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先生&路德0106:人類政治經濟正在大洗牌,給新中國聯邦帶來機會

撰稿:巴黎七星農場;審核:喜馬拉雅的饃夾肉;校對:Maarago

篇首說明:郭文貴先生在2021年1月6日,文貴直播:美國大選決戰時刻(二)中繼續從各個角度分析正在進行的美國大選及背後的終極之戰的本質,本系列按戰友連續順序上傳郭先生及各位大咖戰友們對美國大選的解讀及相關問答,本文為第八部分:人類政治經濟正在大洗牌,給新中國聯邦帶來機會——

2021年1月6日,文貴直播:美國大選決戰時刻(二)2:29:04時間點——

路德:小皮匠說得太好了,這你看,今天這個國會剛才在裡面放煙霧彈啊,就是釋放催淚瓦斯在國會裡面,這就是民主黨的人,他們還有共和黨建制派叫做作繭自縛,當時圍著白宮的時候他們說,欸,你川普總統你不能用國民警衛隊啊,這個也不能那個也不能,是不是,那川普總統這個時候那圍著你國會,那我就不動了,只用你這個有限的員警力量能幹啥,是吧,你之前你就安提法,那我現在這個老百姓直接上街怎麼了?你反過來能有什麼,啥都說不了,所以接下來這個,並且川普總統說大家該幹什麼不幹什麼,這一句話這種他的影響力,並且還專門說是law和order,而不是說這無限的自由啊,現在就是這個白左走到一定時候,因為所有的白左都是打的一個旗號,什麼旗號?就打著耶穌上帝的旗號,耶穌要我們自由讓我們平等,所以我們就怎麼怎麼,他所有的都打著讓我們博愛,所以耶穌說了博愛,所以你看耶穌妓女他都可以給他歸上帝,所以我們同性戀也是沒問題,你如果反那你就反耶穌,我們這個啊這個自由就必須得把家門敞開讓別人進來,你反你就反了耶穌的大愛,啥都沒了啊。現在別人大主教直接站出來,這就是回撥啊,要撥亂反正,所以很多白左還包括人類走到一定時候它引起這種走的這條路,走偏了以後,它實際上就被某些人利用了,被共產主義以及被很多政客利用了,利用你欲追求自由然後他自己在後面收錢,把你的所有的發言權,你不是追求自由嗎?那行,你的話語權我幫你去話語,好,你給他話語完以後,你的錢沒了、你的自由沒了,他是一個這樣的過程啊,所以說今天真的是第三黨可能馬上就成,因為共和黨沒有了,川普總統還有留下嗎?你看麥凱恩包括麥凱恩還有羅姆尼,他們剩下的僅有的政治資產基本上沒了,共和黨以前是以富人為主,這個富人全部被誰掏空了,一部分被民主黨、華爾街掏空了,一部分又被川普總統這些中產階級給掏空,就給它全部拉過來了,共和黨本身就已經很脆弱了,所以接下來只要把大選真正的最終查清楚的話,民主黨估計也就結束了。民主黨很快就要結束了,所以最終我之前我曾經咱們腦洞說過,我說最終美國還是有兩黨,但是是從川普的兩黨裡頭分出來一個是更加右一點,一個稍微但是絕對沒有左了,就沒有社會主義那一套,美國一定要徹底把共產主義、社會主義徹底乾乾淨淨、沒有這方面的相應的組織,相應的這種,甚至像波蘭一樣通過反共產主義的徹底的法律、社會主義法律,那最後那就是像現在這個保守力量裡面再分出兩個,比如說班農一個,這個叫啥?然後一個蓬佩奧,一個稍微追求沒這麼啊,這一個可能班家先生剛才您說的對少數族裔中的,一個是追求兩個不同的方向,但是都是屬於保守力量,因為你想現在的兩黨競爭有個很大的問題,你如果走到共和黨裡頭,你最終只能出一個人,我一直在想一個問題,如果2024年,蓬佩奧和班農能不能最終進入總決賽?如果是按原先的規則,他們兩個人只能剩下一個進入總決賽、總統大選,但如果改變規則重新兩個人都能進入最終的大選,那跟別的黨沒關係了。郭先生,您覺得呢?

