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盛頓郵報》用“通話門”栽贓川普違憲

新聞來源:The National Pulse《國家脈動》; 作者:拉希姆·卡薩姆(RAHEEM KASSAM); 發佈時間:2021年1月3日

翻譯/簡評:隨波逐流;校對:X-Wing飛得更高;審核:萬人往;Page:拱卒

簡評:

中共最近幾天再次發起了對川普總統的攻擊。《華盛頓郵報》最近收到中共數百萬美元的賄賂,首當其衝賣力抹黑川普總統。他們故意不公佈通話細節,歪曲事實,把一個以透明的方式試圖了解選票欺詐真相的通話說成是川普總統電話施壓欲獲得更多選票,試圖更改選舉結果,涉嫌違憲,進而要再次彈劾川普總統。這一顛倒是非、轉移焦點的方式得到了中共真傳。而這幾天中共國內的媒體也同步大篇幅報導這一消息,配合得天衣無縫。

因為知道華盛頓在接下來的24到48小時之間會逐步公佈細節,這些骯髒內幕會很快曝光,川普一定會連任,到時所有關聯此案的人和組織一定會遭到法律制裁。中共知道來日不多,一定會遭到清算,所以發動媒體和在美代理人,同時跳出來孤注一擲地想把川普拿下。而這又何嘗不是川普團隊的一次釣魚機會呢?說不定美國正等著中共出手。從《國家脈動》的這篇文章中可看出,川普總統和他的團隊已經掌握了大部分有關選舉欺詐的核心消息,包括深陷其中的兩黨政客以及媒體。而這次事件,使各陣營站隊暴露得更明顯了,中共真的要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了。

原文翻譯:

川普的電話實際上揭示了一位總統想要以透明的方式深入了解細節,而建制派共和黨人輕蔑、不情願、拒絕透明

“我不知道那個……我面前沒有……我們正在調查……”

川普:我需要找到12000張選票,我說過很多次了

這些《華盛頓郵報》週日洩露的含糊不清、不置可否的電話通話內容不是川普總統說的— 《華盛頓郵報》最近從中國共產黨手中拿到了數百萬美元— 它們是建制派的共和黨人州務卿布拉德·拉芬斯珀格(Brad Raffensperger)、瑞安·傑米尼(Ryan Germany)和副州務卿約旦·福克斯(Jordan Fuchs)在1月2日的電話會議上的發言。

儘管來自《華盛頓郵報》的黨派人士表示— 這通電話以某種方式反映了川普要求其共和黨同事投票的意圖— 但總統實際上並沒有這樣做。在整個電話會議中,總統明確表示,他的呼籲是選舉透明度,全面和透明的審計以及公眾參與。總統一點都沒有像傳統媒體所描繪的那樣,暗示過他想要謀求或更改選票。他甚至主動提出迴避談話的部分內容,最後要求“真相……就這麼簡單”。

您可以閱讀完整的筆錄,並收聽本文下方的整個電話通話。

實際上,總統是通過詳述細節開始通話的,而電話的另一方(即建制派共和黨人)從未談過這些細節。川普指出:

布拉德·拉芬斯珀格:總統先生,您遇到的問題是您得到的數據是錯誤的
  • “我們至少有2到3個地方— 任何一處有250張到300000張的選票被神秘地投了進來。其中大部分與富通縣有關,該縣尚未經過檢查。我們認為,如果檢查簽名— 對富通縣的簽名進行真實檢查— 你至少會發現數十萬冒充選民的偽造簽名。”
  • 他繼續說:“據我們掌握,我相信,大約有4502位投票者參加了投票,但他們不在選民登記名單上,所以有4502位投票者,不在他們必須註冊的選民登記冊上。你們有18325個空缺地址的投票者。地址欄是空的,因此不予計數。那是18325票。”
  • 總統接著說:“你們有外州投票者。他們在佐治亞州投票,但來自州外,有4925票。你們已將缺席選票寄出到空白地址,他們是已發送到空白地址的缺席選票。他們上面沒有任何地址信息,那是2326票。”

細節水平實際上是驚人的,特別是媒體繼續指責總統而不是關心細節。

而拉芬斯伯格團隊的反擊甚至沒有特別猛烈,這大概就是為什麼他們洩漏了電話而不是繼續公佈討論和要求的細節。通話中有幾個要點反映出佐治亞州建制派共和黨領導人的惡意:

1.富通縣

總統和他的團隊反复提出在富通縣的涉嫌違法行為,特別指控拉芬斯伯格和團隊轉向了科布縣,而不是處理人口稠密的富通縣的問題。

川普總統在這裡說:“你把我們送去我們不想進入的科布縣。你說它將向公眾開放。所以我們讓我們的專家在那兒,可你們不允許他們進入房間。 但是我們不想去科布縣,我們想去富通縣,而你們不允許我們去。現在,我們為什麼不查簽名呢?為什麼不能向公眾開放?”

