什麽?”
鐵燕子對神秘人從來都非常尊重,神秘人從來沒有見過鐵燕子情緒失控,但轉念再一想,鐵燕子爲了實現自己的願望付出了一切,最終只是換來自己的兩個字“算了”。
想到這裏,神秘人慚愧地低下頭,不敢再擡頭看鐵燕子憤怒的目光。
在外面的靜靜姐聽到二人産生了爭執,立即滅了煙,跑了進來,看神秘人正低著頭,于是她走到神秘人面前向,詢問發生了什麽事。
靜靜姐此時恰好後背對著鐵燕子,而鐵燕子的手铐又早已解開了,鐵燕子從身後猛地偷襲了靜靜姐。
靜靜姐沒有任何防備,被擊暈在地,鐵燕子奪過了靜靜姐腰間的槍,又解開了神秘人的手铐,但是鐵燕子並沒有跟神秘人說一句話,便轉過身,拿著槍,悄悄地爬上甲板尋找大羽去了。
靜靜姐雖然被擊倒在地,但是並沒有失去意識,她趴在地上眼睜睜地看著神秘人,掙紮不起。
神秘人看著靜靜姐的眼睛,許久才說道:“你相信人是神創造的嗎?”
于是神秘人開始給靜靜姐講述著她的故事。

第九章、光速飛船
“你再別鬧了,乖乖睡覺,媽媽就給你講故事。”
小雪兒把頭從被子裏探了出來,說道:“媽媽,我想聽外星人的故事,可以嗎?”
“你快躺好,媽媽就給你講外星人的故事。”
小雪兒聽後,立即乖乖地躺在枕頭上,媽媽關上燈,躺在小雪兒身邊,給小雪兒蓋好被子,一邊有規律地輕輕拍著小雪兒的腿,一邊給小雪兒講述著關于外星人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地球上生活著巨大的生物,叫恐龍。恐龍體型非常龐大,它的舌頭上就能站50個成年人。
恐龍統治著地球長達上億年,直到有一天,外星人乘坐著光速飛船來到了地球。”
小雪兒問道:“什麽是光速飛船?”
媽媽答道 :“就是宇宙中最快的飛船。”
小雪兒好像聽明白了,閉上眼睛繼續聽媽媽講故事。
“他們非常喜歡地球的生態環境,于是用先進的科技,消滅了地球上原住民——恐龍,外星人自此成爲了這顆星球的新主人。
小雪兒問道:“後來呢?”
媽媽笑著說道:“外星人在地球上繁衍生息,有的卻因爲抛棄了神,退化成了猴子,但是也有人仍然堅定地信仰著神,這一部分就是今天地球上的人類…”
媽媽再看小雪兒的時候,小雪兒已經睡著了。
這個故事深深地影響了小雪兒,小雪兒上學的時候非常用功,最終考上自己夢寐以求的香港大學物理系。
夏天晚上,小雪兒常常和男朋友躺在學校足球場的草坪上,望著滿天的繁星,想象著人類有一天乘坐著光速飛船在遙遠的外太空航行的場景,有時她爲了研究光速飛船的發動機,也會到圖書館查閱相關書籍。
但是不幸的是,小雪兒每次的物理考試都是全班倒數第一,小雪兒總是爲自己辯解道:熱愛物理和愛上物理課是兩回事。
有一次物理課上,老師提了一個問題:如果把一個1公斤的物體加速到光速,須要多少能量呢?
這是一個小雪兒經常在圖書館思考的問題,所以小雪兒直接就喊出了答案:4.5焦耳。
老師一看居然是小雪兒,實在是沒有想到。
老師非常高興,繼續問道:“那你知道要放出這麽多的能量,需要多少燃料嗎?”
小雪兒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
老師看到小雪兒詫異的樣子,臉上露出了自豪的笑容,然後說道:“將地球上的所有燃料完全燃燒,也無法達到這個值。所以光速飛船永遠只存在于科幻小說裏,現實中並不可能存在。”
小雪兒聽後如同晴天霹雳,她從小到大的夢想被這一句話就毀掉了,如果不能制造光速飛船,那她學習物理的意義在哪裏呢?
