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專題】「查冊」知多少 (四)土地「查冊」 邊境官地遭霸占 港深邊境「隨意門」

蒐集:會說話的石頭

編撰:會說話的石頭

審稿:荔枝

上傳:文粵

2019年《香港01》記者透過土地「查冊」及高空圖輔助發現,沙頭角邊境禁區一幅香港官地,遭人霸佔居住,而村民擅經橋樑北上,非法跨越港深邊界沙頭角河,並通過深圳邊防的鐵閘,隨意往來兩地,這道邊境「隨意門」30米外,有武警邊防更亭,但邊防人員並無阻止村民通過鐵閘。

港深邊境「隨意門」示意圖。 (香港01製圖)

2018年《傳真社》報道,邊境禁區一幅土地,遭廣東邊防部隊佔用最少6年。 《香港01》調查發現,去年遭佔用的土地西面約200米,另一幅邊境禁區內的香港官地,亦遭人霸佔居住。該幅官地面積約2.8萬平方呎,航拍所見至少有兩幢村屋,但似無道路通往香港市區。

據【傳真社】報導,廣東邊訪六支隊十三中隊人員,經橫跨沙頭角河橋樑,進入香港範圍倒垃圾。 (傳真社)

記者其後循深圳去到鐵閘的另一邊,發現鐵閘有一鐵鎖,只要有鎖匙就可通過鐵閘,再經橋樑直通沙頭角河以南的香港,過程毋須證件,亦無通關程序,令這道鐵閘成為港深邊境之間一道「隨意門」。

居民打開深圳邊防鐵絲上的「隨意門」。村屋附近有石屎橋樑,橫跨作為港深邊界的沙頭角河。記者拍攝到,一名村民騎單車擅自經該橋樑北上,非法跨越沙頭角河進入深圳,然後打開深圳邊防圍欄一道鐵閘,直接上了深圳盤山公路。

記者曾與數名村民交談,村民身份不詳。其中一名欲從深圳返回香港禁區村屋的婆婆,向記者稱該村屋的位置是深圳範圍,又透露現有三個家庭居住。被問及是否深圳居民,她匆匆回應指「是是是,(我是)中國人」。幾分鐘後,兩名身穿制服的邊防人員上前盤問,「你們(記者)在這裏有什麼事嗎?」,又提醒記者「邊防不能拍照」。

記者翻查土地註冊資料,可見港府於1969年12月,將涉事土地及其他大量鄰近邊界的私人土地,收歸為政府土地。 (香港01 記者翻攝自香港政府土地註冊文件。)

【香港01】記者翻查土地註冊處文件,該地段原屬香港的私人農地,港府1969年收回該地段,以及週邊大片靠近邊境的土地,此後成為香港官地。

《香港01》翻查地政總署航空圖,發現在1999年航空圖中,已可見涉事位置有疑似建築物。
Google衛星地圖則顯示,2014年至2019年間,村民於該處耕種的農地範圍至少擴大一倍。

當時的民主黨議員塗謹申直指該處乃非法關口,構成安全隱患,「港府第一件事,一定是叫對方(深圳)封住它(隨意門)。」

塗解釋,港深以沙頭角河為界,如果有人可隨意過河,會產生很多問題包括偷渡,「最怕(有人)在這裏偷渡,例如在香港被通緝的人,不想通過正式通道來港,就可能在該處入境,「等村民過(閘口)的時候就跟著,相反,如果有人想潛逃到內地,也可能利用這通道。」

塗估計,該通道不屬走私黑點,「否則深圳應該已經封了」,但指無論該缺口有否遭利用作不法用途,香港警方都責無旁貸,必須執法,「如果(村民)是深圳居民,就拘捕、遣返」,但他強調,最終仍需靠兩地政府商討,拆走跨境橋樑及關閉通道才可完滿解決事件。

根據政府的地理資訊地圖,該處明顯屬香港範圍,並標註有寮屋(TS)、行人橋(FB)以及小徑(FP)等,顯示政府或一直掌握官地遭人霸佔居住的情況。根據城規會資料,該地段現時用途為「綠化地帶」。

至於官地遭霸佔,特首辦、保安局及地政總署稱該處的構築物,估計早於1980年代已存在。根據地政總署掌握的資料,這些構築物並無任何土地文書或登記紀錄。署方會進一步查核文件紀錄,有需要時聯絡相關部門,以確定有關事實資料。如證實屬非法佔用官地,會採取適當的管制及跟進行動。

【香港專題】 「查冊」知多少?專題報導

【香港專題】 「查冊」知多少? (一) 汽車「查冊」 2020年《鏗鏘集》「721誰主真相」

【香港專題】 「查冊」知多少? (二)房產「查冊」 2019 年《丁權無國界》

【香港專題】「查冊」知多少 (三) 房產「查冊」  2018年 律政司司長鄭若驊被曝屯門別墅僭建

以上觀點僅代表筆者本人

資料來源:香港01(一)香港01(二)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