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國聯邦:為什麽能成為正義與邪惡之戰中的聖哥達隧道與辛普朗隧道?

作者:康州盤古農場-玉米地文貓

審核:康州盤古農場-Antsee-GTV

中世紀以來,處在歐洲強國夾縫之中的瑞士外交政策:中立!

一、瑞士聯邦[1]的崛起

1.1舊瑞士邦聯

舊瑞士邦聯,是當今瑞士聯邦的前身,為數個從神聖羅馬帝國獨立出來的小政權(稱為“州”,德語:Kanton)組成的松散邦聯。自13世紀建立延續至1798年,改成由法國所扶植的赫爾維蒂共和國為止。

1.2拿破侖時代

拿破侖時代(1799–1815),法國政府征服瑞士並起草統壹的憲法,並將政府體制改為中央集權,原屬瑞士邦聯的米盧斯及瓦爾特林納則分別被劃入法國及奇薩爾皮尼共和國。法國占領期間,瑞士改名為赫爾維蒂共和國。

拿破侖時代的最後壹年,1815年拿破侖復辟,反法同盟旋即重新成立,拿破侖又在滑鐵盧被以英國為首的聯軍部隊最終擊敗。同年即1815年在維也納會議上,瑞士重獲獨立,並確認為永久中立國。瓦萊州、納沙泰爾州及日內瓦州先後於1815年加入聯邦,瑞士的領土從1815年起即未再變更。

1.3瑞士聯邦的復興時期

1815~1914年,是瑞士聯邦的復興時期,瑞士金融帝國的興起。1848年,歐洲各地發生革命及騷動時,瑞士起草以聯邦體制為架構的新憲法,該憲法大多參考美國憲法。1805年,瑞士代引進統壹的度量衡體制,並於1850年以瑞士法郎為統壹貨幣。由於人口增加及工業革命後社會經濟的變革,反對勢力以改革為訴求,進而於1874年實施新的聯邦憲法。1891年修憲後,公民得直接提出憲法法修正案並通過。

瑞士在第壹次及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維持武裝中立[2],在軍事上並未參與其中。由於瑞士的中立狀態,其與當時各集團在外交、諜報、貿易、金融以及難民的收容上有著微妙關系。

二、第壹次世界大戰的瑞士

第壹次世界大戰[3]是壹場於1914年7月28日至1918年11月11日主要發生在歐洲的大戰。然而當時的歐洲列強互相牽扯下,戰火最終延燒至全球,當時世界上大多數國家都被卷入這場戰爭,史稱第壹次世界大戰

戰爭過程主要是同盟國和協約國之間的戰鬥。德國、奧匈帝國 、奧斯曼帝國及保加利亞屬於同盟國陣營。英國、法國、日本、俄羅斯、意大利、美國、塞爾維亞、中國等則屬於協約國陣營。戰爭的導火線是發生於1914年6月28日的薩拉熱窩事件,奧匈帝國皇儲斐迪南及其妻子索菲亞被塞爾維亞激進青年普林西普刺殺身亡。

戰線主要分為東線(俄羅斯對德奧作戰)、西線(英法對德作戰)和南線(包括塞爾維亞對奧匈和保加利亞作戰的巴爾幹戰線,奧斯曼土耳其對俄國的高加索戰線,奧斯曼土耳其對英國的美索不達米亞戰線、奧斯曼土耳其對英國、阿拉伯的巴勒斯坦戰線等等),其中以西線最為慘烈。

1

在瑞士邊境靠近斯泰爾維奧山口(Stelvio Pa,屬於意大利)的地區,有壹處名為Dreisprachenspitze(意指“三語峰”,也就是德語、意大利語及羅曼什語的交匯點)的地點設有哨站與旅館。而邊境之外正是戰爭期間的激烈戰場之壹,戰火幾乎伸入了瑞士領土。由於此區域正好夾在奧匈帝國與意大利之間,當時奧匈帝國、德國與意大利之間有壹條約定,就是不可在瑞士領土內交火。此外因為瑞士領土正好只包含靠近山頂附近,因此這些交戰國可以在山下隘口處作戰。

此外,1917年興起於蘇黎世的達達主義運動,是流亡者所發起的壹場針對戰爭的文化反應。當時列寧也流亡蘇黎世,他在離開之後前往彼得格勒(現在的聖彼得堡),領導了俄羅斯十月革命。

在壹次大戰時期曾發生壹場稱為格林-霍夫曼事件[4](Grimm-Hoffmann-Affäre)的短暫醜聞,使得瑞士的中立性壹時間遭受嚴重質疑。

三、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瑞士

第二次世界大戰[5]是壹次在1939年至1945年所爆發的全球軍事沖突。整場戰爭涉及到全球絕大多數的國家,包括所有的大國,並最終分成兩個彼此對立的軍事同盟─同盟國和軸心國。這次戰爭是人類史上規模最大的戰爭,動員1億多名軍人參與這次軍事沖突。

第二次世界大戰也是有紀錄以來最多大規模民眾死亡的軍事沖突,全部將近有6900萬人因而死亡,讓第二次世界大戰成了人類歷史上死傷人數最多的戰爭。

1938年德國吞並奧地利。1940年6月,德國占領法國。意大利是德國的盟國。這意味著瑞士已被軸心國集團包圍。

2

雖然二次大戰期間德國已策劃了詳細的侵略計劃名叫聖誕樹行動,意大利亦會加入此行動奪取提契諾及部分瑞士意大利語區。但實際上卻並未攻擊瑞士。

瑞士透過給德國的壹些經濟、金融、生產上的特許協議,得以保持獨立。

二戰初期,希特勒獲悉若德軍入侵瑞士,瑞士將做最壞的打算,全國重要的交通要道、橋梁、隧道、山口等都安放了炸藥,隨時引爆。因為任何入侵都只能導致瑞士人民的頑強抵抗,將通往意大利的戰略通道——辛普朗隧道和聖哥達隧道會被炸掉,那麽進攻瑞士就得不償失了。