自從那天上完物理課後,小雪兒如同丟了魂一樣,出門臉也不洗了、頭也不梳了。

第十章、聖經啓示錄
騰哥是小雪兒男朋友,他見小雪兒這個狀態,雖然不知道她怎麽了,但是還是希望能夠幫到她,于是騰哥禮拜天就帶小雪兒去了教堂。
這天牧師正在講創世紀的故事:
神說:“要有光。”天立刻開了,光由天上照下來,地球就不再黑暗。上帝稱光爲晝,稱暗爲夜。傍晚的時候,上帝將光挪去,地又黑了。有白天,有晚上,這是頭一日。
第二天,上帝創造蒼穹。
第三天,上帝創造了大海和高山。
第四天,上帝創造太陽、月亮和星星。
小雪兒不爲然地自言自語道:“第四天才創造了太陽,爲什麽第一天就有了光?”
旁邊的騰哥聽見了非常不舒服,但是又害怕小雪兒再說什麽極端的話,于是趕緊接住小雪兒的話說道:“第一天的光不是普通的太陽光,而是上帝之光、是愛之光、是能讓‘畜生’變成人的光。”
小雪兒聽到騰哥的話後,愣在了那裏,腦子裏一直在重複著“讓畜生變成人的光”。
她突然萌發一個念頭,如果能通過光線照射的方式來重新編輯生物的DNA,那麽再用這種光線來地毯式地照射宇宙的各個角落。
任何有生命的星球,不論之前生活著什麽形式的生物,只要被這種射線照射過,這些生物最終都會變異成爲人類。
那不就是真正意義的光速飛船嗎?它需要的能量僅僅是一截5號電池,即使宇宙再浩瀚,它也不會遺漏任何一顆能孕育生命的星球,絕對是性價比最高的光速飛船。
小雪兒此時又想起小時候媽媽給她講的外星人的故事,她覺得:
地球可能並不是人類第一個的家園,一定是人類的祖先用這種射線掃射宇宙的時候,地球上的恐龍恰好被這種射線照射到了,所以發生了定向變異,變成了人類,從此恐龍滅絕了,地球的主人便成了人類。
地球上人類的使命或許就是再次制造這種射線,繼續照射更遠的宇宙,通過這種低耗能的形式,讓“攜帶人類基因的聖光”照遍整個宇宙。
人一定是神造的,不相信神的人最終退化成了猴子,而地球上也是先有人,後有的猴子。
從小受共産主義無神論教育長大的小雪兒,第一次確認了:上帝是存在的,而人是上帝造的。
愣了一會後,小雪兒臉上的憂愁消失了,她突然興奮地親了騰哥一口。
騰哥瞪著大眼睛看了小雪兒一眼,小雪兒這時候也覺得失態了,于是不好意思地低下頭,但又時不時偷偷地坐著傻笑。
小雪兒畢業後,在香港大學繼續讀研究生和博士,她的研究方向就是射線與可控基因突變。
小雪兒在學術雜志上發表了多篇文章,來介紹她的技術,希望能夠得到更多的資金,擴大她的研究。
可是小雪兒從來沒有在雜志上說:利用這個技術可以造光速飛船。
小雪兒博士畢業之後,與騰哥結了婚,生了一個女兒。
結婚後小雪兒才知道:騰哥的父親居然是香港著名的企業家,在內地有許多的生意,騰哥家的書房裏,還挂著和曆代中共政治局領導人握手的照片。
騰哥大學畢業後,父親突發心髒病去世了,騰哥繼承了家業,他全力資助小雪兒的實驗。
2019,小雪兒用了15年的時間,通過一次又一次地失敗,她終于成功地實現了這個技術,此時的小雪兒也已經快45歲了,也就在這一年,小雪兒15歲的女兒也跳樓自殺了。
小雪兒非常內疚,她覺得是自己平時只顧著搞研究,沒有給女兒更多的關心、陪伴,才讓自己的女兒萌生了自殺的念頭。
小雪兒離開了實驗室,回到騰哥身邊,陪著傷心欲絕的丈夫,彼此安慰著對方。
2021年,在爆料革命的帶領下,共産黨被徹底消滅。
突然有一天,新中國聯邦情報局行動隊隊長靜靜姐,來到小雪兒家裏,拿著法院的逮捕令,逮捕了小雪兒,理由是幫助共産黨從事反人類實驗。
小雪兒拿著逮捕令一看才知道,原來她讀博士的時候發表的幾篇論文,被美國哈佛大學一名教授看到,研究出了“鴕鳥蛋代孕技術”。
後來共産黨得知了這項技術的存在,給了奧巴馬家族1000萬美元,便將這個技術“合法”地竊取了過來。
共産黨利用這個技術,先制造了一個專門生産鴕鳥蛋的怪物,准備批量生産嬰兒來占領美國。
