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秘密警察的由來

翻譯:康州盤古農場 – Bruce

校對:康州盤古農場 – 煙波浩渺

審核:康州盤古農場 – Rose

辛西婭·鐘(Cynthia Chung)通過戰略文化基金會撰寫

“知彼知己。

無事不登三寶殿。

相信帶來毀滅”

——刻在德爾斐阿波羅神廟的格言

很多人都知道阿波羅在德爾斐的銘文,並聯想到它是智慧之語,畢竟德爾斐神廟是全球智慧的中心。古代世界各方面的國王、皇帝、政治家、將軍都會帶著非常豐厚的黃金報酬前往神廟,希望大神阿波羅的智慧能夠賜予他們,為他們的特殊事業提供力量和權力。

根據古代歷史學家希羅多德的記載,德爾斐教最著名的壹個預言是對呂底亞國王克羅伊蘇斯的預言。克羅伊蘇斯國王是壹位非常富有的國王,也是愛奧尼亞各城市抵禦波斯在安納托利亞日益強大的最後堡壘。克羅伊蘇斯國王希望知道他是否應該繼續深入波斯帝國的領土進行軍事行動,是否應該在這樣的壯舉中尋求軍事同盟。

根據希羅多德的說法,克羅伊蘇斯國王交付的黃金數量是有史以來賜予阿波羅神廟的最大壹筆。作為回報,德爾斐的女祭司,也就是所謂的神諭,(壹些可憐的年輕女孩,每年被挑選壹次,具有 “正確的屬性”)會說壹些無意義的胡言亂語,陶醉於她被方便地放在上面的裂縫氣體蒸汽中,祭司們就會 “翻譯 “神諭的預言。

克羅伊蘇國王被告知,作為他的預言謎語,”如果克羅伊蘇斯出戰,他將摧毀壹個偉大的帝國”。克羅伊蘇斯還被告知要與最強大的希臘國家結盟,他選擇了斯巴達。克羅伊蘇斯大喜過望,認為自己的穩操勝券,立即開始著手建立對波斯的軍事行動。長話短說,克羅伊蘇斯輸得壹塌糊塗,呂底亞被波斯人占領。斯巴達人壹直沒有出現。

原來預言之謎並沒有錯,而是克羅伊蘇斯誤以為那個偉大的帝國會滅亡。

這個故事很可能有很大的真實性。而刻在阿波羅神廟的那句 “知己知彼,無事不登三寶殿,相信帶來毀滅”,更成為任何敢於進入這樣的神廟尋找智慧和力量的人的預兆,那些 “配得上 “阿波羅神的人將有智慧解開他們的預言謎語,並將獲得勝利,那些不配得到阿波羅的 “恩典 “的人將失敗,並被毀滅。

這是個不錯的故事,但實際上,它是壹個全球情報網的精彩掩護。

德爾菲教的確是軍事和政治情報的神經中樞,它不 “效忠 “任何國家或帝國,而是能夠利用他們用間諜網收集到的情報,以及那些愚蠢到向他們布置計劃(和他們的黃金)的人給他們的情報。德爾菲的祭司們就會據此決定需要與什麽目標分享什麽信息,以符合他們的目的,他們塑造的 “預言”,就像棋盤上移動的棋子。

因此,對於那些敢於訪問德爾斐教的人來說,問題並不在於是否有足夠的智慧來解開這個隱秘的預言,而是 “對於阿波羅的祭司來說,妳是壹顆怎樣的棋子?

蘇格蘭騎士團的道德與教條

那些追求智慧和力量的人,往往也對 “秘密知識 “的領域感興趣。畢竟,誰不想有壹條通往自己欲望的快速通道呢?誰不想相信自己的命運就是富有、特權和強大?誰不想相信他們是在少數人中被選中的,擁有特殊的品質(可以說是超自然的),使他們比大多數人更優越?

