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路德時評2021.01.09早間:除了養病習近平總加速師為什麼不敢露臉見人,政法工作會議轉達習近平指示

文字整理(喜馬拉雅東京櫻花團 & 喜馬拉雅華盛頓DC農場 & G-Talent技術社區):茅屎坑、艾拉、hone_modaosi、落葉知秋(文秋)、蓉兒、freecat、四月天
編輯:喜馬拉雅華盛頓DC農場

 

原標題

除了養病習近平總加速師為什麼不敢露臉見人還有一個重要原因,政法工作會議轉達習近平指示

 

摘要

1、習對政法工作會議作出重要指示,但沒有出席會議;
2、政法委已經被習完全掌握;
3、習手術做完了,手術成功了,但是目前話說不清楚,所以無法見人;
4、另外一個不見人的原因,怕被斬首或者怕被暗殺,不僅習,其他中共重要人物全部神隱,因為已經到了關鍵時刻;
5、習身邊一個電子設備都沒有,怕被定位,只能簽字,這就是為什麼沒視頻,沒語音,反過來說只能通過身邊幾個人知道外界信息;
6、為了不暴露位置,習每天只發一個指令,靠人肉傳遞指令,用類似雞毛信的方式,人員每天換;
7、習同時也在斬首美國;
8、熊光楷已經被美國搞定,活捉習對美國來說很容易;
9、習不找國內的醫生,怕被江家無處不在的觸手發現,所以找了香港的醫生,但最早的醫生都是梵蒂岡培養的,同時植入的手術栓頭是美國生產的,有可能栓頭就是個微型定位器;
10、現在的習就相當於一個天線寶寶!

摘要整理:adm(GTV Getter)

 

視頻

 

音頻

 

文字

各位觀眾大家好,歡迎收看路德視頻之路安墨唐談。今天是2021年1月9日美國東部時間,現在是早上8:45分。

我們今天看,這個習近平,習總加速師啊,這個出來了,但是出來的沒有,依然沒有露臉啊,很多人說為什麼還不敢露臉,他主要是不敢露臉見人,知道吧?這個,為什麼不敢露臉?除了這個養病以外,據我們瞭解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啊,我們待會在節目中給大家來揭示啊,其中啊,他的重要指示。好,具體他今天這個幾個會議啊,都有重要指示,裡面到底一些什麼樣的內容,我們待會來跟大家分析解析一下。安紅,首先分享其他相關資訊。

安紅:(00:01:15)

大家好!第一條依舊是來自香港前沿,經過這個多次的這個法庭庭審呢,最終呢是這個以陪審團是以大比例4:1裁定,這個去年身亡的周梓樂先生是死因存疑,那麼周的父親呢,也向大家表示說,最近這一陣子他經常去看望梓樂,到墳前,然後呢,經常跟梓樂說話。那麼目前呢,就是說經歷了這麼一場長長的這麼一個陪審,那麼他也能希望大家能夠好好休息,他自己也希望好好休息。因為畢竟呢是這個這麼大一個大比數認定是這個周梓樂死因是還是有很多疑點,那麼我們多多少少呢其實知道真相,對吧?因為肯定不是他自己從那個牆上掉下去,也不是說在8秒之間就可以直接這個人從這個生,生存狀態直接變成死亡,但是這裡面到底有什麼樣的貓膩和原因的話,其實,心知肚明,只是看,這個到底有多少公正在香港前面。

第二呢是想跟大家分享一下,這個,嗯,蓬佩奧發表這個演說哈,就說演講哈,就說中共的威脅呢,就在眼前,我們已經知道了中共政權的本質,坦率的說呢,全世界愛好自由的人們在整個歷史的這個過程中,都知道威權政權的本質,某種程度上呢,中國的很多這個運動啊,至少在這個世界範圍內,能夠相互建立這個互惠和平,但是這種他們早期的想法,美國人的想法可能是完全錯的,由於很多原因很多方面都是因為這個的想法而導致他們一定的損失。其中呢,最最重要的就是經濟方面,也就是說我只截了這麼一小段,就說從蓬佩奧目前這個不斷的還在進行之中,正面的這個積極的宣傳,一直沒有停歇,我們就可以看到什麼。

好,今天就先跟大家分享這兩條,其他熱點節目里說,謝謝路德。

墨博士:(00:03:15)

好的,我來分享一點,就是說,今天昨天路德和幾位博士分享這個科學的論文,我發現大家有很多的意見,我這裡對這個科學的這個判斷說一些自己的個人的看法。嗯,科學實際上是作為主體的人類,對周圍客觀事物和環境的真實的認知、實踐分析與總結。那麼我認為科學天生就具有認知本身的主體時間以及所在條件的局限性,那麼就是說科學整個的發展來看,科學暫時是對的,但是在整體來看,科學永遠是有錯誤和不完善的,那麼科學本身是錯誤和不完善的,為什麼不能批判,不能去說他呢?這個東西實際上是錯,而科學本身最大的活力和魅力就是科學自身不停地批判和完善,甚至顛覆,這才是科學本身最大的魅力。而我本人願意參與科學,作為科學家的一個願望就是因為科學就是對自己本身和原有的體制的不停地否定和更新。那麼現在的問題就是說,如果科學家不再對權威的科學進行否定,而只會一味的附和的時候,這個時候反而不是真正的科學,我認為。因為中國有句古話,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如果你出於藍而永遠不能勝於藍,只會給這個權威去美化、去符合、去跟隨的話,那這個時候自然是對科學最大的褻瀆和扭曲,這個時候的科學家就不再是科學家,特別是我認為那種用科學權威來壓制新興科學的人,已經不能稱之為科學權威,實際上跟歷史上的教會的一些教宗,嗯那個教士所謂的神棍是一類人,也就說這些人我稱之為科學神棍,他們根本不是科學家。為什麼?我覺得這個世界上是有一個例子,就是一個,嗯,上個世紀最偉大的一個哲學家,我稱為他是不世出的天才,叫做維特根斯坦,他最牛的一點是什麼?在整個很多學術界,認為他是人類有史以來最牛的一場博士答辯,因為作為他的答辯主考官是當時

三位劍橋全世界最頂尖的三位大師:羅素、摩爾和那個維斯瑪,但是整個答辯過程中三位導師無法辯駁他的論文,甚至他認為三位博士,哦,三位導師根本沒有讀得懂他的論文,而結束了此次答辯,但是三位導師都高度評價了他的論文,讓他通過了。這個是由始以來第1個是由博士生來教導導師來通過的博士論文答辯,是最有名的一個。但是他會告訴我們一個事實,就是說,如果作為一個科學家的學生都沒有超越老師和否定老師的本領,這個就不是科學,已經歪曲了科學的本身,所以說,我相信大家們,自己應該對這個事情有個清晰的認識,永遠相信科學是對自我否定,不要盲目的崇拜,如果盲目的崇拜,實際是對科學和人類本身的犯罪。好的,今天分享到這裡。

路德:(00:06:53)

非常精彩啊,唐博士分享一下.

唐博士:(00:06:56)

好的,大家好!先說一下那個中共國內的事情。嗯,河北石家莊,它是從1月6日凌晨對全市1000萬,1000多萬的人口進行了全員的核酸檢測。到昨天晚上,一共檢測,全部檢測結束,說一共查出陽性人員354人,然後發現是主要集中在一個城區,然後呢,而且出現了幾代的這個突變症狀。同時在另外一個河北省的城市邯鄲,而不是,不是邯鄲,是邢台市也發現了,也進行了全額全員的核酸檢查,因為這個,嗯,這兩個城市呢,都有大量的等於說人員檢查出陽性,我相信這個實際檢測出來的這個,應該是比這個354人要多得多,因為這是畢竟是1000萬人,兩個城市加起來大概接近2000萬的人,所以呢,嗯,這個只是說明就是,嗯,所有的公交和地鐵啊,等等也都去停運了,顯然就是說比較想象的要實際要嚴重。嗯,另外呢,只想說再分享一個美國這兒的,一個簡單的圖片吧,就是在蓬佩奧國務卿的推特上,嗯,昨天晚上發了一個圖片,上面顯示就是蓬佩奧國務卿和那個情報總監Red Cliff,還有川普總統的安全顧問勞勃 奧珀萊,三個人坐在一個桌子上進行談話。嗯,我想這個一個,一個圖片勝於萬言,所以大家看一下這個圖片,看看三個人的肢體語言,你能看出很多裡面的事情來。同時,蓬佩奧國務卿今天早晨也推了一個推,上面只有American first美國第一,所以大家自己來考慮好了。呵呵,謝謝。

路德:(00:09:00)

好,我們看習總加速師在9號啊,9號出席了哪些事情啊?依然沒有露臉啊,依然沒有露臉。然後呢,稍等啊,是參加了這個政法工作會議,政法工作,做出重要指示,是郭聲琨轉達習近平的重要指示,上諭啊,轉達上諭。但是在2019年的時候,你看,習近平是出席中央政治政法工作會議併發表重要講話,你看這都有視頻的啊。然後2020年也是一樣啊,所以說2018年,基本上很多事都很忙啊。這個政法工作會議大家知道,這個現在政法委已經徹底被習給搞定了,已經拿到手上了。這麼重要的事情,政府政法委可是說啊,最重要的這個刀把子,是吧,這樣都不參加。安紅,你怎麼看,他這個不參加,你怎麼理解?