小雪兒沒想到制造光速飛船的技術,居然會被如此濫用,她看著一地死嬰的照片心中痛不欲生,她後悔不已,知道導致的這一悲劇,她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小雪兒爲了救贖自己的靈魂,沒有請律師辯護,認下了所有指控。
小雪兒被判處終身監禁,關押在新中國聯邦反人類戰犯監獄。
第十一章、戰犯往事
和小雪兒一起關押的人,都是犯下反人類罪的中共政治局委員,小雪兒在平時和這些戰犯的聊天中,漸漸地知道了很多關于共産黨的秘密:
從古至今,財富在權力面前都不堪一擊,只要皇帝一時喜怒,萬億富翁都能頃刻之間,人頭落地。
但是美國的民主制度讓華爾街看到了:用財富控制權力的希望,那就是給美國不斷創造“新的敵人”,讓美國疲于應對這些“敵人”,制造混亂,然後從中尋找政治平衡。
一戰後,希特勒如何能夠讓一窮二白的德國,在很短的時間內就發展出先進的機械化部隊?都是因爲有華爾街的資助,華爾街大部分財富控制在猶太人手裏,但即使他們知道希特勒在集中營中殘酷地迫害猶太人,他們的資助還是從來沒有間斷過。
希特勒在短時間內就讓國家強大起來,讓他建立了一種盲目的自信,他覺得他馬上就要成爲世界的霸主了。但是他絕沒有想到,他的這種盲目自信也是華爾街計劃的一部分。
希特勒還沒倒台,華爾街就在秘密培養蘇聯成爲下一個挑戰美國的國家。蘇聯之所以能繼美國之後快速研制出核武器,都是華爾街利用資本的力量,把所有技術都偷偷送給了蘇聯,其目的就是讓蘇聯獲得對抗美國的能力。
只有這樣,才能將美國政府牢牢地控制在華爾街的手心裏。
所以只要華爾街存在一天,美國就會永遠有打不完的“敵人”。
共産黨當年並沒有統一全中國的打算,它們只是想多搞幾個女人罷了。但是華爾街爲了控制世界,需要給美國“儲備”敵人,所以才秘密資助共産黨,並且切斷了國民黨的所有供給。
雖然國民黨有各種美式裝備,但是這些裝備沒有了美國的彈藥補給,就如同廢鐵一般。
在朝鮮戰爭中,共産黨不斷派赤手空拳的中國孩子衝上前線,讓美國人屠殺,另一方面華爾街用自己控制的媒體、好萊塢,以“這不是戰爭,而是屠殺”爲由,給美國政府施壓,要求停止戰爭。
八九六四的時候,學生請願從四月底開始,持續了一個多月。在這一個多月裏,共産黨都沒有下手,並不是因爲共産黨有涵養,而是這段時間裏共産黨在等華爾街的命令。
最終華爾街下了屠殺令,鄧小平才敢“奉旨”屠殺天安門前的學生。
在大屠殺後,美國政府按照華爾街的指示,象征性地制裁了一下共産黨,沒過幾年又繼續讓共産黨申辦起了奧運會,並加入WTO。
1840年後,香港被腐敗的清政府割讓給了英國,但是中國老百姓勤奮、勇敢、善良的品質卻在英國法治的環境下,得到了最大的發揮。香港人用幾代人的努力,才將香港建設成爲一個和紐約、倫敦並肩的國際金融中心。
1983年,狡詐殘忍的共産黨欺騙了全世界,它答應世界:香港人的法治基礎50年不會動搖。
可是香港一回歸,共産黨就開始利用秘密警察,在香港逮捕意見人士、另一方面還利用香港包裝皮包公司在美國股市上市,詐騙美國人的養老基金、教育基金和醫療基金。
2019年,共産黨肆無忌憚地撕下它最後的遮羞布,要在香港實施引渡條例,在香港明目張膽地抓人殺人。
不畏強權的香港人並沒有對共産黨屈服,他們紛紛走上街頭,反對這一惡法。
共産黨不敢像八九六四一樣,將坦克開到香港街頭,因爲它害怕美國人取消香港“自由貿易港”的地位。
一旦美國取消自由貿易港的地位,共産黨維持生命所需的美元就會枯竭,沒有了美元,共産黨就會瞬間瓦解。
共産黨派出了秘密警察,在香港秘密逮捕抗議的學生,殘忍殺害。
陳彥霖當時也參加了反送中運動,最終被共産黨秘密逮捕,然後又被幾十個公安瘋狂輪奸後,從樓上扔下活活摔死,死的時候只有15歲。
小雪兒聽到這裏,想起了自己的女兒離奇自殺也是在2019年這個時間裏,她覺得自己的女兒很有可能和陳彥霖一樣,也是這麽慘死的。
小雪兒因爲癡迷于她的研究,根本沒有時間照顧自己的女兒,她並不知道自己的女兒究竟每天在想什麽?和什麽人在一起?有沒有參加反送終運動?