1801年,作為美國革命失敗壹方的托利黨遊擊隊,蘇格蘭騎士團在美國正式組織起來。壹開始參與的主要人員之壹是壹位名叫奧古斯丁·普雷沃斯特的英國將軍。普雷沃斯特曾征服了南卡羅來納州的查爾斯頓,並在那裏建立了壹個秘密的警察機構,英軍離開後,這個機構就成了蘇格蘭騎士團的總部。

蘇格蘭騎士團在19世紀統治了美國共濟會,而阿爾伯特·派克被公認為是這壹成功的來源。

1859年,派克被選為蘇格蘭騎士團南部轄區的 “最高大指揮官”。1871年,《共濟會古老而被接受的蘇格蘭騎士團的道德和教條》(該騎士團的反聖經)首次由其作者、內戰期間的前聯邦軍隊將軍阿爾伯特·派克出版。

本文的重點是美國秘密警察的起源,我為什麽要提出這些呢?

因為把聯邦調查局建設成今天這個龐大的國內情報機構的功臣是J·埃德加·胡佛,他恰好是蘇格蘭騎士團的33級共濟會成員,在加入蘇格蘭騎士團35年後,他在1955年被 “加冕”。

為什麽這與本文的目的有關?如果我們要了解這種會員資格的 “道德和教條 “是什麽構成的,胡佛進入了這種會員資格的最內層圈子,就會清楚地看到,蘇格蘭騎士團不僅充當了基督教的對立教會,而且把向這個秘密社團宣誓效忠理解為先於這個物質世界的其他壹切,包括政府和國家。

為此,我認為應該分享幾段話… …

派克在《道德與教條》壹書中談到自上而下的組織時寫道:”藍色[或較低]等級只是……聖殿的外院。

“藍色[或較低的]等級只是聖殿的外院。部分符號在那裏展示給入門者,但他故意被錯誤的解釋誤導。它的目的不是讓他理解他們,但它的目的是,他將想象他理解他們它們的真正解釋是留給有資格的人,共濟會的王子們的。. . .” .” [黑體字是後加的]

這些正是德爾菲教派使用的技術,他們認為只有那些所謂有價值的人,即 “共濟會王子 “才能理解 “符號 “的 “真正解釋”。

如何知道自己是否是共濟會的王子呢?那些愚蠢到完全相信神秘學魔法的人,會老老實實地嘗試去理解這些符號,然而,事實的真相是,那些因為 “理解 “而被選中,從而更接近內部 “聖殿 “的人,只是因為他們作為 “更高意誌 “的工具而被選中。雖然這個人可能是壹個在棋局中起決定性作用的棋子,但是,他們仍然只是壹個棋子。

派克也會在他的《道德與教條》中寫道。

“人不過是普羅維登斯的自動裝置,[普羅維登斯]利用煽動者、狂熱者和無賴作為其工具和手段,來實現他們夢寐以求的、他們認為自己受命阻止的事情.”

在這裏,很明顯,騎士團認為大多數人都是天意的工具,而按照這種天意的意願行事,騎士團就有理由把人類當作天意的工具。我稍後將論述他們所說的天意是什麽樣的。

派克接著解釋了騎士團對宇宙的主要指導,為:

“魔法是古代魔法師的科學… 魔法將哲學所能擁有的最確定的東西,以及宗教的無懈可擊和永恒的東西統壹在壹門科學中。它完美地……調和了這兩個名詞……信仰和理性……那些接受[魔法]作為壹種規則的人,可以賦予他們的意誌以壹種主宰的力量,使他們成為壹切低等生物和壹切錯誤精神的主人;也就是說,將使他們成為世界的仲裁者和國王….”