郭先生:完全啊,我覺得路德兄弟你說的100%的啊,這裡面有兩個觀點呢,就是說,我們很少人注意到還是跟經濟有關係的資本主義社會啊,就是川普總統這個他走了,他也就沒有回頭路了,他很清楚,他要麼進監獄要麼進地獄,他要麼就成為美國的再一次的華盛頓,他沒有任何其他選擇了啊,那麼美國要強大還是一個資本的問題,非常關鍵,這個美國這個資本要想強大,相信就是這樣下去病毒完全不可確定,而且美國這種內亂下去,那這怎麼能行呢?而且是大家可能都沒有注意到,美國共和黨裡很多人事實上已經是民主黨,很多人沒有注意到這個話題,那你看到他的行為和背景,還有曾經就是民主黨,後來又到了共和打來的,這都是共產黨在背後出的招兒,民主黨你派一些人讓你脫了馬甲,穿上他的紅馬甲到它當共和黨去,你看看現在已經發生了吧,你就發生這個問題了吧,另外一個你會發現,很多人就共和黨人被拿著是因為跟著錢,就是川普總統也好共和黨也好,他很多說白了你不控制好萊塢、你不控制華爾街啊,你也不控制所謂的這些社交大媒體、科學大咖,這些人全是支持民主黨的呀,那麼川普總統你要想未來說你要想贏,你有民心民意了,你沒有大咖的經濟跟著你,在資本主義社會你是沒有主義的,你會很快煙消雲散或者被共和黨給吞掉或民主黨吞掉,那麼他要想把自己長期下去,把川普主義成為了川普党,或者成為一個真正的共和黨,然後或者讓美國一個真的飛躍昇華的話,他可能要做最關鍵的第一條,要把經濟強大下去,經濟強大下去有很多人給他出主意,說你和共產黨好,共產黨給你跪下來了,繼續讓你經濟強大,這是一個說法,你可不要小看啊,川普總統過去的四年,被共產黨玩成這樣玩到這個程度,你以為他對共產黨和他還很高尚嗎?不是的,川普總統在這方面他是最大的敗筆,過去四年被共產黨玩成這個樣子,包括病毒,玩成這個樣子,那麼另外一個,他就跟美國這些真正的有錢的,跟人家妥協說你看哥們咱們一起,咱們一起玩啊,我這個黨跟你合作,科技大佬啊,什麼230法啊,咱改個名字或者不取消華爾街,我怎麼支持你,好萊塢怎麼支持你,所有的政治最後一定是個妥協啊,但是你看到這個經濟重組或者川普主義和川普政黨誕生是整個人類政治經濟大洗牌的開始,他不管達成哪個協定,小皮匠、路波切就這些你發現了,他都是個大洗牌,這個世界洗牌,我們新中國聯邦才有機會,都是那幫老雜毛,哪有咱們哥們、咱幾個小屁孩來了,哪有誰理你啊,欸,到那時候說我代表共產黨,誰理你啊?上一邊兒滾回去啊,即使跟你好,回去啊到臥室等著去,別在陽光下跟我見面,我不認識你啊,到了臥室咋親熱都行,這是共產黨和全世界的關係,咱在臥室裡邊或者地下室裡邊或者到車裡面去,咱咋親熱都行,在人面前咱倆互不認識,它就共產黨已經成這德行了這個病毒之後的。那我們新中國聯邦那是一個窈窕淑女、一個大黃花姑娘是不是?走到哪去了?跟咱好他有面子啊對吧,咱代表著陽光、代表著年輕代表、絕大多數中國人、咱沒有共產主義標籤,咱這個宣言裡邊給你寫的郝海東先生、釗穎妹妹,是不是啊?咱們所有的宣言說的多好啊,千年的和平,是吧?我們反對極端主義是不是啊?而且對動物都很好,那肯定跟咱好啊,他們洗牌才有咱爆料革命的機會,才有咱新中國聯邦的機會,現在川普總統他跟這些人勾兌妥協的時候,他誰都無法忽視一個讓他們就是佈雷森系統當年二戰的時候,大家一定看這佈雷森系統的時候,就中國人和共產黨還有這個國民黨,你中國人你就輪不著你就說不上話、沒人理你,人家邱吉爾、人家變成美國、人家大老闆說了算,輪得著你嗎?對不對啊?俄羅斯的史達林在旁邊都是呆在一邊兒去,是不是?都沒有什麼多牛的事兒,我們絕對是下一個佈雷森系統建立,咱絕對是其中的主角,你說誰動爆料革命說,不管你什麼川普還是你拜登,說今天我想動動路德,現在你想動路德、動郭文貴已經不是,你就是動整個的所有的路德你的敵人都拿這來攻你,就是咱現在可能最不喜歡的民主黨那時候就會拿咱去攻他去、就弄他,也有可能共和黨就跟咱攻他去,咱們已經成了這個國際大棋中的一子,你傷害我、你跟我好,你傷害我和跟我合作的都是世界其中的一子兒,這就當時汪東興啊,他是跟我說,他說那時候共產黨去參加國際組織的時候,他說都想去了不想回來了,他說那時候毛澤東還有這些老革命物件,都想啥派誰去啊,什麼梁啟超啊,什麼這個那個的什麼的,還這麼喬冠華,都想著這小子走了不回來咋辦?就是共產黨沒有信心,都是出去以後就不回來了,能參加這國際組織都不知道咋應對,咱爆料革命今天是啥?大家知道,咱不用擔心誰,除了上月亮讓你擔心你不回來,不擔心你不回來,因為我們是全球化的全世界,咱站位就很高。所以說你看小皮匠路波切,咱們今天你想想,咱往回看咱們這個新中國聯邦這個最佳時機出現,和前兩年的爆料革命積累的信用和咱的唯真不破,包括咱們的宣言,包括共產黨香港、臺灣、新疆、西藏、擀麵杖子經濟、私營企業家全被查,然後王健事件,然後對美國大選影響、這個病毒,你說這哪一招都像那個人哪、就像用電腦給你設置好的一樣啊,一步又一步就是給你昇華的,你想往下出溜都不行,你往下一出溜不是尿不濕,下邊就是個天梯拖著你上去,你再出溜回來再給你拖上去,就是老天爺真的在幫我們,你看今天的MAGA,你說今天就是這些人都回去了,你抓不抓他以後?定不定罪?你給我說路波切,你定不定罪這些人?你抓不抓他?那這些人誰來保護他?誰來給他說話?這個結果怎麼收場?它只有兩條,你把這幫人全送監獄去,包括班農,包括朱利安尼,包括川普總統,進監獄去;第二個就是這些人把這幫壞蛋給攆下去也送監獄去,不可能有中間了。那這個贏家是誰呀?誰都想團結咱呐,請。

