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記者:每壹個人都應該對國家自由的未來深感恐懼

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文𤦍(Manpui)
校對 發稿 雲起時

圖片來源:Youtube

Humans Are Free 專欄作者彼得·希欽斯(Peter Hitchens)在2021年1月11日發表評論文章說:“有生以來第壹次,我對自己國家的自由的未來深感恐懼。妳們每壹個人也應該如此。”

希欽斯在開篇語中問道:如果聖誕節過後,白晝不會變長怎麼辦?嗯,是的,當然應該會變長,不是嗎?但我感覺到壹種黑暗的、壓抑的預感,使春天看起來非常遙遠。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呢?

作者在文中道出了自己的擔憂:

我感覺到,我和其他壹些人現在已經成為令人擔憂的怨恨、審查和不容忍浪潮的目標,很像1950年代美國麥卡錫派的狂熱,在聲稱攻擊共產主義的過程中,席卷了各種無辜的人。
現代的左派喜歡聲稱他們反對這種事情。 但是只有當他們自己不這樣做時。 留意,他們有三種重要的不同種類。

壹種就是那些怒駡著並指責我,要求將我驅逐的人; 二是那些參加為暴民的人; 三是那些害怕得不敢反對它的人。 我可以看到它們都在形成。

我認為他們都應該為自己感到羞恥。

在這裏舉壹些例子:

壹個醫生聲稱我和我的盟友們手上沾滿了鮮血 因為我們認為封鎖是個錯誤;壹個社交媒體上的人認為他有權說我在煽動對NHS工作人員的仇恨,這是壹個毫無根據的謊言,還有很多人在我站出來的時候為他鼓掌和辯護

壹位據稱是反建制雜誌的漫畫家,上週將反對強制口罩的人描繪成與相當於足球暴徒

英國廣播公司(BBC)前資深記者保羅·梅森(Paul Mason)發推文說,我是壹群’法西斯扶持’的公眾人物之壹,與’全面否定科學的人是同壹個譜系’。

新的紅衛兵喜歡譴責持不同政見者對中共新冠病毒的“否定”。 這似乎很可笑。 新冠病毒是存在的,我不會否認。

但這句話是狗尾續貂,目的是讓聽眾認為懷疑論者就像否認大屠殺者壹樣,是直接的謊言和抹黑。

梅森先生欣喜地看到美國科技巨頭YouTube抹去了TalkRadio的錄音,該電臺與英國廣播公司不同,為反對派的觀點提供了慷慨的平臺。

他說:“我很高興看到YouTube暫時取消了TalkRadio。 我甚至很高興看到英國通訊管理局 (Ofcom)審查該電臺的廣播許可,並且Twitter和Facebook在適當的地方將專欄作家的說法標記為可疑或虛假。 但最重要的是,我希望看到政客和公眾人物積極主動地強烈反對新冠病毒的否認主義。”

他再次將異議者等同於法西斯分子。和全面的法西斯主義壹樣,忽視它並不能使它消失。他的意思是“讓這些人閉嘴。現在只允許壹種意見”。

順便說壹下,當YouTube上周刪除了我每周壹與TalkRadio主持人邁克-格雷厄姆(Mike Graham)的壹段對話錄音時(他們公然這樣做),不是暫時性刪除,而是永久性的。

1月4日,梅森先生在推特上寫道:

“我不希望約翰遜只是說:’待在家裡,挽救生命’ 等等。我希望他在自己的政黨中對反抗帶口罩者,對封鎖成效質疑者和否定主義者大聲疾呼,並命令社交 媒體平臺來抑制/標記新冠病毒虛假信息。 那才是領導力。”

這顯然是對審查制度的呼籲。 這樣的人用“虛假信息”來標示“我不同意的事物”。 當我挑戰他們時,他們提出不到任何不真實的例子。

我之所以提到梅森先生,是因為他對自己的真實目的異常坦誠。與許多建制派的左翼分子不同,他對自己的革命觀點壹直是公開的。但他直截了當地說出了許多左翼精英們私下裏的感受。

這就解釋了他們對約翰遜(Johnson)封閉該國的積極態度。 我不否認他們對新冠病毒的患者深表同情。但同時他們也感到興奮,比1997年布萊爾(Blair)的勝利讓文化大革命執掌權力以來的任何時候都要興奮。

這場革命現在已經完成了大約90%。但也有壹些障礙:壹個有真正反對派的議會,壹個獨立的公務員制度,壹個獨立的、保守的新聞界,站在國家立場上的法院,壹個至少允許在電波上發表壹些不同意見的英國廣播公司,壹個至少試圖以同意為前提的警察部隊,獨立的大學。

此次的大封鎖以驚人的速度表明,所有這些看似強大的防禦都是紙老虎。

我們現在有(除了極小的例外)壹個沒有生命力的橡皮圖章議會、毫無用處的法官、龐大的國家廣播、口徑壹致的媒體,以及壹個專橫跋扈、服從政府而非法律的國家民兵。

這些東西我都見過。早在1991年(蘇聯倒臺時),我曾傻乎乎地以為它們已經壹去不復返了。在許多讀者的支持下,自三月以來我壹直嘗試指出政府的政策是錯誤的。我引用了許多專家的觀點,詳細解釋了我的疑惑,在社交媒體上,以及在可能的情況下,在廣播中公開接受質疑。

我認為這是我作為壹個自由社會成員的責任。

我從我的經歷中受益良多:舊式的學校教育,教會我如何思考,而不是思考什麼;在艦隊街大學((University of Fleet Street))工作的四十年,在我們這個時代的許多重大事件中都佔據著前排的位置–並對政治家和官員的工作方式有壹些詳細的了解。

我見過人死去,聽過子彈飛馳,看過偉大的國家化為灰燼,在50多個國家報道過。

我曾出版過關於英國在我壹生中發生的巨大變化的書籍。我已經非常幸運了。

所以我認為我有特殊的責任去反對壹些我認為是錯誤的東西。

雖然不受歡迎,但那又怎樣?言論自由就是這樣的。我以前也做過同樣的事情,在較小的問題上。但這次不壹樣。

我有生以來第壹次對我自己國家的自由的未來深感恐懼。妳也應該如此。

評:當今世界被共產主義腐蝕的偽自由是令人畏懼的,令人民產生被拋棄絕望感和孤獨感。基本上全世界的媒體包括美國都存在像中共國壹樣的口徑壹致的宣傳洗腦問題,警察和國民兵只服從政府而不是憲法,民主和自由危在旦夕。

萬幸還有像希欽斯這樣的人們正在聚集起來努力倡導各國必須始終尊重全人類與生俱來的尊嚴及其宗教或信仰自由和法制社會。

人們必須正視中共病毒帶給世界的傷害,那些想利用病毒來幹壞事的人和邪惡政權的陰謀是不可能得逞的。

原文鏈接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