安紅:(00:10:16)

第一呢,我們從這個表面上理解哈,因為他剛做完手術還需要臥床休息,雖然這個國家大事日理萬機,他必須呢,這個還要是插手,還要管理,嗯,橫躺著他也能插手管理。這個第一條就是說他不能,實在是不能這個露臉,是因為可能如果一旦露了真容的話,那驗證我們這個確鑿的證據哈,而且讓全世界知道,他肯定是做了手術了。

第二呢,就是說如果說是,如果說這個手術本身是屬於介入療法,微創的而不是開瓢,那麼按理說呢,應該可能頂多是備備皮,應該是做個修飾啊,染染頭髮呀,或者染染髮際線,應該能轉過去,那換言之,也可能含義就是體力不支啊,根本就是體力不支,病骨支離,所以根本就起不來。

第三呢,可能是他也心虛,他也怕,他怕什麼呢,這個整個的這個小組長都是他一人當著,他當年也當著全世界信誓旦旦的說,他是這個包括這個疫情啊,他也是從頭到尾他都清楚,去年的2月7號。那麼呢,幾乎沒有什麼事情,是他不知道,那麼這個時候他突然這個稱病,然後這個藉故延遲這個露面的機會,那可能是有其他的這個心裡有些什麼事情,會有些什麼把柄啊,被恐怕被人吃瓜嘮,恐怕被人揭示出來。

第四呢,我想有可能就是,我們一直路德節目里都說了,啊,我們這邊輸了,我們暫時是輸的,那麼這個習總贏了,你贏了那你就堂而皇之地,就光明正大地出來慶祝一下,但他恰恰沒有,換言之還沒到那個最後的關口,他其實心裡好害怕出來。那麼這個怕呢,顯示在這個人一旦他不是信心滿滿,他不是這個氣定神閒,他就會有猶猶豫豫,這個面相可能很不好看啊,就像這個修,修到這個,不是,修這個,修成精的那些妖魔鬼怪一樣的,那麼讓人家一下子能從這個氣色上察言觀色看出來,就說明他也有他的難言之隱,所以這個時候呢,乾脆托故就不出來。

第五還有可能呢,不知道這個中間他這個病啊和做手術這個期間,有沒有人曾經這個打算,這個溜號去投靠別人,而不是全心全意投靠給他,那這些可能有一些這個事情還沒有處理完,或者說呢,他依舊可能很生氣啊,或者說他很高興,認為美國這一次,這個他做的這個手腳做得挺棒啊,也可能是因為他還有一些內部的瑕疵,還沒有收拾完,所以這些林林總總的原因呢,以我個人看法呢,就是都可能是他稱病借著這場手術,借這場病,變故,然後呢,不出來。也可能像最早有一次就是14天都不在,他其實有一些談條件或者沒有談妥,那就耍性子不出來,什麼時候你答應我,你們這些所謂的元老級的人啊,或者之前給我寫過信的人呢,如果你願意如何如何如何,那他可能以這個為要挾,所以呢,這可能都是他不出來的原因。謝謝路德。

路德:(00:13:27)

墨博士,你怎麼看?

墨博士:(00:13:30)

嗯,我覺得習現在跟當時的毛還有金家幾代人,實際上有一個很大的共同特點,就是說在某個大事情上他們非常喜歡拋頭露面,特別是喜歡體現自己能跟民眾和基層官員打成一片,也特別是政法委。大家看到以前的政法委這種大會議,他一定會出席的,特別是今年他又如此獲得了巨大的生命,他基本上,我估計從內心裡,他非常想出來叫做什麼,跟大家叫做邀邀功,讓所有人慶賀一下,特別是大家有一個不好的消息,我告訴你,就是說從2021年今年起,每年的1月10號將設立中國人民警察節,也就是從明天開始第一個中國人民警察節就出現了,也就是說中國的黃鼠狼也要開始過年了。這個對所有人都不是一個,但這個節點上,居然所有這個審批和推動這個的習總加速師,居然無法露。我覺得他這個最近的狀況,就像安紅女士分析的一定是非常非常差,不然他絕對不會錯過這個機會和拋頭露面,和這個什麼,嗯,宣揚自己偉大光明政治形象的這麼良好的機會都會錯過的,那只能說明他現在的狀況實際是非常差,我非常擔心會出現樂極生悲的現象出現,我希望這個現象不要出現。好的路德。

路德00:15:06

好,這個習總加速師這裡頭,對政法工作做出重要指示,怎麼指示的我們看一下,他說代表黨中央什麼,誠摯的問候,這個為建設,為保障人民幸福,國家安全社會穩定作出新的更大貢獻,以優異成績慶祝建黨100週年,然後深入貫徹,後面郭聲琨拍馬屁,會上傳達習近平重要指示並講話,強調政法機關要堅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深入貫徹習近平法治思想,增強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做到兩個維護,以黨的政治建設為統領,等等說的這些東西,然後國務委員公安部部長趙克志,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最高人民檢察院院長張軍,你看中共國特有意思一開會,公檢法一起開是吧,直接有個政法委書記,說白了這個公檢法都是做樣子的。這個唐博士,唐博士你怎麼看?

唐博士00:16:24

我剛才補充一下,就是說做這個即便不是這個開顱手術,用那個介入手術的話,他也還是會有後遺症的,一般來講要1~2周,他這個普遍的這個就是做完之後,這種介入手術,他的症狀最常見的,我查了一下,就是他會感覺很悲哀,或者很憤怒,或者很緊張,反正這個情緒會比較波動,同時呢,他有的時候會因為是腦子嘛,畢竟是對人很敏感的地方,有的時候可能還會有這種抽搐,或者痙攣這種事情,所以他要服一些藥,來防止這些事情。然頭疼還是會持續一段,不是說馬上就能夠,頭痛就減少。而且呢,他這個血管扎進去,甭管是從這個大腿根,或者說是從脖子附近進去了,他也會有很多疼痛,所以他會表現出來會很多是不正常的一種情緒,或者外面,所以他不能露面,這是一個客觀原因。主觀的呢,他肯定也是不想讓他的政敵或者是外界看到這些事情,所以呢,這是兩件兩個事情。

這個政法會議呢,它這個純粹就是,因為可以證明習近平是做完了,顯然生命沒有,現在暫時沒有大礙,所以這些人呢,就是政法委的這些人趕緊去,趕緊去溜須拍馬一番,趕緊是去表忠心,說明你看你老大你動手術的時候,我們啥也沒說,現在你好了,我們可是真正來給你捧場了,你可要知道我們是真正靠得住的人,無非如此而已。所以呢,這就是一個做樣子的一個表象,但是大家心裡都知道,習近平現在不出來,就說明他還沒有足夠的勇氣,有的人嘲笑說,是不是真是沒臉出來了或者什麼的,這也是不好說。好,謝謝路德。

路德00:18:30

那個很多人說到底,你看他這個重要指示,而這所有的指示,基本上就是秘書代勞的,也不是他自己說的一段話,是吧,也不是說這個是習近平總書記指示,打個電話,然後這個留個語音啥的,啥都沒有,這是第一。都是說白了就一張紙,這個紙到底是不是他的?不知道。但是我告訴大家為什麼不敢露臉見人?他手術是做完了,是成功了,但是這是一個重要的一點,狀態知道吧,有問題,根本沒法見人,就是說什麼呢?正常的話都說不清楚,知道吧,安紅,明白吧,你可以留個語音,語音,語音他都不敢留,是不是,寫個什麼,習近平習總書記指示,2020年政法戰線堅決貫徹什麼什麼什麼,全都是書面的,沒有一句正兒八經留個語音,留個語音多簡單的事,是不是,你政法工作會議是很重要的,。刀把子,是吧,所以說這裡頭,他實際上我們之前說過,這個真正知道這些的,活是活著,沒死,記住,大家記住,但是這個話都說不清楚,到這地步了所以說,還有一點,還有一個這個神隱一個最重要就是怕死,知道吧,因為現在是終極之戰,最後最後的關鍵時刻,知道吧,最後關鍵時刻,他也怕被活抓或者怕被定點清除,是不是,因為他知道他身邊的人也靠不住,就像現在這個重要的人士,你沒發現都隱身了,是不是,都隱身了(安紅:對,沒錯)對,都隱身,這隱身就是說白了在這裡頭,雖然說其實腦子沒啥問題,但是就是這個狀態據說是要休養一段時間,就會就會那個,就比如說可能可能會,那個叫施瓦辛格小的時候,他不就是面癱,他一邊臉動不了,就有一些這種,他不想讓別人看到,據說調整,因為我以前有個朋友他就這樣,他做完以後,他這個面部神經,他就那個,但是按揉,揉揉按按一下,然後後來就慢慢恢復了,至少讓你看不出來,明白吧,所以說這個他是要恢復的,他腦子沒問題,說話就像施瓦辛格說話一點問題都沒有,不影響,所以還在這裡,這個指揮肯定是沒問題,做這些指揮,知道吧,但是他知道,這個他只要一出來,隨時出來,他也對誰都不相信,因為他知道現在就是這個關鍵時刻,明白吧,從這裡頭大家看出,他為什麼不敢出來?為什麼1月6號之後他不敢出來?他知道很多事情沒結束,是不是安紅?