路德:欸,你看House Speaker,這個說請求國民警衛隊在國會,看到沒有?這裡有人受傷了,所以說議長直接要求國民警衛隊,那之前不是說不讓用國民出動國民警衛隊嗎?現在你議長來要求了,欸,這事是不是好事啊,這就是好事,川普總統,你看這裡還有個照片,拿著槍抵在這裡門口,看到沒有啊,是吧?欸。

小皮匠:已經有人中槍了啊。

路德:已經有人中槍。

郭先生:是嗎?已經有人中槍了,你看看我說了吧剛才,一定會開槍,一定會有人開槍啊。

路德:對啊,看這個視頻,看這個視頻。

小皮匠:據說已經有人死了。

路德:你要知道這些人他得罪的是美國最有名的中產階級,這幫人這種情況下,你怎麼那個,不像安提法,說白了幾乎手無縛雞之力的全是一幫小孩兒那種感覺,是吧,所以說啊,這個時候肯定是需要川普總統站出來。

郭先生:哇!我剛說完,剛說完開槍,那小皮匠,你就報喪了真死人了

小皮匠:那心臟那兒中了兩槍。

路德:對。

郭先生:你這哥們,你看你的哥們出來了,路德先生你的哥們紐約警長。

路德:是的,紐約警長。

郭先生:你說路波切,你現在站在了人類最高端了,你一看放眼過去都是你熟人。

小皮匠:據說有人也中槍了,但是中的是橡皮子彈,我不知道是真是假,這是我剛看到的資訊。

路德:郭先生說的太對了,因為美國的法律限制你,因為這個示威是合法的,佔領國會也是合法的,國會是可以合法佔領的,美國的憲法是這樣規定的啊,白宮你是不能進去,但是國會應該是屬於人民的,所有這是合法的,知道嗎?啊?這是第二個就跟你上街一樣啊,然後現在你怎麼起訴他們,你還真沒法起訴,你也沒有攝像頭,但是你說是起訴這些人非法,最終抓回去然後就放回去,就是就這麼一點事而已,因為你之前安提法你也沒法起訴他們,安提法抓人,那些市長為什麼都放,所以現在進入到華盛頓DC屬於聯邦的地盤,這個聯邦的地盤就是川普總統說了算,是不是啊,聯邦員警這裡頭,雖然是DC之外那全屬於民主黨的地盤,但是在國會白宮這幾個地方,那都是川普總統說了算,所以這裡面接下來,我覺得接下來就必須得,就有點像一次革命啊,就美國人、美國的憲法實際上獨立宣言就是這樣說的嘛,當你的三權和你的發言權都不能傳遞真實的資訊的時候,最終人民有站起來用槍支推翻暴政的權利,是吧?這裡頭大家看啊,國會裡頭。

郭先生:另外一個路波切兄弟、小皮匠,你知道還有一個什麼呢?川普總統在今天之前他採用反判法呀、戒嚴法呀,他都是對美國是傷害的啊,這個嚴重傷害,但是現在他再使用什麼什麼手段他都不是傷害了,他都是幫助,也就是說這都是解藥,這是本質的不同啊,就在咱們剛才坐在這兒屁股還離開這個椅子之前,世界已經變成了完全不同了。