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21年1月1日郭先生GTV直播

兄弟姐妹們好啊,今天是2021年1月1號,七哥第壹次直播,第壹次直播。剛剛健完身,大家都知道,剛剛昨天晚上這個我們《我是音雄》,我們的唐平妹妹和威廉王、還有我們的所有的戰友們、這些音樂家。我們這個昨天有壹個完美的晚會,讓七哥真的是久久不能平靜。大家知道,昨天是連續7個半小時的直播,然後我睡了不到2個小時覺吧,我就醒了。然後壹直就回復全世界各地的,給我發來的恭賀新年的信息。然後又給戰友們回信息,然後就開始健身、然後是馬上直播。

本來我是今天是想去到discord,去給大家去問候壹下去。但是每個地方都想去問、都想去他的discord,那是不行的。所以說,另外壹個很多戰友給我發的很多信息,我確實沒法壹壹地回啊。我想給戰友們在這兒公開的,就是所有的戰友們啊,咱不能老幹私活。這戰友們說:哎七哥到我們這兒來說兩句吧,到我們這說兩句吧。咱們都有這想法,就都想開小竈。但咱又反獨裁是吧,咱又反腐敗,內心裏邊自己都想自己——到我這兒來壹下,到我這兒來壹下。不要要求,妳不要要,妳要的東西不是好的,該自然的東西才是好的,對吧。七哥又不是傻子,該去哪兒就去哪兒。

妳像現在這個我秘密地建的幾個群,沒有壹個人要求的。這秘密建的群都說什麽:七哥妳太累了,妳趕快休息,我們就集體問候妳壹下了,就不壹個壹個給妳發信息了。這秘密群裏邊那個群都在三百多人,哪個都在三百多人。有壹個群是壹個,我不能說的壹個軟件裏邊,是建了它最大的極限了。而且是這就是戰友嘛,互相地關愛,互相地疼愛。但咱有些戰友現在說,“愛妳七哥,我心疼妳”,哎壹輪到他的時候就不心疼了,“七哥妳上我這兒來吧,七哥妳幹這事吧,妳上我們節目吧”。七哥那要這樣的話,那就是壹萬個七哥也不夠用的呀,那不累死壹萬回了嗎?而且每次說完以後,說我改我改,下回還這樣。就是“無我”的心啊,永遠做不到。

妳像剛才我這個健身前,我七點多鐘開始,這個唐平妹妹還沒睡覺呢、還沒睡覺呢,威廉王我估計睡覺了。妳看我就心裏很心疼,昨天有好多戰友、昨天晚上就是《我是音雄》這個節目背後的工作者,我看很多人還在發信息,也沒去睡覺呢,多不容易啊。這爆料革命他就是起碼要做到壹個公平、要有人性,我們要互相關懷。咱和共產黨不壹樣就在這兒嘛,七哥也需要關懷,七哥也很脆弱。

哎呀,昨天晚……昨天我那幾個啊。七哥念妳,我今天我真的是,這壹會都十幾萬了,我念不過來啊等壹下啊,(念戰友名字)等壹下咱再念。

昨天晚上我想給大家說壹下,很多戰友們給我發來的信息,我都收到了。我想告訴大家的事情,昨天晚上我覺得很少人會跟我那種感受。因為每個人看這個節目的時候,都會帶著壹個固有的觀念,就是看所謂的CCTV這個新春聯歡晚會、或者某國某國的大晚會。就是我們爆料革命戰友不要犯個錯誤,就是咱叫新中國聯邦爆料革命,咱沒有那個國家的實力,從人力、咱們整個的組織能力、財力,咱都到不了。但是妳要客觀地去看待:我們有的,他們沒有的。

就昨天這個節目的就是,音樂的本身,音樂的本身就是自然,愉悅自己、歡樂別人,真實的用這種方式,表達出超出人性正常生活之外的壹種語言方式、壹種身體方式。感性、感官、感知,這個感知就是上帝嘛,感性就是妳的情緒嘛,這個感官就是妳的嗓音啊、表情啊是吧。那這三點的時候這個發出去很關鍵,昨天妳看我們的評委Tex、Q妹、威廉王、還有這個我們的唐平妹妹,這都是專業、都是專業。妳像路德先生,我們路波切也是專業。