安紅00:22:10

我們知道了原因,原來如此。首先是這個手術做的有點像這個,類似於暫時半死不活狀態,我們還要活捉他的,他可千萬不要死了,寧肯這個半死不活狀態,起碼是個活物都行。這個我們終於知道原來有這樣的情報出來,是因為做的不是特別好,還要恢復的時間比較長,那我不知道是不是剛才印證了這個唐博士說的,這個可能有點面癱,麻痹,抽搐或者是明眼人一看,只要是一看,就知道這個還有問題。當然這個命是保下來了,但這個腦子到底到了什麼地步,像以前一說都是通商寬衣,這樣的人就不知道,這個小池塘里到底掀了多大的風浪。第2句話想說,原來他怕死,這個你只要沒信仰的人,一般他都怕死,為什麼呢?生呢,是無可選擇的,你的生身父母不管是這個合法的,不合法的,這個婚內的,非婚內的,對吧,還是說是找個小三,還是小八的生的,這個他沒有選擇,作為孩子沒有選擇。但是死呢,他是可以選擇的,他自己選擇了這麼一條,這個加速師的不歸路,油門緊踩,破車亂晃,然後呢,這個明明是有這個康莊大道他不走,他非要逆著這個普世潮流,而且呢,他一個人開這個車也就罷了,帶上身邊的幾個狐朋狗友也就罷了,他聲稱要把這14億人全都開進,不僅如此,他還要把美國人民和世界正義力量也都拉到這個破車上去,一塊墜到懸崖,那當然他不就怕死了,所以這個時候搖搖欲墜這個車,和他這個搖搖晃晃的這個人,以及這個搖搖晃晃的這種思想,因為他畢竟還是怕死的,那換言之今年53年,也就是67, 68這年齡。按理說還早著呢,人家正乾四化呢,小老鄧當年都80多歲,所以感謝路德給我們接了一個謎底,原來是這個事出有因,那麼在這裡面作為一個常人,無論如何我是希望他還是一定要活著,因為我們最終的目的是要把他活捉了。好,謝謝路德。

路德00:24:18

好,剛才糾正一下,不是施瓦辛格,是史泰龍,我搞混了,史泰龍,對,然後這個他現在躲的那種,就是絕對的這種地下的這種指揮,指揮系統裡頭,指揮中心裡頭,他絕對不敢出來,100%不敢,因為他也知道只要一出來,等於說他就會被活捉,被一系列那個,他知道這裡面,這裡頭就是黨內的,他知道現在就是最後的終極之戰,然後躲在哪些地方?咱們肯定是知道的,但是呢,至少可以防很多美國的這種各種攻擊,明白吧,就是這種斬首的這種攻擊,出來了,他肯定不敢出來見人,咱們賭不賭:絕對他不敢說最近去哪裡接見外賓,或者是接見這個誰誰誰的。他絕對不敢,因為他知道只要一出來,他也不知道他身邊到底那個,因為你出來動靜大的去了,他一出來怎麼得要幾百上千人,幾千人吧,他哪知道哪個人,他控制得住。他進入那個掩體裡頭,層層防護,反正都進不去,都是很厚的鐵門,很厚的門,然後都是有安保,然後並且這個密碼,密碼鎖,所以他基本上任何的人,他也很少,並且在地下掩體,就像那都是可以開車的,都可以開火車的,你知道吧,早就挖好的這種洞,以前不是咱們做節目說過的,中南坑底下還有個地下隧道,這地道底下是可以開兩排車的,一直直接通到西山,西山在往香山那邊,是吧,玉泉山,但是有一條那個,就是每個洞裡頭,又有一個防空洞,然後又可以走到別的地方去,那個地下蜘蛛網,就地道戰,現在說白了,別人當老鼠來了,打地道戰,知道吧,在這裡,他只要一出來,他回頭說,就是他身邊的最多也就三四個人值得信任,那剩下超過五六個,十個人之外的,他肯定不值得信任,他怕,主要是怕,告訴大家,最主要是怕,這就是我們之前跟大家說過,為什麼說這個很多事情這叫做終極之戰,就是別人就跟他說,你就忍一忍沒事,是不是,學司馬懿知道吧,學司馬懿,裝的,裝到怎麼地給你叫激將法,你都不出來,就這個意思明白吧,他覺得咱們是激將法,不是,說的是事實,他就是,第一,他從這個戰略角度考慮,第二他確實正好這個做的手術,有問題,有問題,所以你看也沒有語音,就按理說你不露臉,語音沒問題,或者這個視頻會議沒問題。那被咱們這說說說,是吧,但是這個裡頭記住,他這種方式,因為他這個底下地道,他是比較多,就是他做了好多地方,就是狡兔三窟,甚至就是他自己,自以為他也秘密的做了幾個地方,就不知道,就跟那個秦始皇出去一樣,是不是。幾輛車,到底不知道坐哪個車,地道也是,經常換地方,地道他也怕,他怕上去被別人堵住了,明白吧,老鼠洞文貴先生不經常說,他怕被堵住。記不記得文貴先生之前專門說過,他說你看我們小時候在那抓老鼠,堵老鼠,你記不記得專門說過這個段子(安紅:對,記得)記得吧,他說堵老鼠洞怎麼怎麼堵,大家現在知道,這話裡頭是有話的,是不是。所以關鍵,這就是當年那個叫做什麼?揮淚斬馬謖,馬謖不也得意,坐在山上,最後給你堵住了,實際上他不死翹翹。現在習也是一樣,他就堵在裡頭,在裡頭他覺得你拿我沒辦法了,那就是好事,好事,所以說不定過幾天有好消息出來,堵老鼠洞,肯定有辦法的。墨博士。

墨博士00:29:44

這個就讓我想起了1945年,這個德國人節節敗退的時候,這個希特勒的最後時光,因為希特勒最後有一段時光,就是完全躲在他那個柏林的總理府的一個地堡,但是沒有人知道的地堡在哪裡。

墨博士(00:30:01) 

沒人知道地堡在哪裡,而且當時希特勒是被刺殺過兩次以後,就象成為驚弓之鳥之後就躲在地堡里,對任何什麼報告都是在地堡里,他只是電話接觸,任何人都不能見到他的面。他是非常非常害怕。現在習有一個狀態,其實還不如當時的希特勒,因為當時希特勒的威信和話語和身體狀況沒有問題。現在當你如果說話和指令都有一點障礙的時候,其實這個在極權主義裡面是非常危險的一個信號,一旦你的命令出不去不到位的時候,你的生命隨時就可能會消失。特別是曾經經歷過這麼一次的習肯定會非常非常害怕。那麼美國住在這裡的時候會不會什麼斬首,你說我們已經做了很多方案,斬首啊直接定點清除啊,直接上背叛都有可能。而這種每一種可能,都以他現在的狀態來說是無法避免和抵抗的。那只有一種方法,就是躲起來。但是能躲多久呢?我相信按我的想法可能要到1月20號以後了,這是最安全的一種方式。

還有就是說,他現在不說話,你現在的科技手段,視頻語音各種電話各種方式都可以幫他模擬,但是居然沒有做,說明現在他呆的地方的這個通信控制力非常非常的嚴密,生怕一點點的信息的洩露。就是說,他盡量要減少與外界的通信,以減少他的定位的可能性,對吧?比如說,因為有電話線會有視頻,很容易被追蹤,所以說他連這種都害怕,那只能說明什麼?他怕,怕誰的能力呢?現在最大的能力就是美國的。好的路德。

路德(00:31:55)

告訴你,習身邊一個電子設備都沒有,明白吧?只要有電子設備,他就知道,他馬上就會被定位啊,無論是電腦手機攝像頭所有的,哪怕任何的電子設備,100%。所以他身邊只能簽字啊,打字估計都是拿到外面,很遠很遠,至少是吧?10公里的地方,20公里以外的地方去打,然後底下寫完字以後吧,然後很遠,25,20公里以外,然後在哪個地方,然後才把這個發出去。這就是啊,這就是告訴大家,為什麼沒視頻,沒語音。因為很多時候,為什麼沒語音?如果他要語音,你得用手機錄啊,是不是?一錄,你不就,隨時他知道,這不就你這定點不就那個了。99年的時候,美國當時就有這個技術,當時他們那個什麼這被藏在那個地下,南聯盟這個大使館的地下,他那個導彈就可以,就直接穿越最終打到地下,是不是?就已經可以穿洞了,是不是?美國現在不是有那個最新的叫什麼導彈,之前,就是人臉識別,是吧?蜜蜂,蚊子,這些東西。記住啊,記住。蚊子這些東西,他都怕。所以他躲在那個洞裡頭,沒有任何電子設備。但是這裡頭你覺得,反過來說,基本讓他記著跟外界,唯一可能就是兩三個人跟他信任。但這兩三個人給他,有人說他聽咱們節目;絕對聽不了。我跟你說,他哪能聽的,你以為他有iPad。有iPad分分鐘就定位,就知道你是在哪個地方了,是不是?他天天躲貓貓,現在相當於啊。地獄火那個導彈,就說給他彙報的,就是跟老毛一樣嘛。(安紅插話:張玉鳳),就是那幾個人就跟著,老毛老年失憶。是不是?就是那幾個人,所以說啊,核心的就是那,對變成本拉登。說的太對了啊。本拉登為什麼被暴露?就是衛星電話,他現在知道衛星電話都不能用。等於說他身邊沒有任何電子設備啊,這所有的全部都收起來了。

然後呢,給他彙報的這幾個人,中間給他傳信息的,你想想?那幾個傳信息那不是分分鐘就把他給啊,是吧?再過一段時間,只要摸到他的習性,摸透他的脾氣以後,他這個。所以啊,因為他是。你要知道一點啊,就是他不管怎麼滴,你想他,你看他每一天他只發一個指令,我們這個只是那個,只是就是對。哎這種,你發現沒有啊,不多。因為你如果多的話就會被別人找到規律。知道吧?啊,絕對,你想想這個軍事級別絕對超越咱們的能想象的,明白吧?絕對就會找到這個規律。比如說啊,怎麼哪哪台電腦的?啊?打的這個字,這裡頭,哎在哪個地方?然後1點那個地方,然後第2天又在這邊又有,或者換了一個地方,又是什麼習近平的。

因為他這個,首先第一我們很容易嗎?比如說要發給郭聲琨,要麼傳真要麼發郵件,是吧?啊,到郭聲琨這裡,要不打個電話,就算打電話,在這裡的所有東西啊,郭聲琨接到習的指令。那這個打電話的人,就給郭聲琨打電話的這個人定位了,好。那這個電話如果放在地方,他不用的話,然後就跑,來回跑啊,來回跑步這種方式,飛鴿傳書。說太對了,雞毛雞毛信絕對。那打電話的人,下次還用這個電話還是用別地方的電話?他肯定準備了很多地方電話來回,所以他一天不敢多搞。多弄的話,哎,比如說這個點,只要那個那有人盯著這個點就行了。下次再來,然後就把這個人搞定,把這個人搞定,他回去,然後他不就可以把習搞定。這麼簡單啊,如果對習對,所以他不敢弄太多,明白嗎安紅?

