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解評】海湖莊園:戰鬥堡壘煉成記

作者:香草山寫作組 文徬 校對/發稿:飛虹

美國正面臨建國以來的第三次“憲法時刻”,前兩次是喬治·華盛頓領導的建國立憲和林肯總統領導的南北內戰和修憲,這一次是美國兩黨制度、總統選舉制度和三權分立制度的全面重置,唐納德·川普總統(Donald J. Trump)是焦點人物。

一、引子:大主教維加諾致川普總統的三封公開信

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普通人無法理解,當下的世界正在面臨人類曆史中最關鍵的變革。梵蒂岡大主教給川普總統的三封信闡明了一個世界宗教領袖的曆史觀。

2020年年6月份,梵蒂岡教廷駐美大使、烏爾帕納區名義大主教卡洛•瑪麗亞•維加諾(Carlo Maria Viganò)給川普總統寫了第一封信,指出在人類社會中,互相對立的兩面同時存在,成爲永遠的敵人;就如上帝和撒旦是永遠的敵人。聖經中講述的“黑暗之子”與“光明之子”、正義與邪惡的戰爭正在發生,“深層政府”(Deep State)等“黑暗之子”正在向川普總統發起猛攻,利用街頭暴亂和大瘟疫,操控即將來臨的總統選舉。

10月25日,大主教發出第二封信,警示川普總統,一場善惡的生死大戰正在展開。邪惡勢力已然結盟,正在利用全球瘟疫大流行,實施進行“大重啓”(The Great Reset)的全球議程,以所謂的第二波和第三波大流行爲理由,推動健康獨裁,扼殺自由,建立全球隱蔽暴政(faceless tyranny)。而光明之子卻迷失了方向,失去了組織,被他們屬世和屬靈的領袖所抛棄。作爲神選之人,川普總統是阻止深暗勢力的人,也是黑暗之子最後攻擊的人。

11月4日,主教發出第三封信,譴責大選欺詐,並稱川普沒被擊敗,就像他的神聖職責一樣不可被擊敗,好人都要爲他祈禱,以擊敗上帝的敵人。呼籲川普總統做出信奉上帝的行動,迅速且毫不吝啬地做出回應,要對戰神們表現出謙卑與忠誠。

正在發生的是一場善惡的生死大戰,必須將世界從這個全球主義的“重啓”中拯救出來。大重啓計劃讓人類屈服于全球精英的統治,達沃斯黨自認爲是這個新秩序的設計者,甚至承認需要一場大流行病,以實現他們的社會工程目標。對于中共、影子政府和全球主義者來說,川普是他們啓動“大重啓”的障礙。真理也許可以在一段時間內被多數人否定,或被某些人永遠否定,但誰都無法永遠把真理隱藏起來,不讓大家發現真理。

二、從主流媒體寵兒到黑暗之子的頭號公敵

Donald J. Trump先生出生于紐約皇後區,在紐約生活了大半輩子,從任何意義上都是地道的紐約人,川普的名字自1980年代就已經家傳戶曉。近半個世紀中,川普當年子承父業,青出于藍而勝于藍,投身紐約曼哈頓地産市場即初露頭角,直至2015年川普認真宣布參選總統之前,他都是美國主流媒體的寵兒,主持的電視節目長期錄得可觀的收視率,各大媒體名嘴主持——大衛·拉德曼、芭芭拉·瓦爾特斯、拉裏·金等——都期待與之同台。也許,在某些公衆眼中,川普是一個喜歡自吹自擂的傳奇商人或者花花公子。

川普遊走在民主、共和兩大黨之間,與兩黨頭面人物維持著良好的關系,是兩黨的金主豪客。在公衆印象中,川普並沒有表現出鮮明的政治立場,也未被權貴階層敵視。2015年6月14日,他從曼哈頓川普大廈扶手電梯緩緩走下來,認真地宣布將會爭取共和黨總統提名,問鼎白宮。從此刻起,美國主流媒體、兩黨精英、學界大咖和大科技公司及好萊塢敵意迸發,愈演愈烈。每當川普選情看漲一點,美國建制力量的反感就增加一點。在共和黨初選壓倒十多個對手後,川普成爲該黨的總統候選人,直接挑戰民主黨的希拉裏·克林頓,整個西方主流媒體似乎已經把他當成十惡不赦的惡魔。自2016年贏得總統寶座,成爲世界最有權力者之後,川普顯然成爲整個西方社會建制精英的頭號公敵,被“全世界”極端仇視。