那麽昨天這個節目我看的時候,我跟大家是不壹樣的。就是說壹個十四億的中國人,他沒有壹個像我們這樣的節目,根本沒有壹個歌手,像我們昨天妳看合掌僧、我們Q大哥是不是啊,妳看我們的這個西妹妹,妳看這個祝福上帝,每個人出來,還有我們的文藝,妳看看我們的這個文空是吧,這些都太棒了。就是我昨天就我就躺那塊兒,我就想就這些人唱出這些的歌,這要在中國允許這樣的人唱歌的話,中國有多少人能唱出這歌來。今天可能在地籠溝裏邊兒幹活的,在雲南、在西藏、在新疆、在東北的山區裏面,有多少這樣的人呢?我想的就心情就是激動,就熱乎乎的。再壹個我想到昨天妳看那個Q兄唱的今夜無人入眠,這個簡直是這歌唱的就那個表情真的是啊,還有我們的文空整個那個放開那個唱的感覺,真的沒法形容了。還有佳佳是吧,妳看看,每個我們的這些這些戰友唱出的歌來,是用生命、用真情,這是恢復到了音樂的本身。

昨天我沒說說阿波羅之王,阿波羅之王就是亞當夏娃,還有這個就是說愛情之劍、丘比特之劍。丘比特射上壹個人,金劍妳就會有愛情,妳會享受愛情;射上銀劍,妳就會拒絕愛情。後來阿波羅愛上了壹位女子叫什麽王了,然後呢他被射中了銀劍,他就拼命的給她唱歌,唱的地動山搖,最後感動了她,最後他有了愛。這就是歌聲,這就是阿波羅之神啊。那麽昨天我看到每個人的時候,我覺得每個人都是阿波羅之神。但是我們很多人被共產黨的那個丘比特的銀劍給射中了,就洗腦之箭、狗屎之箭,腦子裏邊都放了鹹黃瓜,所以說唱的都是邪歌。什麽金山上啊、東方出來個紅太陽,都是淫穢之歌改的。所以昨天七哥是更加的感觸啊,就是感觸我們中國人真的非常智慧。

什麽意思?我這個電視什麽意思?啥子情況嘛?我這個直播沒事,但是這個電視有事。所以昨天我們家這個電腦被黑了兩個,這共產黨是真不放過。因為昨天是我們家電腦被黑、電腦被黑,很誇張很誇張。這個昨天的電腦被黑,就是因為昨天的我是音雄的節目,他們知道影響太大了。我去把這個調壹下。兄弟姐妹們,所以說昨天我這個感觸特別深,這個很感動、非常感激。昨天時間也不多,沒法向每個歌手表達我的感動和感激,就這七哥壹下子把這4個小時給幹成7個半小時了,說太多了唄。然後昨天後來咱們這八個家庭,妳看看從荷蘭、西班牙,妳看看我們這個到了我們這個美國的西部、到世界的各地,妳看到我們這些戰友的時候,就是他們的家庭、國際婚姻、國際家庭,妳昨天妳看到我們這個這Charlie,還有我們的小…挺郭小妹(口誤:2020 GTV 《我是音雄》之G Forever全球跨年晚會最後壹位家庭七哥老妹)她的女兒ying妹(口誤:七哥老妹女兒星星兒),妳看看昨天是作為壹個總導演。

妳看看我們這個戰友、我們的素質,妳看看我們戰友們的家庭,妳看到那個真誠啊。就爆料革命的層次、和爆料革命,讓中國人團結在壹起,和讓中國人這種文化凝聚在壹起。而且如此地真實、如此地純潔,七哥真的是睡不著。所以說(跨年晚會直播)七個半小時後以後壹直興奮壹直興奮,我是昨天到現在只喝這第二杯咖啡,是最近喝咖啡最少的。就沒喝咖啡,昨天也就喝了壹杯咖啡。就在那兒壹直(直播),這直播完以後,就興奮勁兒過不去、過不去,這個過不去到現在也過不去。所以說剛才(跨年晚會)直播完馬上直播啦。這我到那邊去,妳嫂子說妳幹嘛啊,我說我直播。(七嫂)看著我,那意思妳瘋了吧,但是又沒說啥。心裏話,妳昨天直播七個半小時。妳嫂子第壹次沒睡覺,第壹次她是…她是晚上壹定是十點鐘睡覺的,昨天陪到壹兩點鐘。全家人全部同時陪到陪到完,妳嫂子最後差壹小時沒陪到完,就第壹次。

所以說,因為都被感染了、被感動了。而且國內的很多戰友,我們的秘密群戰友裏邊都是很少發信息。他們發的信息都很有層次,是也是祝某某邊疆部隊,給七哥、給爆料革命發幾句話。七哥昨天就是就是就是,哪個字兒都撞擊著七哥的心臟:他說我們壹直是作為這個中國人在守衛著邊疆,但是我們知道我們守的誰的邊疆。沒有任何國家可以到中國來打中國人來,我們防得是自己的同胞和老百姓。而我們很多的人被泯滅良心地幹著對新疆的、其他民族的殘害,我們哪是人民軍隊啊,我們純粹的是黨衛軍。在這個GTV、GNews、爆料革命當中,知道了什麽叫國、什麽叫家、什麽叫情、什麽叫愛、什麽叫人性、什麽叫人道、什麽叫法治、什麽叫公平。羨慕所有的戰友,說能跟七哥壹起這麽快的時間在世界上,咱們成為了主角,影響人類的文明。