再血腥真實的故事,都比不上自己的女兒被殺害讓小雪兒觸動更大。
自此以後,小雪兒晚上經常夢見:自己在給女兒講外形人的故事,講著講著女兒就變成一束光朝著太空飛走了。
共産黨此時早已不複存在了,小雪兒爲了發泄心中的積怨,發誓一定要讓整個華爾街給她女兒償命。
第十二章、超限武器
聖誕節又到了,這一天有人來監獄看望小雪兒。
小雪兒來到探監的窗口,玻璃外坐著一個五十多歲的男人。
小雪兒並不認識這個人,她拿起電話隔著隔音玻璃問道:“你是誰?”
男人用蒼老的聲音說道:“你是否已經得到救贖?”
小雪兒突然想起,香港運動中一個個慘死在共産黨手上的亡魂,決定要逃出去給女兒報仇,她擡起頭,露出犀利的目光看著男人答道:“上帝已經寬恕了我。”
說完男人挂了電話,轉身就走了。
小雪兒晚上熄燈之後,進入牢房,咬破手指,寫下一封血書,她將血書用塑料袋包好,吞到肚子裏,又從被子底下拿出了一根繩子,趁獄警不注意,上吊自殺了。
第二天早上,獄警們發現小雪兒死了。
法醫在解刨小雪兒屍體的時候,發現了這封血書,血書上寫道:
我因遭到獄警長期性侵,身染梅毒,痛苦不堪,生無可戀,但求一死。
法醫給小雪兒屍體做了梅毒檢測,結果呈陽性。
法醫將此事上報給了新中國聯邦檢察院,檢察院委任靜靜姐爲秘密檢察官調查此事。
鐵燕子帶著人,趕在靜靜姐之前來到監獄,冒充靜靜姐以梅毒檢測爲由,控制了監獄的典獄長和獄警。
小雪兒的屍體就停放在監獄的停屍房裏。
鐵燕子控制監獄後,光明正大地帶走了小雪兒的屍體。
鐵燕子將屍體帶到了一個秘密倉庫,然後將回光針打入了屍體裏,屍體瞬間睜開了眼睛,坐了起來。
鐵燕子看著起死回生的小雪兒,十分害怕。
小雪兒看著鐵燕子,覺得似曾相識,問道:“監獄裏的男人是你假扮的?”
鐵燕子回答道:“是的。”
小雪兒問道:“你和騰哥是什麽關系?”
鐵燕子回答道:“我是她的養女,他已經離世了。”
小雪兒閉上了眼睛,半晌無言。
鐵燕子雖然是經過專門訓練的間諜,但從沒見過這種場景,她半天才緩過神來,開始對小雪兒講述她的身世。
第十三章、鋼鐵燕子
鐵燕子是騰哥收養的義女,騰哥之所以領養鐵燕子,就是爲了將鐵燕子培養成優秀的間諜,完成解救小雪兒的計劃。
鐵燕子從小沒有父母,沒有朋友,沒有童年,只有格鬥訓練、外語訓練、體能訓練和羞恥訓練。
鐵燕子管騰哥叫爸爸,但是這只是一個稱呼。
鐵燕子從騰哥身上從來沒有感受到父親對女兒的愛,她只不過是騰哥的一個重要工具。
騰哥臨終前,將鐵燕子叫到了身邊,拉著鐵燕子的手說道:“我有一個心願,求你能幫我完成。”
鐵燕子看著騰哥的眼睛,回答道:“我從小父母就被共産黨害死了,是您收留了我,還傳給我這一身本領,有什麽事您只管吩咐。”
騰哥從枕頭旁邊拿出一個文件袋,交給了鐵燕子。
鐵燕子打開文件袋,裏面是騰哥的遺囑,遺囑上面放著一張照片和一份計劃。
鐵燕子拿起照片,照片上是騰哥和小雪兒年輕時的一張合照。
騰哥將自己和小雪兒的故事全部告訴了鐵燕子,然後對鐵燕子說道:“我之所以收養你,就是爲了執行這份計劃,救我妻子出來。”
騰哥又看著鐵燕子的眼睛問道:“你恨我嗎?”
