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熊蕾為中共病毒洗地的謬論

撰稿: Runaway

編輯:五餅二魚

近日大陸網絡流傳壹篇新華社中國特稿社副社長熊蕾撰寫的文章,題為《我始終對新冠病毒(SARS-CoV-2)的來源持有懷疑,不吐不快》。文中描述了她曾經做過的壹份調查,涉及美國哈佛大學上世紀90年代在中國安徽進行的所謂基因研究項目,在該項目研究中采集了大量的基因樣本,以及哮喘和呼吸道疾病患者的生物信息,並由此質疑美國與SARS及SARS-CoV-2的爆發有關。

圖片來源網絡

筆者找到了文中提及的熊蕾和汪延2001年發表在《了望》周刊上的題為《令人生疑的國際基因合作研究項目報道》,該文當時質疑的是參與調查的農民的知情權、同意權是否被忽視?國外研究機構獲得資金、藥企獲利,中國百姓的權益和國家利益誰來保護?中方為何如此熱心這樣的國際合作?問得好!

在這篇20年前的報道中提及了負責該基因合作研究的的負責人,是美國哈佛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副教授、流行病學家徐希平,中方合作夥伴之壹的安徽醫科大學是徐希平的母校,安醫大與哈佛合作成立了安醫大生物醫學研究所,資金由美國國家健康研究院(NIH)提供。同時參與合作的還有北京醫科大學(現為北京大學醫學部)和安慶市。

而網絡信息顯示徐希平是教育部選拔公派出國的留學生,同時也是中科院“百人計劃”教授,美《科學》雜誌2000年公布NIH基金(RO1)資助排名,徐希平居全美第四、哈佛第壹。在北京大學醫學部、安徽醫科大學、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南方醫科大學分別建立了分子生物學、分子遺傳學等與國際規範接軌的實驗室,並建立了壹批相關領域多學科合作的科研隊伍。用徐希平自己的話“個人的命運同國家的命運是在壹起的”,要“打造中國醫藥產業界的華為”。

熊蕾也許並不明白徐希平背景的含義以及其背後的國家戰略,就是利用美國的資金和技術,為中共的統治階層服務。當時NIH負責基礎和應用研究,特別是傳染病,例如HIV / AIDS、呼吸道感染、瘧疾以及埃博拉和寨卡等新興疾病,以及有關移植和免疫相關疾病研究的,正是現在大名鼎鼎的Fauci博士。所以當初的所謂國際基因合作研究項目究竟是為誰服務豈不是壹目了然。

另據NEWSWEEK專欄作家章家敦發表的文章稱,北京正在以多種方式建立其龐大的DNA數據庫,通過收購美國公司來獲取美國人的基因。截止去年,共有23家中國關聯公司獲得了對美國人進行基因檢測的資格。所以究竟是誰在非法采集大量的基因樣本?

海外大外宣在轉載熊蕾的這篇文章時,紛紛冠以中共“紅色特工”之女前綴,以此強調其情報背景,就是為應對此前美國副國家安全顧問博明的發言稱新冠病毒源頭可能就在中國的實驗室。

閆博士的兩份科學報告早已明確指出,中共病毒是以中共軍方擁有的舟山蝙蝠病毒ZC45為骨架,通過人為的基因改造技術在刺突蛋白中引入弗林酶切位點,使病毒具有了更強的傳染性。用什麽暗示啊、比喻啊試圖混淆視聽都是徒勞無益的真相只有壹個,那把冒煙的槍就在那裏擺著呢。

(本文純屬個人觀點)

信息來源

https://www.chinaqw.com/node2/node116/node425/node427/node429/userobject6ai23024.html

https://www.newsweek.com/china-wants-your-dna-its-no-good-opinion-1550998

https://baike.baidu.com/item/%E5%BE%90%E5%B8%8C%E5%B9%B3/17515873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Himalaya Australia

One Team One Family 共同的梦想把我们团结 在一起,澳喜一家人。 1月 0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