每天這些戰友偷偷地看咱們這個GTV信息、看GNews,都冒著生命危險,甚至被抓起來、被虐待的危險。很多戰友也不富裕,手機有的時候沒辦法,把手機都給砸了。有時候他們軍隊裏邊營房還收營房還收手機。然後還下載妳手機(裏邊的數據),所以說他必須給砸了它。

戰友們,妳們應該感受到妳們的每個行動,妳們每個人都要想到,我們有十四億中國人、和全世界人民。昨天晚上多少美國人看,昨天是八百萬人(觀看直播)吶、八百萬人吶。戰友們啊,八百萬吶!我得問壹下這,我這約翰叔叔吶,我得問壹下這VPN多少啊,忘了。(對著手機發語音消息)約翰叔叔,咱們昨天的VPN是多少啊,約翰叔叔。昨天好消息,約翰叔叔不在現場。但昨天我們的這個背景啊,妳說這玩意,這個現場那麽高級的愛馬仕那個屏風,效果不好昨天(直播)出去的。哎喲我的媽呀,這壹會就三十七萬了,我的親娘咧,俺滴個親娘咧,您這是弄啥子哩,戰友們。

對了,昨天晚上所有的歌手,請小飛俠、咱們小飛俠把歌手都加上我的WhatsAPP,然後有幾個戰友他的GTV號,我找不著、找不著。像我們的西班牙的戰友,他的GTV的號我找不著,我要把他的GTV加上。小飛俠拜托妳,壹會兒我要在直播上的話,請把戰友們的WhatsAPP幫我加上,然後把GTV的鏈接也幫我加上。我要加上他們,好不好?

和七哥騎單車太容易了,為正義行動。所以我們現在的GTV的清晰度還不夠,妳看著沒有?它還不夠,現場的感覺特別好,上去以後感覺不好。(調整儀器)咋弄的,這感覺不對勁。我覺得這個感覺好點,是吧,看的比較真實我,妳看我的臉紅撲撲的。什麽事情說起來容易它做起來難的,說起來容易它做起來難,真的是。這不是…想做好,它難著呢,我希望妳們看到真實的七哥、真實的七哥,(和戰友通電話:妳要把美東的香草山農場還有我是音雄兩個壹起查,兩個都是400多萬)。七哥自帶光芒帥炸了,這話我愛聽,真不要臉,妳七哥就是不要臉。

每次我發完蓋特以後,妳們可能都能看到,我壹定會把…,盡量的就把蓋特下面最上面留言的,給妳們加上我的鏈接,妳們註意到了嗎?沒有壹次我不做了,但是不可能我都加上,不可能都加上,但是我壹定盡量的做、盡量的做,實在是不可能做太多,希望戰友們能夠理解。

另外壹個兄弟姐妹們,我想說什麽呢?說實話2021年這個公歷年1月1號,和咱們心裏上的中國農歷年的初壹感受還真是不壹樣。這個華盛頓昨天炸了鍋了,大家知道七哥原來說過吧,全人類就七哥說了吧,我說美國的大選、總統大選將是滑稽結果結束。誰有妳七哥那麽牛?這能吹牛嗎?而且我告訴大家的,這程序走的什麽情況。現在走啥樣,走了吧,戰友們?完全按七哥說的吧,現在到了兩個副總統了吧?原來妳們都不知道啥意思,副總統現在到了最關鍵了,然後到參眾兩院國會山。所以說妳看這個川普總統遭受的背叛。

我要給大家很認真地說,大家要懂得,千萬別拿中國人的思想來看美國。在資本主義的美國和西方,大家壹定要記住:資本主義的西方,實力、實力,記住這個詞。“實力”就是咱們新中國聯邦最在乎的,就是七哥必需要走跟別人不壹樣路的,對西方的研究“實力”。這個實力是綜合性的,金錢的實力、政治的知識,和妳個人的魅力、協調的能力和抗壓的能力,包括妳對社會各方面所積累的、包含資源、信息、執行力等等等,妳的實力,在美國這地方可以幹什麽嗎?可以改變忠誠。在實力面前沒有忠誠!忠誠是服務於實力的,中國人的眼裏面認為忠誠大於天,人的品行不管中國人做沒做到,妳總是這麽看待別人。在美國不是的,實力大於信用、大於忠誠。千萬千萬記住,忠誠和信用是服務於實力的。當妳把這個事搞明白的時候,妳就沒有任何所謂背叛的感覺。我告訴妳川普不會有背叛的感覺,他也背叛別人。在資本主義社會實力排老大,這叫資本主義社會——有資本有主義,沒資本沒主義。

