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專題】 「查冊」知多少? (五)入境處收緊「出生登記紀錄」及「香港結婚紀錄」查冊

蒐集:會說話的石頭

編撰:會說話的石頭

審稿:卡西歐

上傳:文粵

入境處去年10月悄悄收緊「出生登記紀錄」及「香港結婚紀錄」 查冊安排,要求查冊人需得到當事人授權,或提供合理的查冊目的、用途供處方審批,有傳媒其後申請結婚紀錄不獲批,引來爭議。

出生結婚紀錄查冊須獲當事人授權

入境處去年10月被揭在無通知的情況下,收緊「出生登記紀錄」及「香港結婚紀錄」 查冊安排,要求查冊人需得到當事人授權,或提供合理的查冊目的、用途供處方審批。現時在未有授權的情況下,查冊人不可經網上提交申請,只可以郵寄表格方式,或親身到各登記處辦理,亦需於表格上闡明查冊目的、用途,及提交文件證明與當事人的關係。

入境處:原意是讓申請人尋找失散親屬或防止重婚

2020年11月,入境處就事件回覆媒體,指諮詢律政司後推出新安排,防止出生紀錄及結婚紀錄遭濫用或不法使用。處方更批評有傳媒翻查社會知名人士或其家人的出生登記、結婚紀錄,並公開紀錄中的個人資料,令相關人士的私隱受到嚴重侵犯,形容情況極不理想。並指,有不少公職人員及市民的個人資料被他人透過翻查不同公共登記冊而取得,有關個人及家人資料被公開,因而受到惡意滋擾和威嚇。處方指諮詢律政司後才推出新安排。

處方強調,根據《生死登記條例》及《婚姻條例》翻查登記紀錄,原意是讓申請人尋找失散親屬的資料或追查自身家族的歷史,或防止重婚,並非為了公開披露該等個人資料,亦非讓申請人任意翻查他人的個人資料而設。入境處又亦點名批評有傳媒翻查社會知名人士、藝人或其家人的出生登記、結婚紀錄,公開有關資料,形容情況極不理想。

根據《生死登記條例》第22條,任何人均有權要求查閱出生、死亡紀錄,而繳付相關款項後,登記官員須安排該翻查,並在該官員認為合適的登記冊索引、登記紀錄或電腦紀錄內進行。

律師:《生死登記條例》已清楚列明申請須得到批准

然而,根據《生死登記條例》第22條,任何人均有權要求查閱出生、死亡紀錄,而繳付相關款項後,登記官員須安排該翻查,並在該官員認為合適的登記冊索引、登記紀錄或電腦紀錄內進行。

法政匯思成員、律師文浩正質疑,入境處收緊查冊措施抵觸《條例》,認為即使處方以保障私隱為由修改安排,亦須證明加上的行政手段合理、合憲。他又強調,基本法保障新聞自由,政府不應拒絕有關查冊原因。

法政匯思成員、律師文浩正指,《生死登記條例》已清楚列明,署方須向付款查冊人士提供相關資料,並無明文指出申請須得到批准,故認為新措施與條文有抵觸。 (資料來源:香港01)

文浩正:新措施或抵觸條文 加限制需合理

法政匯思成員、律師文浩正指,《生死登記條例》已清楚列明,署方須向付款查冊人士提供相關資料,並無明文指出申請須得到批准,故認為新措施與條文有抵觸: 「法例是如此規定,處方後來加上的行政手段,就要證明是否正當。」

文浩正表示,即使入境處是以保障私隱為由,為查冊安排加上限制,亦要視乎限制是否合理:「如為了保護私穩而禁止一切查冊,我覺得不合理。」他強調, 《個人資料(私隱)條例》不會推翻原有條文,其保障範圍亦有例外,從事新聞調查工作便是條例豁免範圍之一。

至於《婚姻條例》第26條指,「登記官可容許翻查由他管有的所有證書」,文浩正認為有關表述即登記官有權反對部分查冊申請,但強調入境處同樣要給予合理的拒絕原由。

 傳媒過往透過查冊出生及結婚紀錄,核實新聞人物的身份及關係,例如2018 年初剛上任律政司司長的鄭若驊,名下屯門海詩別墅4 號屋被揭僭建地庫,《蘋果日報》翻查婚姻紀錄揭發毗鄰同涉僭建的3 號屋,業主潘樂陶原來是鄭的丈夫。

為保護警員限查冊 查結婚紀錄申請減 25%

2019 年 10 月反修例運動期間,警察隊員佐級協會因應有警員被「起底」,入稟要求法庭頒令禁止公眾查閱選民登記冊。入境處同月以行政權力,收緊婚姻及出生查冊程序,處方事後曾向申訴專員公署解釋,收緊是為免公職人員被「起底」,受滋擾和威嚇。

《立場》向入境處索取,收緊程序前後接獲的婚姻查冊申請數字,並統計得出2019 年1 月至10 月,處方共接獲17, 561 宗申請,但在同年10 月收緊後,2020 年1 月至10 月的申請共13,014 宗,較上年同期減少25%,即逾4,500 宗。

至於出生紀錄,入境處 2019 年 1 月至 10 月共收到 11,328 宗申請,而 2020 年同期申請數字跌至 10,980 宗,減幅約 3%。

記協主席楊健興指,入境處收緊程序後,相信不少傳媒受阻無法查冊,影響採訪和報道。他批評處方向申訴專員稱傳媒可續查冊,實際上卻拒絕申請,漠視申訴機制,亦損害傳媒監察政府職能,也變相剝奪了公眾知情權。

根據進步主義者的說法,私隱法例問題不應概括查冊,因為人在一個緊密的社會中存在,什麼規範了人的行為?法律和同濟壓力。同濟壓力就是要把私隱傳播出來,在公共地方做的事情應該收到同濟的監督和壓力,促使對本身行為有所克制。而婚姻、成立公司或購買房產,都應作為公共行徑去處理,而公共事件是不應該被禁止查冊的。查冊如果被限制為私隱範疇,那麼社會的公義如何得到申張?

【香港專題】 「查冊」知多少?專題報導

【香港專題】 「查冊」知多少? (一) 汽車「查冊」 2020年《鏗鏘集》「721誰主真相」

【香港專題】 「查冊」知多少? (二)房產「查冊」 2019 年《丁權無國界》

【香港專題】 「查冊」知多少? (三) 房產「查冊」 2018年 律政司司長鄭若驊被曝屯門別墅僭建

【香港專題】 「查冊」知多少? (四)土地「查冊」 邊境官地遭霸占 港深邊境「隨意門」

以上觀點僅代表筆者本人

資料來源:立場新聞 香港01(一) 香港01(二)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