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專題】「赤色政治」重創香港司法獨立(一)50年太久,只爭朝夕

蒐集:天滅中共

編撰:天滅中共

覆核:卡西歐

上傳:文粵

圖片:『自由時報』2018年7月21日,民陣發起遊行,抗議保安局考慮引用《社團條例》取締香港民族黨。

香港從幾百年前寂寂無名的小漁港,發展成為今天熠熠生輝的東方之珠,在國際金融市場享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健全的法律制度是其賴以成功的重要支柱之一。任何一個行之有效的法律制度,仰賴於一系列不受制於社會環境、政治取向、宗教信仰、文化背景等的價值觀,建基於一套被根植於香港普通法制度的基本信念。這些信念和價值,就是「法治精神」。而司法獨立則是確保法治精神得以完整體現的基石,當司法獨立被破壞,法治就岌岌可危。法治是香港的核心價值,沒有法治,港人追求民主自由的思潮便難以為繼。

圖片來自:香港終審法院維基百科

「司法獨立」是普通法制度的核心

1842年,清政府與英國簽訂《南京條約》,香港正式開始割讓給英國。

1843年4月5日,英女皇維多利亞頒佈首份《英皇制誥》和《皇室訓令》。奠定了香港殖民地時期行政、立法和司法的權責。同年6月,英國政府開始先後委任民政事務長

、首席裁判官、立法局及行政局成員。至此,香港三權分立的管治架構漸具雛形。

1844年,英國政府任命律政司,同時,高薪聘任當時英國法律界泰斗的女婿,執業大律師約翰·休姆赴港,成為香港第一任首席大法官。

1844年10月1日,香港最高法院正式成立,普通法制度開始被逐漸引入,滋生了法治

在香港的萌芽。

普通法制度被美國以及英聯邦國家所普遍採用,是一套以三權分立為基本原則,以判例為立法骨幹,以寧縱毋枉為基本信念,以公平公開為審判準則,維護司法獨立,保障個人權利的法律制度。

「黨領導一切」是社會主義法系的核心

1997年7月1日,中共獲得香港主權,奴役億萬人民的社會主義法系開始侵入香港,染污這片司法女神忒彌斯捍守的正義之境。

相較於普通法制度,社會主義法系建基於另一套思想價值體系上,兩者有著顛覆性的不同。社會主義法系下的法律,是一套以共產黨領導為基本原則,以所謂的人民代表大會為立法核心,以統治人民為基本信念,以黨中央決定一切為判定標準,保證國家權力高度集中,鞏固社會主義政權的法律制度。

簡而言之,對普通法制度來說,價值觀的核心是司法獨立;而對於社會主義法系來說,價值觀的核心是維護黨領導一切的地位。

「摧毀司法獨立」是全面管治香港的核心

香港從幾百年前寂寂無名的小漁港,發展成為今天熠熠生輝的東方之珠,在國際金融市場享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健全的法律制度是其賴以成功的重要支柱之一。這套行之有效的法律制度背後的價值核心就是「法治精神」。而司法獨立則是確保法治精神得以完整體現的基石。面對中港兩套迥然不同的價值體系,中共以退為進,答應不在港實行社會主義制度,卻把第158條埋入《香港基本法》,將香港法律的最終解釋權,牢牢的握在全國人大的手裏。

在普通法制度下,只有法院才可以行使解釋權,因此,人大釋法等於剝奪司法機關的獨立審判權,當司法獨立被動搖,法官就會為當權者服務,為專制政權披上法律外衣,成為了政權打壓的工具。一旦司法獨立被破壞,法治就岌岌可危。法治是香港的核心價值,沒有法治,港人追求民主自由的思潮便難以為繼。

1997年,《基本法》的實施給予了一國兩制的保障,香港人說有險可守。 2019年,《中英聯合聲明》中一國兩制,50年不變的承諾,變為一紙廢文,香港人已泣不成聲。

中共用第158條寫下自己的狼子野心「摧毀司法獨立,赤化法治精神」,用22年的光陰貫徹了精神領袖毛澤東的思想「50年太久,只爭朝夕」。

以上觀點僅代表筆者本人

信息來源:

1、參考書籍:《香港法概論》第三版 第一章(作者:陳文敏)

待續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