所以昨天到現在戰友給我發了幾十萬個信息,我沒法給妳回,問彭斯這個事,七哥早就給妳說了。妳要了解西方,妳不能拿著妳來看西方,不能用妳的挖耳勺子去舀那個大海去,然後妳還老埋怨。“這水怎麼老舀不完吶,我這舀不完吶,這海水太不公平了”,是因為妳搞錯了比例,妳用挖耳勺子挖大海去了,這個是不對的。妳在西方咱爆料革命能生存這幾年,能成奇跡般地存在、能創造那麽多事情,所有人都懂壹個事情——實力。妳哪壹天妳說,咱爆料革命戰友很多人在實力面前被征服了,妳壹點不要怪他。妳可以難受,但是妳要接受,因為妳難受是因為妳的標準和看待這個事情。當新中國聯邦沒有實力保護戰友、滅共、實現信仰的時候,妳當然被拋棄了。親愛的兄弟姐妹們,這就是壹個事實——實力。

所以通過這個角度理解西方的時候,沒有什麽背叛。就是現在的對方的實力大過妳,對方給的利益、對方給的所有的未來,包括信仰上的壹個各種判斷,人家綜合起來就比妳強。千萬不要個性化,在實力面前不要個性化,說我的個性、我怎麼理解的,妳跟這沒關系。實力最後的結果,它是最高標準,當妳跟西方人打交道妳懂這個的時候,妳就明白了“實力”。第二個大家壹定要記住,當我們看待美國大選的時候,壹定要牢記,這所謂的黨派、左右之爭、正義於邪惡之戰,這都是妳都判斷,跟美國的這個政治系統,美國有偉大的、強大的、世界上沒有任何可以匹敵的,叫做法治系統。

但它有壹個致命的缺點,就是它官僚。就是他具體的執行力那個高效,就沒有像獨裁社會、或者說像那些沒有法治那麽快。這個時候所有人都忌憚法律系統將未來長遠給妳帶來的、妳不可估量的後果。包括美國的政治裏邊黑暗的多了去了,某些方面的黑暗可能是比老共還誇張,它沒辦法——它資本主義社會。但是這種黑暗它都在某種程度上,它是要付出代價的。在短期內妳可能受到了傷害,但長期可能傷害妳的人會被傷害。它是有這個,不是絕對的,相對的公平性的可能性的。但是絕對的公平和絕對的正義是不存在的,人間不存在。

所以說當我們看待西方的時候,妳不要以拿著妳什麽左派、右派、民主黨、共和黨、什麽正義、邪惡,跟這個沒有多大的關系。所有這些事情還是法律起關鍵系統,大家忌憚那個法律。妳不要管左的、右的、正的、邪的,都想到法律的問題,都想去嘗試控制法律和對自己有力,這是本能。這是為啥美國有壹個第五修正案呢?為啥美國的法律上說,妳自己證明妳自己有罪是不可以的。那麽這就給了所有有實力的人、聰明的人很大的空間;它給了金錢和利益很大的空間;他給了壹個人性、妳過去的經歷、和妳做的善和做的惡,可能影響妳未來很大的空間。這時候就不是黨派之爭、邪惡與正義之爭。所以有時候判斷各種關系——我過去來自同壹個州啊,過去啊,同宗不同宗呀,同教不同教呀,然後我個人對妳的判斷啊。

個人判斷幾乎是在西方起著很關鍵作用的。妳到華盛頓的時候,妳會聽到華盛頓評價壹個人的時候會嚇妳壹大跳,他評價的想法嚇妳壹大跳。就是在公共場合、在媒體上,妳是看不見的。他們堅持的東西,妳平常妳是想不到的,我在這也不方便說啊,我也不方便說。包括美國這個多種族國家,他是個全球各種民族和1萬多個宗教聚集的國家,它的復雜性絕對不是黨派和所謂的正義、邪惡之爭,妳來給判斷的,絕對不是。