我們再次看到這樣壹個概念,即只有少數人將被挑選出來能夠破譯和使用魔法,從而證明他們的統治權 “將使他們成為所有劣等生物的主人……[並]使他們成為世界的仲裁者和國王”。

派克寫下上述引文,是為了指示 “皇家秘密的崇高王子”··32級的紳士。

至此,很顯然,真正持有這種對自己、人類和 “宇宙法則 “的看法,就意味著與 “民有、民治、民享 “的民主理念直接沖突。

最後,我分享壹段1889年派克在法國時的壹段話,表達他對上帝和什麽是 “善 “的看法。

“共濟會的宗教應該由我們所有的高級會員來維護,保持路西法教義的純潔性. 如果路西法不是上帝,阿多奈(基督教徒的上帝)的行為證明了他的殘忍、背信棄義和對人類的仇恨、野蠻和對科學的排斥,阿多奈和他的祭司們會誹謗他嗎?

`是的,路西法是神,不幸的是阿多奈也是神。因為永恒的法則是沒有光明沒有陰影,沒有美沒有醜,沒有白沒有黑,因為絕對的只能是兩個神的存在……真正的、純粹的哲學宗教是信仰路西法,與阿多奈平等;但路西法,光明之神和善神,正在為人類與阿多奈,黑暗和邪惡之神鬥爭。”

這句話,按照歷史學家安東·柴特金的說法,在華盛頓特區第16街西北部1733號的蘇格蘭騎士團南轄區圖書館的阿爾伯特·派克垂直檔案中,有法語和英語的版本。

在後來的幾年裏,阿爾伯特·派克的遺體將被安葬在華盛頓特區寺廟的墻壁內。在幾英尺遠的地方,他們建造了壹個完整的復制品,是他們第二位最尊貴的成員,聯邦調查局局長J·埃德加·胡佛的辦公室和辦公桌。

還應該知道,聯邦調查局的很多工作都與蘇格蘭騎士團有牽連。例如,華盛頓的某些俱樂部中聯邦調查局特工的人數過多,如亞歷山大俱樂部。

[有關這方面的更多信息,請參考歷史學家安東·柴特金的《美國的叛國罪》。]

政府所在地

1906年12月17日,泰迪·羅斯福提拔他的海軍部長查爾斯·J·波拿巴為司法部長。波拿巴不失時機地告訴國會,司法部必須得到 “壹支永久的警察部隊… …在它的控制之下”。

1908年5月27日,國會做出反應,禁止所有行政部門使用特勤局人員作為警察,包括司法部。在此期間,只有財政部有權使用特勤局人員。

為了繞過國會的這壹阻撓,1908年7月26日,司法部長波拿巴根據特迪·羅斯福的指示,下令在司法部內成立壹個調查機構;後來這個機構被稱為聯邦調查局。

這是後來成為非民選的寡頭政治的開始,與自治的規則直接對立。

在這之中,壹個22歲的J·埃德加·胡佛第壹次被招募,那壹年是1917年。剛從法學院畢業的他被安排負責司法部戰爭緊急處的敵國外僑局,並很快沈浸在第壹次紅色恐慌(1917-1920)的瘋狂的戰時戡亂中。

安東·柴特金在《胡佛的聯邦調查局與英美獨裁》壹文中寫到這壹時期的情況。

“司法部長帕爾默在調查局設立了壹個情報總局(或 “激進”)部門,並任命胡佛為其負責人。軍事情報和胡佛的特工作為壹個單壹的特務機構壹起工作,現在建立了壹個由民間治安間諜、線人和挑釁者組成的網絡。

…這些輔助人員隨後在 “帕爾默突襲 “中被釋放出來,從1919年11月到1920年1月,壹場針對工會,激進分子,民權倡導者,教師和移民的戰爭。然而,這種最初淪為警察國家的做法卻遭到了美國民眾的強烈反對,並引發了民眾的抗議和憤怒。”

埃德加·胡佛作為帕爾默的副手,在監督政治上的大規模逮捕、驅逐出境、私刑、恐怖宣傳和獵巫行動方面非常合適。胡佛會在局裏自己設置壹個南方白人共濟會的單位,叫做忠誠分會。並堅持讓他的代理人把局裏和他的辦公室稱為 “政府所在地”。