川普爲什麽招來deep state仇恨,他的力量在哪裏?川普總統的橫空出世是平民主義的勝利,是沈默的大多數以手中的選票來反抗所謂精英主義統治的希望。權勢精英階層仇視川普,是因爲他不是代理人出身,又拒做提線木偶。美國的權勢和利益在少數精英政治家族中流轉,deep state扶持的政客依靠許諾空頭支票來贏得選舉,上台後無不把競選承諾抛在腦後。但特朗普無疑是個另類,以平民主義主張競選成功,並在執政後頂著巨大的政治阻力逐步實現其各項競選承諾。他不是deep state的代理人,竟然可以贏得大選,已經改寫了美國曆史,更加令人驚奇的是,他的一貫的政治觀點和競選承諾竟然都是真的,還被他實現。deep state動員所掌握的所有機器,發動了對總統川普的全面圍攻。

從2017年1月20日正式成爲美國第45任總統後,特朗普發布了近千條推特,對抗假新聞(fake news)。《華爾街日報》、《華盛頓郵報》、《紐約時報》、《時代周刊》、紐約客、有線新聞網絡、全國新聞公司、哥倫比亞新聞公司、彭博新聞、英國廣播電台、天空廣播、美國之音及德國之聲等,百分之九十以上都對川普總統口誅筆伐。學術界與好萊塢娛樂演藝界、華爾街金融寡頭、大科技公司都仇恨川普。幾十年來盤踞美國司法部、聯邦調查局、中央情報局、國家安全局等政府部門的上層組織、長期左右美國兩黨施政的華盛頓職業官僚體系等“深層政府”(deep state)無不暗中掣肘。“通俄門”穆勒調查、彈劾鬧劇貫穿第一任總統任期。川普尋求第二任的選舉結果幹脆被盜走,他的推特和臉書賬號被注銷,他的聲音被全部屏蔽,人身受到威脅。

值得注意的是,此刻的川普還是總統,憲法遊戲正酣。

三、海湖莊園會員文貴先生誓言消滅“大重啓”計劃幕後惡靈

2017年4月6日,川普總統在海湖莊園迎來了一位不速之客,中共黨魁習近平。表面上的虛與委蛇,絲毫不掩飾中共惡靈的邪惡用心。後來公布的司法部文件,透露了習近平許諾的遣返郭文貴先生的價碼不可思議,曆史上有哪一個人的身價高過一個國家的主權利益?

郭文貴,何許人也?路德先生回答到,文貴先生是中共的完美掘墓人。郭先生是中國曆史中走出的共産黨的索命人。他的姥爺是地主,被共産黨侮辱傷害。他娘告訴他,抄家大概有十幾天,瓷器古董從屋裏往外扔,好的拿走了,不好的全扔了砸了,整個門口一大堆,姥爺父親的棺材板被拿走,大門也被拆了。1989年,郭先生賣掉摩托車支持六四運動,家人受牽連,八弟被殺害,自己也被抓進守所裏。看守所的60 多個人,幾乎都被槍斃了,郭先生暗自發誓定下人生目標,消滅中國共産黨。“先把孩子養大,把老人送走,一定要賺足夠的錢,集結一切關系,想盡一切辦法打進共産黨內部,了解他們的內幕。”從看守所活著出來後,郭先生一刻也沒有忘記滅共是此生的唯一使命。他結識國際友人,了解西方。他在1992年就在洛杉矶貝拉爾買了房子,在川普競選總統前就已成爲海湖莊園俱樂部會員。

郭先生人生使命准備了30年,本來計劃在2020 年發起爆料革命,只是因緣際會,郭先生2014年底逃離中共魔爪。習近平總加速師2012上台,川普總統2017年任期開始,天賜良機,郭先生開始爆料。先是“保命、保財、報仇”,然後是“郭七條”,然後是全球自動滅共,然後是全球聯合滅共,爆料戰略何等高明。首個回合,不僅妻女被放出國,而且中共最高層無不圍繞爆料指揮棒起舞,俨然是“一人敵一國”的局面,人類曆史聞所未聞。