那麽最後大家看到的事情,不要情緒化、千萬不要情緒化。我剛剛聽說,北京已經在安排,就是壹月底,可能當選的哈裏斯副總統訪問北京了,己經在安排了。要如果是那樣的話,妳想啥感覺?到北京就宣布了——所有對中共的制裁沒了,沒了沒了沒了啊!我相信那時候要戰友聽說了,壹、拜登當選、哈裏斯當選,然後訪問北京,然後到北京取消所有的制裁,然後重新回到全球化時代,然後和中共共同治理、共同治理地球。那戰友們的心臟不好,就(做手捂心臟倒地狀),我估計壹天得好幾回。“唉呀,速效救心丸,快點兒來點兒冰啊、敷頭啊”,得多少人啊,是不是啊?兄弟姐妹們,是不是啊?到那時候,我估計這會留言的戰友們心臟都完了,現在我覺得別準備羥氯喹了,準備速效救心丸吧。第壹個我們路波切,路波切肯定說:唉呀!直接暈過去了,紅領帶也不要了,是吧?七喜啊七喜(戰友名字),是吧,兄弟姐妹們。

說實在話,如果戰友們妳們要是,妳們要有這樣的心臟和這麽的理解,即使有了新中國聯邦,妳也不會快樂。妳對事情的判斷就像現在我們很多戰友壹樣,就寫遺書的事件,我到今天我都難以釋懷這件事情。七哥花了三年暴料,咱們拒絕任何戰友,所謂的跟任何個人捐贈。我們成立了法治基金、法治社會,然後完全獨立的管理。七哥我可以向天發誓,絕對是100%的,是華人有史以來,幹幹凈凈的、獨立運作的這麽壹個法治社會、法治基金,而且是完全為戰友、為正義、為我們的目標的。 拒絕捐贈,拒絕個人以捐騙錢;還有壹個,絕對不允許打著爆料革命的幌子和戰友的名義,欺騙戰友、把手伸向戰友的腰包,然後有各種名頭坑蒙拐騙、大忽悠,這是不可以的。

就這三年來,無數次證實了給戰友看。就這寫遺書事件,戰友們就是想都不想,就直接有人寫,讓七哥真的挺害怕的。因為壹旦就是新中國聯邦有了各種力量以後,如果大家這樣不動腦子去對待問題、這樣沒有法制觀念、這樣沒有邏輯性的思考,就像妳遇到什麽事了,直接心臟病就犯了,速效救心丸也救不了妳。那咱還搞什麽爆料革命啊?妳只想贏,妳永遠是正確,永遠是對妳有利的。我是偉光正,我是永遠的戰神,我是永遠的贏家,我永遠獲利,我永遠是正確的,別人永遠是錯誤,誰反對我誰就是錯的、誰反對我誰就是邪惡,那比共產黨不還邪惡嘛!

妳做錯了事情還不讓人說。妳壹說,只要妳壹說,妳壹說妳就是壞蛋。我看錯人啦,妳是壞蛋。這邊七哥舉著手、扯著嗓子喊:我要承擔責任,我要承擔責任!然後那邊說這是壞蛋,這是壞蛋。為什麽?七哥影響別人把手伸向戰友啦?就這也有人,呵,想想,可能七哥是錯了?可悲不,戰友們!可悲不可悲!

我這壹輩子我恨的不是壞人。我最看不起、恨的就是什麽?沒有原則的糊塗蛋,人雲亦雲、聽風就是雨、見風就倒,聽到動靜就跑;但凡大點動靜就趴下,稍微動靜壹停下來,立馬站起來、趾高氣揚。就這種小人、或者無知、醜陋,我認為比壞還可怕!壞人的能力,對壞別人能力也沒有,但是他絕對是起到了讓壞人更壞的關鍵作用,這太可怕了。就不明是非、沒有原則。

三年的爆料革命,有多少事情、事實發生,是哪壹個人、哪壹句話能夠否定嗎?多少戰友義工拼著命,冒著生命危險鑄就了爆料革命的果實,那哪是妳否定壹個人就能否定的?包括否定爆料革命的人,本身妳就在爆料革命幹了三年,就是妳打自己臉的時候、吃自己拉出來的屎的時候,妳能不能別吃得那麽難看呢?關鍵是妳吃著吧,妳還要搞包裝:我吃的屎我吃得很香,特別香,妳看非常香,還搞手撚壹撚。這就是讓七哥真的是~~~三年爆料革命關鍵要開智,我認為給戰友錢都沒有開智重要和增加妳的判斷能力。這才能讓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更安全、更和平,才能讓妳真正的過上體面的生活。戰友們都有錢了,壹出去以後,是不是啊,不明是非、趾高氣揚,見風就倒,見動靜就跑,壹看到老實人妳嗓門就大,那這是什麽人呢?妳有了錢不是災難嗎?