鐵燕子從來沒有感受過愛,更不知道什麽叫恨,所以隨口答道:“不恨。”
騰哥聽到這句話後,仿佛解脫了一樣,閉上了眼睛,微笑著死去了。
鐵燕子安葬了騰哥後,拿著遺囑繼承了騰哥全部家産,她決定先完成騰哥未完的心願,然後再開個幼兒園,安安穩穩地結婚過日子。
鐵燕子打聽到:檢察長要參選市長,爲了競選,檢察長要開了一個籌款晚會。
當晚,鐵燕子精心打扮,穿著晚禮服,來到競選籌款晚會上,鐵燕子原本就是騰哥爲了執行任務,精挑細選出來的美女,長大後更是人見人愛。
她一次就給檢察長贊助了100萬G幣,又趁檢察長感謝她的機會,用自己的妩媚輕松地拿下了檢察長。鐵燕子還偷偷地錄下了檢察長和她做愛的視頻。
成功拿下檢察長後,鐵燕子控制蚊子大小的無人機,攜帶一種人工合成的病毒,攻擊了監獄的獄警。
這種病毒是以性病病毒爲骨架,在性病的基因序列裏,插入了流感病毒基因片段,改造後的性病可以通過呼吸道在人與人之間傳播,但這種病毒不會危及人的生命,且沒有任何症狀。
在靜靜姐被任命爲秘密檢察官後,鐵燕子通過檢察長提前得到情報,在靜靜姐沒有上任前,鐵燕子就冒充靜靜姐,盜走了屍體。
鐵燕子講完了自己的身世後,二人放火燒掉了倉庫裏的所有證據,朝著港口出發了。
二人剛准備出發,小雪兒發現警犬旺旺竟然跟了上來,旺旺看見小雪兒,興奮地將小雪兒撲倒,又親又舔,團聚之後,小雪兒把旺旺也帶上了,准備一同出海。
鐵燕子很喜歡旺旺,她在給旺旺洗澡的時候發現,旺旺竟然有一處新縫合的傷口。
鐵燕子感覺古怪,于是挑開了縫合線,發現裏面竟然藏著一個定位器。
鐵燕子知道自己被跟蹤了,所以將計就計,在瓦良格號上設下陷阱,活捉了靜靜姐和大羽。
鐵燕子審訊完大羽後,便扶著小雪兒上了島,二人來到一個山洞口,山洞裏面是一條長長的隧道,進入隧道走了大約20分鍾,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石門。
石門上面有一個指紋鎖,小雪兒將右手無名指放了上去,密碼鎖發出“滴”的一聲,石門被打開了,隧道裏的燈也全被點亮了。
二人進入石門,裏面只有一個牆梯,二人順著牆梯,一層層地爬到建築最頂層。
建築最頂層有一個控制台。
鐵燕子感歎道:“真是一座宏偉的建築。”
小雪兒看了一眼鐵燕子說道:“這是一個衛星控制站,控制台能夠控制天空中衛星的姿態。”
鐵燕子問道:“幹什麽的衛星?”
小雪兒說道:“我當年向太空中發了一個衛星,這個衛星能夠發出一種高頻的激光,被這種激光照過的生物,基因都會被重新編輯。本來這種激光是用來掃射宇宙的。但是我女兒被華爾街和共産黨害死了,我現在要調整它的姿態,讓它對准美國,給我女兒報仇。”
小雪兒用自己女兒DNA序列,重新編輯了激光攜帶的信息,又讓衛星調整了姿態。
小雪兒來到操作台前,啓動了系統,系統彈出一個對話框:“系統將在10個小時後自動啓動,如果需要立即啓動,請按確認鍵。”
就在這時,鐵燕子發現了靜靜姐。
鐵燕子拿著槍守住了牆梯入口,等著靜靜姐沿著牆梯往上爬,當靜靜姐爬上建築最高層後,鐵燕子從靜靜姐後面頂住了靜靜姐的頭,將靜靜姐铐在牆邊的水管上。
小雪兒輕輕撫摸著啓動按鈕,閉上眼睛,眼角流出了流水,然後將手高高舉起,大喊一聲:“華爾街,還我女兒命來。”
第十四章、Mama
突然甲板上傳來一聲槍響,打斷了小雪兒的回憶。
靜靜姐這時恢複了一點力氣,勉強地站了起來,衝上了甲板,小雪兒也跟在後頭上了甲板。
靜靜姐爬上甲板,看到大羽倒在了甲板上,而鐵燕子胸口中彈,也倒在了甲板上。
靜靜姐趕緊跑過去,扶起大羽,摟在懷裏,用另一只手靠在大羽的鼻孔下,確認了大羽還活著。
倒在旁邊的鐵燕子,側過臉看著靜靜姐說道:“他本來就身受重傷,又頂著回光針透支過度,回光針藥效過了,自然會暈倒了,但只要休息一下,就沒事了。”
鐵燕子對著靜靜姐微微一笑,一股鮮血順著鐵燕子嘴角流了出來。
鐵燕子說道:“大嬸,那首詩是你寫的嗎?”
