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情報專家:病毒很可能是“非自然的”

新聞來源:《華盛頓時報》; 作者:比爾·格茨; 發佈時間:January 6, 2021 /2021年1月6日

翻譯/簡評:helloworld;校對:SilverSpurs7;審核:萬人往;Page:Daoiii

簡評:

比爾·格茨先生援引一位以色列生化專家的觀點,對錯綜複雜的證據分析可知,病毒具備著中共國蝙蝠病毒的骨架,而且在0號病人前就有人傳人的適應能力。而中共國通過各種欺騙和混淆視聽,有意遮掩病毒起源,更加加重了它的嫌疑。多國情報機構可能都有類似觀點,但迫於中共的影響,不願將觀點公之於眾。文章還介紹了中共超限戰的武器之一——大規模監控,以及對海外華人的操縱。中共很有可能用這種手段在此次超限戰中推波助瀾。

中共掩蓋科學證據、抹殺證人,同時操縱海外華人,以合作利益要挾海外專家,影響科學界對病毒來源這一專業問題的判斷。同時又以科學問題為由,讓各國情報部門不敢發聲,完全控制輿論,利用超限戰顛倒黑白、將髒水潑向外國人等目標。幸虧有爆料革命以及美國的正義力量,有閆博士等堅持正義的英雄能夠勇於站出來揭露真相,打破了中共的計劃。在戰友和全世界正義人士的共同努力推動下,讓真相能夠在學界與媒體層層阻隔之下得以曝光。如此一來,中共的邪惡行徑也能被梳理出來,即將大白於天下。

雖然目前尚未公開中共主動投毒的切實證據,但中共阻礙調查、銷毀證據等行為均暗示了其邪惡動機。中共故意隱瞞、拖延之罪,已經對世界造成了不可磨滅的惡劣影響,將來被追責已不可避免。若未來結合文貴先生適時放出的有關病毒投放的鐵證,隨著全世界對中共的聲討,以及中國人民脫離中共魔爪的決心愈發強烈,自由、光明的時日已不再遙遠。

原文翻譯:

以色列情報專家:病毒很可能是“非自然的”

一位以色列專家認為,引起冠狀病毒的SARS-CoV-2病毒,具有中共國蝙蝠病毒基因組起源。在感染零號病人前,該病毒已經歷了對人類基因的廣泛適應。(圖:美聯社)

一些人認為,武漢冠狀病毒爆發與中共國軍事研究有關。以色列退役上校丹尼·肖漢姆(Dany Shoham)就是最早提出此觀點的人士之一。他現在認為,病毒很可能源於實驗室逃逸。

肖漢姆上校在上月發表的一篇文章中表示,最初提出的、引發中共病毒大流行的病毒源於自然的理論,遭到了科學家和情報分析專家的強烈懷疑。

肖漢姆上校是以色列國防軍和國防部前高級情報專家。他是一位微生物學家,也是化學和生物戰方面的專家。他對此事有著深入的研究。

根據肖漢姆上校的說法,該冠狀病毒源於人為乾預的可能性,比天然自發進化適應的可能性更高。不過,中共國在病毒來源問題上緘默、欺騙和混淆視聽,使情報人員和科學家無法得知病毒爆發的真正起源。

肖漢姆上校現任職於以色列智囊團之一的“貝京-薩達特戰略研究中心”(Begin-Sadat Center for Strategic Studies)。他在一篇期刊文章中寫道,“索引病毒(感染0號病人的病毒)基因組起源,已被確認為一種早已經歷對人類的廣泛預適應、具備持續人傳人能力的中共國蝙蝠病毒。 ”

他表示:“現在懸而未決的問題是,這種特殊的基因組預適應發生於何時何地?是如何發生的?”

關於病毒起源的爭論,一經曝光,都可能成為轟動的新聞。但肖漢姆上校表示,迄今為止,全世界情報部門基本對此保持沉默。

他說:“早在2020年1月,部分西方國家,以及俄羅斯、印度、日本和澳大利亞已完成了情報評估,但它們並未將自己的結論過多聲張。情報機構的長期緘默,意味著它們已經評判,最初的蔓延是不自然的。如果情報的結論是自然起源,那這些結論應該早已被公之於眾。”

美國中情局並未透露其關於病毒起源的發現。但表示,他們正在努力評估。

這位前以色列情報分析師的上述言論,是於白宮國家安全副顧問馬修·波廷格(Matt Pottinger,另稱博明)作出類似講話後發表的。博明先生在最近與英國國會議員的線上會議中說,現在的主流理論是,該病毒來源於中共實驗室的洩露。

位於湖北省中部的武漢病毒學研究所園區

作為一位中共國問題專家,博明也是於去年一月最早警告大流行危險的美國官員之一,他說,最新情報表明,病毒從武漢病毒研究所擴散而出,並非來源於中共國官員最初歸咎的、附近售賣野生動物的“華南海鮮市場”。

