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任何時候都在戰鬥, 從沒絕望(第二部分)

(內華達州奈伊縣主席的壹封信, 第三部分)

譯者:文治武力(澳大利亞喜馬拉雅)

審稿:Runaway

图片来源: 网络

現在妳可能會問:”為什麽川普還沒有逮捕任何人?為什麽要壹直到國會?”

多重原因:首先,川普壹直堅定地遵循法治和憲法。他給每個人,不管多骯臟,都使他們機會做正確的事情(有時會有警告,比如最近與佐治亞州州務卿的電話)。他通過法院推動案件,他向立法機構提交證據,他甚至告訴副總統應該做正確的事情。但隨著彭斯和國會的背叛, 現在他(們)的叛國也已經完成,誰也不能說川普沒有讓這個過程結束後再行動。其次,要想排幹沼澤地,妳必須知道誰是沼澤地的動物。他們可以很好地混入人群中。但國會大廈的虛假事件暴露了最後的叛徒是誰,不管他們是什麽黨派。特朗普把他們從藏身之處沖了出來。

我需要花點時間談談彭斯。隨著他的叛國行為的完成,妳們中的許多人可能不知道他在國會大廈那個臭名昭著的日子之前的交易和政治姿態。早在2016年大選季,彭斯就已經在和…等等….Paul 瑞安(Ryan)進行輪番交易了。還記得瑞安嗎?那個RINO的眾議院議長?看看最近曝光的這些郵件。

彭斯-瑞安的邮件

彭斯還參與了壹個在將川普在前四年任期的某個時候趕下臺的計劃,這個計劃由羅森斯坦(Rod Rosenstein)策劃,並得到了克林頓家族的支持。計劃是:除掉特朗普,彭斯當上總統,然後任命羅森斯坦為新副總統。他們為什麽要這麽做?因為他們覺得彭斯可以被控制。更多信息請看這些鏈接的3部分系列。

第壹部分
第二部分
第三部分

可以說的更多,但我不想讓這封信變得比它已經更像壹本書。我只想說,當川普在華盛頓集會上說希望彭斯做正確的事情時,他已經知道自己要做什麽,但又是在給這個人選擇做正確事情的空間。

現在,沒有人比林武德更支持川普了。這個人的職業生涯壹直在打誹謗官司,也就是說,無論看起來多麽離譜的事情,他都不會在不屬實的情況下說出來,因為他知道誹謗的後果。有鑒於此,林武德成了信息的發源地,泄露了壹些至今不為人知的信息,揭示了我們最高層辦公室的壹些腐敗和邪惡的深度。就是這個人,最近說未來幾天會有逮捕行動。早在6日計票前,他就稱彭斯為叛徒。但妳知道嗎,他還說,總統在國會大廈事件後,與家人乘坐壹架 “末日 “飛機(用於核戰爭時的通訊)離開華盛頓,在德克薩斯州的阿比林。這架飛機被飛行追蹤器和地面上的眼睛都證實了。總之,他是壹個值得信賴的信息來源。如果妳有辦法在Parler上關註林武德,我會強烈建議妳這麽做,以便隨時了解發生的事情。 妳也可以收聽這個播客。

播客

那麽, 接下來是什麽?

(待續, 請見第三部分)

參考資料

https://nyegop.org/2021/01/08/a-letter-from-the-chairman/?v=7516fd43adaa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Himalaya Australia

One Team One Family 共同的梦想把我们团结 在一起,澳喜一家人。 1月 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