靜靜姐看著鐵燕子,不知道該怎麽回答。
鐵燕子說道:“寫得真好啊!你能再給我念一首嗎?”
靜靜姐看著鐵燕子期待的眼神,也知道鐵燕子快不行了,靜靜姐深呼了一口氣,閉上眼睛,回憶著女兒小時候給她寫過的類似文章,然後說道:
“媽媽天天打我,還天天罵我,媽媽真的很愛打和罵人。但是媽媽有時候不打人和罵人。媽媽又不好又好…”
就在這時,天空傳來了一陣巨大的雷鳴,靜靜姐睜開眼睛,發現鐵燕子已經死了。
小雪兒看著面帶幸福死去的鐵燕子,心裏防線徹底崩潰。
萬念俱灰的小雪兒,越過欄杆,跳到了海裏。
靜靜姐立即將大羽安放在甲板上,趕到船邊,搜尋著小雪兒,想把她救上來。
但是海上波濤洶湧,靜靜姐根本找不著小雪兒在哪。
此時被鐵鏈綁在桅杆上的警犬旺旺,像瘋了一樣胡亂掙紮。它本就是重達80公斤的大型犬,又加上瘋了一樣地掙紮,鐵鏈子哪裏能困得住它。
旺旺掙斷了鎖鏈,跳到了海裏。
過了一會,旺旺馱著小雪兒從水面下浮了起來,小雪兒睜開眼睛,說道:“非你之過。”
然後將旺旺一把推到旁邊,又沈到了海裏。
但是又被旺旺救了起來,來來回回好幾次。
小雪兒伏在旺旺身上,慢慢地扶摸著旺旺的頭,旺旺頭上的水不斷順著眼角往下滴。
小雪兒此時雙眼含淚,輕輕地將旺旺的頭往下按,旺旺仿佛明白小雪兒的意思,將自己的頭埋在了水裏。
過了一會小雪兒和旺旺便都沈入水中,再也沒有浮起來。
種下菩提樹,開遍菩提花。
輕吹菩提因,難知菩提果。

第十五章、聖像鐵淚

靜靜姐平靜下來之後,扶著大羽進入船艙,大羽此時全身都已經濕透,靜靜姐從船艙裏找了件衣服,給大羽換了。
靜靜姐把嘴靠在大羽的額頭上,感覺到大羽的燒已經退了。
看大羽沒什麽大礙,靜靜姐便關了船艙裏的燈,讓大羽在裏面休息,自己回到甲板上。
靜靜姐找來一個重物,系在鐵燕子的屍體上,順著剛才小雪兒和旺旺沈下去的地方,抛了下去。
安葬完鐵燕子後,她調轉船頭,駛回剛才的小島,要在控制台自動啓動前,摧毀控制系統。
此時剛剛入春,早晚溫差巨大,靜靜姐因爲淋了暴雨,吸了涼氣,而且又被鐵燕子從身後偷襲,身受重傷,已經有些頭暈、咳嗽。
靜靜姐趕緊跑到船艙裏,把藥箱打開,拿出最後一支回光針,將藥劑打入自己體內,沒過多久頭暈、咳嗽的症狀就消失了。
身體恢複後的靜靜姐,背上大羽的背包,獨自一人進入了隧道,准備進入控制室裏摧毀控制系統。
靜靜姐進入山洞,裏面漆黑一片,靜靜姐從背包中拿出手電,一直往裏趕。
走到隧道盡頭發現隧道的石門已經關上了。
靜靜姐打開背包,看著背包裏面的幾個定時炸彈,靜靜姐想炸開石門,但是又擔心炸藥把洞口炸塌,那樣就更進不去了。
靜靜姐拿出手機地圖,標記了此處的坐標。
走出隧道,靜靜姐拿著手機地圖,朝著剛才標記的坐標,冒著大雨來到山頂。
山頂上沒有看見任何建築物,卻有一座少女的雕像,有二三十米高。
雕像是一個天真爛漫的小女孩,拿著網子正在撲蝴蝶,靜靜姐知道:這個雕像一定就是小雪兒的女兒,而固定網子的長鐵杆就是控制衛星的天線。
靜靜姐想到:雕像可能是小雪兒女兒唯一留在世界上的記憶了,所以並不忍心將雕像炸毀,但是爲了阻止衛星發出的高頻激光掃描整個美國,又不得不破壞雕像。
靜靜姐猶豫許久後,決定將遙控炸彈抛到手臂的位置,等炸彈靠近手臂的時候,立即摁下遙控器的開關,讓炸彈在天線處爆炸,只炸天線和手臂,保留雕像。
