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裁者的結局

作者:心是蓮花

《獅子王》是我非常喜歡的一部動畫片,二十年前,我看到的一個找回自我的勵志故事,二十年後,我看到了所有獨裁者覆亡的命運。

刀疤的上位始于一場陰謀,獨裁者總是靠陰謀上位。君子鬥不過流氓,劣幣驅逐良幣,有原則的鬥不過耍無賴的。重慶談判時,有人勸說蔣介石殺了毛澤東,可是蔣擔心在重慶的外國記者報道出去,顔面盡失,不願動手。結果在筵席上高呼“蔣委員長萬歲”的毛澤東轉過臉就說“不可沽名學霸王”,差點要了對方的命。有人問毛:你怎麽能贏蔣介石?毛說:我狠能狠到無情,不要臉能不要臉到無恥,我怎麽能不贏?

獨裁者之所以被稱作“獨”,因爲權力核心沒有親人和親情,龍椅只能給一個坐。所以刀疤不僅對親兄弟痛下殺手,還要對潛在的繼承者斬草除根,獨裁者的“道”是叢林法則,它們未進化成人,所以當我們用人類的屬性去分析一個獨裁者時,往往是錯誤的。

刀疤成爲榮耀國新王後,和所有獨裁者一樣,它的統治離不開欺騙、恐嚇與收買。木法沙的死亡被它歸咎爲一場意外。如果動物世界也有“喉舌”,木法沙大概會“拍照死”、“腳疼死”、“生殖器太硬把自己戳死”、“不是他殺不是自殺也不是意外,反正就是死了的死”,最後變成“不配陰謀死的死”……獨裁者控制一切聲音,它要怎麽說就怎麽說,敢懷疑嗎?懷疑也可以死。

不過殺死木法沙的這場陰謀,與中共慣用手段相比,還是太low。如果讓土狼扮成角馬,混迹角馬群中,故意引發混亂。然後把國王的死歸咎爲角馬群中的壞分子所爲,激發獅群對角馬的仇恨,發起對角馬群冠冕堂皇的種族屠殺,那才完美!這樣的手段,2009年“七五事件”中共用過,2019年香港街頭抗議中共依然在用,2021年1月6日美國國會大廈被衝擊還是如此,一樣的配方,一樣的味道。

爲了安撫獅群,刀疤采用所有獨裁者最善長的承諾。它向獅群許諾,帶領大家,迎接一個光明偉大的未來!未來是光明的,天堂是美好的,可是在現實和未來之間,有一個血海,想去那個天堂嗎?好吧,讓我們先實現這個血海。所以共産主義根本不會實現,因爲沒有人能度過社會主義這個血海。

刀疤奪權後,最有威信的前王後被打壓控制,忠仆沙祖被關押,母獅子們不僅要爲新國王提供食物,還要供養新國王的維穩部隊土狼,獅群爲了覓食而疲于奔命,再也沒有精力反抗。刀疤也懂商鞅五術:愚民、弱民、疲民、辱民,以上皆不行,殺之。

這裏要特別提一下巫師拉菲奇。以前覺得這個老狒狒太滑頭,當年也曾和木法沙稱兄道弟,刀疤上位後卻做起了縮頭烏龜。不過拉菲奇雖然沈默,但它一不與刀疤同流合汙,二不獨自歲月靜好。當它意識到辛巴還活著,便立刻去尋找,並支持它。辛巴與刀疤殊死搏鬥時,它也沒有躲在一邊坐享其成,而是掄起拐杖打得土狼滿地找牙。正如曼德拉所說:我們可以卑微如塵土,但不可扭曲如蛆蟲。在獨裁者的淫威之下,如果無力反抗,那麽請保持清醒。不沈淪,不作惡,也是救贖。

最後怎麽能忽略刀疤的維穩部隊土狼呢?對于它們,刀疤采用收買方式。土狼爲什麽願意扶刀疤上位,不就是爲了從獅子嘴裏分一杯羹嗎?打土豪,分田地,是收買鷹犬最好的激勵措施,況且人人手上都沾血,交過投名狀,想回頭再無可能。不過流氓也知道:以利相交者,利盡則散;以勢相交者,勢去則傾;以權相交者,權失則棄。可是作爲流氓,他們只會也只能以利益相交。刀疤得勢,土狼自然圍著它轉,一旦勢傾權失,無利可圖,對它痛下殺手的,也一定是土狼。所以獨裁者最怕的不是對手,而是身邊人,它們會在恐懼中孤獨地死去。

現在的中共就像“一尊”腦袋裏的瘤子,保守治療已經無能爲力,如果怕痛放任不管,最終瘤爆人亡,想要活命,就必須拿出勇氣把這個瘤子徹底請除。《獅子王》的結尾,刀疤死了,土狼跑了,一場暴雨衝刷大地,榮耀國再次恢複生機,一個新的生態系統重新啓動,仿佛一個古老的預言。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烧火棍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月 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