1922年,沃爾特·李普曼在他那本影響巨大的《公眾輿論》壹書中提出,獨裁是糾正美國現在所面臨的危機的最必要的手段,美國再也不能用憲政制度的觀念來欺騙自己了。李普曼認為,普通民眾沒有能力進行理性的判斷。他聲稱,人們只能用 “刻板印象 “來思考問題,以至於導致他們相信 “惡棍和陰謀”。

因此,為了克服這種 “無知”,李普曼宣稱,共識必須不是由受教育程度不高的人民產生的,而是由壹個精英階層的 “專家 “利用 “宣傳 “來 “設計 “的。這個精英階層又要從國家政府的每壹個部門內部指導國家政府,形成壹個永久的獨裁政權,其執政成員是任命的,而不是選舉產生的,要終身任職。可以說是壹種 “軟 “獨裁。

當大蕭條來臨時(1929-1933),胡佛把普遍的無法無天歸咎於效率低下、腐敗的地方政客和警察。解決的辦法是什麽?給 “局 “裏更多的權力。

總統來來去去,但有壹件事是不變的。

富蘭克林·羅斯福在競選總統時,任命他的好友托馬斯·J·沃爾什為1932年民主黨大會主席。

可以說,蒙大拿州參議員沃爾什 “知道屍體埋在哪裏”。

原因是在1921年,托馬斯·J·沃爾什曾在參議院聽證會上帶頭爭論司法部的非法行為。在聽證會上,他用證據質問帕爾默和他的副手胡佛,證明他們對公民和外國人實施了 “恐怖、暴力和犯罪的狂歡….”。

沃爾什作為J.埃德加·胡佛的忠實敵人留在參議院。

1932年11月8日,富蘭克林·羅斯福贏得了選舉;他將於3月上任。1933年2月15日,壹個名叫朱塞佩·辛加拉的意大利低級共濟會成員向當選總統羅斯福開槍。他沒有打中,最後反而殺死了芝加哥市長安東·切爾馬克。

2月26日,富蘭克林·羅斯福宣布任命參議員托馬斯·J·沃爾什為美國司法部長。3月1日,《紐約時報》報道了沃爾什的承諾,“他上任後將重新組織司法部,可能會有壹個幾乎全新的人事”。

據說,沃爾什曾宣稱,他的第壹項行動就是要把J·埃德加·胡佛趕下臺。

第二天早上,沃爾什被發現死於前往華盛頓特區參加羅斯福3月4日就職典禮和自己宣誓就職的火車上。

從1933年7月開始,摩根的手下收買了壹批美國退伍軍人協會的官員,請海軍陸戰隊的斯梅德利·巴特勒將軍領導壹場反對羅斯福總統的政變。當巴特勒將軍收集到足夠的證據後,他去找J·埃德加·胡佛要求采取行動。胡佛拒絕采取任何行動,說沒有證據表明違反了聯邦刑事法規。巴特勒將軍別無選擇,只好向美國人民廣播政變陰謀,以顛覆法西斯的統治

富蘭克林·羅斯福完全意識到,聯邦局日益增長的權力是壹個可怕的威脅,已經迅速成為總統權力的壹股令人憎惡的反對力量。正因為如此,富蘭克林·羅斯福才做出了將美國的情報工作集中到自己的控制之下的決定,由多諾萬上校創建並指導新成立的戰略情報局(OOS)。

多諾萬上校和J·埃德加·胡佛完全對立已經不是什麽秘密。事實上,多諾萬與馬丁·路德·金、埃莉諾·羅斯福和羅伯特·肯尼迪壹起被列入胡佛最鄙視的名單

1945年4月12日,富蘭克林·羅斯福去世。1945年9月2日,二戰正式結束。1945年9月20日,OSS將在三周後解散。中情局在兩年後 “正式 “成立,清除了羅斯福的愛國者。多諾萬爭奪中情局的領導權,但被拒絕了。相反,杜魯門指派他領導壹個研究國家消防部門的委員會。(更多內容請參考我的論文)