你知道我的這個邏輯吧。他的,比如說他最多只信任三個人,就是國家緊急委員會,就那幾個啊危機委員會。只信這三個人。三個人底下,每個人可能最多,他不可能太多。

太多的話,比如說啊安紅我讓你,然後你出去被別人搞定;你回來然後給我給這個習彙報;給習彙報以後,實際上你已經被他搞定了,知道吧?啊,那你,你去把這個把這個他底下的丁薛祥去搞定,拿把刀拿把槍或者又有啥東西。啊,讓丁薛祥再去滅他;不就可以活捉嗎?我們現在是活捉方案啊,明白不?所以他每天你看他只有一個指示,他不敢多。多的話,他就知道,必然會暴露。等於說他出去的發指定的那一個人,用完就不用了。記不記得?咱們之前也說過這個,啊,是不是?用完就不用了,每次一天就一個指令。最多一兩個,用完的話,這個人可能就消失了,可能就人間消失了。它那裡儲存了一堆人,知道吧?就每一個人出去只用一次,把指令發完。否則別人就知道,是不是?因為根據那個不管是電話電腦所有的就知道,這個人誰定位的,然後這一切。不讓消息出來,所以他準備了一堆人,但這個人總是有限的。他不可能源源不斷的,畢竟啊,你準備了1000個幾千個,所以他這個,這就是他吸收之前,你知道吧?就是薩達姆的這個指令系統的這裡頭,他們知道,薩達姆當時死不就死在這裡吧?啊,這就被定位了,然後各方面所有的指令全部發不出去。發不出去你就光桿司令了,明白吧?這就是啊,他發不出去光桿司令。所以說啊,這裡頭其實我們已經傳遞了重要的信息啊,為什麼咱知道?是不是?

所以黨內的人聽完以後,你們就知道啊,這個意味著啥?意味著啥,這個唐博士你說,意味著啥啊?

唐博士(00:39:22)

中共它這個這個東西,他就跟那個原來紐約的黑幫是一樣,他們這個危險永遠是來自內部。內部的人總是互相提防,互相不信任,心黑的很,而且你看那個原來紐約黑幫的這個家族,他從這個最大的那種教父也好,跟下面聯繫,他都是單線聯繫的,不超過幾個人,所以呢,保證行蹤不定,打電話從來都不用家裡電話,當時還只用這個公共的等於就是投幣電話。那現在用什麼電子設備都被監控,都會被定位,所以他更不敢用,所以那時候就是說只要黑幫的老大稍微有點病,不是什麼太大的病,甚至因為老了啊,或者什麼其他的一些功能不行。唉,他下面的這些,這個稍微第2層的這些人,他就會有異動,所以好多這個老大被乾死在這個當街,那當時像那個張剛比他當時把他那個他那個大佬乾掉。他,他就是發現他不行了,然後他就來起來奪權。那中共是一樣的,如果要是這個習包子發現有問題,那他下面這些人那肯定就會有異動嘛。

同時現在這個鬧得只能鑽地洞的話,這習包子呢是又怕風又怕光,又怕蚊蟲又怕見人,這嚇得是心驚肉跳,又做了手術,這本來就心裡面又緊張,什麼這個焦慮又有什麼憂鬱等等症狀一出來,那就更害怕了。所以現在這弄的是,只能用雞毛信王二小來進行這個傳遞了,所以這個用信鴿呢,恐怕還會放丟了,那乾脆把人當信鴿,放出一個我就不回收了。但是他也不知道這信收到沒有,所以那這裡面確實是很很麻煩。所以啊,這個鑽在老鼠洞里,那你就鑽著吧,到時候總有辦法,往裡面灌水啊灌氣啊,你總有跑出來的時候,出來了就一堆貓等著你,反正你跑不了。謝謝路德。

路德(00:41:26)

對,說太對了,就是他的,他的指令到底能不能傳出去啊?這是關鍵點。明白吧?實際上,習一樣的也在想辦法弄美國,我告訴你啊,知道吧?啊,這裡一樣的,說白了互相之間都在搞啊,都在直接對準對方的這個,要我們叫斬首行動或者各種行動啊,各種方式,也在。所以你千萬別以為啊,這個他沒能力滲透到到美。絕對,我們既然說了,這就是滲透。但是這個指令啊,他就是這種指令,就是當時有個電影叫什麼什麼叫長城什麼電影,是不是啊?啊那種僵屍全出來。最終,你只要找到找到發指令的這個人,(僵屍)全沒了。所以習他們就信,只要找不到我指令的,指令的原始的,那你你怎麼弄啊,所有的這個機器照樣運轉,一點事都沒有。但是這裡頭,剛才說了,他用這種信鴿的這種人體信鴿的這種方式,關鍵丁薛祥,是吧?這三個人啊,這個朱雪峰是吧?還有誰?那個叫啥啊?許其亮,那還有包括彭麗媛習遠平。相互之間就沒有一個人和人?咱們說,中共用人性來對美國,對咱們對咱們爆料革命,難道他們自己就沒人性,相互之間就沒有一個啊,眉來眼去,是不是啊?就沒有一個?當時他最近是最近這段時間啊,在地洞裡頭啊,在這個地窖裡面,地堡吧,他們的地堡,不可能什麼,絕對不敢亂搞,不敢說這個每天,是不是啊?日日入洞房夜夜當新郎,這不可能的,我跟你說啊,那不絕對暴露嘛。是不是啊?絕對暴露。

在這個時候很多人性啊這個,就是所以說,你叫我們說最終比的就是心力之戰,心理戰。誰啊真正就像高手對招心理戰,誰最後能忍得住,能堅守的住。信仰之戰,你的夠定力啊,這才是最關鍵。是不是?這個中共這個,他們覺得他們自己修行很高啊。中共經常啊,你要知道中共這些人他沒人性,他覺得我們反正沒人性,是不是?我們都是魔性,所以他覺得我修行夠高,是不是?這裡頭他們,但是這裡面這裡面,他們是在一種什麼樣的狀態?他們真有這種啊,自我恐慌的這種狀態,明白吧?啊,你想在美國,他們不至於恐慌。這有啥?說白了大不了,你還有法律法治,明白吧?啊,但對他們來說,他們輸可能明天就結束了,那他的恐慌程度決定了你的內心的真正的真正的你的定力。以為你想你說的,如果你是一種不在乎無所謂的心去做的話,你肯定定力很強。

墨博士(00:30:01) 

沒人知道地堡在哪裡,而且當時希特勒是被刺殺過兩次以後,就象成為驚弓之鳥之後就躲在地堡里,對任何什麼報告都是在地堡里,他只是電話接觸,任何人都不能見到他的面,他是非常非常害怕。現在習有一個狀態,其實還不如當時的希特勒,因為當時希特勒的威信和話語和身體狀況沒有問題。現在當你如果說話和指令都有一點障礙的時候,其實這個在極權主義裡面是非常危險的一個信號,一旦你的命令出不去不到位的時候,你的生命隨時就可能會消失。特別是曾經經歷過這麼一次的習肯定會非常非常害怕,那麼美國住在這裡的時候會不會什麼斬首,你說我們已經做了很多方案,斬首啊直接定點清除啊,直接上背叛都有可能。而這種每一種可能,都以他現在的狀態來說是無法避免和抵抗的。那只有一種方法,就是躲起來。但是能躲多久呢?我相信按我的想法可能要到1月20號以後了,這是最安全的一種方式。

還有就是說,他現在不說話,你現在的科技手段,視頻語音各種電話各種方式都可以幫他模擬,但是居然沒有做,說明現在他呆的地方的這個通信控制力非常非常的嚴密,生怕一點點的信息的洩露。就是說,他盡量要減少與外界的通信,以減少他的定位的可能性,對吧?比如說,因為有電話線會有視頻,很容易被追蹤,所以說他連這種都害怕,那只能說明什麼?他怕,怕誰的能力呢?現在最大的能力就是美國的。好的路德。

路德(00:31:55)

告訴你,習身邊一個電子設備都沒有,明白吧?只要有電子設備,他就知道,他馬上就會被定位啊,無論是電腦手機攝像頭所有的,哪怕任何的電子設備,100%。所以他身邊只能簽字啊,打字估計都是拿到外面,很遠很遠,至少是吧?10公里的地方,20公里以外的地方去打,然後底下寫完字以後吧,然後很遠,25 20公里以外,然後在哪個地方,然後才把這個發出去。這就是啊,這就是告訴大家,為什麼沒視頻,沒語音。因為很多時候,為什麼沒語音?如果他要語音,你得用手機錄啊,是不是?一錄,你不就,隨時他知道,這不就你這定點不就那個了。99年的時候,美國當時就有這個技術,當時他們那個什麼這被藏在那個地下,南聯盟這個大使館的地下,他那個導彈就可以,就直接穿越最終打的地下,是不是?就已經可以穿洞了,是不是?美國現在不是有那個最新的叫什麼導彈,之前,就是人臉識別,是吧?蜜蜂,蚊子,這些東西。記住啊,記住。蚊子這些東西,他都怕。所以他躲在那個洞裡頭,沒有任何電子設備。但是這裡頭你覺得,反過來說,基本讓他記著跟外界,唯一可能就是兩三個人跟他信任。但這兩三個人給他,有人說他聽咱們節目;絕對聽不了。我跟你說,他哪能聽的,你以為他有iPad。有iPad分分鐘就定位,就知道你是在哪個地方了,是不是?他他天天躲貓貓,現在相當於啊。地獄火那個導彈,就說給他彙報的,就是跟老毛一樣嘛。(安紅插話:張玉鳳),就是那幾個人就跟著,老毛老年失憶。是不是?就是那幾個人,所以說啊,核心的就是那,對變成本拉登。說的太對了啊。本拉登為什麼被暴露?就是衛星電話,他現在知道衛星電話都不能用。等於說他身邊沒有任何電子設備啊,這所有的全部都收起來了。