昨天看唱歌那歌手,每個人的形象,歌聲唱出來的時候。我說這些人如果新中國聯邦到全世界,會受到所有全世界的尊重。但是我們所有戰友做好準備了嘛?妳有沒有這個素質啊?共產黨壹說病毒沒事,哎就可能真的沒事;然後美國壹說總統出問題啦,哎呀總統又出問題啦;然後美國背叛,哎呀這背叛啦。現在我看到網絡上,頭兩天傳什麽希拉裏死啦、克林頓死啦。誰誰被抓啦,兄弟姐妹們,妳們能不能不傳這東西啊!有點常識吧!甭說克林頓,克林頓那小秘書要是死了,美國都不會藏壹分鐘的。他藏不住啊。還什麽小甘乃迪活著回來了,我的天吶!有些話我不說,妳知道川普總統頭段時間最大的錯誤,就是有些他最信任的人用假的信息誤導了他。這個在中共以假治國,在美國也有以假治國,也有以假玩政治。妳別以為美國就沒有,美國只是程度大小而已,禍害人的面多廣而已。所以說我們這個唯真不破,他不是說著玩的,戰友們。妳說妳傳它幹啥啊?壹會兒軍隊動啦,然後這小甘乃迪還活著吶,克林頓完啦、奧巴馬完啦,妳可能嗎?他就是完了,妳覺得這個國家還有希望嗎?我們不要摻乎美國的兩黨之爭,他不是兩黨之爭,他也不是正義邪惡之爭,這是壹個實力的較量。

共和黨裏的腐敗超過了民主黨,現在共和黨裏邊對美國的威脅超過民主黨,共和黨對我們的威脅超過了民主黨,妳們想啥呢?壹會兒民主黨、壹會兒共和黨,壹會兒極左,壹會兒極右呢?咱有啥本事評斷人家啊,咱在人家國家、寄人籬下,在人家這塊混個飯吃,得到這安全,好好感謝這個國家吧。咱別當,咱嘚瑟得自己大頭癥,咱在這兒評價人家美國去啦。妳評價人家幹啥啊?妳說妳評價人家幹啥,咱有啥資格評價人家,是不是啊?不是貪嗔癡慢疑那麽簡單啦,這是咱自己往自己身上作事兒呢。

再壹個,妳看咱們有的那戰友、大咖,旁邊來壹個共產黨派來的小爛仔壹出主意,馬上就上當了。為啥上當了?就妳內心裏太空啦,人家這手指頭壹勾,就把妳勾走啦。就像中國的農村裏邊拿那個毒藥毒狗壹樣,半拉饃就把妳藥死啦。妳看我們現在看到的這狗,妳別說給饃,妳給肉他都不吃,聞聞,不吃。咱能不能壹個人起碼的判斷,在美國這種法律社會,妳像那個寫遺書事件,但凡有壹點腦子寫遺書這事能發生嗎?但凡有壹點腦子能把這個說,“我寫遺書,我是因為說戰爭開始了”。戰爭開始應該讓共產黨寫遺書,怎麽讓戰友寫遺書吶?戰友寫遺書也不能把錢,把利益妳當為受益人吶。

特別是有人捐給法治基金、法治社會。如果法治基金、法治社會要接受戰友們捐資產、捐遺產,那今天不是這些錢啦,都是多大的錢啊。我從第壹天就說不允許、不接受,爆料革命永遠不能靠老百姓的錢讓妳強大,真正的爆料革命本身創造的財富讓老百姓強大,讓戰友強大,這是本質啊,戰友們。妳看看全世界那麽多戰友壹家壹家跟著咱。咱們荷蘭的,妳看到那戰友壹家人,人家兩孩子,給聖誕老人許的願就是滅共。我們對他們的交代是啥啊,不是讓他寫遺書把資產給法治基金、法治社會、或者給哪個人。我們是讓他有更多的錢,讓他看到共產黨寫的遺書。如果新中國聯邦、爆料革命沒有這個能力,妳壹定最後是慘局,壹定是慘局!七哥三年前被人說成郭騙子、郭大忽悠、郭三秒、郭三邪、郭強奸,我用三年的時間證明給他看,用實力、用行動。砸七哥的人現在都什麽待遇?現在都什麽下場,大家都看到了。在法庭上,郭寶勝、夏業良的囂張,什麽下場?50將近60幾個官司什麽下場?