你這個路波切你就不知道,小皮匠及戰友們看這個節目的,人類上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真的,這比什麼第二次世界大戰,你把這些都加一起,它也沒這個大,它影響了整個金融市場,你看從今天到明天後天金融市場就熱鬧了,大宗商品啊,然後世界地緣政治經濟的巨大(影響),另外一個絕對是就我說的共濟會的秩序主義者,和現在的這些共產主義的無秩序者說白了就是完全獨裁啊,就是家族化,就是這不是以人為本,也不是家天下,也不是黨天下,是完全是流氓惡天下、惡棍天下,這種情況下今天你看到這個時刻的變化的時候,川普總統他隨時可能他自己最不想做的事他可能做,說實在話路波切原來啊咱不敢說有多大自信啊,敢說影響他多深啊,我一直跟你說咱沒本事沒能力,但現在我要告訴你,就從剛才這一個小時前到現在我可以非常(有把握地)說,我們所設定好的計畫,我估計他們真得按照我們這個走啊,不按這個走還真不行,因為你知道今天會發生啥事嗎?此時此刻,習近平可能在病床上,讓你給說在病床上現在,本來就想早起了,這會就必須得起來,俄羅斯普京現在必須已經在國家安全辦公室了,你這日本就不用想了,那北約立馬現在進入戰備狀態,北朝鮮小胖子幹啥?穿著大褲衩子哈哈啦啦出來拉出來,哇塞,這發生啥事啦,所有的所謂的世界,就這三四百號人管著75億人口,這幾百號人現在全都起來了,是光著腳丫、是光著腚的穿著褲衩子的,是不是啊,不管你是幹啥的你都得出來了,現在都在想啥呢?所有人都是看咱們爆料革命咱們說的,這美國一模一樣,出來個第三黨,美國要亂下去咋辦?不亂下去咋辦?我請問你倆,你是習近平,你現在你會想啥?你說說我聽聽。

路德:如果是習近平,第一啊,川普總統接下來你看,剛才一定會通過啊,都已經請求他用國民警衛隊了,那國民警衛隊那相應的法律那就是戒嚴法才出去才可以出得了部隊呀、軍隊呀,是不是?戒嚴法只要一進去,那接下來的頒佈,那就是對川普總統就是所有的就剛才文貴先生說的,權利就集中到行政那裡了,跳過國會可以做很多事,你的媒體230說白了直接廢了,川普總統一聲令下,然後接下來哪些大法官可能就像當年林肯要直接抓大法官啊,都可能,更重要的,他一定要把這些矛盾轉移到外面去,一定是對著中共去的,就像當年二戰之所以打起來,就是因為美國進入了大災難,就是當時的經濟大蕭條,所以把所有轉移都轉移到日本,日本沒辦法,只能軍國主義,歐洲解決不了只能通過納粹,俄羅斯解決不了,只能通過這個共產主義、計劃經濟,就是美國打一個噴嚏,那全世界必亂,所以說這所有的導火索,因為剛才說了嘛,所有的秘密機構所有的都我們說話前它都在行動、都在運作中,所以習近平第一件事就是一級戒備狀態,一級戒備,緊張的就像兩個黑幫火拼一樣,拿著槍這是手只要有人喊一下,估計碰碰碰就開始亂槍亂打了,是不是啊?所以是一級戒備狀態、戰備狀態,軍隊一定是在被調動中,這些軍隊只要調動起來了,咱爆料革命就有機會了,但是習近平這個時候到底調還是不調他得想,但是沒辦法,他必須得調,不調的話他也擔心啊,對吧,所以這裡面機會就在這中間,可能就,那習近平怎麼做,那肯定就是用這獨裁的權力讓許其亮啊,許其亮哪怕他再信任,但是畢竟中共這個體制,你像毛和這個劉一樣,毛和林一樣,再信任那也有不信,也是說白了人心隔肚皮,這裡面只要把這個章拿出來啊,許其亮拿著這個章吧去調動軍隊吧,那個時候其實說白了,咱們我說的好像在給習近平出招一樣,但是他又不敢不調動,在這裡頭機會就來了啊,郭先生。