2020年9月5日,郭先生接受WARROOM戰鬥室第371期班農先生采訪,回顧了三年多的爆料革命行動,首次曝光“13579”中共統治全球計劃。郭先生本來在2017年9月4日受邀在美國智庫哈德遜研究所公開演講,然而被突然取消。郭先生說,得知演講取消非常震驚,郭先生在華盛頓把三份從中共內部得到的最高機密文件的其中兩份給了FBI。一份關于紐約的中國銀行隱藏中共間諜,另一份關于中共藍金黃美國的戰略,經FBI驗證兩份文件都是真實的,而第三份文件被郭先生燒毀了,被燒掉的這份文件就是中共稱爲13579計劃的絕密文件。所謂的13579就是,制造一種生物武器,自2017年起三年內付諸實施,保證此種武器5年內有效,徹底癱瘓七個國家,包括五眼聯盟、日本、印度,九個月內出疫苗來要挾全世界。

郭先生的使命是消滅中共,川普總統對抗的deep state背後的支持勢力就是中共。川普當選總統以後,意識到美國領導的西方世界面臨一個選擇,是繼續和中國分享市場,達成協議合作,共同發展,共同強大,共同治理世界,還是徹底否定中共的共産主義。爆料革命喚醒了世界,西方和中共之間,已經展開了全面的博弈,變革的時代正在發生。2017年9月,川普總統在第72屆聯合國大會演講,反對全世界的共産黨,“從蘇聯到古巴到委內瑞拉,社會主義或共産主義所到之處,都伴隨著痛苦、毀壞和失敗。美國與那些在殘暴政權下生活的人們站在一起。”

中共把中美關系變成中共與川普的戰爭,不是對著美國這個國家幹,而是打擊這個揭穿了中共偷盜美國金錢和技術的美國總統個人,這也是共産黨奪取大陸政權的秘訣,就是攻擊蔣介石本人,而非中華民國這個國家和國民黨。習近平說過:“如果是讓川普總統贏了中期選舉,我們將輸掉未來一百年。”中共的中美貿易談判本身的拖延和戰略戰術就是要把川普總統幹掉。川普總統與中共黨魁習近平,在馬拉阿哥簽署了中美戰略對話的內容。病毒剛開始爆發的時候,習近平、中共、武漢疾控中心都說不會人傳人,100%可以控制,100%可以解決問題。他們禁止了國內的旅行,禁止航班飛到北京、上海,卻助推航班飛向世界各地,中共想讓病毒失控,這就是病毒在美國大爆發的原因。

中共盜國賊過去幾十年來在西方的沈默力量,利用華爾街金融界、情報界、政治界以及美國兩黨之間的矛盾,手段屢試不爽。中共全力以赴,以全國之力要像影響中期選舉一樣,不惜一切代價,動用一切力量,更不會在乎什麽法律,采取一切流氓下三濫手段,要在美國毀掉川普總統2020的選舉。

四、結語

正如維加諾大主教所言,這場“大重啓”注定要失敗,因爲策劃這場“大重啓”的人不明白,還有人願意走上街頭捍衛自己的權利,保護自己的親人,給自己的子孫一個未來。在光明之子堅定而勇敢的反對面前,全球主義非人道的“大同”計劃(The leveling inhumanity of the globalist project)將會悲慘地遭到失敗。

而川普的支持者,就是2016年11月和2020年11月兩次投票給川普的七、八千萬美國選民。和他們除了普通公民的一人一票選舉權之外,沒有任何可以掌控的權力或發聲的平台,川普稱他們爲“沈默的大多數”,這些都是平凡的藍領與中産,卻被當年總統選舉中川普的對手、民主黨的候選人希拉裏·克林頓貶爲一堆可憐蟲(a basket of deplorables)。

人類曆史已經來到了一個關頭,要麽被全世界deep state結盟,建立“新世界秩序”,實現“大重啓”計劃,要麽光明之子高舉平民主義降伏黑暗之子,別無它途。有了平民主義在全世界的興起與郭文貴先生發起和領導的新中國聯邦,人類曆史將進入新的光明時代。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更多資訊,歡迎訂閱美東香草山農場官方推特賬號

更多文稿,歡迎浏覽美東香草山GNEWS官方鏈接

聖經故事背景,哲學,生活,宗教,詩意,免費英語教學,美東時間周日至周四晚上9:00,美國志願者在美東香草山農場Discord群Richard English版塊和 chat-room與您相約!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