然後呢,給他彙報的這幾個人,中間給他傳信息的,你想想?那幾個傳信息那不是分分鐘就把它給啊,是吧?再過一段時間,只要摸到他的習性,摸透他的脾氣以後,他這個。所以啊,因為他是。你要知道一點啊,就是他不管怎麼滴,你想他,你看他每一天他只發一個指令,我們這個只是那個,只是就是對。哎這種,你發現沒有啊,不多。因為你如果多的話就會被別人找到規律。知道吧?啊,絕對,你想想這個軍事級別絕對超越咱們的能想象的,明白吧?絕對就會找到這個規律。比如說啊,怎麼哪哪台電腦的?啊?打的這個字,這裡頭,哎在哪個地方?然後1點那個地方,然後第2天又在這邊又有,或者換了一個地方,又是什麼習近平的。

因為他這個,首先第一我們很容易嗎?比如說要發給郭聲琨,要麼傳真要麼發郵件,是吧?啊,到郭聲琨這裡,要不打個電話,就算打電話,在這裡的所有東西啊,郭聲琨接到習的指令。那這個打電話的人,就給郭聲琨打電話的這個人定位了,好。那這個電話如果放在地方,他不用的話,然後就跑,來回跑啊,來回跑步這種方式,飛鴿傳書。說太對了,雞毛雞毛信絕對。那打電話的人,下次還用這個電話還是用別地方的電話?他肯定準備了很多地方電話來回,所以他一天不敢多搞。多弄的話,哎,比如說這個點,只要那個那有人盯著這個點就行了。下次再來,然後就把這個人搞定,把這個人搞定,他回去,然後他不就可以把習搞定。這麼簡單啊,如果對習對,所以他不敢弄太多,明白嗎安紅?

你知道我的這個邏輯吧。他的,比如說他最多只信任三個人,就是國家緊急委員會,就那幾個啊危機委員會。只信這三個人。三個人底下,每個人可能最多,他不可能太多太多的話,比如說啊安紅我讓你,然後你出去被別人搞定;你回來然後給我給這個習彙報;給習彙報以後,實際上你已經被他搞定了,知道吧?啊,那你,你去把這個把這個他底下的丁薛祥去搞定,拿把刀拿把槍或者又有啥東西。啊,讓丁薛祥再去滅他;不就可以活捉嗎?我們現在是活捉方案啊,明白不?所以他每天你看他只有一個指示,他不敢多。多的話,他就知道,必然會暴露。等於說他出去的發指定的那一個人,用完就不用了。記不記得?咱們之前也說過這個,啊,是不是?用完就不用了,每次一天就一個指令。最多一兩個,用完的話,這個人可能就消失了,可能就人間消失了。它那裡儲存了一堆人,知道吧?就每一個人出去只用一次,把指令發完。否則別人就知道,是不是?因為根據那個不管是電話電腦所有的就知道,這個人誰定位的,然後這一切。不讓消息出來,所以他準備了一堆人,但這個人總是有限的。他不可能源源不斷的,畢竟啊,你準備了1000個幾千個,所以他這個,這就是他吸收之前,你知道吧?就是薩達姆的這個指令系統的這裡頭,他們知道,薩達姆當時死不就死在這裡吧?啊,這就被定位了,然後各方面所有的指令全部發不出去。發不出去你就光桿司令了,明白吧?這就是啊,他發不出去光桿司令。所以說啊,這裡頭其實我們已經傳遞了重要的信息啊,為什麼咱知道?是不是?

所以黨內的人聽完以後,你們就知道啊,這個意味著啥?意味著啥,這個唐博士你說,意味著啥啊?

唐博士(00:39:22)

中共它這個這個東西,他就跟那個原來紐約的黑幫是一樣,他們這個危險永遠是來自內部。內部的人總是互相提防,互相不信任,心黑的很,而且你看那個原來紐約黑幫的這個家族,他從這個最大的那種教父也好,跟下面聯繫,他都是單線聯繫的,不超過幾個人,所以呢,保證行蹤不定,打電話從來都不用家裡電話,當時還只用這個公共的等於就是投幣電話。那現在用什麼電子設備都被監控,都會被定位,所以他更不敢用,所以那時候就是說只要黑幫的老大稍微有點病,不是什麼太大的病,甚至因為老了啊,或者什麼其他的一些功能不行。唉,他下面的這些,這個稍微第2層的這些人,他就會有異動,所以好多這個老大被乾死在這個當街,那當時像那個張剛比他當時把他那個他那個大佬乾掉。他,他就是發現他不行了,然後他就來起來奪權。那中共是一樣的,如果要是這個習包子發現有問題,那他下面這些人那肯定就會有異動嘛。

同時現在這個鬧得只能鑽地洞的話,這習包子呢是又怕風又怕光,又怕蚊蟲又怕見人,這嚇得是心驚肉跳,又做了手術,這本來就心裡面又緊張,什麼這個焦慮又有什麼憂鬱等等症狀一出來,那就更更更害怕了。所以現在這弄的是,只能用雞毛信王二小來進行這個傳遞了,所以這個用信鴿呢,恐怕還會放丟了,那乾脆把人當信鴿,放出一個我就不回收了。但是他也不知道這信收到沒有,所以那這裡面確實是很很麻煩。所以啊,這個鑽在老鼠洞里,那你就鑽著吧,到時候總有辦法,往裡面灌水啊灌氣啊,你總有跑出來的時候,出來了就一堆貓等著你,反正你跑不了。謝謝路德。

路德(00:41:26)

對,說太對了,就是他的,他的指令到底能不能傳出去啊?這是關鍵點。明白吧?實際上,習一樣的也在想辦法弄美國,我告訴你啊,知道吧?啊,這裡一樣的,說白了互相之間都在搞啊,都在直接對準對方的這個,要我們叫斬首行動或者各種行動啊,各種方式,也在。所以你千萬別以為啊,這個這個他沒能力滲透到到美。絕對,我們既然說了,這就是滲透。但是這個指令啊,他就是這種指令,就是當時有個電影叫什麼什麼叫長城什麼電影,是不是啊?啊那種僵屍全出來。最終,你只要找到找到發指令的這個人,(僵屍)全沒了。所以習他們就信,只要找不到我指令的,指令的原始的,那你你怎麼弄啊,所有的這個機器照樣運轉,一點事都沒有。但是這裡頭,剛才說了,他用這種信鴿的這種人體信鴿的這種方式,關鍵丁薛祥,是吧?這三個人啊,這個朱雪峰是吧?還有誰?那個叫啥啊?許其亮,那還有包括彭麗媛習遠平。相互之間就沒有一個人和人?咱們說,中共用人性來對美國,對咱們對咱們爆料革命,難道他們自己就沒人性,相互之間就沒有一個啊,眉來眼去,是不是啊?就沒有一個?當時他最近是最近這段時間啊,在地洞裡頭啊,在這個地窖裡面,地堡吧,他們的地堡,不可能什麼,絕對不敢亂搞,不敢說這個每天,是不是啊?日日入洞房夜夜當新郎,這不可能的,我跟你說啊,那不絕對暴露嘛。是不是啊?絕對暴露。

在這個時候很多人性啊這個,就是所以說,你叫我們說最終比的就是心力之戰,心理戰。誰啊真正就像高手對招心理戰,誰最後能忍得住,能堅守的住。信仰之戰,你的夠定力啊,這才是最關鍵。是不是?這個中共這個,他們覺得他們自己修行很高啊。中共經常啊,你要知道中共這些人他沒人性,他覺得我們反正沒人性,是不是?我們都是魔性,所以他覺得我修行夠高,是不是?這裡頭他們,但是這裡面這裡面,他們是在一種什麼樣的狀態?他們真有這種啊,自我恐慌的這種狀態,明白吧?啊,你想在美國,他們不至於恐慌。這有啥?說白了大不了,你還有法律法治,明白吧?啊,但對他們來說,他們輸可能明天就結束了,那他的恐慌程度決定了你的內心的真正的真正的你的定力。以為你想你說的,如果你是一種不在乎無所謂的心去做的話,你肯定定力很強。

但是對他們來說,他因那個他失去了很多,說白了,就是你得到太多,就那範進中舉的那種感覺。明白吧啊,所以他們是孤注一擲,記住啊,孤注一擲,所以,為什麼你想文貴先生為什麼視頻面前,老是蹦蹦跳跳的,那個就是告訴他們天天活在洞里的,讓他們知道,真正什麼樣的日子才是生活。別為這些啊,像他這種分分鐘告訴他,這幾個人,說明,你用這種指令的方式啊,這種方式。你覺得我們之前說啊,他最信任的有個叫誰,什麼情報頭子叫什麼啊?那個嗯,說絕對是美國的間諜,美國搞定的,對,熊光楷,習對他很信任,那你去看看熊光楷都提拔了誰?你去看看許其亮跟熊光楷啥關係,是不是啊?所以呀,有人說活捉習包子太容易,對!就這個意思知道吧?明白吧?他們還自以為那個,說不定過兩天咱就戴領帶了,還是紅的,是不是,安紅?

