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友觀點】我自己如何理解什麽是承認人性

喜馬拉雅-國內新聞組/素材:Y.M.O 封面:麥田67號 校對:聖鬥士(沙加)

這些天路德先生的節目當中談到了一些更加深層次的東西,有戰友觀察發現不只一名觀衆對于直播當中所講的這些內容的理解程度還不夠,甚至出現了一些抵觸情緒。而我自己對于這些內容倒是很容易就理解了,正好在這裏敘述一下是什麽影響了我自己的思考過程,用《紅樓夢》的話來說,這是一種草蛇灰線伏延千裏的感覺。

大概十年前,我自己很愛看的幾類書籍當中,有一類就講述著世界上各式各樣的悖論。中國古代有“白馬非馬”、“莊周濠梁之辯”,古希臘的芝諾也提出了“飛矢不動”以及“長跑冠軍追不上烏龜”這樣的悖論。書中對于各式各類悖論的介紹也讓我的思考能力得到了升華。在當時看過的諸多悖論當中,有幾個關于環境保護的悖論很適合來解答大家心中的疑惑。

我們通過各種辦法保護環境,但是環境還是不斷惡化。

即使在世界環保工作做的最好的地方,自然環境依然每天遭到人類的破環。人類總是過分相信自己掌握了真理,以爲科學就能保住人類的正確方向,可是所有的破壞不都是科學造成的嗎?如果沒有科學的所謂創造發明,現在就根本不存在保護的問題。

無論我們怎樣利用環保設備精心治理,但環保設備畢竟也是設備,這些設備本身也要破壞自然界的平衡,哪怕影響很小,但也不可能真正做到徹底。我們在保護生態的同時仍在破壞它,更可怕的是,有時人們還借著保護的名義變本加厲的破壞。

當然,既然是悖論,那一定要把狀況推到最極端的狀態去思考,如果其它文明見到了我們對于環保的所作所爲,應該會覺得不屑一顧吧。我們努力進行垃圾分類、拒絕塑料、使用清潔能源,但帶來的結果真的如想象當中那麽美好嗎?冰川消失的速度仍然在增加,生物的多樣性也沒有恢複。路德節目中也講到過巴黎氣候協定背後究竟有什麽陰謀。

任何形式的保護都是另一種破環。

人也是生態環境中的一部分,也是生物鏈的一環,捕殺動物當然沒問題,問題是不要用各種機器捕殺所有的動物。人類的開發和對自然界的掠奪,其實是把自己從生物鏈的一個環節過分誇大,變成了一個終點。

如果有環保主義者聽完路德節目對于巴黎氣候協定的描述,認知上應該會有很大的偏差吧。其實自然界不需要人類的保護,它只需要人類不再破壞。人類之前的掠奪體現了人類太過自大,而現在這些自然保護區的建立則體現了人類又太過自卑。人類既不應該成爲一個終點,也用不著自我放逐到生物圈外,一切正常進行,注意點到爲止即可。

世界的潔淨就是來自于這種渾濁的地方。

人性和人類在生態圈的位置其實概念差不多。很多人不理解沼澤地爲什麽是這樣的,即使選舉作弊,最後也不一定會得到像樣的懲罰。一方面很高興地看到大家絕對明辨是非;但另一方面,明辨是非並不代表能理解沼澤地中的邏輯。

就生態圈的角度來講,用作惡多端來形容人類並不過分,但人類消失的後果可能是整個生態系統的崩潰,所以人類完全沒有得到應有的懲罰。承認這些罪惡,承認人類應該正常地參與生物鏈當中,就是人類在自然界中該做的事情。人性也是一樣,爲什麽這樣的惡都能夠存在,我覺得也是爲了揭示更加本質的真相,承認人性就是把你擺到合適的位置,這樣你才能真正踐行心中的堅持。

最後說句不好聽的,就像議會中那些鞋子亂飛的場景一樣,正是因爲他們爲自己的觀點拼命到醜陋的程度,社會才能保持平安。如果你不讓沼澤地這樣醜態百出,最後的結果一定是整個世界醜態百出,這樣的情況你真的承受得住嗎?

(本文僅作者個人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