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重置第二部分:新型封建主義—–“企業社會主義”

加拿大草原三省戰友之家    重生之鷹、雲起時

校對、發稿 文錦

圖片來源:Bitchute.com

《零對沖》(Zerohedge)於2021年1月3日發表了系列對中共攜手世界暗黑共同為世界打造的“大重置”計劃的詳細解讀。文中指出如果其設計者按他們的方式進行大重置,那麼大重置將涉及人們生活幾乎所有方面的變革。本篇為第二部分,僅對世界經濟論壇所倡導的 “大復位 “的經濟效益,以及推動這些計劃的最新發展進行分析和討論。

作者指出,哈耶克(F.A.Hayek)在《集體主義經濟計劃》的緒論中提出,社會主義可以分為兩個方面:目的和手段。社會主義手段是集體主義計劃經濟,而目的,則在無產階級社會主義下的生產資料的集體所有制和最終產品的 “平等 “或 “公平 “分配。哈耶克同時指出,集體主義計劃經濟也可以用來為其它目的服務。“例如,一個貴族獨裁政權,可能會使用同樣的方法來促進某些種族或其他精英的利益,或者為其他一些明顯的反平等主義目的服務。”

大重置的社會主義手段

集體主義計劃經濟的計算問題取決於是否保留生產要素市場。如果保留了生產要素市場,那麼計算問題就不會嚴格適用。

大重置的集體主義計劃經濟並不取消生產要素市場,策劃者利用“利益相關者資本主義”來代替當前的自由資本主義,即把最重要的生產要素所有權和控制權給予那些加入相關利益的人。同時,上述利益相關者的生產活動將在壹個政府聯盟的指令指導下,在統壹的使命和同壹套政策下進行,尤其是世界經濟論壇所闡述的政策。

雖然這些公司利益相關者本身不一定是壟斷企業,但世界經濟論壇的目標是將生產和銷售的控制權盡可能多地交給這些公司利益相關者,其目的是消除那些被認為產品或工藝不必要或不符合全球主義者“更公平、更綠色的未來”的願望的生產者。而這種對生產和消費的限制,將通過擴大政府的作用,用”大政府“來執行這種限制。

施瓦布和世界經濟論壇提倡利益相關者資本主義,反對所謂蔓延的“新自由主義”。施瓦布把新自由主義簡單地定義為“偏重競爭而非團結,偏重創造性破壞而非政府幹預,偏重經濟增長而非社會福利的思想和政策”,左派譴責新自由主義為經濟困境的根源,政府通過“反自由主義”來保護行業和行業內參與者(或公司控制政府),並取代正常的競爭。而大重置將擴大公司控制政府的影響。

大重置的新型封建主義—–“企業社會主義”

與人們熟知的社會主義計劃經濟不同的地方是,世界經濟論壇的目的並不是要規劃生產的每一個方面,從而指導所有的個人活動。相反,目標是限制個人活動的可能性,包括消費者的活動,通過將產業和產業內的生產者從經濟中排除出去。“從美國到中國,每個國家都必須參與,從石油、天然氣到高科技,每個行業都必須轉型。”

正如哈耶克所指出的那樣,“當中世紀的行會制度達到頂峰,對商業的限制最為廣泛的時候,它們並沒有被用來作為實際指導個人活動的手段。”同樣,大重置的目的不是對經濟進行嚴格的集體主義規劃,而是建議和要求進行新型封建主義的限制,而這種限制將比社會主義制度本身進行的限制更進一步。

作者把這種新型封建主義稱為 “企業社會主義”–不僅因為其爭取信徒的言論來自社會主義意識形態(如:”公平”、”經濟平等”、”集體利益”、”共同命運 “等等),而且還因為所追求的現實是通過消滅不順從的生產者來實現對生產的事實上的壟斷控制–即社會主義所特有的對生產的壟斷。這些幹預不僅會使目前已經存在的“幹預主義混亂”雪上加霜,而且會進一步扭曲市場,達到社會主義集中計劃經濟本身之外前所未有的程度。精英們可以試圖通過將生產限制在可接受的商品和服務上,先驗性地決定消費者的需要和需求。他們也會把生產限制在政府和生產者可以接受的範圍內。新增的法規將迫使中型和小型生產者破產或進入黑市,以至於黑市將可能在數字貨幣和更大的中央銀行下存在。

因此,這些限制和規定將趨向於一種靜態的種姓制度,上面是企業寡頭,下面是絕大多數人的“實際存在的社會主義”。只有極少數人能增加財富,用“經濟平等”的旗號讓全民平均收入減少,並給其余人提供全民基本收入。

中共病毒封鎖、暴動和企業社會主義

中共病毒封鎖,小範圍的左派騷亂,一直在推動著美國走向企業社會主義。州長和市長們采取的嚴厲的封鎖措施,以及暴亂者造成的破壞,恰好是在做像世界經濟論壇這樣的企業社會主義者想要做的工作。除了破壞民族國家的穩定之外,這些政策和政治還在幫助摧毀小企業,從而淘汰競爭對手。

正如經濟教育基金會(FEE)報告中所指出的,封鎖和騷亂結合在一起,形成了一箭雙雕的局面,在全美範圍內擊垮了數以百萬計的小企業,而它們正是“美國經濟的支柱”。在報告中說道:

“美國有750萬家小企業面臨關門大吉的風險。最近的一項調查顯示,即使有聯邦貸款,也有近一半的小企業主說他們因為嚴重的經濟損失而將不得不永遠關門。僅在紐約,留守令就迫使10多萬家小企業永久關閉。”

與此同時,正如經濟教育基金會和其他機構所指出的那樣,沒有證據表明封鎖對減緩病毒的傳播有任何作用。同樣,也沒有證據表明”BLM” 對黑人的生活有任何幫助。相反地,“BLM”和“ANTIFA(安提法)” 的暴動者還對黑人企業和社區造成了巨大的破壞,從而也對黑人的生命造成了破壞。

企業巨頭的空前繁榮

當小企業被嚴厲的封鎖和騷亂的組合壓垮時,亞馬遜這樣的企業巨頭卻空前繁榮。正如BBC所指出的,至少有三家科技巨頭–亞馬遜、蘋果和Facebook–在封鎖期間獲取了巨大的收益,這些收益還在一定程度上扣除了騷亂導致的10-20億美元的財產損失。在截至6月的三個月中,亞馬遜“季度利潤為52億美元(40億英鎊),是該公司自1994年成立以來的最大利潤。其中由於病毒的影響,亞馬遜在防護裝備和其他措施上花費了大量的資金”。在截至6月的三個月中,亞馬遜的銷售額增長了40%。

據TechCrunch報道,Facebook及其WhatsApp和Instagram平臺的用戶數增長了15%,這使得第一季度的收入總額達到了177.4億美元。3月份,Facebook的總用戶數攀升至30億,占全球網民的三分之二,創下歷史紀錄。同期,蘋果公司營收大漲,季度盈利同比增長11%,達到597億美元。據《華盛頓郵報》報道,2020年第一季度“美國最大的雜貨商沃爾瑪表示,利潤增長4%,達到39.9億美元”。

由於中共病毒封鎖和BLM/ANTIFA組織騷亂,小企業的數量幾乎減少了一半,同時企業巨頭鞏固了他們對經濟的控制,以及他們在互聯網和其他地方對個人表達的權力。因此,看來中共病毒的封鎖、停業、部分關閉以及暴動正是大重置領導人所命令的。或者說他們抓住了機會,從經濟中剔除了中小企業的底層人員,以使遵紀守法變得更簡單、更普遍。

最後,作者呼籲目前“大重置”還不是像世界經濟論壇描述的那樣是一個全球主義寡頭可以隨意按下的按鈕。對抗他們的計劃需要用更好的經濟理念和協調一致的個人行動來應對,並引入和促進更多的競爭。小規模的生產者和銷售者必須在為時已晚之前聯合起來反抗國家法令,不惜一切代價地要求全面重新開放經濟,並成立新的以挫敗大重置為目標的商業協會。

評:

 “大重置”是世界經濟論壇(WEF)在中共病毒大流行後提出的一項可持續重建經濟的建議。2020年5月,英國查爾斯王子和世界經濟論壇理事克勞斯·施瓦布共同宣布了這一計劃。大重置的擁躉和積極推行者包括英國首相約翰遜、加拿大總理特魯多、美國總統競選人拜登、德國總理默克爾以及西方多國政要。“大重置”企圖建立由所謂的權力精英所主導的所謂的新世界秩序。

世界經濟論壇(WEF)由克勞斯.施瓦布(Klaus Schwab)於1971年創立。施瓦布早在1979年就訪問中國,與中共關系密切。論壇每年一月底二月初在瑞士小鎮達沃斯召開,也稱“達沃斯冬季年會”。自2007年首次在中國大連舉辦夏季達沃斯年會後,施瓦布決定把夏季達沃斯年會的永久舉辦地選在中國。2018年12月18日,中共授予克勞斯.施瓦布中國改革友誼獎章。

 一年來,中共病毒大流行造成大量感染和死亡的同時,也給我們的生活和經濟帶來了前所未有的變化。人們的日常生活包括生產、消費、工作、學習、旅行、聚會等等個人行為正越來越多的被強制,強制封城、強制檢測、強制疫苗愈演愈烈。大量實體倒閉,開始越多地向互聯網虛擬活動地巨大轉變。封鎖讓我們開始思考未來會發生什麼?

如果“大重置”計劃得以實施,政府或所謂的“精英階層”就會沈迷於“權力的遊戲”。這些對企業和個人的幹預和強制將最終傾向於一種靜態的種姓制度,上面是權力階層和與其利益相關的高科技壟斷企業寡頭組成的精英階層,下面的絕大多數人實際上是只有最低基本收入的貧困階層。這樣,通過“大重置”,人類社會將變成由權力精英組成的奴隸主階層和運用高科技操控的低收入奴隸階層組成的高科技奴隸社會。這也許就是中共和全球精英利益階層所希望和實施的,但卻是我們不可能接受的!

原文連接

相關鏈接:
大重置第壹部分:世界各個領域因中共病毒而將要發生的大洗牌– GNews
大重置第三部分:中共國特色資本主義-GNews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