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战友的行动会产生什么价值

喜马拉雅-国内新闻组:Y.M.O 校对:加文gavin

之前我曾寫過《中國人的災難真正開始了,我們自己要做什麽?》這篇文章,當時對應的是文貴先生2020年12月4日直播中關于軍事打擊的內容。而2021年1月6日發生的事情大家都了解,很多人又一次感受到了這種糟糕的情緒。面對這樣的狀況,我們都知道該做什麽——戰鬥!但有人會被另一個問題困惑,就是我們的行動會産生什麽價值,這一點值得探究。

路德先生節目中多次提到聖經中耶稣受難的情節,耶稣被釘在十字架上是爲了告訴人們不要去依賴他,因爲那樣只會走回原來的循環。我自己會聯想到後面耶稣複活的部分,個人理解,之前被釘十字架是爲了領受我們自己的罪,而複活則是不要讓信徒的信念成空。

對應現實來看,十字架就代表著法律,法律對你做出了這樣的決定,如果你不想辜負自己的信念,就只能與更高維度的存在産生聯系,也就是後來的複活。世界上不是什麽事情都能馬上解釋的,而你無法解釋不代表信徒不去相信,因爲它已經發生了。當面對常理不能解釋的東西時,先試著以信念去溝通,信念就是與更高維度的存在溝通的渠道。

那我們的信念,我們的行動能産生什麽價值呢?路德先生在節目中也提到了二戰時期的敦刻爾克大撤退,這次撤退的成功可以說歸功于普通的英國民衆。各種駁船、貨輪、汽艇、漁船、遊艇甚至內河船往返于海峽兩岸,撤出了大部分盟軍士兵。

事實上雙方高層對于這次撤退行動信心都不足,但英國民衆還是上了。以敦刻爾克大撤退中的英國民衆來看今天的我們,一方面,我們普通戰友能完成的事情可能恰恰是高層們做不到的。當時敦刻爾克西面沙灘區的水深不足,軍艦的吃水較深無法靠近海灘,撤退速度較慢,民用船只恰恰沒有這樣的問題,可以在海灘與軍艦之間負責接駁,也可以獨自往返。

如果以高層視角來看我們,我們去行動這個事情本身比行動結果更重要。民用船只少接回一兩個士兵不影響最終結果,我們今天的稻草不起作用可以明天再加,不用給自己太大包袱,自己的事情做好之後剩下的交給高層。與我們相反,高層是結果導向,結果不達到一切都是徒勞,所以根本不用擔心他們會不上心。但如果我們不去行動高層的一切努力都是白費,可見我們的行動重要性有多大。

除此之外,我們普通戰友的行動也能爲後面高層的行動積累文化資源,提供啓蒙力量。我們可以回看當年台灣的美麗島事件,當時的黨外人士領導層幾乎全部被捕,但黨外運動並沒有一蹶不振,無數民衆繼續發行地下刊物、進行基層動員、組織研讀封禁書刊。在美麗島事件的兩年前,發生了“鄉土文學論戰”。在論戰中各種觀點、作品的碰撞激活了對于台灣人以及台灣社會非常重要的部分——思辨,而鄉土文學論戰以及美麗島事件真正推進了對于“在地關懷”的認識,也爲後來的政治運動提供了很多的參考價值。

以史爲鑒這句話不是沒有道理的。只要我們朝著正道的方向去行動,高層會以自己的努力來兜底那個大結果。我們普通戰友的行動對自己而言是書寫曆史,對社會而言是積累資源以及觀念上的啓蒙。人類文明,沒你不行,行動起來,就有價值。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已編輯)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