小皮匠:七哥還有路德先生,我有一個建議,咱們也讓其他的戰友來輪番上來。

路德:對,是的,是的。

郭先生:好,我先回答一下你,你先把戰友拉進來,我先給路德先生,路德先生真的說的太好了啊,我剛才跟你說一下你說的非常對,習呢他現在他非常明白的,這個亂對共產黨來講,它是絕對是對它是百害無一利的,不管哪個亂的結果最後責任都是推他身上去,這是肯定的,而且不管如何是結果最後中美關係只能是越走越遠,這是肯定的,而且他也心裡也知道對我們爆料革命肯定是好的,這是我們畢竟是跟他們文明站在一起的,更重要的事情,我覺得你要看到說到二戰的時候,你要想到我們二戰時候最核心的,就是世界二戰,一戰之後二戰那麼快就開戰了,就是因為當時的一些宗教勢力、神秘勢力,還有一些利益,還有一些財富,還有世界的生產力,在這個二次工業革命之後的,它所有的軍事平衡和財富平衡的結果,這次美國亂的結果就是軍事和財富再大平衡。所以說二戰的時候一戰就是,那就是一個大國的這麼一個小事就幹起來了,二戰就這麼點事,那不可能的啊,那這裡面所有的都是財富和宗教和世界影響力和人類的新的文明,導致的財富和世界板塊的重新分配,這一次是世界的新的科技和文明誕生之後新的分配,這是昨天剛才路波切說的非常對,共產黨這是想控制世界,這是愚蠢到了極點,不是逆水行舟啊,這真的想和月亮做愛那是胡扯的事,那非把你自己戳死不行啊,行,咱現在新的戰友,咱來看看是誰進來,跟路德先生聊一聊啊。

路德:跟郭先生聊吧啊。

郭先生:他們都想跟路波切聊。

路德:跟郭先生聊,咱們都想跟郭先生聊啊,你看這個國會啊,現在你看這些人都已經攻進了參議院、眾議院辦公室、各個議員辦公室啊,有些辦公室重要的場合的辦公室,那想要恢復那沒一段時間恢復不了的啊,這裡面你還要清掃、打理是吧?爭執,這裡面甚至裡面還有消毒,是不是啊?所以說這個事兒接下來啊,接下來啊國會癱瘓,國會癱瘓,美國的國會癱瘓,那對川普總統行政權來說絕對是好事啊,絕對是好事,所以這些人欺負川普總統,真的是這個兩黨聯合起來一起來欺負,這些利益既得集團來欺負川普總統, 真的是小看了,欸,咱們現在有一個戰友上來了啊,跟郭先生對話。

接上文——

郭先生0106:川普曾經有無數次機會改變局面他會贏但有代價

郭先生0106:爆料革命基於情報和看透中共準確預測大選的滑稽

郭先生0106:賴小民作為不安全的知情者必須死,他只是開頭

郭先生0106:與郝海東先生共同分享人活著的意義和獨立人格之重要

郭先生&路德0106:國會山打破總統認證制度使川普獲得飄在空中的總統權

郭先生&路德0106: 共和黨與川普的決裂促成了美國第三政黨MAGA

郭先生&路德0106:大主教在班農訪談中對中共定性的意義極其重大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NewFOC

1月 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