安紅:(00:46:28)

是啊,第一呢,他想這個欲蓋彌彰,他想是把他所有的痕跡消失掉,但是恰恰它這種這個萬無一失,以他這個人性為本的這個他以為保險萬無一失,其實恰恰把他的行蹤暴露了,因為已經固定一個地點了,對吧?那剛剛路徳跟我們說那是一個地堡,那我們估且把它叫地堡,這個地堡,其實它已經,你在那裡面呆著,無論他換多少個門洞,但是他在那個體系里,那個體系,文貴先生知道的;第二呢,我驚詫於這個情報已經出來了,就是說無論是他身邊貼身的人送的,還是說,是這個高科技能夠查到的,就是他具體在哪個地方,可能未必知道你今天在abcd某個地方,但是你會在abcd周圍這個區間活動,這個是可以定的;第三個呢,就是說我也想起當時我想做這個節目的時候啊,那怕有微弱的月光

 你只要有一個手機,這些人可能在地堡不用,但你出來呢 ?用不用呢?跑二十公里或者十公里之外,畢竟還要用這些先進的所謂一些通信器材設備,哪怕你只有一次,但是你在不同的地方各用一次,這本身無視規律,但也是一種規律,戰友,這些他事先放在裡面的所謂的人鴿或者叫人肉鴿子,他們其實也是有家人,我在部隊長大我知道,有的時候他說以防啊或者保密啊,一個特殊行動可能是多長時間不能聯繫,但如果說過了兩個月三個月,這個人再也不能回家聯繫徹底從人間蒸發,而且相關聯的人比較多的話,那最終這現在家屬互相串起來,還是會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這裡拿另外一個附中的例子來解釋,我當年學英語的老師呢,是澳大利亞海軍的這個一個海軍的妻子,他們這個潛艇呢,當時不知道執行任務到這個亞洲某個地區,結果就碰到了核輻射,不知道那只是不知道而已,後來這個艦艇上的9個人接二連三全部都死亡,都是死於白血病,那作為家屬家裡,才去反過來想是否因為執行了的某些任務,然後一起去找這個海軍部去告,那最後成功的得到了賠款,當然你是個大案子呢,應該是上個世紀。那麼,但老師跟我講這個故事的時候,就說她的先生當時是不知道,但是回來有症兆,那他們死的那9個人都不知道自己身邊一個來著,但是家屬們最終找出了原因,是因為曾經到某地執行任務,那地方可能有核輻射,所以如果這些肉鴿子被放出來,最終家屬都失聯的話,一定會找到緣由。再何況這個,這不直接就可以唔住了嗎?這就是唔老鼠了嘛,對不對啊?剛才他們也說了,無論是水灌氣灌了呢,他自以為這個安全,安全無恙的地方,恰恰本身可以把它連鍋端,那麼我們可以想象這個有多重;最後我想說一條,剛才路德其實現在已經給我們點出來了。現在他發的這些字條,到底是不是他的個人真實意願,我們真的不知道,毛臨死之前幾乎已經,這個意識非常的不清醒,含混說的話里,據說當時只有張玉鳳一個人能聽懂,畢竟在他身邊,從18歲開始伺候了18年,但張玉鳳,到最後也有些也有些話聽不懂,更何況她本身這個這個這個水平的這個中文水平語言程度都可能有限,也是寫在白條上,但是就毛,到底說了什麼恐怕張也會不能聽懂,那麼如果說習在這麼一個混亂狀態,甚至說不太不太這個意識不清醒的話,習的話可能就被改了,而且寫在白條上,所有的白條又不是紅頭文件,前無起立後無此致敬禮,你中間寫了的字,到底是誰寫的?真的不知道,所以這個新聞本身播出這個到底是不是習本人的意思,我現在倒是要打一個問號了好了。好了,謝謝路徳。

路徳:(00:50:23)

那這個,文貴先生跟我們先前幾天啊,說啊,這個7個方向,化妝的是吧,變異的,大量的軍人進去,是吧?這裡面就是說白了特工人員啊,這個進去,這習在不在北京,說不定,他一定不在北京啊,明白了?是不是在哪些方向啊?這個東西啊,可能你要知道一點啊,就中共,他這個發指令就是所謂的這個指令啊,就是給這個指示剛才說這個指示,你怎麼驗證是他的指示,是不是?我說他有幾種方式驗證,第一啊,比如說啊,用哪個電腦打的?還可以這樣,是不是啊?這個電腦。然後壓密或者是這個一種驗證,第二是用某種特種紙,對吧?第三印章,他這一系列的東西啊,這裡面你只要到位,等於說我只是舉個例子啊,舉個舉個例子。 就像美國它是叫做基因人身體的,那天我們文貴先生說,說36項還是72項驗證,你說我只拿個頭髮沒用,你用眼睛,你把手剁了也不管用對吧?要全部吻合才可以,是不是?中共肯定沒這技術,說白了,因為他現在也不可能每次發指令,他不可能身邊帶電子設備啊,所以他的驗證一定是在離他可能是100公里可能都有這麼遠的地方啊,比如說他人在石家莊,但是跑到北京去那個,北京那台電腦,然後一張紙,一張紙就是聖旨,就以前是什麼聖紙,以前是專門的皇上擁有的那種特殊的布,是不是啊,第二印章;第三是吧?這因為紙和印章他是可以隨時帶在身邊的,是吧啊,這個紙的話驗證,絕對就是屬於你的,還有什麼什麼各種一照,是吧?然後跑到那你要打印啊,第三你必須得單獨的那台電腦,這個電腦是吧這裡頭可能也是專門有驗證的,否則你不可能是,誰拿個紙拿個印章你不就可以發指令,是不是?那不死定了嗎?你想想所以他這個電腦也是很關鍵的,你想想,等一下這個人只要一髮指令,跑到這裡打個,打一張紙或者打個什麼東西給郭聲琨,那個電腦不就暴露了嗎?是不是啊?所以總共他一定是用他很傳統的方式,他絕對不會用,這個叫什麼?薩達姆那種方式,打個電話,你電話馬上,你所有的指令全失效,這就是啊。所以說,哪台電腦打了這個,他打得越多,這個電腦就越那個,然後就是那張紙就跟印美鈔一樣,特殊的特種紙,是不是啊,大家記住,那你覺得這些東西,就是我們都能說出來,他們難道沒人能準備提前準備好這些東西嗎?只要知道你是哪台電腦,扒上去再重新打一下,那你習包子說白,不就跟那個,讓子彈飛裡頭,玩法一樣嗎?是不是啊?是不是?所以說啊,這個裡面作繭自縛,他活著想出來都出不來,把他堵洞給堵住不就得了嗎?你說是不是啊?這個墨博士。

墨博士:(00:52:12)

嗯,絕對有這種可能,就是說最早的就是我們以前這個挾天子以令諸侯就可以這樣做,就是說只要你把皇上栓在一個密封的環境中,然後只留一個出口,但是這個出口由你控制,那是不是皇帝的命令和皇帝的聖旨,其實都是不重要的,因為對外界來說,只要是從這個出口出來的,就一定是皇帝的紙,所有的上下的政府只認這個,這就是認紙不認人了,他現在做的狀況就是自己把自己做成這種事情,但是這個東西能持續多久,因為整個國家的體系,特別是中國現在進入一個唯他一尊的經濟,就是任何的國家大事全部要聽他的指令,下面的人根本不敢動。那每天的這個信息量又只能局限在一點,這就會造成一種衝突,大量的信息要他命令,但是他每天只能,而且是延後,這種方法有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信息的出現和輸出是一個非常大的延後,要轉一圈出來有可能半天的、一天的這個信息才能出來,那麼中共現在基本上整個國家經濟就處於一個半停滯和緩慢的,基本沒有應急的可能,而且我這邊腦洞開一下,萬一整個迴路裡面有一個環節被打破,或者你這個叫什麼?自己出來,比如說某個人出來抽個煙,某個人在某個地方留下了一個不該留下的痕跡,煙頭啊,紙巾啊,什麼東西啊,一個偷偷的電話,一個打火機,都有可能成為整條線索崩潰和被追蹤的點,這時候這個封閉的殼就隨時變成一個,可以叫什麼追蹤和抓取的殼,而且這個殼找到的時候,你反倒沒有地方跑了,好的,路徳。

路徳:(00:56:09)

對,就是這個中共這些家族是吧,胡錦濤做個主席啊,那個江家就是中共的這種玩法,文貴先生肯定很清楚,對吧,他的指令,他的指令的一個重要的組成部分,這叫做指揮系統的指令很關鍵,記住,中共在這種暫時他不可能再用通信設備,絕對不可能,美國是絕對用通信設備啊,可以說是軍事這塊,就絕對沒人可以把美國給搞癱瘓,是不是啊?就是說白了這個你這個在魯班門前耍大刀的感覺是不是啊?所以那中共就只能用這種傳統的啊,這種方式剛說,那你說誰會不知道,他肯定知道對吧,甚至。為什麼這叫做北大方正的這個排版系統,這就很關鍵,他說不定不用電腦,我直接用那個原始的排版,明白吧?啊,排版系統啊,就是就是以前像打字機一樣類似於這種,這種排版系統這種去做出來,做出來啊。這些因為它排版系統排出來的每一個字,它就獨特的你一般比如說在電腦上沒有的字體,比如這個習字這個字體是你電腦上絕對沒有字體,你在電腦上是生不成的,知道嗎?安紅,這是中文字中文字,有的時候他可以這種啊,他用這種方式是吧,所以這絕對啊,大家你就知道,但是這裡頭,我們說了很多事情啊,這個人心啊,有很多人習包子看長景不,他現在看不了,他沒iPad沒電腦,電視也沒有,他咋看,這基本上就跟這個聾子啞子,所以。這就是他自己把自己給堵死了,明白不?自己把自己給堵死了,基本啥都不知道,就底下人給他彙報,底下的人也不可能啥都知道,也是聽底下底下底下,等於說給他彙報的人,你想他是出去接指令的,那給他彙報的人一樣的,給他彙報的人那也是要100公里以外,聽到以後開個車今天給你去彙報,他不可能帶個iPad啊,給這個丁學強,你看這個路徳節目,再來一個冬天,你不就不就暴露了嗎?是不是一定是開著車他還開著最原始的車,一定是不敢開電子設備的車,對,有可能牛車,或自行車知道嗎?絕對不敢開,因為現在的車你看吧,都是有芯片的知道吧,絕對定位,然後一定是過去給他口頭上彙報啊,最近美國什麼什麼情況,這個是什麼什麼情況啊,文貴什麼情況啊,這個咱們這幾個,你想想啊,中間他彙報個兩三次,你看著吧。你這麼容易忽悠我明天做點手腳不就得了是不是啊?那彙報的人馬上又出去了,出去以後這不就是又是一個線索嗎?安紅你想想啊,這不又是一個,你想想這個傳信的人,出去的人是一次,進去的人,他不可能來回來回,他所有的體系它不就結束了嗎?是不是?就你的機密,你的秘密全都知道了,所以說進去的,估計也就是一次知道吧,也就是一次性,所以說啊在這裡頭大家想想,這裡面會出現,中間會出現什麼樣的問題?這個唐博士你覺得啊,在這個指令系統裡頭。