妳們不知道那個那兩個騙子律師是誰吧?兩個騙子的律師,大家妳們記得嗎?就是現在司法、美國司法部的第二個、第二個,頭壹段兒主持了壹段工作的那個副檢察長就是副部長,他就是那個律師事務所的創始人。那個律師事務所就是代理兩個騙子的案子的律師。這個案子律師的律師費,EddieBerti、BrunoWu共產黨付的。七哥啥時候說過?妳們想過嗎?司法部的代理副部長,頭壹段時間就是那個他把頭發剃光的那位先生,大家記得叫什麽名字了?他的律師事務所。記住,司法部當年的Hiconbasen,Hiconbasen(拼寫可能有誤)當時腐敗,大家知道那案子吧?現在出來代理兩個騙子的,來自BrunoWU、EddieBerti和馬雲的律師費,支付給兩個騙子,用的這家律師事務所。

不但如此!GTV最核心的絕密信息,交給美國政府的和司法部門,瞬間被PAG律師事務所獲得。這事多大?!這事多大,妳們知道嗎,兄弟們姐妹們?我們兄弟姐妹們想到為什麽了嗎?共產黨把爆料革命不是當成了第壹敵人,它是當成了生死威脅。就共產黨能拿出這些招兒,吃奶的勁兒全拿出來了,就差了出手撓咱了,就差上美國罵大街了。那美國罵大街已經三年前都幹過了啊。爆料革命在西方世界、在中共、在世界上,他絕對是壹個主角。而我們的戰友的素質,妳是不是這個主角的素質?東家長西家短啊、聽風就是雨啊,今天我為他流淚,我要為她要死啊要活呀,真的是啥都行了,下壹秒鐘壞人、敵人。任何有常識的問?為什麽這麽壞的人,妳跟人家三年、四年,而且妳付出了什麽?妳付出了什麽?妳付出啥了?啊,妳掏過壹分錢嗎?有些戰友,幾年了妳掏壹分錢嗎?妳得到了都是榮譽和尊重,和戰友們對妳的那種至高……妳壹生都無法獲得榮耀和尊重。結果現在壹秒鐘之後,翻臉就開始砸爆料革命,妳砸七哥……七哥才不怕被妳砸了,妳愛說我啥說我啥。

為什麽這樣?戰友們。就是我們戰友們要缺乏壹個對事物、對法律、對真相的判斷。DO J的案子,到現在兩個騙子的案子大家都在炒,妳們去查查這個事務所的創始人,就是現在司法部的副部長。沒人說!妳看我們的路波切不知道吧?這個動靜有多大呀!這個月就開始最終判決,妳們會看到法庭上才提供出來,誰是給他付的律師費。兩年來七哥是雙面間諜,《華爾街日報》所有的操控和報道,都是這幫人幹的。

這妳也要看到美國法律的偉大,他用那麽大動靜,采取了各種……就是都是共和黨的這些壞蛋們來傷害爆料革命、傷害七哥。它沒像共產黨的……共產黨的壹個副所長啊,都叫妳七哥消失100回了啊,這就是美國的偉大。司法部建國以來第壹個腐敗案的,因為妳七哥、Hiconbasen。現在是兩個騙子案的律師事務所,是現在的美國司法部副部長,壹個事務所接受第三方付律師費,來收拾、來造謠、禍害妳七哥、禍害咱爆料革命。現在在洛杉磯,還在很多地方造假案陷害。就因為Sara和VOG說是搞政庇案子、假政庇,在調查我們N個戰友提供的都是假信息。

妳竟然說妳七哥在洛杉磯有房子,我在洛杉磯從來沒有房子,我啥時候有房子?就這都能編得出來。埃利波迪、Bruno WU、共產黨還在安排假案呢,七哥就等著他們出來釣大魚呢。在鳳凰城出現這麽多共產黨的潛伏,放的“蛇”放的“燕子”。妳說哪個農場現在沒有啊?妳們身邊誰敢說妳們沒有啊,兄弟姐妹們。有了妳咋對待?妳咋辨別?不是妳罵人,不是妳把他拉黑,不是妳把他開除。把放來的“蛇”和“燕子”變成我們的人,妳才是高人;不能變成我們的人也不要變成我們的敵人,妳是中人;然後妳迅速的把他變為敵人、讓他暴露,然後引來另外的“蛇”和“燕子”,妳是低人、Low人。

如果現在中國老百姓可以不負責任的選擇,選擇共產黨還是新中國聯邦,選擇爆料革命還是選擇共產黨。我告訴大家,妳們自己去掰著手算壹算,看看是選我們的多還是選共產黨的多。這話可不是我說的,是所謂老領導給中央寫信說的:如果讓中國人把防火墻拆了,讓中國人真的繼續下去、讓他們有了選擇,選現在郭文貴在海外搞得新中國聯邦,還是選擇共產黨,後果將是什麽?後果可能是傾倒性的選擇新中國聯邦。說共產黨將比突尼斯當時的政府那個小販穆罕默德(音)、還有穆罕默德哈黑(音),比他比當時的司法部長還慘、比那個皇帝還慘、比卡利法(音)還慘。

