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一下共産黨在中國的身份認同

作者:山有木兮

前蘇聯有一個邏輯叫whatabout… 後來被人們稱爲whataboutism,可以理解爲那又怎麽樣主義。每當有人批評蘇聯的時候,蘇聯的外交官就會說what about…,意思就是你們家幾百年前還有這些事兒呢,你說我幹啥,來來回回閃避,目的就是爲了不正面回答現在大家正在面臨的問題。

這種whataboutism成功的被中國這幫共産黨繼承了,而且還給它發揚光大了。由這種那又怎麽樣主義引申而來的有中國就這樣主義,我就是個上班的主義。中國就這樣,我管得了嘛?壞人都是上邊人幹的,跟我有啥關系?但是現在不是皇權時代,中國不是皇帝他們一家的了,中國現在是個黨國,中國是這個黨組織的,共産黨擁有一切社會資源的擁有權和分配權,自然也是由這個黨來承擔整體的社會責任。壞事兒不是誰幹的,壞事兒就是這個黨幹的。

你就是個上班的?那你是不是個共産黨呀,你爲啥入黨啊?六四時候你在哪裏呀?六四之後你爲啥入黨啊?六四之後你爲啥還是共産黨啊?76年之後你爲啥還是共産黨呀?60年之後你爲啥還是共産黨啊?只要你現在還是個共産黨,那你就是個鐵杆兒共産黨,想不是的人家早就不是了,不想是的人家壓根兒也不會入。

你就是個上班的?那你認爲當年那幫僞軍和漢奸他們是怎麽想的?壞人就是汪精衛,僞軍和漢奸都是好人?壞人是希特勒,納粹都是好人?曆史明顯不是這個樣子的嘛!

那些老眉咔嚓眼的老領導是壞人,下邊的人都是好人,這句話能把老領導給氣死。老領導的肚子裏那都能撐船,一輩子也沒被誰氣死過,聽見這句話至少被氣個半死。老領導是咋來的呢?老領導就是當年把媳婦兒給局長睡的科長,只是他現在長大了而已。同樣的道理,給下邊這些人一千年,長成之後肯定是千年老妖,他們也長不成人。人是人他媽生的,妖是妖他媽生的,難道不是這個道理嘛?怪人家老領導幹啥?下邊人怎麽想的,騙得了老農民,你還能騙得了你的老領導嘛?你就是個上班的,老領導也是個上班的,他難道不是這麽想的嘛?以五十步笑百步,直不百步耳。既然都是逃兵,那逃了五十步和逃了一百步就是沒有區別的。讓老領導給你背鍋,老領導哪個不是人精啊,人家憑啥給你背鍋呀?

共産黨永遠都是一幫人,不是一個人。對付中國這幫共産黨,先後來了四批人。
第一批是人家老蔣,在老蔣眼裏這幫人是土匪,老蔣一心就是要剿匪,消滅有生力量。眼看要成功了,斯大林派共産國際的宋慶齡出馬,把張學良忽悠了,結果把人家老蔣給綁了。老蔣爲啥一生不殺張學良,我看就是沒有原諒他,真原諒他早就殺了。“殺了你張學良,天下只知道有我蔣中正,不知道有你張學良了。大陸丟了我蔣中正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但是沒有你張學良大陸壓根兒也丟不了,所以你不准你死我前邊啊。”沒准兒人家老蔣心裏就是這麽想的,不殺張學良就是老蔣對他一生的道德審判。張學良不僅年少輕狂,而且還是個懦夫。要臉自己就該刨腹自盡,自己沒勇氣死,還老想讓人家老蔣動手。將來中國近代史有兩大罪人,一個是張學良,一個就是宋慶齡。老蔣玩兒壞了張學良,老毛玩兒壞了宋慶齡。

第二批是六四後出去的一幫人,在這些人眼裏共産黨是壞人,他們老是希望共産黨能自己變好。現在看這些人就是一幫學生,思想太單純了,希望共産黨能自己變好,這玩意兒太天真了,這怎麽可能嘛,相當好人六四就不讓解放軍光天化日之下拿槍突突學生了,還用坦克壓小人兒?永遠都不要相信中國這幫共産黨會當好人,否則你准誤判,這幫共産黨比其他國家的共産黨還壞,是摻雜了儒家思想的共産黨。儒家本來就是個捧臭腳的,有個腳就行,儒生不在乎腳是誰的,這個腳是宋也行、元也行、明也行、清也行,共産黨照樣還行,儒家思想和共産主義就很配套。