靜靜姐一只手拿著遙控器,一只手拿著遙控炸彈,瞄准建築的天線,使勁全身力氣向上抛去,但是此時的靜靜姐體力透支嚴重,根本扔不高。
靜靜姐扔了好幾次,遙控炸彈都只抛到雕像的腰部。
就在這時,靜靜姐又出現了頭暈、咳嗽的症狀,她知道回光針藥效快過了。
靜靜姐不確定藥效還能持續多長時間,她害怕自己突然暈倒,所以准備立即炸毀整個雕像,她將全部遙控炸彈,均勻地分布在雕像基座周圍,然後退出安全距離,拿出了遙控器,最後一次遠遠地瞻仰著雕像:
窺美人之曼曼兮,若朝花之靈秀。
慕美人之飄飄兮,若鏡花之幻妙。
愛美人之偏偏兮,若飛花之回舞。
歎美人之淒淒兮,似殘花之凋落。
靜靜姐兩眼含淚,跪在雨地上,咳嗽了幾聲,雙手合十,心中默默祈禱道:
“雪兒、燕子,雖然華爾街勾結共産黨對中國人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行,但是99%的美國老百姓是無辜的。即使當年在共産黨隊伍裏,99.99%的人也是好人,傷害中國老百姓的只有那幾個家族,而且華爾街和共産黨也已經受到了應有的懲罰。”
靜靜姐對著雕像又拜了九拜,磕得靜靜姐額頭上全是汙泥。
靜靜姐拿出遙控器,拇指放到遙控器的起爆按鈕上,閉上眼睛,咳嗽了幾聲,心中繼續祈禱道:
“望二位冥冥之中,保佑新中國聯邦的老百姓,能永享法治、自由、和平。”
就在靜靜姐祈禱的時候,天空中一個閃電,打在了雕像的天線上,強大的電流從天線上流過,電流形成的高溫將天線熔成鐵水,掉落在在雕像的眼角邊。
靜靜姐祈禱完正准備按按鈕,聽到天上一聲雷響,睜開眼睛,遠遠望去,天線已經消失不見,而雕像眼角正在流著鐵淚。
靜靜姐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麽,但是畢竟心中的石頭落了地,她嘴角露出一絲笑容,然後松開了遙控器,遙控器順著靜靜姐的手指輕輕地劃落在地上,回光針失效後的靜靜姐終于癱倒在了地上。
就在這時,靜靜姐被人扶了起來,她擡頭一看竟是大羽。
靜靜姐一頭撲倒在大羽懷中失聲痛哭,大羽也將靜靜姐緊緊地抱在懷中,不斷地輕撫著靜靜姐的後背,安慰著靜靜姐。
等靜靜姐情緒穩定之後,大羽抱著靜靜姐回到船艙裏休息,自己則駕駛帆船開始返航。

第十六章、婀娜貴婦

經過大羽的精心照料,靜靜姐身體慢慢地恢複了。
隨著時間的流逝,帆船也馬上要到目的地了。
這天中午,大羽正站在船頭,曬著溫暖的太陽,看著大海上的風景,突然感覺到後面一陣香水味飄了過來,大羽猛地回頭,看鐵燕子正朝她走過來。
大羽心想:“難道她做了鬼又找我報仇來了?”
大羽下意識地將手放在腰上,這才發現配槍沒有帶。
鐵燕子一步步地接近了大羽,嚇得大羽滿頭是汗。
當鐵燕子走進後,大羽才發現:原來是靜靜姐。
這時的靜靜姐,形象、氣質都與之前判若兩人,看她怎樣打扮:
短發長裙,真有別樣風流。
珠光寶氣,襯婀娜貴婦人。
風華正茂,不似半老徐娘。
千嬌百媚,難猜當年模樣。

靜靜姐穿著晚禮服,左手拿著紅酒杯,右手夾著女士香煙,走到大羽身邊。
大羽不知所措地一直往後退,不知不覺就碰到了船頭的欄杆上。大羽一只手緊張地抓著船頭的欄杆,睜著大眼睛,傻傻地看著靜靜姐。
靜靜姐走到大羽面前,輕輕地問大羽:“你不戴眼鏡就看不清人嗎?”