為啥這麽說我們?因為新中國聯邦是中國人唯壹在茫茫的黑夜中,壹個虛弱的希望和燈光。共產黨那麽多年只讓妳壹個選擇——共產黨,再壹個選擇還是共產黨。共產黨錯了,共產黨對了,共產黨犯罪了,妳都要記住壹條:共產黨是偉大的,爹親娘親不如黨親;如果第二條妳發現黨對妳有傷害了、讓妳懷疑了,參照第壹條;如果共產黨真的犯罪了,真的傷害妳了,需要妳付出了,需要妳把妳家人奉獻出來了,妳還得參照第壹條。但是現在中國人還有壹個選擇,我有第四條——新中國聯邦。這是事實啊,現在在中國大陸傳播爆料革命視頻,像昨天晚上我收到那麽多信息,多少人?800萬人,多少VPN啊?妳看昨天的IP數17.6萬,香草山16.5萬,我是音雄15.3萬…天吶,那絕對是幾千萬,絕對是幾千萬,絕對是幾千萬!約翰叔叔,謝謝了約翰叔叔,謝謝了約翰叔叔。

大家在看昨天“我是音雄”的時候,大家會想什麽?大家想想,大家會怎麽看待我們,我們是他們的希望啊!我昨天最想跟大家說的就是,當妳活這壹輩子能成為別人的希望的時候,妳就成功了;當妳活這壹輩子,妳能給別人帶來希望的時候,妳就真是成功了!昨天每個人都是多少中國人的希望。別小看了昨天晚上啊,妳看看這這是事實吧。昨天如果在推特上它據實顯示的話,咱也應該顯示35萬在線。昨天真實在線應該是是35萬乘以100,也就是3000-4000萬在線。這就是昨天真實的情況!馬上,馬上馬上,12好吧。七哥從昨天中午到現在沒吃飯呢,剛才妳看到吃了個雞蛋喝了杯咖啡,早上吃了蘋果。

昨天廣東的某個老板、企業家,說能不能讓我給G-Fishion,給妳生產很多耐克鞋啊?他說七哥我聽說妳帽子的事情了,他說大多數帽子是我們做的。他說我們帽子成本大概在壹塊五到兩塊五之間,所有的歐洲的拿走的,都是賣9美金到12美金。但是如果要打上那個膠印的話,可能變成30美金,在美國市場都在賣200到300美金,這就是帽子的實際價格。昨天這個帽子都要在250到300美金,都要賣這個價格,都這玩意兒。這個戰友跟我們說,七哥我們要全力的給妳做,我們寧願不做大廠代理、被他們幹掉我們也要做。我說妳為什麽這麽想?他說妳可能不知道,就是當時聽了路德訪談和爆料革命,我們全家最快的撤出了中國深圳,只把我留在這了,我的親戚全離開了。他說我們家人現在所有的就是看G-TV、路德訪談、爆料革命,對每個博士軍團朗朗上口,對各地所有的農場戰友都朗朗上口。他說七哥這個G-fishion接下來會做多大,咱如何如何。昨天看到咱戰友咱們韓國的壹家人家,安先生、樸先生、普先生壹家人,要代理汽車,咱們韓國的戰友壹家人,多感動,壹家壹家的。

我希望所有的戰友利用G系列做代理,做G-Club、做G-Fishion,讓妳們合法的擁有財富,然後妳成為別人的希望,這是七哥最希望的。新中國聯邦、爆料革命就是生產希望,生產純潔,生產智慧,生產真正的高檔人生。不要見風妳就倒,見動靜妳就趴下、妳就跑;人家說壹妳說壹,人家說二妳說二,沒點原則;不要認為任何什麽世界大事都會決定我們命運,我們可以決定他們的命運。憑什麽讓他們決定我們命運?如果對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沒這個認識,那妳就錯了,兄弟姐妹們!

昨天的我是音雄讓我們看到了,音樂以歌滅共。阿波羅之神站在我們新中國聯邦這壹邊,戰友們珍惜吧,再次感謝每位參選的每個歌手。七哥得吃飯了,24小時吃壹頓飯,不容易啊。2021年1月1號,壹起為全世界人民、全中國人民、新中國聯邦、14億中國同胞、臺灣、西藏、香港同胞、我們的新中國聯邦的每壹位戰友們祈福。

阿彌陀佛!白天這個效果,不孬不孬。行了,兄弟姐妹們,唔該曬了,謝謝謝謝!

喜馬拉雅聽寫組

(巴比龍、GForever、Embracer牙牙、某某(文成)、Winner為自由而戰(文祥)、蘭草(文泉)、杯酒漸濃、文木(Sycamore tree)、柒號G幣、Naughty(文行)、呼吸的霧霾(文小呼吸)、文顧、shangshang、SCELF (文正) )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听写组

Hi Everyone◉‿◉! 1月 0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