唐博士  ( 01:00:01 )

這種搞這個雞毛信呢,或者說是騎驢車這種這種來傳信方式,他以為安全,但是大家想一想,真正如果美國要是進行斬首活動,或者進行這個滅共這種軍事行動,他哪能用這種方式來調動部隊呢,那中共的這些黨衛軍它又怎麼能夠那個調動呢!中共本來的調動就是一個很落後的系統,也需要多少人多少人簽字,政委司令員都得簽字等等,它用這種方式怎麼可能應戰?怎麼就是就是打這種所謂現代的這種戰爭的,這純粹是開玩笑!同時我再腦洞想一下:所有的這個介入手術,我們當時那個以前講過,它是用一種鉑絲,這個東西看似簡單,但是它這個材料,包括導入進去的那個細的塑料軟管都是特別這個好的材料,特殊的材料,它要足夠堅韌,能夠沿著血管,很細的血管從大到小走進去,同時它要有足夠柔軟,不會傷到血管壁,然後最裡面放出來的是鉑絲。我在想所有的這些這種介入手術的這種的產品呢都是美國生產的,我記得在Boston這邊有一個Boston Scientific 是有這種產品的,還可能還有一些美國的其他的公司。我在想是不是這個鉑絲上面都裝了這個有這個監聽定位裝置,所以介入之後,他以為哪兒都安全了,結果他腦子里在發出這個聲音,這個定位信號,這怎麼辦?你拿出來都拿不出來,放進去了是不可能拿出來,但你這腦子也不能不能切了不要啊!定位,天天的發射信號,所以啊,這個現在更睡不著了。謝謝路德。

路德 ( 01:01:52 )

這個裡頭啊,這個絕對絕對的我跟你說,它呢,它做了以後,它一定是一個屏蔽屋,我告訴你絕對是屏蔽屋知道吧,全屏蔽,所有的信號出不去,外面信號也進不來。但是它只要 ….. 為什麼它 …… 我這就告訴大家,為什麼他不敢:它整個地堡都是做屏蔽屋的,是不是啊?屏蔽屋只有有線的,沒有無線的,有線的現在估計也沒了,知道吧。很多人說可以用最早手搖式的有線的這種電話,這種東西也容易暴,一樣的暴露啊,一樣的暴露。所以剛才說的很對啊,就是:給他做手術的是誰?是香港的。我們之前…… 因為是他不敢用國內的,因為國內的他知道,對吧,一個這個水平,第二個就怕把這個信息暴露出去。國內的萬一被這個江家什麼什麼無處不在的滲透力量把他給滅了,是不是,他不死定了?所以他找的是海外的。

但是我們前幾天我們做鋪墊已經告訴大家:這個全世界歐美醫療系統最早是來自於哪裡?( 安紅 : 教會 )對,起源於教會。所以我們之前說這個醫療體系是一個最大的神秘的機構!很多人不懂,聽不明白,都是真正的叫做沼澤地的力量。羅馬教廷都是來自於天主教以前羅馬教廷2000年,幾千年的這個歷史啊,是不是 ?你去看看,你一個醫療資格證,你現在啊在美國是有個什麼協會,但協會的,你再往上看這個協會從哪來的,協會裡頭的這個董事,就像這個基金啊,這個董事是誰任命的?這個董事之前是有什麼資格做董事啊?這個協會的資金從哪來的是不是 ?這些東西,你要看,你要看清楚,對吧,所有的都是來自於教會,都是 ….. 最早嘛,所有的醫生都是教會才有嘛,是不是啊,無論二戰,都是穿的那個那個叫什麼女嬤嬤是不是那種衣服,你就知道…… 所以說啊這裡頭,剛才唐博士說的,不是說很可能,是100%那裡頭納米技術裝個芯片直接定位,知道吧啊,隨時可以找得到!

那天一個小蚊子,你看這麼小的蚊子,指甲蓋比指甲蓋還小,就可以遙控,並且去噴射毒液,這所有的動作做下來,它裡頭的芯片得多小啊,就整個五金件才這麼小,那裡頭芯片得多小?這麼小的芯片還可以接收,接收所有的信號,給它進行控制,你就想想現在多厲害,到你腦子里不是輕輕鬆松嗎?這麼小的芯片啊。因為它這個如果只是講一個定位的芯片來說,它是一個很簡單的,不像,不像咱的手機是不是,功能比較多。你如果只是一個定位的一個芯片,那是一個很簡單很簡單的一個電路,做出來做一個納米基本上都可以,就是你那個鉑絲可能一部分做成那個都輕輕鬆松,明白吧,所以這就是為什麼啊,不敢露臉見人,現在大家聽明白了吧,安紅 。

安紅 ( 01:05:36 )

聽明白了,終於聽明白了,這裡面信息太多了。這個遙想一下當年的南聯盟,它也是這個先進的這個機型上其實也裝了定位裝置,那當時是因為少算了一層,它上面還有一層頂,如果是忽略那層頂的話,是肯定能直接打到地下5層,直接把這個飛機給徹底給它鏟掉,讓它這個徹底銷毀的,但是因為少算了一層,所以只打了到那層還差一層。那麼現在呢,感謝唐博士啊,我現在想 :這個什麼疫情啊,還什麼地下教會啊,整個石家莊啊什麼邯鄲那個邢台這個,包括這個整個河北省,突然有這種大面積的動作,就是說不讓進京,物流停止的話,會否也跟習的這個行蹤有關係呢,我們自己大可以去開腦洞。

第二呢,因為這個技術非常的高精尖啊,就說可能是肉眼都未必能夠分辨精准的,那其實納米技術已經在裡面了,那如果這個東西只是植入他的大腦,我剛才已經開始在那笑了,就說他不可能再做一次手術拿出來,這第一,第二他分分鐘其實已經在被定位了。哪怕是在這個有這個掩體和這個防範,防不勝防最終還是沒防住,而且真的沒想到它竟然可能直接就,直接就已經被植入他的大腦裡面去了…… 我摟著點我摟著點。那麼我們就可以想像啊,這個他再怎麼跑他也逃不出如來佛的手掌心,或者說他再也逃不出這個世界滅共正義力量的這個手掌心!本來以為那一切都很周全,還找的是外面的人做的,外面的醫生,但是真的不知道到底這個做了什麼。遙想這個很多這個國內的醫療事故,說去做一個什麼手術,結果發現做完手術才發現這個少了一個腎,或者是經常有這種情況啊就是少了一個器官,那麼你去告醫院告官家那個都無果,那麼習本人自己也被現世報應如此,唉,我覺得這個可能我們戰友呢聽完了,真的應該是挺高興對吧,那麼這樣就確保了他應該是隨時能夠被定位,永遠知道在哪,不管他自己以為天衣無縫的藏在什麼地方,真的是應了剛才路德剛才說的這個作繭自縛,他自己把自己,自己將自己最終束手就擒。好,謝謝路德。

路德 ( 01:07:55 )

其實啊這種天線寶寶,我給他出個招,像這種天線寶寶這種怎麼屏蔽 ?這個頭上包個錫箔紙知道吧,就露兩個眼睛對吧?而在錫箔紙上做一個就做一個玻璃鏡片錫箔紙天天包著,絕對錫箔紙那肯定絕對屏蔽啊,錫箔紙是不是,天線寶寶,出這招啊,但他也聽不到,現在說白了他覺對啥都聽不到,想看黃色視頻他也看不到,也不敢看,沒有看,只能 ……. 是吧,對著根蠟燭,知道吧,叫做啥 ?舉頭望明月,低頭思啥 …… ( 安紅 :明月也沒有 )對,明月也沒有!墨博士。

墨博士  ( 01:08:45 )

我現在比較擔心的就是今天的這期,我們這期節目,下面的人敢不敢做成這種彙報送進那個地堡裡面,因為這個危險性太高了,而且送進去的人我估計很害怕,萬一出現問題這個腦袋就掉了,所以說這期的節目我估計很可能是送不進去也看不到。這裡面就是說我覺得按現在的技術的話,做那麼小的一個芯片,發幾個特定的頻率在材料和這個工藝上是沒有問題的。一個頭髮絲大約是70微米的話,以七納米的科學技術的話,它完全可以做到上千個正列和那個芯片的那個二極管和那個場效應管的那個莫絲系統,也就是說實際沒有問題,加上動力還有特定的頻率發生器,實際上在頭髮絲做這個東西是沒有問題的。但是這個鉑絲上面進去和弄進去的這個技術手段,我相信也只有頂級的美國才有,那也就是說真的如果做的話,那這個信息最終會落到哪裡,應該是美國的頂級的情報機關手裡。所以說這是一個大事情,所以說,我不知道中共的這個體制能不能讓這個習現在還是能從頭管到尾看到今天的節目,我覺得這是一個比較挑戰性的一個事情。好的路德。

路德 ( 01:19:15 )

他絕對看不到,絕對看不到。你看這個他們說你看除了這個什麼政法委的這個指示以外,你看別的都是回顧2014年 、2016年。因為它不能不讓習就在這個新聞上沒有消息啊,明白嗎?「 建設更好什麼世界,指引指引方向 」 ,這都是老啊之前說過的話啊,然後炒剩飯來回炒,來回解讀,你看啊,這都是,你看這都是全部的,全部都是習的新聞就是都是解讀以前的,然後又不敢有新的指令,而重要的會議他又必須得那個。然後這裡有個全國的什麼這個警備區開會,軍區的他也沒參加,也沒有指示,沒有指令。你去看那個斯大林之死你就知道了,很脆弱對不對?因為斯大林那時代,還沒五幾年,到不了這一步,到不了這個無處不在的這種這種監控啊這種東西,所以呢,他還可以住在別墅裡頭,還不至於住地下,是吧?美國還沒那水平,從衛星直接給他滅了,是不是?

