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原則與底線永恒

作者:dX

我們總在試圖追求某種恒定或永恒。這是人類這種生命幾乎就等于欲求、智性並具有靈魂追問的半動物半神的存在,追尋無極限的本性使然。

加之我們這華族文化嘛,幾千年農耕文明所習成的根深蒂固的求安求穩民族心理,和自西周以來全面家天下的權力意識與控制欲望,以及相應的造字成文反複書寫、觀念灌輸與潛移默化,于是,我們把這種意識自覺不自覺也帶入社會生活中。比如人際關系,尤其戀人夫妻,我們動辄“今生今世”“天長地久”,我們很容易爲“山無陵,江水爲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與君絕!”感動得一塌糊塗(我也喜歡這樣的情感和情意)。也于是我們喜歡“萬歲”的贊/咒語,發出“富不過三代”之類的哀歎。。。

當然,在爆料革命中,我們也容易陷入這種企求“恒定”的魔咒。于是,我們自陷,或被“蛇”或“燕子”下了蠱毒,不知不覺受了蠱惑,或二者兼而有之,我們想要居位據位,居功據功,居譽據譽,陷入非我莫屬、臥榻之側豈容他她人安睡,或至少退而不休的“元老”心態。

其實,我不知道宇宙本身是否永恒,也不想用佛家“成住壞空”這樣大的話來說事,我只是想下而器之地說,這個社會人生中,鑒于人性本身的不完美,鑒于我們貪嗔癡慢疑的凡胎根器,這裏沒有基于我執的恒定或永恒。我們也抱持不住基于我執的任何東西。

生老病死,情勢變換。泥石板結的地球,流走如過隙的一茬茬生命。進而誇張說,鐵打的職與位,流水的人與事。我們來過,愛過恨過,快樂過悲傷過,戰鬥過奮鬥過,付出過也收獲過,這就足夠。不必太在意付出與收獲酬勞物質上是否一定成正比,更不必也不應想要(當然也不可能)牢牢抓住不撒手。

永遠做一個平常人,因爲我們本來就平常,既具備人性的各種優點,也人性的弱點一樣不少,尤其我們骨子裏還積澱著那些多不那麽“文明”的幾千年華族文化的東西(如上所言,亦如GNEWS《未來聯邦新中國傳統文化教育的問題》一文裏的總結)——無論我們置身何時何地,身居何職何位,不委屈自己做人的本分,不愧對自己做事的本職,不輕慢自己作爲一個公民應有的權利和責任。真善做人,勤勉做事,素心居位,能上能下,輕松上下位。回歸物事本質,明白無論宏大如一國總統接地氣如街道清潔工,任何職位都不過做事的載體而已,你永遠是那個“人”。抱定一顆平常心。我們就真快樂了,真坦蕩而灑脫了,自我欣賞自我尊重並真獲人欣賞尊重了。這樣我們反而不會因爲越想抓住越可能失去了。

同時明白,鑒于人性如此,加之諸多文化根由,在我們以及任何人與人關系上,沒有所謂永恒——沒有永恒的朋友,沒有永恒的夫妻,甚至沒有人際關系學意義上永恒的兄弟姐妹、父母子女,當然也沒有永恒的共同利益——唯原則和底線永恒。

越過一定原則和底線,朋友可能分道揚镳,夫妻可能反目,兄弟姐妹可以成陌路,父母子女也可以不相往來,共同的利益可以是毒藥。如鳳凰農場和VOG事件後,文貴先生某日直播中警告:不要越過底線!

——最後,我想說,我寫出這樣文字,對于如上種種,並不是說我就能輕易超越,就能駕輕自我把持。我不過是站在距離舞台很遠的一角,置身事外,勉強看到了某些點面,因此頂多算是共勉吧。

這也大概就是“先烈”的本質含義:熱戰火拼時代,先烈就是衝鋒陷陣在前,倒在敵人炮火刺刀之下,爲後來者鋪墊道路的人;爆料言說革命時代,先烈一語含義可以放得更寬,一仍是指犧牲于共産黨邪惡力量之手的革命戰友,二則可以指倒在新型革命時代,共産黨“黃”、“金”、“譽”之下的一路衝鋒在前、曾爲爆料革命立下真實汗馬功勞的戰友。他她們有的人爆料革命“生命”從此結束,但他她們身上人性的優缺點,華族文化性的某些弱點,我們平常人等一樣也不少。准確說,他她們爲我們擋了“子彈”和“刺刀”,使我們可以衣衫整潔,眼無愧避、面無愧色地行走在大街上,遊走于各種社交平台間。

因此,當我們一方面爲他她們感到惋惜,不得不與他她們分道揚镳,甚至不得不采取法律行動的同時,也不妨多一份寬容。當明天再有戰友倒在“黃金譽”下,就讓我們默哀吧。如耶稣說,你們誰沒有罪過,就朝他她扔石頭吧。這也是文貴先生的“七個不允許”之第一“不允許”的真實意蘊。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烧火棍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月 0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