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警治國“警節”當先

喜馬拉雅-國內新聞組:快慢機

2020年1月10日,由中共國務院在國家層面專為中共警察隊伍所特批設立的首個“警察節”已正式生效實施!該節日期寓意110是中共國自元旦後的首個國家法定假日。中共的“以警治國”竟然連“警節”也必須“壹馬當先”。

中共國的警察俗稱“公安”,是壹支總規模達數百萬的“國家暴力機關”維穩工具。自習總加速師十八大全面掌權以來,便開始對公安系統進行了史無前例的內部清洗行動。由於習對公安系統的嚴重不信任,直接導致了2018年1月1日零時起,原隸屬於中共公安部直接指揮的武警部隊,統壹改由中共中央軍委集中領導指揮。武警部隊成建制劃歸中央軍委直屬管轄序列,不在隸屬國務院序列。武警全稱為武裝警察,是原中共公安部的核心武裝準軍事化戰鬥部隊。實際上就是壹支獨立於中共軍委之外的成建制武裝力量。公安部正是憑借著該支武裝力量在日常社會維穩中更加肆無忌憚。這也從側面印證了習上臺後為何急於將該支武裝力量從公安部手中強勢卸掉以除後患。為其在隨後的公安內部清洗行動排除隱患障礙。

2019年的香港反送中運動,中共公安部是為馬前卒率先秘密入港,對港人展開血腥鎮壓,原公安部魔頭“孟建柱”、“孫立軍”等則坐鎮幕後指揮全盤操縱。2020年伊始“中共病毒”全球大爆發,封口浪尖的武漢又再次出現了原公安部副部長“孫立軍”的魔影,只不過這是其最後壹次出現在公眾視野內了。隨後不久中共中央監察委便對外公布了對“孫立軍”的監察執行通報。至此習對公安部的整頓清洗方才告於段落。

如今“中共病毒”疫情再次洶湧卷土重來,大陸多個省區接連爆出“無癥狀感染者”病例,直接導致所在區域即可進入緊急“戰時狀態”,封路封城壹時間人心惶惶。
糧食短缺、物價上漲、拉閘限電、失業倒閉、金融崩塌等等接二連三的民生問題矛盾急劇上升,再加之疫情的再次爆發,盲目封城封路所導致的人口流動限制弊端已經逐漸顯現並有失控風險。基層的社會維穩壓力陡然劇增,而警察正是這條鋒線上的最後屏障。壹旦出現不可控風險,那麽最終只能依靠軍隊介入實施軍管。而那樣正是中共當局所最為恐懼及不想看到的壹幕。

自“中共病毒”疫情肆虐壹年以來,中共大陸全境只有軍隊及警察的薪水能保證按時足額發放,甚至還有大幅提升及各類明目的補助項目下發。養兵千日用兵壹時,在這種舉國維艱的情況下,又是補助又是“過節”的,恐怕對於中共國的警察來說,並不是什麽好事,回想壹下2020年武漢疫情時的壹幕,有多少壹線的公安警員由於缺少必要的防護裝備而染病離世的?
這次的疫情反撲明顯要比上次嚴重的多,經濟環境也要糟糕的多,中共若還想靠盲目的封路封城手段應對的話,估計很快就會出現民眾集體反抗的情況,因為由於聽信中共往日的虛假宣傳,沒有前做足應對疫情的準備,手足無措缺糧少錢的普通民眾相信絕不會乖乖被關在屋內等死。屆時壹旦發生大規模集體反抗事件,壹線維穩的警察必定首當其沖的成為憤怒民眾的沖擊對象,潮水般湧出的人群將會是那些警員的絕對噩夢。這份為中共賣命的薪水並不好拿,當然這個110警察節也未必就真的那麽好過。給人的感覺更像是中共在為這些警員敢死隊們舉行的“沖鋒禮”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快慢机

开着自己最喜欢的车;带着自己最喜欢的人;去到一个自己最喜欢的地方;没有其它的原因……做件自己最想做的事而已! 1月 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