所以呢,但是你看著很簡單嘛,就說白了,他誰都不相信,誰都不相信,他那個門也是一個基本上,一定要啊一個什麼加密裝置才可以進得去,否則裡面出現啥事,外面的士兵都不能動。所以現在習也是一樣,一樣的這個概念。所以為什麼讓大家去看斯大林之死,習哪天估計也差不多,也就這個概念,知道吧,因為他的指令系統已經被我們戳破了,接下來就看咱們戰友的啊,戰友的行動了啊!唐博士。

唐博士 ( 01:12:00 )

是啊,現在這個他這個腦子裡面成了定位器了,這玩意兒是成了向我開炮了這是。導彈是奔著他腦袋去,他現在肯定是習要是看了這個節目,那更加心情更加抑鬱了,簡直大怒,周圍的人都很危險了:「 我跟你們說不要讓我這個做手術,跟你們說那玩意兒不能放進去,你們非說沒事,現在放進去了怎麼辦?拿也拿不出來,給我定點了。」 

所以啊,這個今天晚上他肯定是睡不好覺了,哦這不是今晚上他怎麼辦,他腦袋放了一個金屬罩里進行屏蔽了。我們當然了,就是說很多人我看戰友留言說我們今天這個特別的好像做成了一個喜樂節目了,不是這樣的,我們要戰友要知道這個現在是完全的是一個,一個真正的戰爭,我們這個所有的這個宣傳也好啊,這個視頻啊或者,都是在進行戰爭,是一場心理戰,一種一種超限戰。在這個時候啊,這是誰雙方就這種焦灼狀態,誰先眨眼,誰先眨眼誰的這個信心被摧毀,誰就肯定輸,所以呢,我們這時候戰友們一定不要氣餒,一定要知道現在習包子,中共的首腦已經被定位了,所以啊跑不了了,所以其他的人到底有多少定位的,他們自己心裡想,到底換了這兒的換了那兒呢,這個這個到底是不是也都被定位了,他們自己心裡琢磨著,所以呢,現在這些技術肯定能有,所以呢,斬手也不僅僅是習包子一個人,你們自己心裡弄的好的點,換了什麼心臟搭橋了,換肝換腎了,說不定都在那地方有個定位呢,你不老實的話肯定一下子全都報銷了。所以老老實實想清楚了,想明白了!OK,謝謝路德。

路德 ( 01:14:00 )

習,記住啊,他的這種指令系統,我剛才說了他的頭已經被定位了,這個天線寶寶已經被定位,他不敢出來。出來就那個 ….然後呢他的指揮系統,我們都已經說了啊,這個隨時就會被取代,是不是,隨時被取代。一旦取代,這不是說東南西北4個方向7個方向,這北京所有的 ……. 你要知道啊,中共的整個的它的指揮系統它就是一個這種金字塔,習指揮三個人,三個人發指令,但中間給你一斷,你指揮系統不起作用,然後北京城的這些,知道吧,我們這個國防部,什麼政法委,比如郭聲琨的這些指令系統,就是他身邊的人我跟你說,他身邊的人決定了他到底聽誰的,一把槍頂著他,他就聽你的了,明白嗎?這就是,接下來….. 所以說這就是一個包圍與反包圍,你中共可以滲透美國,美國咱照樣滲透到那裡去,一樣的,所以終極之戰可不是大家想象的這麼簡單啊,你看,好像啥那個,啥都沒有啊,所以咱們透露一點讓大家知道很多事都在進展中,進展中啊是不是,這裡頭,就是這麼簡單。這裡頭指揮系統的癱瘓,它以為哈我這一招對美國你看,我比你薩達姆聰明吧,我比薩達姆厲害吧啊,這個實際上都在變,知道吧,不可能別人僵化的,都知道你在玩啥,直接用另外一種方式啊,直接來打你的指揮系統,把你指揮系統 ….. 就像當時中共啊,中共當時在什麼西柏坡,是不是啊,指揮系統在西柏坡。 ( 安紅 : 對,陝北 )然後來指揮什麼三大戰役啊這些東西,當時主要有前蘇聯,當時沒這技術。如果當時有這技術,你指揮系統沒了,你不照樣是不是啊?這是第一。

第二,之所以林彪什麼聽他的,因為林彪身邊的,身邊的這個拿槍的警衛是毛的人啊,你不聽兩下就給你斃了,是不是?除了警衛旁邊還有一個政委,政委還不止一個,這不是幾個嗎?聶榮臻是不是,還有那個幾個政委嗎,一個聶榮臻還有誰?還有那個譚什麼,譚震林,譚震林是我們老鄉嘛,這幾個都是政委,說白了就是幾個人盯著你,它是這種方式啊,這種方式。中共現在是不是,中共的現在由於和那個以前是不一樣的,因為現在你進入了科技時代,你像郭聲琨,現在,公安部它一樣的,他是有套OA系統,公安部是有OA系統的,他是在OA系統裡頭做事情的,包括這個秘密調查,它也是一樣也在搞OA系統,它絕對不是這個什麼明朝的時候啊,然後過來了是不是,過來了,跪在地上去把誰殺了,不是這麼,不是這麼回事,告訴大家啊,那種,那種也一樣有問題,也很容易,更加容易顛覆,告訴大家知道吧,它就是互相之間防著,所以它就是通過系統 ….. 系統來說,系統呢就不容易顛覆啊,但是你自己不能 …… 但對美國來說它是容易容易顛覆的,所以這就是啊,這裡面大家要明白,很多啊,咱們說一說啊,但是不說透啊,大家自己去想。這個,安紅。

安紅 ( 01:18:05 )

記得大家看到美國被滲透的情況,CIA / FBI / 國土情報局 /資源部,包括這個白宮內閣裡面的這個幕僚長等等。有沒有戰友注意到那個視頻,這個麥康納在議會上說話的時候剛剛側過身,那背後馬上有一個人給他擺了個手勢,他馬上就是止言繼續幹什麼,繼續說什麼,那反過來就是如果美國真的已經孱弱到了讓中共這樣肆意妄為,在美國本土的話,那恰恰是有點超乎我們的意料;那如果說同樣的時間節點美國也有類似這麼一套手續,或者這麼一套程序機構,也同時在中共大陸的內部這樣做的話,大家是不是覺得這場戰爭才多少有點勢均力敵 !那麼我們今天給大家解釋呢,其實就是這一場勢均力敵的戰爭中,美國高科技的一部分,希望大家呢,在這個週末真的不覺得太孤獨,也不覺得目前的情勢讓大家覺得太沮喪,為什麼 ?要知道這個所謂山外有山天外有天,強中更有強中手!

那感謝今天路德跟我們分享這麼一個非常令人這個欣慰而且很震撼,而且真的多少有很多幽默的這麼一個真實的信息,換言之,分分鐘盡在掌握,那麼一旦他這個,習一個人把自己已經做成了老鼠,藏在了鼠洞,而且真的還不知道自己本身腦子里就已經有東西被定位的話,那他周圍只要你用任何現代這些信息,哪怕你用OA系統,哪怕你其他,你都其實逃不脫整個一個更高或者是更高層的一個科技,那美國在裡邊應該是遙遙領先的。所以我希望大家呢從今天這個節目中呢能夠,不是說重新拾回來,而是一直就保持著這種旺盛的精力堅定的信念,相信我們這場爆料革命是一定最終會滅掉中共。好,謝謝路德。

路德 ( 01:20:02 )

好,墨博士最後分享一下。

墨博士 ( 01:20:05 )

我建議大家這兩天可以在中共的搜索百度上看一下這個 「天線寶寶」 這幾個詞會不會去熱搜,就知道習什麼時候得到我們這個信息啦,路德社的信息了。還有大家最近看看這個國內的天線寶寶的這個頭套會不會脫銷就知道我們的影響力了,這個是最好的這個實證,大家可以最近注視一下,而且這個信息反饋出來其實會有更多意味,正好證明瞭我們路德社和爆料革命革命說的東西在中共國內是怎樣傳播和得到反饋。好的路德。

路德 ( 01:20:45 )好,今天節目就到此結束。謝謝安紅,謝謝墨博士,謝謝唐博士,謝謝諸位觀眾觀看,別忘了點贊啊,現在才4000多點贊,別忘了點贊。好。

更多路德文字版請看:GwinsGnews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是喜马拉雅联盟总部正式认可的农场。如申请加入这个团队,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 (Join Himalaya Washionton DC): 1. Discord 私信: 阿丙#8752 2. Discord: https://discord.gg/yGRdNdYU 3. E-mail: [email protected] 1月 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