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專題】 「赤色政治」重創香港司法獨立(二)建立,從堅持開始;破壞,從釋法開始

蒐集:天滅中共

編撰:天滅中共

覆核:文卡西歐

上傳:文粵

「司法獨立」法官在執行法律時,他必須大公無私,不偏不倚,摒除個人好惡,按照法律的原則與精神作出判決,而不受任何外界包括行政機關的影響。在應用法律的過程中,法院是唯一可以對法律規範作出有權威性解釋的機關。

(圖片來自:香港終審法院維基百科)

法官用堅持點亮「司法獨立」

1846年7月4日,英國商人甘頓在廣州踢倒了水果檔的小販,並毒打前來制止的中國官員,引起了當地華人的不滿。後來事件不斷發酵,掀起了華人與英商之間的衝突,結果導致三名華人死亡。為平息此事,甘頓最後被起訴及罰款二百元,時任港督戴維斯親自批文同意處罰,並且認為由於甘頓的行為違反條約,故可不經過正式審訊就施以懲處。對此,甘頓不服,遂向香港最高法院提出上訴。

上訴前夕,港督戴維斯去信首席法官休姆,指出若他判甘頓上訴得直,會讓英國政府蒙羞,要求休姆維持原判。

11月26日,休姆在法庭上認為罰款未依從正當程序,有違程序公義,因此判決甘頓上訴得直。在判詞中清楚的指出原審的程序如何草率,錯漏百出。這項判決激怒了港督戴維斯,休姆在此後的一段時間裡被誣陷,面臨嚴重指控,直至1848年才沉冤得雪。

但是,休姆向公眾展示了,司法獨立應當建立在秉持有法必依,捍衛以法限權,實現以法達義的基礎上,法官應無懼無私,公平公正,依法獨立裁決,不受制於行政機關的干預,亦不會因爲社會輿論削弱或增強涉案人的合法權益。

司法獨立的光輝自此在香港綻放。

「第158條」的憂慮

1997年7月1日,香港主權移交,《基本法》正式在港實施。 《基本法》第158條列明,全國人大常委會享有對《基本法》的解釋權。

「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在判案時亦同時享有對《基本法》的解釋權,但在終審法院作出判決前,若有關《基本法》的條文涉及中央政府管理的事務或中央和特區的關係,而該條款的解釋又會影響到案件的判決時,終審法院得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對有關條文作出解釋,這些解釋對特區法院具有約束力,但在此以前作出的判決則不受影響。」

對於受普通法訓練的香港法律界而言,所有司法活動都包含對法律的解釋、演繹和運用,所以法院才是唯一可以對法律條文作出權威性解釋的司法機關,由立法機關解釋法律是非常荒唐的,而且,第158條實際上賦予了一個非民主的政治機關可以推翻法院裁決的權力。

可是,在中共的眼裡,將一定的法律解釋權下放到香港法院已是皇恩浩蕩,敢拒絕人大釋法便是對黨領導一切的否定。

因此,當時的香港法律界擔心,一旦人大釋法,司法獨立會否名存實亡?

果不其然,回歸不久,第158條的隱憂便發作:

中共用釋法熄滅「司法獨立」

1997年7月9日,針對當時一批已身在香港,但在內地出生的港人子女的身份問題,由全國人大宣布設立的臨時立法會(下文簡稱:臨立會)在一天之內,三讀通過修改《入境條例》,引入「居留權證明書」。根據《基本法》第24條的規定,這些子女己符合香港永久居民的定義,享有居港權。而修改後《入境條例》卻進一步規定,這些子女必須出示有效的「居留權證明書」才可獲得居港權,但是,證明書必須在內地申請,而且作出申請時,申請人必須同時出示內地公安機關批准離境的單程證,才能獲得「居留權證明書」。換言之,來港後逾期居留的人士將不獲永久居民的身份。

這意味著,這些內地出生的港人子女將面臨即時遣返。隨即,他們申請司法覆核,法院需要解決兩個關鍵爭議:一、由全國人大宣布設立的臨立會是否違反《基本法》?二、若違反,那麼由臨立會通過的法例修改是否無效?

而實際上,這兩項爭議,都關乎一個核心關鍵,就是憲制問題,即是司法審查權的範圍:香港法院有沒有權力審查全國人大行為是否合憲?

(攝:Frederic J.Brown/ AFP/Getty Images 2000年6月25日,爭取子女居港權的家長集會,抗議人大釋法)

 1999年1月29日,居港權爭議終於引發了轟動全港的《吳嘉玲案》,首席法官李國能在終審法院裁定:港人內地所生子女於出生時,即使父母當時仍未成為香港永久居民,也可擁有居港權。並且在判詞中清楚寫明,香港特區法庭有權審核人大決定,違反《基本法》的行為應不予實施。李國能大法官的判決被香港法律界盛讚為「勇敢的裁決」。

然而,威權之下的勇敢總是脆弱。

1999年6月,全國人大常委會首次引用第158條釋法推翻終審法院的裁決,並強調全國人大常委會的解釋權可在任何情況下行使。

1999年6月30日,香港法律界發起了第一次「黑衣靜默遊行」,抗議人大釋法,600多位法律界人士身著黑色西裝,匯成沉默的河流,從高等法院穿過香港公園、皇后大道中,直上砲台徑,最後抵達終審法院門前靜立三分鐘。他們指出若不滿意法院的解釋,正確的做法是修改法例,按照程序,市民亦有機會參與表達民意,彰顯民主,符合法治精神。

當時法律界立法會議員吳靄儀在立法會上質問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若法官無權解釋《基本法》,我們的權利可隨時因釋法而被剝奪或廢止,那麼法官還有什麼用處?若釋法隨便用,司法獨立就蕩然無存,《基本法》還有什麼意義?」

《吳嘉玲案》終審法院判詞有120頁,而人大釋法才4頁,只有一頁是在闡述釋法結果。第158條存在的真正目的開始慢慢現出真身。

司法獨立是法治的基石,亦是普通法制度的根基,這條路香港走了150年。

人大釋法是中共威權的凌駕,亦是司法獨立的喪鐘,敲響它中共只用了2年。

【香港專題】 「赤色政治」重創香港司法獨立

【香港專題】「赤色政治」重創香港司法獨立(一)50年太久,只爭朝夕

以上觀點僅代表筆者

信息來源:

1、參考書籍:《香港法概論》第三版 第一章(作者:陳文敏)

2、維基百科:人大釋法

待續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