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文貴先生談“沼澤地”

整理:文非

在滅共的關鍵時刻,郭文貴先生談及了極為敏感的話題——世界的“沼澤地”。我們平時看到的那些大人物最多算是“鱷魚”,而養“鱷魚”的力量我們稱之為“沼澤地”。世界不只是只有一塊“沼澤地”,梵蒂岡只能算是其中的一個力量。筆者整理了郭先生談及世界真正的“沼澤地”的內容,希望能夠對大家更深刻的瞭解這個世界給予幫助。

1.誰是美國的“沼澤地”?

沼澤地,美國真正的沼澤地,其中一個核心,美國的Stripe,就是美元的交易系統。它不是國家的,它是誰的?它是幾個家族的。從來沒換過。另外一個,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這種世界機構,那是統領全世界的金融機構。所以說,貨幣交易系統,世界金融組織,整個貨幣交換的全球系統,不僅僅Stripe,還有這個美國常青藤,然後再擴展到英國劍橋,法國巴黎藝術學院,包括東京的早稻田大學。包括甚至俄羅斯,普京上來以後,當時任命誰當他的教育部長,教育部事實在平常就是戰時的部。

美聯儲,美國的美元,美國沒有財政部,是美聯儲,美聯儲的背後的股東,股東背後的人就是沼澤地,就是沼澤地。美元上邊的美聯儲,美聯儲的股東,股東背後的老闆,就是沼澤地。你可以看到那個美元和美聯儲的鱷魚,你看不到沼澤地的運行者,那些人就是沼澤地。

2.“沼澤地”是怎麼運行的?

郭文貴先生在2020年12月12日的GTV蓋特裡提到:沼澤地是有組織的。全世界有兩大隱秘組織,從來沒改過。美國的常青藤學校,你聽說過美國兩百多年了,甚至你再往前推一百年前,美國常青藤學校的建立者,董事會老換,校長老換,你見過真正的大老闆,實際控制人換過嗎?你跟我查查去。骷髏會,像這種耶魯的這種最神秘的學校組織。哈佛的整個的俱樂部和哈佛精英會,你見換過嗎?

不可能的。這些人,中國來的,什麼家族你都碰不上。什麼江澤民的孫子,他連個門都進不去。因為那裡有種族主義。有嚴格的代傳的,嚴格要求,就是你一代一代的傳,不要以為你爺爺當中共總書記你就可以來了,不可以。戈巴契夫曾經多次想參與到那個組織的二門檻,想進去,都沒有可能。那是把整個蘇聯整垮的人啊。他家的孩子也想進去,進去過嗎?沒有。

3.“沼澤地”的力量有多強大?

郭文貴先生在2020年12月11日的直播中透露了很多資訊:人家出門兒,不是坐私人飛機,人家出門基本上空中都給清空的,你都找不著。永遠不會跟你這種見,他不會參加任何會議的,可能就是大街上走道的一老人家,但是你都想像不到他的權力有多大。美國人是真有這個的,這不是開玩笑的。不管是哪些部門,他們一句話就給你決定了。他們基本上只管幾個人,就是美國參眾兩院領袖誰說了算。美聯儲100%得控制。總統有時候他管管,有時候他不管。

美國的沼澤地可以讓你玩兒到這個程度,他都不帶看你的。就現在川普總統和拜登,他看都不看你,看都不會看你的。因為他有最終決策權,甚至他有任何時間可以改變你這個結果的權力、能力,他這個能力。就像那位元我認識的朋友問他,我說你憑什麼自信你敢這麼對他說話,他憑什麼會聽你的?他說我真不是給他錢。我說那你又沒有什麼權力,你憑啥指揮他。他想了半天跟我說,我有讓他實現我想做的事情的能力,我也有這個能力讓他不做。我說他要做了不聽你的呢,他說我也能力讓他聽我的。他說的capability,capability,capability最多,這個能力就是實力。能力加實力,如果你再加上有信仰的話,你就是天下的真理了。是吧,這些人是有能力改變你一切的。他們真的在乎的是什麼?科技、秩序,特別是全世界的金融秩序。所以美元,你連想都不要想。誰想挑戰美元,你必然被消滅。他們有這個能力,不管誰。

4.“沼澤地”最在乎的行業?