對此,律師瑞安·傑米尼簡單地回答:“我們之所以選擇科布縣,是因為這是唯一有證據表明簽名驗證未正確完成的縣。”

不僅承認該州有不當行為,而且還承認有選擇地採用嚴格的標準,並拒絕讓總統團隊進入該州人口最多的縣。

2.“同意令”

這與大選前共和黨和民主黨簽署的協議有關,以及川普總統為何說極左翼的佐治亞州激進主義者史黛西·艾布拉姆斯(Stacey Abrams)通過讓他們簽署違憲協議來“擊敗”共和黨。該協議本身就是一個胡亂解釋的文字沙拉(請自己閱讀),以說明選票上的簽名匹配。如果沒有一方打算進行選舉欺詐,人們可能會辯稱不需要這種“協議”。

拉芬斯伯格和傑米尼沒有直接解答這個問題,而是開始挑剔“同意令”一詞,該詞已在國家、州和地方媒體中多次用於描述該協議,甚至是反對川普的律師也使用了這個詞。

拉芬斯伯格在整個交流過程中只是簡單地說:“這是一個和解協議。” 他的同事瑞安·傑米尼(Ryan Germany)也避開了問題的癥結:“我不信。我不信。我不相信[這是一個同意令],而我手上也沒有這個。”

3. 佐治亞律師拒絕進一步公開。

通話快結束時,有人聽到參謀長馬克·梅多斯(Mark Meadows)說:“聽起來我們得到兩個不同方面承認,我們可以研究這些方面,我認為我們可以在接下來的24至48個小時中做這個,繼續調和這一點,以便我們可以查看兩方面的聲明,並確保可以訪問州務卿的數據,以驗證他們的聲明是有效還是無效。對嗎?”

傑米尼立即打趣道:“不,那不是我說的,”並試圖打消梅多斯進一步調查佐治亞的​​總投票數的念頭。

當總統的律師庫爾特·希爾伯特(Kurt Hilbert)提議“州務卿可以代理總統的律師,這樣我們就可以訪問這些信息和私人信息,而你不會有任何違規?”時,總統正確地推辭以避免知道更多,他說:“我不想知道是誰。你們可以非常機密地做到這一點。你們可以簽署保密協議。沒關係。我不需要知道名字。”

4.魯比·弗里曼

也許這不是拉芬斯伯格團隊的錯,但是《華盛頓郵報》的音頻本來是指佐治亞州選民櫃檯和左翼活動家魯比·弗里曼和她的女兒莎耶·莫斯(Shaye Moss) 。儘管《國家脈動》沒有指出就是這兩個人,但令人困惑的是,《華盛頓郵報》為何願意隱去兩人的名字,尤其是它們在互聯網上的知名度已經變得很高的情況下。

這些名字被《華盛頓郵報》隱去了18次。

川普:我們的回擊才剛剛開始

5.“我們只想知道真相。”

通話結束時,川普總統反复說:“我們只想要知道真相。”

這次通話並沒有像《華盛頓郵報》所報導的那樣充滿“壓力”,而是總統特意在62分鐘的時間裡審核了細節、障礙,並不斷確保他在尋找准確性、透明性和公開性。

律師克萊塔·米歇爾(Cleta Mitchell)可能在電話中說得最好,她說:“……你可以繼續告訴我們並公開聲明對此事進行了調查,而且看不到任何異常。但是我們對此一無所知。我們所知道的就是你告訴我們的。我不明白的是,為什麼探索真相,比較數字不符合每個人的最大利益?如果你說的話,因為……試圖了解真相,因為我們沒有任何方法可以確認你告訴我們的內容。你告訴我們你們在州立農場競技場進行了調查。我沒有看到任何報告。我從未見過調查報告。我不知道調查了什麼。我一直參與其中卻什麼也不知道。那隻是25個類別之一。”

對於像亞歷山德里亞·奧卡西奧·科爾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這樣的民主黨人來說,因為這通電話呼籲再次彈劾的努力既可以預見又令人作嘔。在回應媒體的置評請求之前,“亞歷山德里亞·奧卡西奧·科爾特斯”很可能甚至沒有聽過這個電話。

但這就是今天的政治和媒體— 不斷狂熱地消弱憲法規範,同時將矛頭指向另一個方向。

真正聽到此次通話的任何人都將聽到川普總統講得詳盡而直率。可以理解的是,川普當然感到沮喪,他發出了一些他典型的紐約商人式的咆哮。但更重要的是:他是以開放和透明的方式對話,而另一邊根本沒有。

這告訴了我們需要知道的一切。

原文鏈接

點擊閱讀英國倫敦喜莊園在G-News 的更多精彩文章

點擊觀看英國倫敦喜莊園在G-TV的精彩視頻

歡迎加入【英國倫敦喜莊園】Discord官方群

編輯:【喜馬拉雅戰鷹團】-點擊spark adobe版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1月 0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