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中共病毒扼殺了法律賜予人們的種種自由

加拿大草原三省戰友之家 重生之鷹
校對 發稿 雲起時

圖片來源:girlsaskguys.com

據《澳大利亞旁觀者》(The Spectator Australia)的作者羅斯.菲茨傑拉德於1月10發文表示,觀察不同國家如何應對中共病毒大流行,壹些國家的反應令人鼓舞,而其他國家,尤其是民主國家,包括美國的反應則是災難性的。這些反應代表了壹個深刻的轉折點,其影響將令澳大利亞和全世界在今後的幾十年裏受到影響。
由總部設在布裏斯班的Connor Court及時出版的《中共新冠病毒時代的基本權利》,論述了政府最近采取的措施對公民的基本權利,特別是行動和結社自由、言論和表達自由以及假定的隱私權的巨大影響。重要的是,本報告還著重討論了人們如何才能最好地保護基本自由。

《中共新冠病毒時代的基本權利》是由奧古斯托·齊默爾曼(Augusto Zimmermann)博士和約書亞·弗雷斯特(Joshua Forrester)博士精心編輯的《西澳法學家》(the Western Australian Jurist)特刊,《西澳法學家》是西澳法律理論協會(WALTA)的年度同行評議學術出版物。

巧合的是,奧古斯托·齊默爾曼(Augusto Zimmermann)不僅是WALTA的總裁,還是《西澳法學家》(the Western Australian Jurist)的主編。該書的合著者約書亞·福雷斯特(Joshua Forrester)就言論自由和隱含的政治溝通的憲法自由這壹主題寫了大量的文章。

在介紹和全書中,編輯們使用了Covid-19壹詞,同時也允許其他撰稿人隨意使用SARS-CoV-2壹詞。壹些作者提到了冠狀病毒,另壹些作者提到了武漢病毒,這在壹定程度上暗示了政治議程。

齊默爾曼博士和約書亞·弗雷斯特(Joshua Forrester)收集了壹份優秀的撰稿人名單,以闡述最近政府措施的巨大影響,以及如何最好地保護基本權利和自由。
這本影響深遠的散文集有許多令人印象深刻的貢獻,其中壹個亮點是這本雜誌的大衛·弗林特。他認為,澳大利亞政府對中共病毒的反應是基於過度反應,沒有充分考慮到現有的最佳證據。弗林特堅持認為,澳大利亞政治當局的許多反應都是不必要的,而且適得其反,給數百萬澳大利亞人造成了災難性的損失。

另壹個關鍵章節是詹姆斯·艾倫(James Allan)寫的,他也是《澳大利亞觀察家》的專欄作家。他揭露了各州政府在應對中共病毒時是如何不當的,嚴重侵犯了公民自由,並極大地擴大了政府的作用,卻沒有找到合適的途徑來擺脫這種可悲的局面。艾倫預測,這些措施將被視為本世紀最糟糕的公共政策失敗之壹。

威廉·瓦格納(William Wagner)在其論證充分的文章中,有用地論述了美國某些州州長如何將中共病毒視為擴大權力、無視憲法約束、專制地發布違反基本人權和破壞法治的法令的機會。

關於西澳大利亞州,安東尼·格雷(Anthony Gray )調查了該州為應對中共病毒而實施的邊境限制是否符合《澳大利亞憲法》第92條,該條款規定各州之間的貿易、商業和交往應絕對自由。

羅科·洛亞科諾(Rocco Loiacono)的作品生動地揭露了衛生部門的獨裁統治,通過政府法令,中共病毒被用來破壞我們的基本權利和自由。正如他所指出的,最近的事件表明,衛生官員可能會制定壓迫性政策,對人們的生活施加不合理的控制。洛亞科諾認為,這可能對諸如知情同意權等重要原則產生非常嚴重的影響,而知情同意權是任何醫療管理的基礎。

加布裏埃爾A.莫恩斯(Gabriel A. Moens)列舉了據稱為防治艾滋病毒而對人們采取的措施後,指出這種限制具有根深蒂固的家長式作風,對人民的權利產生巨大的有害影響,包括對保護自己的健康產生意想不到的後果。

最後,莫妮卡·內格爾(Monika Nagel)令人信服地指出,盡管自上世紀80年代初以來,全球化在經濟和政治上運作良好,但未能有效應對以中共病毒為代表的健康危機。

註意到隨著身份政治的興起,道德價值的下降,內格爾認為,政治當局和媒體的焦點現在應該轉向保護我們的自由。

《中共新冠病毒時代的基本權利》的發布證實了《西澳法學家》在法學思想和法律理論領域的領先地位。

正如奧古斯托·齊默爾曼(Augusto Zimmermann)和約書亞·弗雷斯特(Joshua Forrester)正確總結的那樣,毫無疑問,在這個中共病毒流行的時代,國內外的許多政府措施都威脅到了基本權利,破壞了生活在法治民主下的意義,並將繼續如此。

由於這本高度原創的文集對理解這壹主題做出了重大貢獻,《中共新冠病毒時代的基本權利》應該成為珍視自由、反對政治獨裁的公民的基本讀物。考慮到這些問題的分歧之大,它很可能擁有壹個強大的讀者市場。

在這本關於權利的耐人尋味的書中,壹個被反復強調的元素是責任的概念。與我們目前的情況有壹些相似之處的是二戰期間英國城市實行的食物配給和燈火管制。這些顯然侵犯了基本權利,以便通過共享現有資源和盡量減少空中轟炸的影響來保護社會。

簡評:中共病毒爆發至今已造成超過9000萬人感染,近200萬人死亡的重大災難。並且在全世界範圍內造成大面積的隔離、封城等措施,甚至在中共國出現了極端的封小區、封單元門、全民檢測和強行推進疫苗註射等極端措施,侵害、削弱和剝奪了人民生活、工作中方方面面的基本權利。更需要引起高度關註的是,許多國家的政府可能利用這次中共病毒大流行之機,正在推行壹個名為“大重置”的計劃,旨在建立所謂的世界新秩序。這壹計劃的強制性執行,將極大的加強政府和核心利益階層的權利和利益,極大地削弱普通公民的基本權利和自由。阻止這壹計劃的實施,阻止病毒的進壹步傳播,都需要世界範圍內查清病毒的真相,才能有的放矢的找到解決辦法。中共病毒現已被多國初步確定為源於實驗室的人工合成生物武器,壹旦世界範圍內形成共識,追責中共,消滅中共就會加速,人類才會盡快回到健康軌道上來!

原文链接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