第三批是法輪功,在法輪功眼裏共産黨是惡人。這個黨肯定是不能變好了,那你自己能不能退出呀?結果到底咋樣,這個也只有法輪功自己知道。就我看到的現實,那也不咋樣,要是好,共産黨今天就不會有9000萬人了。

第四批就輪到人家老美了,在老美眼裏共産黨就不是人,壓根兒就不配擁有人類的道德觀念。這一年來,老美成功的把中國這幫共産黨打成了全人類的公敵,成功的進行了妖魔化,都塊打成共産神教了。啥叫“大重啓”呀,把潘多拉盒子打開,讓黑暗勢力重新統治光明就叫大重啓,把鎮壓妖怪洞口那塊照妖鏡拿開,把千年老妖放出來爲禍人間就叫大重啓。

最近這些年共産黨又開始談中華民族的偉大複興了,秦皇漢武那一套東西。“明犯強漢者,雖遠必誅”這句話是漢武帝對少數民族的策略,結果把文景之治賺下的家底打光了,後來出現的王莽篡漢,李世民早就否定了這一套東西了。而且這句話是當初軍人抓到少數民族的首領之後寫奏折請願喊的,事情辦完喊這句話才有用。自己明明還啥也沒幹呢就亂喊這話,那這句話就是嚇唬人兒的,瞎喊什麽喊。老琢磨著收付台灣,搞大一統就是秦始皇那一套,而且對內還加強法制。中國是法制國家,不是法治國家。這個法是管仲的法、商鞅的法、李斯的法,這個法面對的不是人民,而是刁民。法家的特點有兩個,第一是效率高,第二就是死的快!

想統治台灣,那去把它打下來呗,真打下來也算有資格,要不然憑啥統治人家呀。共産黨咋統治人家呀,派個書記、派個政委過去搞共産共妻,三天給人家攪和亂了,人家又憑啥讓你統呀?真站在台灣人的角度看,這幫大兄弟就很有種。我要是個台灣人我也不服,瞄不准我當個裝彈藥的行不,我也得跟你幹。

七十年曆史已經證明了共産黨在中國就是搞破壞的,中華民族的偉大複興這件事兒跟共産黨壓根兒就沒啥關系,共産黨腦袋裏也從來不想中華民族偉大複興的事,那說這句話幹啥?依我看就是共産黨這塊兒牌子太爛了,已經走不下去了,想借中華民族偉大複興的殼子最終丟掉共産黨的帽子,想要得個正果。但是呢,白骨精變三回人形,也只能騙唐僧,騙不了孫悟空,每一次都會被打回原形。共産黨搞中華民族的偉大複興,騙得了中國的老農民,騙不了美國,還是得被打回原形,原形就還是個共産黨。

不論是把共産黨當土匪、當壞人、當惡人、還是不當人,都是一個問題,共産黨在中國沒有自己的身份認同。共産黨在中國就是個搞破壞的,都比不上當年那幫僞軍、漢奸,說多少、變幾回都沒有用。真讓當年那幫僞軍拿槍去突突學生,估計他們心裏也得犯嘀咕。他們也得找皇軍去協商,要麽你殺了我,要麽你拿槍頂著我,光嘴上說說這事兒我沒法兒給你辦。

回到最開始的whataboutism(那又怎麽樣主義)、中國就這樣主義、我就是個上班的主義,這些都是缺乏最基本的身份認同的外在表現。明明自己就是個共産黨,你還說這些幹啥。既想當共産黨,讓黨給自己分利益,又不想要共産黨的身份,這跟當年那幫僞軍有區別嗎?既想當僞軍,又不想要僞軍的身份。既想當共産黨,又要當好人。既想做妖,又要當人。既要當婊子,又要立牌坊,你到底想要啥呀?不能都是你的呀,七十年的糧食都給你們搶光了,總得給老鄉們留點兒啥吧。老鄉家裏就剩一塊兒貞節牌坊了,末了末了還想拿下來扣自己腦袋上。

共産黨就是一幫精神分裂症和人格分裂症患者,永遠找不到自己在中國的立足之地,找不到自己在中國的身份認同,這些東西中國人給不了。有些事情,你把馬克思主義辯證法翻爛它也辯證不過去,最後人家還是得問,你到底是不是個共産黨呀?

共産黨永遠缺少的兩樣東西,一樣叫身份認同,一樣叫個人意志。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烧火棍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月 06日