“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該實驗室很可能是最合理的病毒來源。”《每日郵報》援引博明會議發言說。

他認為,病毒很可能因洩露或事故而逃逸。“甚至北京當局的官方數字也公開否認了海鮮市場的假說。”

肖漢姆上校在他的分析中發現,武漢病毒研究所作為中共國唯一能夠進行安全病毒研究的實驗室,與武漢的其他機構以及中共國其他地區的機構一樣,在這次疫情發生之前的十多年間,存在“重大的不匹配和錯誤”。

他描述所發現的問題包括:包含不一致的數據或結論的科學論文、無法解釋的差距和矛盾、扭曲的時間順序、非法的保密性、數據和記錄的消除和串改,以及對已存在病毒的遮掩和可能的銷毀。

肖漢姆上校說,中共國當局還對科學家和官員施壓,並使關鍵人物從公眾視野消失。他們還將軍用和國防部門與民用機構身份互換(即軍民融合)。

肖漢姆上校說:“所有這些表面的不當行為都圍繞著一個核心原則有意實施:阻礙索引病毒溯源。這些有意實施的迷惑性行為,共同形成了支持非自然傳染概念的有力證據。”

正在進行病毒來源調查的世界衛生組織最近抱怨稱,中共國正在阻礙他們的調查人員。

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賽·阿丹諾姆·蓋布雷亞索斯本週表示,幾名早前被承諾允許進入中共國的聯合國科學家被告知,他們尚未獲得進入中共國的政府許可。

中共國外交部女發言人華春瑩週三表示,中共國政府和世衛組織仍在就科學家的來訪事宜進行磋商。

華春瑩告訴記者:“在冠狀病毒溯源問題上,中國一直保持開放、透明和負責的態度,並在病毒溯源問題上引領了與世衛組織的科學合作,同時也促進了病毒溯源的國際研究。”

一位美國高級官員曾說,在疫情初期,情報組織缺乏病毒溯源的專業知識。結果導致這些機構不得不依賴美國科學家。而其中很多人受中共國同僚影響,聽信了中共政府的說辭。

許多美國科學家害怕激怒和破壞與中共國科研機構的關係,不願考慮病毒由實驗室逃逸的理論。而親中科學家之所以選擇在中共國進行研究,是因為相比美國機構,那裡有著更少的安全和道德約束,從而能給予科學研究更多迴旋餘地。

中共國全球大規模監控

一份九月洩露的中共國數據庫提供了北京當局大規模數據採集的新線索,這是其全球監控計劃的一部分。

根據美國國務院牽頭的“海外安全諮詢委員會”的最新報告,洩漏的數據庫是由中共國的數據採集公司“振華數據”收集的,並被中共國情報部門利用於行動之中。

一家澳大利亞公司曝光了這一數據庫。該數據庫包含240萬人(內有5.2萬名美國人)的個人身份信息。

報告說:“這只是中國共產黨擴展和輸出內部控制和監視體系的最新系列證據之一。”

報告稱,振華收集的數據主要是公開信息。儘管很多都是從暗網渠道獲得。其餘數據來自對私人公司的黑客入侵。

報告表示:“數據庫覆蓋了多種人群,包括總理、州和聯邦政要、軍官、外交官、學者、企業高管、記者和律師。”

“振華的行政總裁在他的個人微信上談到,其數據可用於發動基於宣傳和心理戰的’混合戰爭’(超限戰)。”報告指出,“中共國長期以來,一直將監控系統用作國內外控制和信息收集工作的有力工具。”

這一數據集合是中共國龐大的國內監視網絡的產出之一,也是針對平民的間諜機構:中共國安局的關鍵情報獲取手段。

報告警告說,“儘管國安局像其他國際情報部門一樣,僱傭著傳統的辦案人員,它還讓遍布全球的華人社區網絡為它所用。”

“依靠海外華人專業人士的忠誠(有時通過施壓其在中共國的家人實現),中國共產黨完成了大量技術信息的收集。”

從1980年代開始,中共國在美國啟動了類似的情報項目,以支撐其核計劃。報告說:“十五年後,它擁有了自己創建的與美國的核計劃相當的核計劃所需的所有信息。”

“本質上講,中共現在的擁核狀態是通過海外華僑成功收集到的大量數據帶來的成果。”

1990年代間,克林頓政府啟動了與中共國的核科學家交流項目。根據美國中情局現在的公開結論,這導致了中共國通過間諜行動,獲得了美國核武器庫中每一顆已部署核彈頭的秘密。

原文鏈接

點擊閱讀英國倫敦喜莊園在G-News 的更多精彩文章

點擊觀看英國倫敦喜莊園在G-TV的精彩視頻

歡迎加入【英國倫敦喜莊園】Discord官方群

編輯:【英國倫敦喜莊園編輯部】-點擊spark adobe版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1月 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