保持中立的瑞士,有利於自保,但這也有利於德國。二戰時瑞士壹直開放阿爾卑斯山脈中具有戰略意義通道:辛普朗隧道和聖哥達隧道。這使得滿載戰略物資的火車不斷穿過瑞士往來於德國和意大利。

二次大戰後,瑞士與其他受創嚴重的西歐國家接受美國的馬歇爾計劃。

瑞士在二戰中積累了大量的財富:如金融系統的獲利等。

四、聖哥達鐵路隧道與辛普朗隧道

4.1聖哥達鐵路隧道[6]

3
4

聖哥達鐵路隧道,(德語:Gotthard tunnel,意大利語:Galleria del San Gottardo),瑞士哥達鐵路途徑的壹條15.003千米(9.322英裏)長的鐵路隧道,是穿越瑞士阿爾卑斯山脈中部聖哥達山丘的聖哥達山口第壹條隧道,兩端分別是烏裏州格申恩(格舍嫩)↑和提契諾州艾羅洛↑。隧道內鋪設有復線鐵路的標準鐵軌。該隧道於1882年啟用,曾是世界上最長的隧道。

聖哥達鐵路隧道,是最早壹條穿越聖哥達山口的隧道。

5

聖哥達老鐵路隧道19世紀末便開始投入運行。圖片來源 Keystone

4.2辛普朗(Simplon)隧道

6
7

意大利壹側的辛普朗隧道[7]↑

辛普朗隧道[7](意大利語:Traforo del Sempione; 英語:Simplon)是壹條位於瑞士和意大利交界處的鐵路隧道,是瑞士伯爾尼至意大利米蘭鐵路幹線穿越阿爾卑斯山脈的通道。隧道由1號和2號兩條平行單線組成,兩條隧道長度均為19.8公裏,中心相距17米。在聖哥達基線隧道完工前,為世界上最長的山嶺鐵路隧道。

辛普朗隧道1號於1898年開工,1906年建成。為了紀念隧道順利通車,當年還在意大利米蘭舉辦了壹屆世博會。2號隧道於1912年開工,1921年建成。

五、新中國聯邦,為什麽能成為正義與邪惡之戰中的聖哥達隧道與辛普朗隧道?

4.1開創性

聖哥達隧道與辛普朗隧道開鑿,開創了當時世界最長隧道的先河,以隧道基礎的軍事建設、防禦格局形成,對本國物資補給效率,軍事防禦與進攻,世界政治的走向等,均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新中國聯邦,開創性的頂層設計,猶如聖哥達隧道與辛普朗隧道壹樣,對全球政治、經濟、文化的發展,必定產生深遠的影響。

因為新中國聯邦,爆料革命,為實現的正道主義,是正義的必須。

新中國聯邦宣言(2020年6月4日)提到,消滅中共是正義的需要。

新中國聯邦願景提到,三權分立,壹人壹票。

新憲法內容:

壹、國家精神(人權、法治、信仰自由、言論自由和私有財產神聖不容侵犯的國家精神);

二、追求與世界人民永久和平相處和共同發展;

三、立法保障教育、養老、醫療等民生基本需求;

四、保護大自然與動物生態,萬物和諧共生;

五、對於香港、澳門、西藏等地區應立即頒布特別自治條例,並嚴格執行。對臺灣則維持現狀,擴大貿易,穩健發展,共同繁榮。

六、沒收並追繳中共盜國集團掠奪的財產,還富於民。

七、新政府成立後實施大赦,嚴重刑事罪犯和反人類罪犯除外。

新中國聯邦的G系列(GDOLLER與DCOIN雙幣系統,GTVC視頻、蓋特評論、GNEWS新聞、GFASION時尚、GMALL商業…)開創了全新的金融與商業生態系統,采用去中心化的區塊鏈技術,使得信息、數據、資本等運行得以安全。

在動蕩的當下,資本的逐利和避險的本性,會敏銳嗅到了資本的流向,G系列產品無疑是未來商業和未來虛擬貨幣朋友圈的優等生。

正如七哥所言,經濟力、外交力、判斷力等等,有綜合實力,才有話語權,才有新中國聯邦人的尊嚴。

4.2 超大規模性

聖哥達隧道與辛普朗隧道,因其是當時世界最長隧道,以隧道基礎展開的軍事建設、防禦與進攻模式,就具有隱蔽性、安全性、靈活性,這為大規模的經濟和軍事動員提供了保證,也為瑞士金融帝國的崛起提供了安全性保證。

新中國聯邦,未來將擁有全世界最多人口和全球最完整的工業門類和最完整產業鏈,超大規模優勢,必將是維護全球和平與發展的舉足輕重的正義力量。

【參考資料】

[1] 瑞士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wikipedia.org)

[2] 兩次世界大戰期間的瑞士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wikipedia.org)

[3] 第壹次世界大戰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wikipedia.org)

[4] 羅伯特·格林 (瑞士)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wikipedia.org)

[5] 第二次世界大戰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wikipedia.org)

[6] 聖哥達鐵路隧道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wikipedia.org)

[7] 辛普朗隧道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wikipedia.org)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