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統計局壹位普通科員的心聲

作者:阿娜
校對/發稿人: Ting Guo 
圖片設計: 喜馬拉雅意大利羅馬達芬奇農場 主旋律

我的名字叫王翠花,現在更名為王文。妳問我為什麽更名?這得說到二十幾年前了。那時我剛從農村被部隊招工,然後來到了北京軍區的部隊招待所工作。後來認識了我的丈夫,他那時候只是壹名普通的士官,後來成了軍官。我的名字讓他感覺到特別土氣,後來我就回老家去改了名字。那時候改名字很容易的,鄉裏有壹個各村的村民的戶口統計,在壹個好大的本子上。我找了個親戚跟鄉長認識,直接本子上面壹改,現在我就叫王文了。叫我小王就好。

今天我特別開心,終於可以升級為正科級,我倒不是為了那點錢,就是想在退休前好歹也是統計局正科級。這副科員我已經當了好多年,怎麽也沒有辦法轉為正科,沒有辦法,誰讓咱沒有文化呢。我從村裏來北京時還沒有讀完初中,要問我為什麽能夠進統計局上班,那又要講到十多年前了。

我的丈夫原本就是軍區的壹名普通勤務兵,也是托他的福,我後來到了統計局上班。那時候軍區不大,那些首長的勤務兵總是來招待所看我們這些小姑娘。妳知道嗎,在部隊,妳要是家裏沒有錢,妳就在部隊要麽學廚師在部隊廚房工作;要麽妳就學開車,在部隊主要幹開車。幹這兩樣,妳至少還學個手藝,退伍之後,妳還可以回到地方找個活幹,不然在部隊妳就白白浪費了青春,三五年退伍能有啥錢拿呢。所以我丈夫特別聰明靈利,他年輕時候也帥不是,小夥長的精神。最重要是要會拍首長夫人的馬屁。那時候我丈夫可機靈了,他說不要改說普通話,就說他們那裏地道的方言,每次他說方言把首長夫人哄的可高興了。

就這樣,我丈夫從首長的勤務兵慢慢的熬到了他現在所在的位置:主管後勤。妳知道的,管後勤是油水很大的。比如:給那些老首長們節日都要發酒啊、茶啊,我丈夫就把那些毛尖換成了他朋友店裏的茉莉,把五糧液給換成了二鍋頭。為此他朋友也賺了不少錢,光車都兩輛,房子在其它城市都買了十套呢。我後來不在招待所上班了,為了全心輔佐他走仕途。他也不知道找誰給我弄了個軍官證,我現在也算是女軍官呢。然後我丈夫給我介紹到了我們地方鄉政府呆了兩年,後來我作為部隊家屬來京,找關系給運作到了北京統計局。妳知道的,這統計局不好進吶,就是每年千軍萬馬的大學生考公務員,最後妳考試過了,沒有單位接受妳,妳這考試成績再好也白搭。所以啊,還是要靠關系!

我在統計局的學歷也算是最低的了——中央黨校畢業。其實我們同事都不知道我其實連初中都沒有畢業,都是我丈夫給運作,弄了個黨校的畢業證。不過這統計局也沒啥可做的,數據都是假的。我們統計數據都是到各居委會把統計單給那些大媽們壹發,他們再去分發到戶,有時候他們也就代填了,給他們留下點統計局的小禮物就把她們美的不行了。有時候有點錢給他們也不多,數據填的壹定要漂亮,不像作假,但也不是真的。我就這麽混呀混到了現在。我們科裏有個研究生,老是看我不順眼,但他拿我也沒有辦法不是。誰讓我關系硬呢,每年我這都請我們局長吃飯呢。

現在我終於快熬到退休了,不是說要延長退休年齡嗎,我可不想再延長了,如果說明天能退休我就立馬退,反正我這壹輩子啥也不缺了,這些年上班我們局裏旅遊全國哪個城市也都去過了,香港、澳門也去過了,就差國外沒有去過。說實話,國外我也不想去,新聞裏說,歐洲小偷特別多,美國街上還有持槍殺人的呢!

(本文人物、地點名字有改動,但故事是真實的,介紹了中共體制下壹個普通公務員的狀況,對於那些排著長隊千軍萬馬去考去公務員的大學生有所觸動。我當初了解的時候也是驚愕萬分。但這就是中共體制之惡,這個體制不倒,中國的年輕人不會有未來。本文僅代表個人觀點。)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