此後,聯邦調查局繼續通過國會委員會、杜魯門總統、約瑟夫·R·麥卡錫參議員和年輕的加州眾議員理查德·M·尼克松進行獵巫。

1963年11月22日,肯尼迪總統光天化日之下在德克薩斯州的達拉斯街頭被殘忍殺害。

1963年11月29日,沃倫委員會成立,調查肯尼迪總統被殺案。

路易斯安那州的老議員黑爾·博格斯(羅斯福的盟友)是該沃倫委員會的成員。博格斯對該委員會表現出的缺乏透明度和嚴謹性越來越感到不安,並確信許多用來指控奧斯瓦爾德的文件其實是偽造的。

1965年,博格斯議員告訴新奧爾良地區檢察官吉姆·加裏森,奧斯瓦爾德不可能是殺害肯尼迪的人。正是博格斯慫恿加裏森開始了至今唯壹壹次對總統謀殺案的執法起訴。

1969年1月20日,尼克松就任美國總統。海爾·博格斯很快就呼籲尼克松的司法部長約翰·米切爾有勇氣解雇J·埃德加·胡佛。

此後不久,載著黑爾·博格斯的私人飛機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吉姆·加裏森在1962年至1973年擔任新奧爾良地區檢察官,是唯壹壹個提出有關肯尼迪總統遇刺案的審判。在吉姆·加裏森的《刺客的蹤跡》壹書中,J·埃德加·胡佛多次出現阻礙或關閉對肯尼迪謀殺案的調查,特別是關於達拉斯警察局收集的證據,比如奧斯瓦爾德接受的硝酸鹽測試,證明他在1963年11月22日那天從未開過槍,從而為他脫罪。然而,由於只有政府及其調查人員知道的原因,這壹事實被保密了10個月。最後在沃倫委員會的報告中被披露,但令人費解的是,這並沒有改變他們的觀點,即奧斯瓦爾德射殺了肯尼迪。

另壹個特別令人震驚的事件是關於聯邦調查局所掌握的紮普魯德影片,他們曾將該影片的 “副本 “寄給沃倫委員會,供其調查。這部影片是用來支持 “神奇子彈理論 “的主要證據之壹,它展示了頭彈從後面射出的方向,從而證實奧斯瓦爾德的位置足以進行這樣的射擊。

在加裏森審判肯尼迪暗殺案期間(1967年至1969年),他傳喚了紮普魯德影片,由於某種奇特的原因,這部影片壹直被鎖在《生活》雜誌擁有的某個地下室裏。這是五年多來,紮普魯德影片第壹次被公開。原來,聯邦調查局送交沃倫委員會的拷貝有兩個關鍵的畫面被顛倒了,以造成步槍射擊是從背後射來的假象。

當加裏森拿到原版影片後,發現頭部的槍聲其實是從前面射來的。事實上,整部影片所顯示的是,總統是被從多個角度射殺的,也就是說槍手不止壹個。

當FBI被問及這兩個關鍵的畫面為何會被逆轉時,他們自我安慰地回答說壹定是技術故障……

今天,有些人繼續企圖以質疑沃倫委員會的荒唐說法為由,詆毀吉姆·加裏森的工作。然而,任何有心閱讀沃倫委員會報告的人,很快就會發現它是壹個充滿矛盾、謬誤和徹頭徹尾的捏造的爛攤子。不僅是壹個荒唐的騙局,而且最終是美國歷史上最可恥的掩蓋事實的同謀。

美國人民什麽時候才能意識到,對美國自由的最大威脅不是來自外部,而是來自美國自己的城墻內,過去112年來,美國自由壹直在城墻內突出地居住著……

[在接下來的文章中,我將討論H.G.Wells和Walter Lippmann在英美情報中的核心作用,隨後將揭露中央情報局教父Allen Dulles的作用以及美國人被操縱進入越南戰爭的真正原因。]

原文作者:泰勒·德登(Tyler Durden);辛西婭·鐘(Cynthia Chung)通過戰略文化基金會撰寫

發布時間:2021年1月9日

文章鏈接:https://www.strategic-culture.org/news/2021/01/08/origins-of-americas-secret-police/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