大羽磕磕巴巴地回答:“…姐,你嚇死我了。”
靜靜姐用纖細的手解開大羽的上衣,看到大羽身上的傷口有幾十處之多。
靜靜姐將煙頭彈飛到海裏,慢慢地撫摸著大羽的胸膛,這時大羽呼吸更加急促了。
靜靜姐問道:“還疼嗎?”
大羽磕磕巴巴地回答道:“不……不疼了。”
靜靜笑著喝了一口紅酒,然後用手使勁地摁了大羽的傷口一下。
大羽根本沒有准備,疼得大喊了一聲。
大羽這一喊,靜靜姐立即將嘴裏含的那口紅酒送入了大羽的嘴裏,大羽將酒飲下,然後雙手緊緊抱住靜靜姐,二人深深地吻在了一起。
已過三月杏花天,
才思春宵折錦繡。
豔妝英雄醉人眼,
徐娘心房已綻開。

第十七章、狂風暴雨
雲雨過後,大羽牽著靜靜姐的手,又來到船頭,大羽從身後抱著靜靜姐,二人幸福地看著海上的夕陽。
靜靜姐依偎在大羽懷裏,問道:“那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麽事?”
大羽摟著靜靜姐,講述著那天晚上發生的事情:
鐵燕子離開船艙,埋伏在甲板口,此時大羽正在控制帆船的,鐵燕子一直觀察著大羽的動作,
等了好久大羽才轉過身去。
鐵燕子爬上了甲板,站在大羽身後,悄悄拔出了槍,瞄准了大羽的頭准備開槍。
就在這時,天空一道粉色的閃電照亮了整個夜空,鐵燕子拿槍的影子被照到了甲板上。
大羽看見長長的影子,知道鐵燕子逃出來了,于是大羽拔出手槍立即憑借著感覺,朝身後就是一槍,子彈直接打穿了鐵燕子的內髒,然後大羽也暈了過去。
大羽醒來後,不見靜靜姐,他拿起手機給靜靜姐打電話,但是沒有人接。
大羽發現手機裏有一條短信,是Gbank發來的,打開一看有人給他賬戶裏彙入了10萬G幣。
大羽害怕靜靜姐一個人有危險,連忙穿上身邊的單衣單鞋,衝入隧道中去尋找靜靜姐,但是看見隧道石門已經關了,于是趕忙衝出隧道。
大羽在隧道外面的泥地上發現了一串腳印,跟著腳印來到山頂,遠遠看見靜靜姐趴在泥地裏一動不動。
大羽冒著大雨趕了過去,扶起靜靜姐,看靜靜姐還活著,激動得將她抱在懷裏。

第十八章、夕陽之約

靜靜姐聽完後,問道:“你把遙控炸彈的遙控器收到哪了?”
大羽從衣服兜裏拿出了遙控器,交給靜靜姐手裏。
靜靜姐拿著遙控器,輕輕地扔到了大海裏,感慨道:“有的人一生都在被童年治愈,有的人一生都在治愈童年。”
大羽不明白靜靜姐到底在說什麽,于是反問道:“姐,你童年不幸福嗎?”
靜靜姐被大羽逗樂了,于是給大羽講述著小雪兒和鐵燕子的事。
大羽抱著靜靜姐,兩個人幸福得聊著。
不知不覺帆船已經靠岸了,大羽看著靜靜姐笑著說道:“姐,真是想不到,本來我們此刻是要分別的。”
靜靜姐笑著反問到:“如果我們今天分別了,你會想我嗎?”
大羽以爲靜靜姐在跟他開玩笑,從後面吻著靜靜姐的耳朵說道:“姐,我要永遠陪在你身邊。”
靜靜姐說道:“你愛我嗎?”
大羽剛要回答,靜靜姐便回身用手捂住了大羽的嘴,說道:“我女兒還有三個月就要考大學了,如果你愛我,今年七夕此時,我們還在這個海灘見面?”
說完便離開大羽,回到船艙,拿上行李,下了帆船。
大羽站在船頭,看著靜靜姐漸漸遠去的背影,回憶起了第一次見靜靜姐情景。
風飒飒,患難共闖野狼關。
水潺潺,爲伊修得人秀麗。
情深深,多少往事心中留。
雨蒙蒙,癡愛相伴赴白頭。
淚悠悠,忍心一去,不回眸。
山爲證,莫忘再飲,交杯青梅釀。

本書所有版權及改編權歸法治基金所有。

+1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MaxKoo
10 天 前

有點長 看了兩章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