納米工業、碳纖維、晶片產業半導體產業、衛星天上太空產業、生物科技所有的大藥廠,還有幾個大的互聯網巨頭。還有現在發展的量子電腦,5G技術,所有的這些,你去查查,60%不在美國。特別是光刻機,大型設備,基本上德國、日本、瑞士,還有幾個核心東西是在英國。那些都誰控制,為啥不在美國?不是這些國家技術強,是沼澤地不僅是在美國,美國的沼澤地就是世界的沼澤地。你們也可以看日本這個國家,日本有1200個國際上最核心的技術,就在日本人手裡邊。但是日本人絕對沒有一樣是老闆的,一個都不是。

5.共產黨讓“沼澤地”感到恐慌的三件事情?

第一件事:沼澤地認為,共產黨真的成為他們的威脅了,他們傻了,他們上當了,他們受騙了,他們錯了。香港,828以後。記得當時我說過嘛,香港是打開共產黨滅亡的第一道大門。大家開始猶豫了,真的猶豫了。這個時候大家一定要看到,他們就希望,這時候希望川普贏了。

第二件事:讓他們再次感到危機威脅的,是什麼情況下。是當時福奇,美國的福奇跟川普鬧分裂,感覺到美國這個病毒事情,世界這個病毒事情沒那麼簡單了。他們知道咋回事兒,非常清楚。然後這次,叫他們最近深刻感受到威脅,就是這次在美國操縱大選,他們真的是傻眼了。聽說沼澤地的人第一次感到了恐慌,唉,還真沒想到這個二貨竟然敢這麼弄,還在美國敢這麼弄。因為他們知道美國和沼澤地能掐死共產黨100回、1萬回、1億回,有上萬個招兒。

第三件事:因為他們知道美國和沼澤地能掐死共產黨100回、1萬回、1億回,有上萬個招兒。還有一個他們發現,美國的西方的法官絕對是沼澤地絕對要控制的,司法系統。現在他們真正的感受到,西方的司法系統還有西方特別在梵蒂岡的事情上,他感覺宗教這個事情上,他們是很在乎的。沼澤地是所有的通信往來,他們的地盤兒是暗網,宗教系統。人家不跟你什麼社會系統玩兒,這普通老百姓玩兒的。深、暗網和整個全球的宗教系統,他發現共產黨對宗教系統是大的威脅。這個時候,我說共產黨是真正的找死的,現在是他們感到威脅了。病毒這件事情是絕對是,讓共產黨成了沼澤地和世界上所有有能力的沼澤地們想消滅的物件。

6.新中國聯邦與“沼澤地”的未來?

我們新中國聯邦人現在有了天賜的機會,我們是能跟他們對話的。我們是可以跟他一起來,不能說平等吧,可以大家一起、坐在一起,會聊聊事。這就是我們為什麼瞭解共產黨,我們站的比他的高度來看他們,而不是仰視他們。我們幹的事跟他們沒衝突、沒矛盾, 對他們沒威脅。然後迅速的過渡到了一個,我們是他們目前唯一的選擇。

他們下一步在全球推的就是虛擬貨幣,他要把虛擬貨幣主導權在他手裡,不能在facebook手裡面。所以他們一定把你facebook解體了,所有的誰的虛擬貨幣上來,一定是他說了算,你必須跟他合作。當然了G-Coin必須跟他們合作,G-Dollar也會跟他們合作,也就是分利嗎?他們沒大家想像那麼貪,咱首先拜碼頭嘛,是不是?交租嘛,交安保費嘛,願意加入這系統嘛。咱沒這個能力,也沒有這個意願去挑戰人家去,咱也絕對沒這個能力。這些大科技企業背後和大藥廠這些背後,都跟這有關係。

特別是在金融界。我們跟沼澤地最多要做的事情,你別跟人家玩邪的,我們代表未來的新中國人,這點是最有價值的;第二在金融上咱能跟他們一起來合作,有利益、再一個可信。再一個,見人家面別啪一口痰、啪一口痰的,讓人家煩是吧。你具備了起碼的、別噁心人的素質,這才行。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